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八十七章 美腿缠着我不放

住家野狼2016-11-11 19:37:18Ctrl+D 收藏本站


    “树上?我......”李怡看看自己的身材,再看看那巍峨的大树,心有余悸,不敢想象自己可以爬上去。

    “怎么了?”我觉的自己的主意倒是不错的。

    “我没本事爬上去呀?”李怡道。

    “我背你上去吧,我担心的是咱们上树以后你的安全问题,你可要时刻警惕呀,这个树干不一定就稳固,最好抓住我。”我欣然的道。

    “可是,这树这么高。”李怡还是担忧,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对于爬树这种事情还是未曾接触过。

    然而,就在我习武之前,在小时候宛如我,当时已经是爬树的能手了。

    当时我比较年幼,偷草莓,爬树掏鸟窝的勾当几乎每个春夏都要干上几炮。

    在当时的我家的小区里边还没有多少先进的管理制度,而且环境也很好,绿化局的人并没有来摧残我们大自然的美丽。

    因此长久以来,我的爬树本领和翻墙越货的本事都已经娴熟的到了巧夺天工的程度。

    而在这之后,我进入了卢家武馆以后,身手更加的灵巧了。

    再经历了这么多的实战也训练,即使是再高耸入云的大树,只要不是本身树皮太光滑,而且上边没有任何树干可以依托的话,我都可以顺利的三下五除二的爬上去,望望周围的风景,并且可以悠闲自得的在上边睡一觉,然后安全的下来。

    “树并不高,只是你的心太低了。”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说出了这样一句颇有哲理的话。

    李怡摇摇头,还是有些害怕。

    “快一点吧,可能就要有人来了,为了安全起见,咱们不得不这样。”我说。

    李怡也没有选择,只要重新趴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要背着她爬树了。

    虽然我当初爬树很娴熟很巧妙,然而现在身后背着一个人,可能会有些吃力。

    但是吃力归吃力,并不是没有可能办到。

    我上前走了两步,双手抱住了粗壮的树干,用自己的是个手指头死死的抓住了那树干的表皮。

    还好,树干的表皮比较粗糙,很适合我的攀爬,此树应该是一棵百年老树了。

    我猛然的一跃,双脚也登上了树干上边。

    还好我没有穿皮鞋,脚下是一双旅游鞋,茵宝牌子的,摩擦力相当好,所以一下就将自己和李怡挂在树上了。

    只要有一次可以挂在树上,那我们就有希望爬上去了。

    我欣然的一笑,自信的开动了自己的动作。

    “怎么样?没问题吧?”李怡有些害怕,女人一般都有恐高症的。

    “放心吧。”

    我从自己的受伤的感觉可以断定,我可以像一只野猫一样,稳固的在树上来来回回,上上下下。

    李怡没再说话,紧紧的抱着我,她的下巴贴着我的脖子,她的呼吸清楚且均匀的吹在我的后颈上,让我的上体出了些鸡皮疙瘩,有些酥痒麻麻的感觉。

    李怡的加入并没有让我的爬树行为落空,我只是动作的速率比平时慢了许多。

    经过了几分钟过去,我终于爬到了一处比较结实的横向展开的树干上边。

    我向那横向发展的树干上攀爬了过去,一手勾着它手将李怡的腿向一边掰了一下,“你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了。”我说。

    “怎么休息呀?”李怡苦恼,又将她的美腿攀上了我的后腰。

    “坐在这个树干上啊,很粗的,我肯定不会断的。”我给李怡下安心的药。

    “不,我还是害怕,我不要下来。”李怡说。

    我能够理解她的心情,确实在这里黑夜的半空中,危机感让一个女人恐慌到了极点也是很平常的。

    我只好选择另外一种姿势了。

    “那好吧,我趴在这根树干上,你就抱着我不要动就好了。”

    我万不得已才选择了这样一种姿势,不怎么好看,而且比较浪费体力。

    “恩,好。”李怡答应道。

    这样至少她可以完全的用自己的身体将我给抱住,就算是依旧停留在了树上的高空,李怡却比较有安全感。

    我以这种蜷伏着趴在树上的姿势,佝偻着腰肢,伸头向下看去。

    目前下边的一切都还没有改变,依旧空无一人。

    而且在这么高的树干上,风声更大了,没有多少遮挡的东西,风刺骨的吹着我和李怡的脸颊。

    我问李怡,“冷吗?”

    她说,“有一点。”

    “现在你才刚刚上来,身体还是发热的,就冷了,那一会等咱们静下来的时候,会更冷的。”我担心道。

    “恩,没事,我可以忍着。”李怡坚强的道。

    “好吧,有什么问题可以小声的在我耳边说,不要出大声音啊,现在可是性命攸关的时候了。”我告诉李怡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恩。”李怡应允道。

    从这个角度来看向下边的景物。

    在月光的照射下,比较高的角度可以看清楚下边的一切了,风吹草动即使不是很清晰,我也可以判断有了什么特殊的状况发生。

    不远处的给我带来黑色的记忆的宛如死水一般的黑色沼泽还在那里静静的沉睡者,一旦有任何一个活物掉入到沼泽里边,便会唤醒沼泽里的一切亡灵的魂魄,将那活物活生生的吞灭掉。

    想起来刚才的悲惨遭遇,我不由自主的脑海中一凉,不敢也不愿意再往下想象了。

    从这个位置也可以看到比较远处的森林。

    我当初竟然没有想到,当我迷路的时候,即使在森林里找不到该走的路了,可以爬上树来,寮望一下周围的环境啊。

    现在可以了,可是是夜晚看不清楚,我只可以看到远处灰色的森林不着边际,但是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似乎看到了一点鱼肚白,可能那就是森林的出口了,而且不是我们来的方向,我和李怡也可以安心的向那里走去,去寻找自己心的人生。

    等到白天的时候,我们再去寻找那鱼肚白的方向吧,现在的任务是躲避危难。

    在我这个半空中的位置,可以看到水平线一样的茂密的树叶,到处都在被风力肆意的虐待着,大树沙沙的被吹拂而响彻了我的耳际,因此我也听不到任何的脚步声了。

    我只能凭借自己的时间生物钟来判断,可能那几个互相追赶而来的人,或者是某些飞禽走兽,也有可能是鬼狐仙怪,他们已经距离我们这里不远了。

    我紧张的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一切状况的来临,做好准备去应对。

    hjsm.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get=“_blank”>rple”>请点此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谢谢大lass="trans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