欲火青春

第十一章 愚蠢

住家野狼2016-11-11 19:2:29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夜晚,和平时同样的黑暗,房间里边开了暖气,我却感觉异常的冰冷。

    是心的冰冷,身体却激动的让人难以抗拒。

    房间里没有风,风的感觉,只有风声。

    我很差异为什么没有感觉却可以听到,难道我的六觉出现了问题。

    曾经我喜欢做一个试验,就是眼睛一直睁着,就算是最后辣的疼了也不会闭上。

    一直坚持许久,你会发现,你的眼前的一切事物都会变的漆黑一片,渐渐的黑下去,静止下去,哪怕是在白天。

    我不是变态的去体验盲人的感触,而是我觉得只有在你看不见这个世界的时候,你才可以更加真实的挖掘出这个世界的真髓来。

    那个时候我还很小,因此就算是试验成功了,我也挖掘不出来什么,最多只能培养出来几颗眼泪。

    可是,现在有李怡在我身边作为渲染,让我的黑暗嗅觉得到了解放。

    我在深切的感受着这个世界的,悲凉和肮脏。

    越来越多的阅历,却让我更加的痛恨这个世界了。

    耳边似乎每天都充斥着我所讨厌的言论,却不得不承受和聆听。

    窗帘拉上了,不动的布料,掩盖不了所有的光芒,月光借助太阳的能量来照射黑夜里的精灵。

    我似乎可以透过那半透明的窗帘和茶色玻璃,看到月光的朦胧。

    朦胧的洒在房间里,看不清晰,模模糊糊的就好像我现在的心情。

    既然做不下什么决定,那就昏昏欲睡把。

    或许在脑袋里数羊,数到几千万只的时候,有可能会睡着。

    李怡不说话了,她也知道多说无益,这种事情不是在讲故事,说那么多未必有什么意义,说少了未必就失去了价值。

    至少她让我知道了她并不是我所想象中的那种劣迹的女人。

    可是,现在麻烦了。

    本来我真的以为她就是一个妓女,那样的话我是不会对她感情的,至少不会动真感情,一直会把自己和她的同居生活当作一种交易来看待。

    可是,如今我知道了李怡的境况和过去有多么的凄楚,她本来应该是一个优秀的女孩,却......

    其实,她现在也是一个优秀的女孩,只不过,她没有了那一层生理薄膜,就算是我,也不是处男了,和她又有什么区别呢,我有什么资格去嫌弃她?

    然而,如果我不嫌弃她,就要给她幸福?对她负责,甚至说我要一直陪伴着她?

    那么我来上海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是来和卢楚风斗?是来这里探听风云会的内幕消息?还是来泡妞的?来打工赚钱的?来考大学的?

    我现在的脑袋里边一团糊涂,越是想整理一下思路,就越是不能够清醒。

    红颜未必祸水,但是红颜一定会乱心。

    和李怡相处的两个月以来,卢楚风那一块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任何着手的过程,一点进展也没有。

    我似乎真的成为了卢珊的老师兼职保镖了。

    这种境况很显然不是我想要的,我需要的是整个风云会的俯首称臣,如果我不能够做到,就应该尽早的回到Y市,总之绝对不可以在这里亲亲我我的和李怡过着潇洒悠哉的同居生活。

    想到这里,我似乎已经决定了,从明天开始要和李怡断绝这种荒唐的师生同居生活,然后进入我应该进入的角色中去。

    决定在下了一半的时候,我转过来头,不由自主的嗅到了李怡的脸上的气息。

    沁人心脾......

    此时我们的两个人的脸相互挨着,是那么的接近。

    她的香气不知道哪里是源头,总之我一直可以嗅到,享受的到。

    时而淡雅,时而浓艳,飘来飘去。

    本来我以为那是我换洗室里的香皂或者洗发水的味道,可是我也经常用,却从来没有发现自己身体上有这种香气。

    我觉得这种体香是李怡身上所特有的。

    就在这一刹那,我的决心又动摇了。

    虽然着两个月是很荒唐的度过的,但是我的心思似乎被她潜移默化的给覆盖了许多,这个小姑娘已经在我的心中扎根了。

    本来已经下好的决定,此时又混乱了。

    我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我所追求的又是什么。

    如果这是因为我爱好美色的话,那又太牵强了,我似乎也不是一个为了女人不要兄弟的人,可是如今的我却放不下眼前的李怡。

    李怡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躁动和不安,她也一直都没有睡着。

    “你怎么了?”她轻声的问我。

    “没什么。”我马上回答,其实听我的语气她也可以听出来,我的烦躁她也感觉的出来。

    “你有什么心事吗?是不是我刚才的话,让你心情不好了?”李怡说。

    “不是。”我简简单单的回答。

    “你骗人。”李怡说。

    我哑然,这样她都看的出来。

    “刚才我说的那些事情,一定令你有什么想法了,你说出来吧,我都能接受,你不说,我反而会不安。”李怡说。

    我默然。

    “刚才我都实话实说了,我的过去,我很勇敢的去面对了,就是为了你想要的事实,你为什么不能向我够坦诚相对呢?”李怡质问我。

    “好吧,我告诉你。”我说。

    “恩,我能接受,你不用隐瞒什么,那样没有意思,我不喜欢虚假。”李怡说。

    “我刚才在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分开了。”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思维是停滞的。

    也就是说,我没有经过大脑的考虑就直接将口中的字吐了出来。

    我只是意识到这样的做法比较正确,比较长远,而且应该是正确的,也没有顾虑太多,便说了。

    我却没有想象到这句话的后果,会让我到后来,后悔莫及的垂死挣扎......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