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章 伤逝

住家野狼2016-11-11 19:10:35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的第二章更新,本周开始大力更新,明天依旧是两章,并且解禁一章,请大家多支持,收藏,投票~狠狠的砸来吧!~】

    李怡的动作越到最后,越是迅速,甚至由麻木变的疯狂,由疯狂转至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当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好像下了决心似的,雷厉风行的就一连串的完成了许多动作,看的我压花缭乱,却看不清楚她的心。

    或许是我的天生愚笨,或许是天色黑暗从肢体上笼罩我,直至笼罩了我的心,让我也变的迟钝了。

    现在只差一点了,我也似乎看出来了她的意图了。

    李怡将手中的布条握紧,将裁剪好的一段一段重新系在一起,和窗户上的铁栅栏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全套。

    她迟疑了一下,将这个套子套在了自己的雪嫩脖子上。

    我惊呆了,想不到她会出此下策。

    在我的印象里,上吊这个词,对于我们新社会来说是不可能发生的。

    那些电视里边的镜头也都有虚假的欺骗意义,我甚至认为我这辈子在现实里也见不到上吊这种自杀的行径,毕竟在现实中有很多的死法比上吊自杀要来的方面快捷又舒适安乐。

    当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李怡已经跳了起来,紧紧的用那布条做成的套子勒在了自己的喉咙上,随后她的身躯开始恐怖的摇摇欲坠起来。

    我追了上去。

    我饿虎扑食一般的冲过去,宛如闪电,将李怡拦在了怀里。

    可是我只能够够得着她的腰,不是我不愿意把她给抱下来,而是李怡此时已经被拦截在了半空中,被那无情的绳子截至住了。

    我不可能硬将她拽下来,更没有能力将她托的很高。

    生命是经不住时间的折磨的。

    我动用了浑身的力气,跳起来去解开李怡脖子上边的绳子。

    可是,那绳子不仅系的很紧,而且在高过我头顶的地方,再加上现在处在黑暗中,我根本看不清楚状况,只能够依靠手上的模糊的麻布绳子的触感来判断出来绳子的大致位置,所以很难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将绳子给取下来。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我想办法直接用手刀来砍断绳子,那绳子就会直接凋落下来了。

    可是,我利用手刀的同时,绳子受力,李怡的喉咙也会跟着受力。

    如此下来,有可能仅仅是短短的0.1秒的时间内,李怡便有可能会死在我的手刀的力度下。

    我该作何选择?

    说出来的话多,实际上时间提供给我判断和选择的只有短暂的一两秒。

    就在这短暂的一两秒里,我做了一个决定。

    手刀。

    就用手刀了,如果这一次我失误了,便是我杀了李怡。

    即使如此,我也不会让李怡自杀成功,我不能够让她的人生最后死在自己的手中。

    如果要死,她也要死在深爱自己并且自己深爱着的人手中,那样的人生才不算是白白的活过。

    如果我一旦失手了将李怡误杀,那么我也决定就在这之后便跟随她死去,绝对不会让她在另外一个世界感觉到孤单。

    下了决心以后,我心中的负担也就少也许多。

    原本我还害怕会失手在黑暗中将李怡给误伤了,现在也不必担心了,不过是早死一个和晚死一个罢了,我想我这样做李怡也是很安慰的。

    我将浑身的气凝聚在右手处,左手尽量搀扶着李怡的身体,一狠心,眉头一皱,下手而去。

    我这一手下的很准,也很快。

    在我的视力范围内,似乎看到了那原本绷直的线绳,在我的一手刀下去后,变的忽然间软弱无力了,好似面条一样坠落了下去,最后靠在了墙壁上,被上边的铁栏杆勉强牵引了一下,就坠落到了地面上。

    而此时我怀中的李怡的身体也软了下来,瘫软在了我的怀里。

    我本来会以为她会嘤咛一声呻吟,然后才倒进我的怀中,没有想到李怡竟然一声不响的就凋落进了我的怀抱,似于一朵飘零的残花。

    这让我担心不少,虽然我不怕死,可是我仍旧是不太希望李怡的现实生活还没有得到过任何的实际上的快乐,就此去阴间做幽灵的,那样的女人的一生实在是太不值了。

    李怡的软弱柔嫩的身躯倒进我的身体,和我的身体的各个部位几乎都贴了一个满怀,由此可见李怡的身躯是多么的柔软,而仿佛流水一样的孱弱,有可能随时会散架了,继而烟消云散过去。

    我扶着她,尽快来到了那一张土炕上。

    我是穿着毛裤来的监狱大牢,可是现在我坐在这一张土炕上,却是突然间感觉到异常的冰冷。

    那一种刺骨的冰冷由我的尴尬的下边传来,刺激的我的脑门都直冒冷汗。

    很显然是这土炕的温度,竟然在短时间内穿透了我的衣裤,从我的下边的皮肤的感触传达倒了我的脑神经系统,让我寒意顿生之余。

    我爱怜的想到了李怡刚才是怎么在这一张冰床上入眠的,那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她的娇躯怎么可以忍受的了。

    我坐在了土炕上,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的遮盖了,那本来薄如砂纸的被单也被李怡给破坏了,现在化成了一块块的尸体悬挂在窗户上,地板上,和土炕上的丝丝缕缕。

    李怡没有了遮盖,肯定会更冷,我只好脱去了身上的外衣,来给她披上。

    虽然说我身上的外衣是夹克式的,面积很少,但是在厚度上绝对比那一张薄纱似的被单要保暖的多了。

    再加上我的怀抱,我相信李怡一定可以很快的感觉到和原本的冰凉相异的温暖。

    前提是要她还在生存的状态下才行。

    可是李怡现在一点也没有动静了。

    我将她的身体放在了土炕上,让她的头枕着我的腿。

    后来,我又觉得这样的姿势下,李怡还不是很温暖。

    于是我又将她扶了起来,让她整个上半身都靠在我的身上,我从侧面抱住了她的身子,给她取暖,而她的正面则铺盖着我的黑色皮棉夹克衫。

    李怡没有丝毫的气息,我有些心惊胆战的将自己的手指伸到了李怡的鼻息之下。

    答案是没有气息。

    我的心顿时一下子凉了半截。

    此时我的脸就在她的脖颈的旁边,和她靠的那么近,而且不仅仅是身体的接近,我们俩的心也是第一次这么接近。

    双手抱着摸着李怡的柔软有质感的身体,我可以清晰的闻到李怡身上那一股似曾相识的茉莉花香味。

    这一阵阵的清香,通过那一小扇窗户吹进来的冷风,渗透到我的鼻息里,沁人心脾,令我陶醉忘怀。

    我紧紧的抱住她,我不相信眼前的事实,我不能够承受我的李怡就这么在我的措手不及之下死去了。

    如果我刚才没有在一边旁观的话,如果我没有那一分可恶的好奇心的话,如果我一开始就和她打招呼告诉她我来了,来到她的身边来保护她了,她就不会去做出这样的傻事,也不会出现现在这样最令人不能接受的恶果了。

    所有的局面又是我愚蠢的意念所一手造成的,今晚的罪人,就是最想要救她的我,唯一有能力保护她的我,再一次间接的害了她,依旧是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