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三章 噩耗

住家野狼2016-11-11 19:7:27Ctrl+D 收藏本站


    看不见的看得见,看得见的听不见,听不见的听得见,听得见的说不出,说不出的说得出,此禅非禅,既非禅,何禅?何何禅?——红雨霏

    “我们没说什么,都是一些小道消息。”学生们搪塞我道。

    “无论是什么消息,你们实话实说我听就行了,说吧,不会责罚你们的。”我发觉自己最近越来越有老师的威严了。

    “我们在讨论班级里边的一个同学的遭遇,大家都觉得有点可惜的。”学生说。

    “谁呀?同学有什么问题,应该互相帮助,不应该在背后讨论,现在告诉我吧,我来为那个同学想想办法。”我闭上眼睛一本正经的道。

    “恩,是关于李怡的。”学生道。

    我心中一惊,脸上烧了一下,有点迟钝的目瞪口呆了一下,“谁?”我问。

    “是李怡。”学生道。

    “李怡她怎么了?她不是退学了吗?”

    虽然我表面上不想再去想关于李怡的任何事情,可是一旦她的消息来了,我又没有任何的理由和抵抗力去阻止自己的思维不去想念她,我想这就是难以割舍的感情线吧。

    “李怡现在正在咱们上海四监里边。”学生道。

    “上海四监?上海第四监狱?”我问。

    “是的。”

    “别胡扯了,这种玩笑可开不得。”我皱眉头。

    “老师,是真的。”

    “你们是从哪里听来的,肯定又是什么小道消息吧。”对于这帮捣蛋鬼的话,一般我都不会相信超过六成。

    在我的意想里,李怡已经离开我而去,那天见她到了火车站里,肯定是坐火车去了远方了。

    “老师,是真的啊,我们是从报纸上看到的。”学生道。

    “那报纸呢,我来看看。”我说。

    同时看到了一个学生手中的一份今天的都市晨报。

    “老师给你。”这个女生将手中的报纸给我。

    头版头条:

    本报讯 昨天晚上在上海火车站旁边的嘉莉四星级酒店里,一名少女在房间里将上海跨国建材公司的老总张伟阳杀害,并且将其分尸在卫生间,当早晨少女准备离开酒店时,慌慌张张的神情和虚弱苍白的脸色被警觉的警卫看到,于是上前打探,发现了已经在房间的洗手间里发臭了的被分解了的张伟阳的尸体,经过有关医疗部门的鉴定,这具尸体正是上海第一家跨国建材实业公司的老总,身价百亿的中年未婚男人——张伟阳。

    根据在公安局里的笔录,这名叫做李怡的少女原本是上海松江二中的一名高中女学生,她是被张伟阳威胁到了宾馆里,并且企图强奸她,可是无论如何,女子杀人然后将尸体肢解并且企图藏匿逃脱,这触犯了国家刑法的,根据国家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三规章制度,该名少女应该被判处死刑。

    但是当时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的读者们反响很大,都纷纷为该女子请愿解脱,毕竟她是作为一名受害者不得已才杀了张伟阳,而目前大部分的对张伟阳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民众们,已经对他恨之入骨,张伟阳在遇害并且由上海市公安局公布了案情后,已经有二十多家国有私有国外联营企业向张伟阳的伟阳建材实业公司抛出了划清界限,终结合同的通知。看来,上海第一家也是第一大的资历雄厚的建材实业公司,就要在这个少女手中烟消云散了。

    案情还在进一步的审理中,该名女子现在已经被关押在了上海第四监狱里,下边让我们来具体的了解一下张伟阳这个曾经白手起家的上海小伙子,是怎样从一个贫困的少年,渐渐富有,功成名就,然后渐渐的变质的吧,从而敲响我们所有在上海奋斗的公民们的警钟。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话几乎尽人皆知,很多人以为有理,其实却是以讹传讹。

    “横财”原是“恒财”之误。春秋时,亚圣孟子说:“人无恒产则无恒心”。

    话中的“恒产”就是“恒财”之意,指的是源源不断的收入来源。

    张伟阳总算明白了这个理儿。这位22岁的上海浦东小伙子在当初那个年代,还没大摸清赚钱的门道。

    他是做家具批发的,

    上海老家在市区,那地方商行林立竞争剧烈,他觉得生存余地大小,一口气向北,直跑到内蒙古。

    内蒙古很大,张伟阳转悠了一年,没做成多少生意,却从内蒙人的厚诚人格中学到了赚钱的窍门。

    1987年春节前,他从内蒙古转道北京回上海的家里过年,因为春运车票紧张滞留了几天,闷着没事,就在北京城里逛建筑行,遇到和气的店员,老板,就试着联系点业务。

    凭着厚诚人格,张伟阳不“黑”不该赚的钱,把利润最大限度地让给客户。

    连张伟阳自己也没料到,三天逛下来,竟然得到了100 多万元的订货单。

    真是喜从天降。张伟阳感到自己摸到了生意的窍门,也摸到了财富的大门。

    人间正途须奋勇。转过年来,张伟阳说干就干,与北京人合资在徐家汇区和牛街上创办伟阳建材实业商行。

    虽然谈不上多大的实力,张伟阳却端得出真正的大家风度。

    他进最好最俏的货,卖的却是全市最低的价,没过多久,京沪一带的同行们都知道了徐家汇和牛街有个不“黑”人的张伟阳。

    张伟阳凭的是厚诚,博得是信誉,做的是买卖。

    他的批发业务一日千里,蒸蒸日上。一年之后,他又干起了零售,零售业比批发琐细。

    竞争也更加激烈,各家建筑材料商行老板挖空心思招徕顾客,各有各的高招儿。

    张伟阳任凭商海变幻,仍然抱定自己的老主意,扎扎实实地傅信誉。

    而且这一回,他是比先前更厚诚了,居然自己设起了“售后服务站”。

    只要是他店里卖出去的商品,都可以享受他的“伟阳建材服务中心”的售后服务。

    如今,张伟阳的上海伟阳建材企业总公司在北京有很多个分公司,年营业额达数百亿元之巨,而他本人也早已是腰缠百亿的富人了。

    话至此,我们都不会想到昨日的如此实诚的张伟阳会变成今天这样一位诱骗强迫小姑娘的人面兽心的家伙。

    不过,他最后被杀害肢解,也算的上是一种罪恶的解脱吧。

    然而人生罪与罚都有定论,还是在之前就把握好自己的人生和欲望,不要事后诸葛亮的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