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十一章 捍卫战士

住家野狼2016-11-11 19:16:6Ctrl+D 收藏本站


    【上火了,在生病,我太可怜了,555】

    “恩,既然这样,那好吧,我们就给你三分钟的光明。”三个小兵似乎是在作诗一般,答允了我的要求。

    两个人继续在原地站着,一个人走过来给我解开眼睛前边的眼罩

    我乖巧的站立,身体精神却做好了准备。

    来者在我背后,揭去了我头上的眼罩。

    光明立现,色彩立现。

    虽然是下午五点多了,可是一直在深牢大狱里边呆着的我,深受着黑暗的侵蚀,一时间承受不了这么多的光束,照向我的双眼。

    “好刺眼啊。”

    我想用手去遮盖一下眼睛,可是双手是给手铐拷在身后的。

    我只好模模糊糊的半眯着双眼,逐渐的去适应光芒。

    “快点啊,最多三分钟,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忙。”身后的小兵在催命了。

    “哦,我知道,谢谢。”

    我尽快的忍受着眼睛上的疼痛,坚韧的去适应光线。

    现在唯一的麻烦就是手上的手铐了,可是我又不能得寸进尺的要求再把我手上的手铐给解开了,那样对方就要起疑心了。

    我心中默算,大概过了有两分钟左右,我的眼睛已经逐步适应了周围的光线。

    再加上晚上五点多的时候,正是周围的光线逐渐暗淡的时候,太阳也快要落山了。

    我的瞳孔越来越清晰了起来。

    “怎么样,朋友,咱们该收工干正经事了,你也享受完阳光了吧。”我身后的小兵奉劝我道。

    我知道时机来了,接下来的一到两分钟里,就是生死关头。

    “恩,好的。”我回答,声音比原先也冷漠了多了。

    他大概是以为我要死了,所以开始冷淡了不开心了,因此也没有过多的在意我的语气,更别说感觉到我身上冒出来的杀气了。

    身后小兵的手渐渐的接近我的头部,那原本准备好的眼罩又要再一次的在我的脸上遮盖住了。

    说是迟那时快,我突然间猛地转身,瞪眼看向那小兵。

    眼神如同黄昏中的万道金光,冲向小兵的懦弱的眼睛。

    他被我的突然表现给吓得顿时愣住了。

    我看准了时机,就在对方正在迟疑愣神的时候,一个反身踢腿,踢向他的腰间。

    我的脚踝冲击他腰间骨头的声音,那一种清脆的响动我自己都可以清楚的听到,可见对方受伤的程度有多重。

    身后的小兵甚至因为疼痛的突然,一时间没有喊叫出来就倒下了。

    我顺势抽出来了他腰间的手枪。

    我对手枪的种类不曾了解多少,但是他的这一把手枪握起来还算比较顺手,但是我的手是被拷在身后的,因此无论如何都不怎么舒服。

    我的枪法本来就不好,此时要趁着时间间隙,向另外两个小兵开枪,成功率比较低。

    但是,事态迫在眉睫,我也只好尽力而为了。

    远方的两个小兵本来就很悠闲的站着聊天,这种时候根本不会有任何一个犯人起歹心的,他们已经习惯了,想不到今天我的行动会这么迅猛,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将手枪里边的六颗子弹打出。

    很幸运的是我第一枪就打在了一个家伙的脑袋上,颅骨开花,他直接倒地死了。

    可是剩下来的几个子弹全部都打偏了,另外一个人虽然站在原地愣神,却因为我的垃圾枪法,并没有伤到一处。

    不过,已经是这么多的枪声,就让他顿时骇然的站立,不知道该怎么应负了。

    一看那人也不过是一个新人罢了,我赶忙扔下来手中的枪械,直接向他跑过去,准备和其近身战。

    本来路途不是很远,但是我的手被拷在了身后,所以动作很难施展开,也跑不快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骇然站立的家伙终于回答过神来。

    他赶忙抽出了身后背着的步枪。

    他是负责枪毙我的,所以本身并没有佩戴其他的枪械,只有身后的这一把自动步枪了。

    看到他要开枪了,我却提不起来跑步的速度。

    心急如焚,我开始左右的一边闪躲一边奔跑。

    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也只好这么僵持着,希望幸运的可以躲过去吧。

    对方心理很紧张,可能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实战。

    因此在我的左突右闪中,手中的步枪一直在瞄准,却不敢下手。

    终于,在我就快要迫近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再不开枪,再继续瞄准下去的话,我要就跑到他的跟前了。

    于是此人不再犹豫的开了一枪。

    步枪的响声巨大,震动着天际,同时一颗黑色的流星关窗了我的肩胛骨。

    本来在向前奔跑着的身躯,突然之间承受了一个后缀的力量,在我的肩胛骨上,疼痛感顿时传来,整个身体的神经几乎都快要崩溃了。

    这是我第一次中枪,并且是中的比较要害的地方。

    那子弹从我的后肩部穿出去,带了一汪血花,我都不知道那血花到底是红色的,还是黑色的了。

    跟随着这些后缀力,我也向后退却了两步,差一点坐在地下,

    此时非常的疼痛,身体也虚弱了起来。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够停止,不可以休息,现在正是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一个转瞬即逝的时刻,有可能就左右着我的性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