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章 再见君已陌路

住家野狼2016-11-11 19:6:7Ctrl+D 收藏本站


    二十四岁之前抽烟的男人全部都是傻逼,当然我也当过很多次傻逼,现在我改过自新了。

    在上海火车站候车亭里抽烟的人暴多。

    我想这里应该是明文规定不让抽烟的,可惜上海的高级文明注定规则不了外地的低级文明。

    许多外来的家伙,经常以不识字为理由,摆脱门口贴着的警告,“禁止吸烟。”

    我实在看不惯面前的一个小少年,似乎很有节奏很帅气的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抽烟,烟圈在他的脸上吞吞吐吐,好不惬意。

    我想他手中的烟卷一定不值钱。

    中国若想进一步杜绝青少年抽烟现象,很简单的一个做法就是让香烟涨价,将一包香烟的平均价格规定在二十元以上,我看他们那些穷鬼们还装不装帅气。

    其实你们丫的真的是一点都不帅。

    什么样的男人算帅?

    不是抽烟姿势优雅的,不是喝白酒一口气能喝几斤不醉的,也不是学习成绩多好的,不是打架可以一个挑三个的,抑或是篮球打的N像麦迪的。

    一个帅气的男人,只要一个方面突出就可以技压群雄,傲视天下,那就是靠自己独立挣钱的能力。

    这能力越是强大,其人就越帅气,越有气质,越能够吸引异性的目光。

    而那些整天趁课间站在学校男厕所里颠着脚跟左摇右晃,聊着天翘着脖子抽烟的兄弟们,不是我说,你们丫的不是一般的丢份子!自以为是自取其辱,自鸣得意时却不知道,真正的好女孩对于你们这样的垃圾,只会嗤之以鼻云云。

    我受不了这些杂乱的场景,在火车站的候车亭呆不下去了,我便站起身来,走到了大厅这里等待。

    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寻找我的李怡。

    这是一件艰难卓绝的寻找历程,在寻找和等待她的过程中,我又不能不说是在享受着这一过程。

    天气很冷,大厅比较靠近外边,所以暖气传不过来就被冷气给吹回去了。

    这里比里边更加的嘈杂,可是人群中混乱不堪,却没有了很多种难闻的气味,这让我暂时也可以忍受在这里呆着。

    如果不是因为要寻找李怡,我是绝对没事找事的来这种地方参观访问的。

    火车站,在我的印象中,只有一下几个形容词可以涵盖这里的全部:肮脏,淫秽,油腻,混乱,喧嚣,欺骗。

    我站在大厅里也是如坐针毡,期待可以尽快见到自己想要见到的人,不然我一个晚上就要耗在这里苦等了。

    李怡出现的时候我并没有做好准备。

    皓月当空的夜晚,时而会出现一点点的奇迹。

    当晚十点左右,就在我还在惆怅着自己是不是今天一个晚上都要耗在这里的时候,李怡穿着那仍旧一成不变的红色连衣裙来到了我的面前。

    不,准确的说她并不是来到了我的面前,她不是主动走过来的,而是我主动的迎了上去。

    李怡变的憔悴了许多,脸色苍白中透露着的是沮丧和沉默。

    我不忍心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却又舍不得不去看她。

    就算是现如今颓废的她,在耳边的短发仍旧整齐精神。

    她的目光无神,只是在看到我的那一刹那,才突然间有了神采。

    “林......”

    李怡面色有些惊讶,有些呆滞,亦有些惊慌失措。

    我笑了,“李怡,我来找你了,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你知道我这些天多么苦么,你以后不要叫我林河了,请叫我易......”

    我的话音说到一半,漂浮在半空中迟迟没有下文。

    因为我看见了和李怡站在一起的另外一个另外红眼的陌生的面孔。

    一张成熟的脸,脸上的胡渣看上去不太清洁,似乎很久没有刮面了。

    那男人的个头和我差不多,应该比我要矮一点。

    但是从他的脸色和稍稍有些驼背的身板来看,以及那一身笔挺的西服来判断,我完全可以喊他为大爷了。

    或者说礼貌一些,叫叔叔也不为过。

    若是在平时,我会认为这个男人是李怡的父亲,那么我的神情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愁眉不展一副戒备很深的模样。

    在我的初感觉里,这个男人给我带来了敌意,我对他的印象从这一次见面便一瞬间跌入低谷。

    看到了他,我下边的话也没有说下去,而是向李怡投去了疑问的目光,向她询问这个男人的身份,以及和她的关系。

    此时的我其实是心惊胆战的,我非常的害怕这个男人和李怡的关系是我最不愿意想象的那样一种暧昧的千丝万缕。

    “是谁?”我没有礼貌的问了这一句,向李怡询问这个身边的男人的身份。

    “他是我的爸爸。”李怡低下了头,目光也移开不去看我。

    我揣摩了一下,肤浅的想象着,既然是李怡的父亲,那对我应该没有什么阻碍......

    恍然间,我再次恍然大悟,李怡的爸爸已经去世了,而此时若说李怡还有一个什么样的父亲的话,那只有那个禽兽不如的强奸过她N次的继父了。

    顿悟后,我目光如火焰一样重新燃烧了起来。

    我首先看向的不是那个男人,而是李怡。

    我在用自己的目光质问她,为什么还要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本来她的妈妈已经去世了,而李怡应该也脱离了苦海,可她为什么仍旧执迷不悟?

    难道是为了这个男人的钱不成?

    我怀着巨大的疑问和愤怒看向李怡。

    李怡本来羞红的脸和闪躲的目光,在迟疑了片刻过后,重要勇敢的抬起了头。

    她用自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和刚才那一种柔弱残花惹人怜的神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怡理直气壮的冲着我用冷冷的语气低吼了一声,“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想这一切,你都没有必要过问了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