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九十六章 顾此失彼

住家野狼2016-11-11 19:41:24Ctrl+D 收藏本站


    【白羊座的眼泪——汗水。白羊座很少会因为伤心难过而掉眼泪,他们的眼泪多半是由于自己的努力获得了预想的成果,喜极而泣。白羊座的泪水通常是一份成功的证明,所以他们的泪水绝对不是悲伤的液体,而是辛勤耕耘的汗水。】

    “干什么?”拉乌不解的看向哈鲁。

    “你好像被他耍了,他是在骂你,你根本骂不过他的。”哈鲁也是好意的劝阻拉乌道。

    “你滚开,不要妨碍我。”拉乌不知死活,用不回头。

    我看到这个家伙被我给激怒了,心道,那就继续玩下去,说不定我可以玩死他,那就只要对付剩下的一个矮人了。

    这个叫做哈鲁的矮人似乎并不很笨,但是只有他一个的话,我还是可以尽量应付过去的,而且越是聪明的人,往往他的武力值就会偏低一些。

    但是,我很疑惑的是,为什么哈鲁不去叫他的其他的五位同伴呢?

    难道是他想独吞了白雪公主不成?

    看来即使是小矮人,也是有私心的。

    这种私心往往未必表现在对麦酒的渴望上,未必表现在对打斗的贪婪上,可是如果男人遇到了女人,不分种族的都想要占为己有的思想是很普遍的。

    哈鲁见拉乌无药可救,只好作罢,等着他被我骂死。

    “你混蛋,你敢辱骂我拉乌大爷,你是不是活腻了?”拉乌冲我怒吼道。

    “有本事你来打我啊?可惜你够不着。”我想激怒他。

    我激怒拉乌的目的在于,希望他一气之下爬树上来。

    我趁着他爬树上来的时候,处于绝对的劣势,毕竟他要用手抓住树干,一点点的爬上来,而且双手也摸不着斧头。

    我可以一边攻击他把他给打下去,顺手说不定还可以摸到那把斧头,变成自己的武器,一举两得的想法。

    我怀揣着这样一种想法,继续怒骂着矮人,“你个小B,你怎么不上来打我啊?”

    矮人拉乌算是被我气疯了。

    我看到他凌乱的头发怒发冲冠,将手中的斧头插在了身后的裤腰上,然后大吼一声,“我拉乌现在就要收拾你。”

    拉乌喊着,狼狈的奔跑了几步,大跨步的跃进让他多少显得有一些踉跄。

    拉乌奔跑到了我所在的大树的根部,左看看,右看看,晃悠两下,出手抱住了树干,然后对着树干连连做出了不雅的姿势。

    哈鲁看不过气了,“拉乌,你在干什么呢?”

    在我看来,这个家伙无疑是在强奸大树。

    我在疑惑难道树也是有性别的,而且矮人和大树杂交出来的品种会是什么呢?

    难道也是优良的混血儿吗?那长出来的话是象人还是象树呢?会不会生出来一个哪吒呢?

    “我要爬上去,杀了这个家伙,然后把白雪公主抢回来。”拉乌侃侃其谈,似乎他说的话很在理似的。

    哈鲁无奈的道,“拉乌,你忘了吗,可能你根本就没有记住过,咱们矮人是不会爬树的。”

    拉乌一愣,“谁说的,我就不信,我拉乌是特别的矮人,我就可以爬树。”

    他们的谈话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边。

    既然他们说矮人不会爬树,那么下边的人是不会威胁到我了。

    我和李怡在树上,只要不下来,他们无论来了多少个矮人,却都不会爬树。

    这里当然也没有梯子之类的工具,他们只要上不来,我和李怡也就没有危险了。

    我心中喜悦,如此下来,只要我们在上边,坚持到了明天早上黎明的阳光洒下的话,就不用再害怕野人们的威胁了。

    我笑着看着下边的还在原地抓瞎的拉乌。

    他笨重的身体不断的冲撞着大树的树干,感觉是在强奸大树一般。

    让我看不下去了,李怡也看不下去了,我们都暧昧的在嘴角露出了一点点的笑容。

    这个傻瓜,似乎都不知道什么叫疼,他这样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倒是蛮有水准的,我看那大树都被他的身体给蹭掉了几层皮了。

    就算是如此,矮人的脑门上也出现了血迹,他还是坚持不懈的要爬上这棵树来收拾掉我。

    然而,矮人们天生的矮小的身体和粗短的四肢,以及笨重的体态,实在是不适合爬树的,这一点拉乌明显不愿意去承受。

    我在树干上,距离他也就是十米左右,心道这个家伙再这样下去的话,也不用我动手了,完全可以期待让他自己撞死自己。

    但是根据我的医学知识来说,矮人的身体都是很强壮的,可能这样记下是撞不死他的,有可能会撞昏。

    即使他昏倒了,对我还是有威胁的,谁又能保证他什么时候会醒来呢?

