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九十五章 你被耍了

住家野狼2016-11-11 19:40:56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一个人曾经所追求的一切伤害了他,他就一切都不想追求了。——红雨霏】

    千万不要,千万别抬头,我这般在心中默数着,希望老天有眼,帮助我这一次。

    然而我疏忽了这里并不是在东方,我祈祷老天是没有任何的用处的,如果我祈祷上帝或许还有一点作用。

    祈祷的失效直接导致了我的计划的失败,下边的局面是我和李怡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矮人A说完了以后,矮人B似乎有所觉察了他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

    不能隐形,或许可以飞天遁地也说不定。

    “可能真的可以飞天遁地那,总之我感觉他们就在我们身边,我刚才听到的白雪公主的声音也是在这个位置,怎么会找不到呢?”矮人B揣测着。

    矮人A翻着白眼,道:“你不会以为他们在地面上挖了一个坑,然后把自己给埋葬起来了把?”

    “你说的没错。”矮人B回应道。

    “你是不是傻了,他们用泥土把自己埋起来,不是要憋死了?”矮人A启发矮人B道。

    “我的意思是,他们或许不能把自己埋起来,可是他们可以飞天。”矮人B道。

    “他们有翅膀?”矮人A惊讶。

    “错!他们会爬树!”

    矮人B大声的一道,然后突然间拉扯了矮人A一下,两个人一起朝上看去。

    我的目光正好和矮人A,B撞了一个正着,刹那间,目光如电击对抗了起来。

    我一惊,之后就是浑身的麻痹和紧张。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两个已经发现了我和李怡的家伙,如果他们俩一起再去叫别人来帮忙收拾我的话,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矮人们看到我以后也是一惊,真没有想到我和李怡竟然一直都藏在他们的头上。

    他们七个矮人刚才一直都在这里,说了那么多的话,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却始终不知道自己想要追查的人竟然近在咫尺,就在自己的头上,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然而更加可笑的还是他们已经找到了我的李怡了,如今他们在地面上,而我和李怡尚且在高空的树干上,无疑我和李怡是相对来说不占有任何的优势的。

    而且我们在不熟悉的空中,树干上根本没有办法灵活的动作,相对于矮人们更加熟悉的地面,反而充满了劣势。

    我们想要逃走的话就必须要经过地面,但是在下树的那一刹那,有可能会受到两个矮人的偷袭,所以我们还不能随便的下树。

    可一直呆在树上,更是要被瓮中捉鳖了。

    树下不安全,下树不安全,在树上呆着也只是暂时的安全,谁知道一会安全不安全?

    一系列的问号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无所适从。

    再联系到矮人们那样一种恶心的目光盯着我,让我着实有些浑身发毛,头皮发麻,对于他们的注视,我已经很过敏了。

    李怡发现下边的两个不像好人的人正在注视着这里,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明确他们口中所说的白雪公主究竟是谁,但是李怡还是能分别出来好人和坏人的。

    李怡也有些害怕了,毕竟眼下矮人们的穿着就不像是什么正经的好人物了。

    李怡紧紧的搂着我,问道:“他们要干什么?”

    “他们想要伤害我们,杀了我,然后抢走你。”我实话实说。

    我感觉李怡的身子猛烈的颤抖了一下,看来她也是真的害怕了。

    李怡并不傻,她看的清楚眼前的局势。

    别说还有五个矮人没有集结过来,就算只有眼下的这两个家伙的话,我们也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除非出现一些奇迹。

    “白雪公主,哈哈,白雪公主,哈哈哈哈啊,下来啊,下来啊,我是拉乌,我是拉乌啊。”

    这个A矮人叫道,看来他的名字是叫做拉乌的,原本我一直以为矮人们没有名字呢。

    叫做拉乌的矮人一直在下边狂叫,看样子见到了白雪公主以后,让他相当的兴奋。

    拉乌又蹦又跳,倒是惹得李怡异常的害怕。

    李怡把小头缩在了我的肩膀里,不去看那个叫做拉乌的邋遢鬼对自己的喊叫,用自己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也不想听到,也明白为什么下边的矮人拉乌要喊自己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我是拉乌啊,别跟那个男人好了,快来跟我好,不然我就把你们全杀了,吃了,哈哈,哈哈哈。”拉乌野蛮的道。

    他手中的斧头胡乱的飞舞着,好似马上随时都有可能要扔向树上的我和李怡一般,让人看了以后,无比的骇然。

    他们所谓的白雪公主如今已经没有了任何关于自己曾经当过白雪公主的记忆,取而代之的,是我的李怡对我的爱的还原。

    我必须要保护自己的女孩,不能让她受到别人的染指,这是一个男人的尊严问题。

    我对着下边的不断的叫嚣的矮人拉乌道,“去你妈的!”

    拉乌应该听不懂我这样一句话,毕竟这是在我属于的世界里的一句特有的骂人的脏话,在他们这种童话王国里边,应该不怎么实用和普及的。

    拉乌冲着我愣了一下,听了我的话,他果然有一些茫然。

    拉乌问身边的矮人B道,“哈鲁,他刚才说什么?”

    原来矮人B的名字叫哈鲁,都是比较粗鲁比较挫的名字。

    哈鲁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能不是咱们这个大陆的语言,但是我看他的样子,听他说话的口气,好像是在骂你。”

    “哇,你敢骂我,你这个死东西。”拉乌重新抬起头来,回了我一句。

    “拉乌,咱们先不要骂了,赶快想办法把他们俩给弄下来把。”哈鲁奉劝拉乌道。

    “弄下来个屁,你去想办法,我要骂死这个家伙,他竟然敢和我叫骂。”

    拉乌似乎很不吃气,智商和哈鲁差了不只一个档次。

    “你脑袋是不是有病啊?”我现在有一点觉得好玩了,似乎来戏耍这个家伙,让我无比的痛快。

    “你是一只坏鸟!你脑袋才有问题!”拉乌一蹦老高的冲我喊道。

    他手中的巨大的斧子根本和他的矮小的身材不相配,此时拉乌一蹦老高的样子在向我示威,确实非常的滑稽。

    “你是一只死鸟。”我也不生气,对于他骂我的话我就当作是放屁了。

    只是我会用更加巧妙的语言来回骂给他,他就未必能像我一样心平气和了。

    “拉乌,别骂了,你骂不过他,干点正事吧。”哈鲁再次奉劝拉乌道。

    “放屁!我拉乌难道还不是这个崽子的对手!?”拉乌非常心高气傲。

    “你是傻逼吗?”我笑着道。

    “你说什么?”拉乌不明白傻逼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是不是二逼?”我再次微笑着问道。

    “你刚才不是问我是不是傻逼吗?怎么现在又问我是不是二逼了?你别以为我听不清楚就来糊弄我,我可是听的清楚的!”拉乌大声的气恼道。

    “傻逼是好东西,你怎么配得上,你只配得上当一个二逼。”我道。

    “你放屁!谁敢说我配不上,我就是傻逼,我不是二逼!”拉乌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辩护道。

    我和李怡几乎同时笑出声来。

    哈鲁皱起了眉头,推了推拉乌,道,“嘿,你好像被他给耍了。”

    sm.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get=“ple”>请点此放入书架 class="transpa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