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六十四章 情敌

住家野狼2016-11-11 19:26:46Ctrl+D 收藏本站


    从抖动的草堆里出来,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匹马腿。

    那粗壮的马的前身渐渐的也踏出了草丛。

    马蹄和地面敲打的声音清脆,悦耳,略有节奏。

    我心道,好一匹猛马,体型如此的彪悍。

    而且那一只马给人一种豪迈的气质,不由的,让我想其了一首曾经的形容马的诗句。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钧。

    何当金络脑,快步踏清秋。

    在所有的动物中间,马是身材高大而身体各部分又都配合得最匀称最优美的。

    因为,如果我们拿它和比它高一级或低一级的动物相比,就发现驴子长得太丑,狮子头太大,牛腿太细太短,与它的粗大身躯不相称;骆驼是畸形的,而最大的动物,如犀,如象,都可以说只是些未定形的肉团。

    颚骨前伸本是兽类头颅不同于人头颅的主要原因,也是所有动物最卑贱的标识。

    然而,例如眼前的这一匹马,它的颚骨虽然也大大地向前伸着,它却没有如驴的那副蠢像,如牛的那副呆像。

    相反地,这个家伙由于它的头部舒张的比例整齐,它不仅不显得乖张,却有一种轻捷的神情,而这种神情又恰好被颈部的美烘托着。

    马一抬头,就仿佛想要超出它那四足兽的地位。

    在这样高贵姿态中,我想每当如此的一匹马和人面对面地相觑着的时候,它的眼睛也会闪闪有光。

    眼前的逐渐临近魔性森林空地的这一匹壮马,它的形状很美,它的耳朵也长得好,并且不大不小,不象牛耳太短,驴耳太长。

    它的髟毛正好和它的头相称,装饰着它的项部,给予它一种强劲而豪迈的模样。

    马身上那下垂而丰盛的尾巴覆盖着下体,并且适宜地束缚着它的身躯末端。

    马的尾和鹿象等兽的短尾,驴骆驼犀牛等兽的秃尾都大不相同。

    它拥有密而长的鬃毛,仿佛这些鬃毛就直接从屁股上生长出来,因为长出鬃毛的那个小桩子很短。

    它不能和狮子一样翘起尾巴,但是它的尾巴虽然是垂着的却于它很适合。

    因为它能使尾巴向两边摆动,所以它就有效地利用着尾巴来驱赶着苍蝇,这些苍蝇很使它苦恼,因为它的皮虽然很坚实又生满着厚密的短毛,却还是十分敏感的。

    眼前的这一匹彪悍的好马,让我想了很多自己对于马的理解。

    曾经小时候也幻想过有朝一日,驾驭着赤兔或者的卢,驰骋疆场,做一回英雄。

    可惜可惜,在我那个现实社会中,汽车飞机大炮满街跑,就算是真的打起仗来,也不会再见到千里马在疆场上跟随着主人一起挥洒血汗,一起分离杀敌的场景了。

    哀叹的同时,今天有幸见到如此良马,我心中荡漾,恨不得马上上前去摸它一摸。

    正当我兴奋之极,我脑袋清醒了一半,马是不吃肉的,那么它怎么会追赶兔子呢?

    我的疑问马上得到了解答,马身上的主人此时也现身了。

    来者的身材比匹诺曹要高很多,比我就差不多了,两个人都是半斤八两的一米七多的个头,不过我也对自己的推测不太肯定,毕竟对方是骑在马上的。

    这个家伙一脸的帅气,虽然没有我那么精神,却是一脸的富贵相。

    鼻子笔挺,西方男人的特有相貌,眼睛深深的凹下去,不过瞳孔却炯炯有神,嘴唇紧紧的闭着,面色也多少有一些凝重,在我看来,那似乎是装出来的严肃。

    马上的家伙的耳朵有些招风耳,鬓角延伸到了耳垂,头发是蓝色的,大部分的头发是倒竖的。

    或许他本来也不是很帅气,但是这个人骑在如此凶猛的马身上,马衬托人,显得他也跟着英武俊俏了起来了。

    根据他的衣着,我判断这个人应该是一个西方的贵族,那岂非和我同一类人了?毕竟本人现在也是一个子爵了嘛!

    这个家伙的脖子上系着纯白的领子,带着花纹,有一些女性化,上身穿着蓝色软布料的马甲,下身也是穿着蓝色的短裤,内里趁着的是粉红色的衬衣,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打扮的。

    他脚上的鞋子被马的身体挡住了,看不清晰。

    我对这个人的初印象一般,不过看到他手中的长剑和身后背着的弓箭的时候,我升起来一种恶狠狠的厌恶感。

    不是因为我天生的讨厌猎人,而是因为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家伙的追杀,那一只可爱的大灰兔子就不会被食人花给吞食了。

    不过,话说回来,大自然物竞天择,是有规律的食物链。

    我也不能对这个链子做多大的感慨,即使感慨和抱怨多了,也没有任何的作用,没人会听,听了也没人会帮我改善。

    此时,匹诺曹眼睛雪亮的认出来了来的家伙的真实身份。

    “我认得他。”匹诺曹道。

    “是什么人?”我有些意外的问道。

    “他是邻国的查理王子。”匹诺曹道。

    “是一个王子啊。”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人家显得和平民不同,显得那么的高贵,原来是贵族中的贵族,一代天之骄子,王子殿下。

    不过,在我看来,我并没有因为此人是一个王子,而就对他印象好了。

    对待所有猎杀无辜的动物的人,并且不是因为饥饿或者饥寒交迫为了谋生而杀害动物,他们竟然是为了娱乐才来拿动物们打猎取乐,这一种做法,我实在是看起来不爽,想一想更生气。

    “是的,邻国查理贝尔国,是我们国家的近邻,但是我们两国的国情相斥,相处也并不好。”匹诺曹给我做给深一层的扫盲。

    “那这么说,这个叫做查理的家伙,是你们国家的敌人喽?”我转头问匹诺曹道。

    “表面上算是中立国,不过,其实背后还是蕴含着很多的矛盾的,应该算的上是敌人吧。”匹诺曹道。

    “既然是敌人,他怎么敢来你们国家的国土上来打猎的?”我问道。

    匹诺曹连连纠正我的错误,“艾尔文子爵殿下,是咱们国家,咱们国家,您的口误要是让国王听到了,他可会不高兴的。”

    “好吧,是咱们国家,那么这个查理王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咱们的国土上?”我追问道。

    匹诺曹解释道,“其实,魔性森林一直是两个国家必争的土地,双方都说这片森林是自己的,但是也都没有一定的依据,目前两个国家各自掌控着对魔性森林的控制权,暂时上互不干扰,不过看来,深一层的矛盾也是难免的。”

    我想这个查理王子可真是大胆,竟然敢在两国气氛紧张的时候,来到这个国界地段打猎,当真是不知死活了。

    突然间,我恍然大悟一个问题,想起来了原本在童话书中的故事。

    白雪公主虽然已经被恶毒的王后给毒死了,但是后来在一位王子的盛情亲吻的下,又复活了过来。

    这个所谓的能够将白雪公主起死回生的王子,不会就是眼前这位查理王子吧?

    ://hjsm.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get=“_blank”r=“Purple”>请点此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谢谢大家!span class="an>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