    我还是要想别的办法来了解这个家伙。

    本来认为他是会爬树的,我可以在他爬上来的那一刹那,将他给踹下去。

    这样一摔,毕竟也有十米多,就算是不死也差不多半残疾了,拉乌对我也就没什么威胁了。

    然而看眼前的局势,就算是半年过去了,拉乌也未必能爬上树上来找我。

    而且他这样一直撞下去也不是办法,声音很大,还有可能会把其他的矮人给吸引过来,那样我的计划就泡汤了,而且局面会对我更加的不利。

    我想了一下,不让他再这么没头脑的继续撞树了。

    “你又不会爬树,你在那和大树性交呢?”我轻松的问道,李怡在一旁羞得脸色微红。

    “你,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拉乌怒发冲冠,从大树的旁边跑了过来,到我的眼皮底下,抬起来头,冲着我喊道,“有本事你下来跟我打!”

    “我不下去,有本事你上来!你这个孬种!”我笑骂道。

    矮人拉乌见无论怎么骂我我都吧生气,他感觉自己吃了大亏,更加的气愤起来。

    “你下不下来?”拉乌发狠了。

    “我不是说了不下来了吗?你这个人怎么不仅脑袋不灵光,耳朵也聋了?”我轻松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他在下边也伤不着我。

    “你敢再说一遍?”拉乌道。

    “我说一百遍又怎么样,我不说了又怎么样?你不还是打不到我?”

    “气死我了,哈哈,我想到好办法啦。”拉乌突然满脸的流光溢彩,好似真的想到了好方法了似的。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口中的所谓的好办法是什么办法,总之他不会爬树,总不能强行的飞上来吧?

    不过我还是有一些担心。

    此时我和李怡都不再是原来的姿势了。

    我把李怡给扶了起来,让她扶着旁边的树干,尽量坐稳了,然后我也将自己稳当的挂在树干上,看一看那矮人究竟有什么企图。

    其实我在现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是不会担心李怡的。

    毕竟矮人们的目的是杀了我,而李怡,他们还想要追回去当作压寨夫人,所以他们是不会伤害李怡的。

    他们的敌意应该全部都表现在了我身上,杀了我才是矮人们最想要得到的结果。

    毕竟今天的所有的琐事都是由于我造访他们的小房子才造成的,我是祸端的起源,因此也倍受谴责和憎恨。

    我相信他是不会怎么样攻击李怡的,因此,我让自己的身子稍微距离李怡又远了一些,以免这个家伙一会要攻击的我时候会殃及池鱼了。

    我想这个家伙肯定不会想出来什么好主意,凭借他的那一颗笨脑子,应该也是一种比较失败的花招。

    不过我还是时刻保持着警惕,因为眼下所有的一切的情况的改变不知关系到我自己,还关系到我身边的李怡的安危,我肩膀上边的担子是很重的。

    “哈哈,这下你死定了。”

    拉乌突然如欢喜游龙一般的冲着我笑了起来,他嬉皮笑脸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无奈透顶。

    我就搞不懂这个家伙究竟有什么好自信,看来大脑简单的人生活就是这么随意快乐并且潇洒。

    拉乌一边这般道,一边将自己的右手偷偷的摸向身后的斧头。

    他很傻的以为他自己现在的动作相当的隐蔽,只要是把手伸到身后我就肯定看不到了。

    其实我是在他的头顶上的,无论这个家伙现在做什么动作,我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拉乌想用斧头暗算我,他以为自己是小李飞刀啊?

    况且,现在我距离他少说也有十米高,他真的能把那么重的一把斧子扔那么高,还要准确无误的伤到我吗?我难免难以置信。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拉乌,哪怕我的眼神已经看到了他的动作了,表情也显现出来了诧异,可是拉乌依旧认识他自己的计划是天衣无缝的,而且他还打算突然袭击来偷袭我,看来这个家伙的头脑不是一般的简单了。

    我等了许久了,拉乌还没有把斧头扔上来,看来他似乎还要等到我一个无防备的样子以后,再来偷袭我。

    我无可奈何的,只好装作懒洋洋的半躺在了树枝上,斜眼用余光注视着拉乌的一举一动,风吹草动。

    拉乌见我已经放松了警惕,龙颜大悦般的大笑了一声,然后迅速的从身后抽出来了他的那一把巨大的斧头。

    我看的明确,斧头虽然不怎么锋利,但是重量大,扔上来就算是砸也能将我给砸出一个半身不遂了,所以我还是要小心为上。

    在他没有把斧头扔上来之前,我依旧保持着一定的松懈的样子给拉乌看。

    拉乌奋力的将斧头使劲的冲我扔了过来。

    看来这个家伙也不管是斧头的正面砍到我还是斧头的背面砍刀我了,我发现他根本就没有方向感,直接将斧头想也不想的就拿来砸我了。

    我心道,你怎么不去找一块石头来砸我呢,那不是更加的顺手?

