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八章 靠近

住家野狼2016-11-11 19:9:42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章写了两遍,因为计算机内存出问题,丢稿子了,55555.。。。。】

    很多事情本来很简单就可以达成,却因为一些复杂的人际关系将问题本身给搞负责了。

    这是很不智的,因此人类这样一种数量并不代表质量的物件,很显然还是都枪决了的好。

    三个小兵越过了女监狱官的关卡,搬着我进入了女监的回廊里。

    这里的冰冷感觉绝对不比刚才在野外的时候暖和分毫,甚至更加的冰冷了。

    回廊静悄悄的,除了三个小兵的脚步声和我的呼吸声,我听不到任何的其他的声音,甚至老鼠坐坐索索的声响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回廊里阴森森的,让我感觉似乎被牛头马面带来了阴间阎罗地带一般。

    我想若是意志不坚强的人,在这里呆上个十天半个月,一定会崩溃的疯掉的。

    李怡一个女孩子,还没到二十岁,她的心志都还没有完全的成熟,更不可能坚不可摧,在没有任何希望和后备力的精神支柱之下,她在这里被关押着的期间,可以承受吗?

    真的可以承受吗?

    我首先是在问自己,在这个阴暗的回廊里,充满了恐怖,阴森,潮湿,肮脏,暗淡,臭味,这些数不清的不干净的词语夹杂在一起,仿佛也无法完全的形容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

    我问自己,我能在这个地方坚持逗留多久?一个人?

    答案是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停留,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只是闭着眼睛我就已经毛骨悚然的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回廊里边偶尔才会有一两盏挂在墙壁上的壁灯,使得这里好似一个低下的墓穴一般,而围绕在我周围的都是一些半死不活的亡灵。

    幽暗的空间里,由于一切都混蒙蒙的黑暗着。

    因此他们三个人看不到我的脸,我也可以尽情的睁大眼睛,去看清楚我心中的姑娘李怡所被关押的地方,是个什么地方。

    越是朝里,我似乎可以听到一点点滴水的声音,还有隐隐约约的咿咿呀呀的女人唱歌的声音,或者是哭泣的声音。

    总之这些声音本来没有,但是随着我的深入这监牢的回廊,声音越来越清晰了,是如此的牛鬼蛇神的让人毛骨悚然不敢想象声音的源头究竟出自哪里,是个什么具象?

    阴郁的空间带给我孤寂的感触,在领略这里的空灵的同时,我想到的是李怡的遭遇。

    只希望她在被关押进这里之前,不要再受到过任何的伤害。

    听说犯人在被关押之前,若是嘴硬不肯招认的话,会吃一些苦头的,只是不知女犯人的待遇会不会稍微轻一点。

    三个小兵手里拿着刚才从女监狱官那边夺过来的一大串的钥匙,搬着我来到了目的地,女监的416房间。

    我看见房间门口静悄悄的,大门已经生锈了,有一个巴掌大的口在门下,应该是和犯人传递东西用的,其他在没有别的通风口了。

    在很多的人的印象里的监狱都是错误的,我们在电视里边看到的例如美剧越狱里边的那些形形色色的监狱,在现实中也都很少见。

    真正的监狱是基本上封闭的,顶多给你裸露出来一个窗户或者门下边的小口,绝对不会像电视电影里边那样够敞亮,在一般的监狱的空间围墙上,给你围一个铁栅栏一般的东西来阻碍你的行动。

    设想如果是那样的半封闭的牢房,不仅有利于犯人们观看外边的情况,这样就加深了危险性和犯人的越狱率,而且等到了冬天的时候,犯人们在这种半封闭的牢房里边居住,岂非是要被活活的冻死了?

