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四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住家野狼2016-11-11 19:7:53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条消息,如五雷轰顶一样,让我看了一眼,就拔不出来自己的眼珠了。

    我反复的查看这一张报纸,检查它是不是假货,是不是哗众取宠的参考消息。

    判定是真正的都市晨报以后,我觉得这家报社还没有胆量去宣告假消息,那么这一切都是真的。

    半天过去,我才在学生的晃动中回过神来。

    “老师,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们先回家吧。”

    “哦,老师,那我们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好的,谢谢,对了,能不能把这一张报纸借给我用一下啊。”我说。

    “老师,你想要就拿去吧,反正到了明天,这报纸也就过期了没有什么价值了。”

    “好,那你们路上小心,过马路......”

    “老师,你还真以为我们是小孩子啊,呵呵......”五个学生嘻嘻哈哈的从我的身边离开了。

    学生们走了,我的心思却没有丝毫的沉淀,却更加的空洞和无助了。

    紧紧的抓着自己手中的报纸,我在犹豫,我该怎么选择。

    心中有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了。

    本来我已经看到了李怡和那个叫做张伟阳的男人在火车站出现了,他们应该是要乘火车去别的地方的,可是怎么突然又在酒店宾馆里边出现了呢?

    为什么李怡会杀了那个男人?

    若是因为那个男人强奸她,她才反抗的话,那么以前呢?

    以前张伟阳强奸李怡的时候,她为什么不反抗,偏偏选择了昨天呢?

    然而,这一切是否和我有什么关联呢?

    我陷入了深思,深思过后还是找不到答案。

    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现在应该去找李怡问个清楚,不然心中的疑惑想必会一直陪伴着我。

    可是在火车站的时候她已经那样对我了,我还有什么颜面去见她呢?

    犹豫不决了半天,我仍旧决定去找她了。

    今夜的月色很浓,给人的感觉就是那么的不真实,在这种虚幻的空间感里,却要去找寻一个真实的人。

    我去打听了关于上海第四监狱的地址,然后在月黑风高的时刻,乘车而去。

    上海第四监狱在郊外建造,大概是为了防止这些家伙逃跑,也有可能会为了防止对大都市的繁华造成影响,所以选择了这种偏僻的地段来坐落。

    倒了刚刚临近郊外的地方,司机停下了车子,回头看我。

    我还以为他要打劫我,不免警惕了起来。

    “先生,你是不是要去?”

    “恩,要去四监,你怎么停下了。”我问道。

    “先生,前边就太黑了,我不太敢去,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你看这......”司机有些为难的道。

    我还是比较能理解他的,虽然我的身材和长相并不是很魁梧和凶恶的那种劫匪样子,但是毕竟这么晚了,要防止一切危险的靠近,最好不要单独开出租车出市区。

    我点点头,“好吧,我知道了。”

    我下了车,给出租车司机付了帐,这个家伙还算有良心,因为没有把我带到地方,所以只收了我一般的钱,然后道声歉,驱车离开了。

    余下了我一个人。

    四周的环境突然变的阴森恐怖起来。

    月色被阴风给挡住了,抬起头顶多可以看见的是黑暗笼罩的云朵,星星被云朵遮住了,只有隐隐约约的闪亮感。

    前边也是杂草重生,让人摸不着编辑的彼岸,我看不到所要追寻的目标究竟在什么地方。

    本来是买了地图的,可是现在也没有光亮可以供我看这地图的具体地理位置了。

    我将地图铺在地上,土地上边的石头渣滓将地图的纸面给扎破了几个空洞,看起来那么的萧瑟。

    我打开了手机,用微弱的亮光来照耀地图上的各个地方,看看那个所谓的第四监狱在什么地方。

    经过了一番眼睛与身心的折磨,我终于找对了位置。

    但是,就在我关上手机的那一刹那,无尽的黑暗再一次将我刚才所记下来的地址给淹没了。

    脑海中顿时一片的黑暗沉寂,让我忘却了刚才记下来的东西。

    忘却了地址,本来再想去打开手机看一下。

    可是,刚才我观察了一下手机上边显示的电量,发觉已经没有多少电力可以让我这样用照明功能来挥霍了。

    我只好大致上按照自己的记忆,朝着可能的方向去找寻那地图上所标注的上海第四监狱的位置。

    我钻进了杂草推里边。

    这里的草长的很高,甚至毫不逊色于农村的高粱地。

    能够在这漆黑一片的夜晚,从这里独自一个人经过,不能不说也是一种人生异样的经历。

    只是眼前我没有心思去享受这些刺激,当务之急我必须用最快的时间速度来找到李怡所在的地方,那个我不想去面对,却不得不去面对的监狱。

    在杂草堆里行走,摸索的时候,我的眼睛所能够看到的,只不过是无尽的稻草,黑色的稻草。

    还好这个时候是在冬季,我不明白为什么天气已经这么冷了,我浑身上下甚至都充满了冰凉的寒意,而在上海边城之外的这里却依旧生长着如此之多的高达威猛的草地。

    这草地很诡异的生长,如此高大建筑的植物我都没有见过。

    而此时我竟然置身其中,不知所措的面临着种种的恐怖。

    只有一颗真心我不断的指引着我要坚强,要勇敢,要找到我的李怡,然后获得我想知道我所有的一切答案。

    是这力量在引导着我前进,不害怕也不胆怯的前进。

    冰冷的天气在我的脸上刮着,稻草的荆棘在我的衣服上留下了无数道的划痕,这些我都无所谓。

    我所真正害怕的,是如果找不到我想找到的目标,那么该以什么收场。

    既然已经来了,我就绝对不能够忍受空手而回了。

    我一定要找到李怡的所在地,如果找不到我打算不再回去,直到留下最后一口气在这里,我也绝对不会怀着一颗似懂非懂的心脏回到那喧嚣的都市里苟活下去。

    这一切的情景和环境,就好像命运所为我选择的归宿一般。

    此时的我沦为的黑夜的奴隶,在黑色的城市边城外挣扎着找寻我的答案,靠的是我的那一份坚持和执着。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走了很久还是走不出这一片杂草堆。

    而且不但如此,在我近似乎迷宫的遭遇中,这杂草堆的高度也令人毛骨悚然的越来越深奥了。

    如此深沉的环境,草的高度在升高,终于在最后,竟然那一根根黑色的棍子超越了我的头顶。

    我真正的被淹没在这黑色的草地里了。

    恐怖的草地,在这荒无人烟的低端,似乎在低吟着轻声的舒畅着自己的胸怀,享受着折磨我的乐趣。

    我不得而知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我知道自己若走不出这里,就更不可能见到李怡了。

    我不断的用自己的双手扒着雄厚的草堆,我暗示自己这里的小小困难难不住我。

    连最可怕的人类我都不在乎,更别说这所谓的待自然的力量了。

    只是我错了。

    大自然的力量虽然没有了人类的阴毒和险恶那般的虚伪,却拥有者最直白的力量。

    力量,是教人最难以征服,也最难以打破的一种定论。

    力量,是对人最直白的侮辱和强迫。

    在力量面前,我们这些没有力量或者力量不足的人,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好似蚂蚁一样的可悲的随时有可能被有能力的人给捏死或者捏碎在脚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