    想归想,实际上我也没有多少时间也想这种多余的无聊的事情了。

    拉乌虽然不怎么会运用攻击的技巧来向我技术性的扔斧头,不过他的力量依旧是不可忽视的。

    我看那斧头的飞舞的速度,就知道它是一定可以殃及到我这边的。

    虽然我距离拉乌的高度不少,可是拉乌臂力很强劲,竟然能将如此重的斧头扔上来,而且速度还极快,我不得不佩服一下他的武力了。

    斧头虽然是背面朝我砸了过来,可是势大力沉,非常的沉重的砸向我,如果挨了这一下,后果也是相当的不堪设想的。

    说不定拉乌想的就是,未必要将我在树上是给砍死,完全可以将我砸下来,然后再在地面上慢慢的虐待我呢。

    我当时是不能中了他的套的,为此我早就有所准备。

    我的体力虽然大不如前了,然而反应力和眼力却让那飞速前来的斧头伤不到我。

    我望着那闪电一般冲击过来的斧子,不慌不忙的尽快闪身,悠然自如的躲闪过了斧头的追击。

    当我再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斧头已经超过了我原本站立的地方,正在向更高的地方飞去了。

    我想不能错过了这样一个捡到兵器的机会。

    在我更加惊讶并且好奇拉乌的臂力究竟能将这样一把斧头扔多高的同时。

    我不得不伸手拦截下来那斧头的去路,因为我现在赤手空拳,对抗这些矮人们明显是不占优势的。

    而如果我有了一个斧头在手的话,即使这样一把斧头是很钝很没有美感,也很不顺手的,我却依旧可以拿它来稍微抵挡一下,至少聊胜于无了。

    我的手在一瞬间,凌空抓住了斧头的手柄。

    我立即感觉到一股非常强大的力气,在带着我飞离这棵树的范围。

    我明白那是斧头上依旧还带有矮人拉乌的臂力的缘故,想不到这个家伙的臂力竟然如此的强盛,再加上我现在体力不支,很有可能会被斧头的力量给带飞出去,然后落在地上,飞出大树的范围。

    落在地上我未必会死,但是如果落在地上在被矮人们抓住,我就必死无疑了。

    我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此时我又不想放弃已经到了眼前了的斧头。

    如果这一次我没有抓住斧头而放过了它的话,拉乌会不会再扔第二次也说不准了。

    或许哈鲁会奉劝他,告诉他这样做不但伤害不到我,还会凭空给我增加一样兵器的话,拉乌就不会再扔第二次了。

    那么我空等了这么久,费了这么多的口舌,就等于一场空,什么都没有收获回来了。

    我不甘心,我不愿意放手。

    然而,斧头上的力量惯性,并没有因为我的坚韧不拔的品性,而减弱任何一丝的力量。

    那力量绝对足以将我给带飞出去。

    而此时,事实上我的身子已经由于斧头的强大的劲头的带走,开始偏移了原来的树干的范围了。

    我的身子倾斜,就要离开树枝了。

    李怡也发现了我的窘迫,可是此时距离我比较远的她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来帮助我。

    就算是李怡距离我很近,在这种危机时刻,她还在自己不熟悉的树上,肯定也是爱莫能助的。

    我在如此的危难时候,脑海里迅速的思考,同时观察周围的地形和半空中有没有别的可以求援的地方。

    答案是没有。

    就算是距离我原本所在的这棵树最近的一棵树的树干,也有一米多那么远,而且还很细小,相信我就算是跳了上去,也会立即将它给折断了,这样下去的话我还是会坠落在地上。

    地面倒是不很硬朗,可是距离两个矮人却很近,我掉下去的话肯定一时间站不起来,也没有力气逃跑。

    而且李怡还在这里,我也不可能就这么放心的丢下她自己逃走了。

    那样就太不负责任了,哪怕是逃脱成功了,只是我一个人逃脱成功了,往后的岁月里我一定会因为对李怡的歉疚而懊悔终生都不得安宁的。

    看来这些方案都不行了,眼下我唯有继续依托在这一棵树上。

    如此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但是风险也是很大的。

    一些杂技一般的动作我是做的出来的,可是我的力气就不知道支持不支持的住了。

    通过了零点零一秒的思考,我打算赌一赌自己的命运。

    当我的身子已经飞出去了树干的范围快要有半米远了,基本上我现在算是凌空的伸展出来了自己的四肢了。

    然而,那斧头的力量仍旧没有多少减弱,我感觉自己再这样被拉扯下去,都有可能飞上月球。

    为了不让自己这么简简单单随随便便的就飞上月球,况且我还没有穿上宇航服,飞上去也会被憋死,或者被大气压给压死。

    因此,我必须尽快做出举措来防止那斧子的力量对我的前途的伤害。

    我瞬间伸出了自己的脚,腿部力量十足并且伸的非常的直,我的脚跟弯曲,脚踝大弯,灵巧的用自己的脚尖勾住了原本已经脱离的那个树干的边沿部位。

    树干下边的矮人,拉乌当然也包括哈鲁,他们刚才发现我已经快要掉下来的时候,都很欣慰。

    尤其是拉乌大嘴巴咧开的好像一直大蛤蟆似的,笑的恣出了自己的黄色的大门牙。

    估计这个家伙成年累月的都没有刷过牙,不知道白雪公主曾经是怎么跟这样一群禽兽不如的东西在一起生活的。

    m.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get=“_blacolor=“Purple”>请点此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谢谢lass="transpa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