    尤其是我如今所处的这一处监狱的回廊里,已经不是一般的冷了,我身上的羽绒服也是高级货,想不到竟然会被冻的连连哆嗦。

    我只好将自己的动作幅度继续做大,用自己作为醉鬼的特有的摇晃来掩盖自身冰冷的颤抖动作,以免被三个小兵发现我是在清醒着的状态。

    为首的小兵放下了我的一条胳膊,出手去整理受伤的一大堆的钥匙。

    “416,这么多钥匙,要找到什么时候......”他一边抱怨着,一边在那里翻找。

    “丁叮朗朗~”

    一阵阵的金属清脆的撞击声传来,在我的耳畔混合成嘈杂的打击乐。

    那小兵似乎终于找到了目标,我听到了钥匙插进锁眼的声音。

    “咔嚓~”门开了。

    我有些担心他们的动静会惊吓了李怡,而此时更多的心情是激动和紧张。

    我马上就可以面对李怡了,现在的我和她,只有两米那么远。

    曾经我和她那么接近,我却没有珍惜过,而这一次同样的距离出现了,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所谓的珍惜,什么是失去了,才知道真贵的价值,当失去的东西失而复得的时候,真的会让人感动的热泪盈眶。

    我尽量抑制住心中的喜悦感和激动,让自己冷静下来,至少要等到三个小兵都出去了,我才可以和李怡打招呼。

    牢房里边非常的阴暗,漆黑的程度比在回廊里边更胜一筹。

    我用力的睁大眼睛看这里的环境,才大致上可以看清楚一点构造。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监狱除了一张床就不剩下什么了。

    而床似乎也是一张土炕,因为我没有看见床腿,而是看到了床的整体。

    床上似乎还有一个鼓包包裹着的东西,那形态扁长,似乎里边包裹着的正是一个人体。

    我想李怡此刻应该就在这里,她是在蒙着头睡觉吗?

    在这种地方,她真的能够睡着吗?

    还是因为太恐怖了,所以想用被子来遮盖一下现实中的恐惧感,让自己冷静下来,静静的进入梦乡。

    又或许是因为这里的气温实在是太冷的,而那一床被子薄的如同一层砂纸一般,李怡是因为实在太冷了吧,所以才不住的想用所有的被单将自己给笼罩住,就算是无法用厚度来保暖,也可以将空气阻隔,将鼻息里边呼出来的热空气给维持在密封的被子里。

    我没有看到那被单包裹着的东西有丝毫的动弹,我想这么冷的环境是无法睡人的,可是那里边的人竟然不会冷的发抖,难道是已经被冻死了?

    想到这里,我心中陡然一哆嗦,害怕的胸口抽紧,生生的疼痛感传遍了全身上下。

    李怡?我的李怡!不会的!

    我在心中这般呐喊着,我不允许在我没有见到她之前,她就这么去了,那样我的负罪感会跟随我一生一世,我这般百般周折的来见她,又得到了什么?

    我的思想刹那间变的复杂。

    我激动的有些忘形,颤抖的动作大了,差一点让身边的三个小兵产生了怀疑。

    “这个家伙怎么了?在发抖。”一个小兵道。

    “不知道,可能是喝酒喝傻了吧。”另外一个小兵道。

    “把他放在哪?床上已经有人了。”第三个小兵道。

    “我看,还是不要把他们放在一起的好,就扔墙角吧,反正灯明天清晨,不等他醒过来,咱们就把他搬出去。”第一个小兵又道。

    “这里这么冷,他要是冻死了怎么办?”第二个小兵又道。

    “哼哼,冻死在外边会对我们有舆论压力,冻死在监牢里,无论是谁,咱们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了,你忘记咱们监狱后门那边的软土堆了吗,若是冻死了,咱们直接把他埋那边算了,反正也没人知道他来过这边,我想他的家人现在也是一无所知。”第三个小兵又道。

    “可是,他可能有手机啊,这么晚了他不回家,要是他里边人给他来电话,不糟了?”第一个小兵再次道。

    “我看呀,咱们应该把他身上的东西搜一搜,看看有没有手机什么的值钱的东西,有的话就一并拿走了,反正他也不知道是谁拿的。”第二个小兵再次道。

    就这样,我在黑蒙蒙的监牢里,紧咬着牙关忍耐着憎恨和愤怒,被身边的这三个废柴给翻去了手机,我新买的手机。

    如此,我是彻底和外边断绝了联系了。

    这样也好,如此的窘迫的境地,让我更加坚定了见李怡的决心。

    此时有一股冲动袭来,我甚至想要和李怡一同在这监牢里坚守,直到她要行刑的那一天,我也要陪伴她而去。

    脑袋冲昏了过后,冷静下来,恢复了清醒的自我。

    因为三个小兵已经出去了,现在是我独自一个人面对冰冷的空气和那一张孤零零的土炕,以及土炕上边的女孩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