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下无敌

住家野狼2016-11-11 19:51:37Ctrl+D 收藏本站


    【求大家多多投票哦~~】

    哈鲁的眼神不再看向我,而是看向我的脚尖。

    我似乎从他的直直的眼光中看到了什么。

    这才是一个人对死亡的坚毅的表现,看来关键时候,哈鲁还是有了一丝矮人的气质的。

    我走到了哈鲁的身后,看了一眼那在寒风中矗立着的斧头,孤零零的好像一个寡妇一样的悲凉,沉闷的低吟着,似乎在向周围的孤寂的环境诉说着什么。

    我伸手抓住了斧头的一头,稍微有一些颤抖。

    哈鲁就跟着我动弹了起来。

    看来只要我有一点出动,斧头的利刃就会将哈鲁的皮肉和内里创伤的更加的厉害呢。

    我没有想太多的复杂的东西,直接抓住了斧头的把柄,然后用力的一抽。

    又是一声,“哧~”

    那是金属从血液和皮肉中被抽出来的声音。

    我似乎听到了哈鲁再一次嘤咛了一声,看来他实在是太疼了。

    那么我就来减少一下他的痛苦吧。

    我走到了哈鲁的面前。

    他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抖动,看来已经是要心甘情愿的等待着我对他的生命的终结了。

    我也没有废话。

    此时阴风阵阵,我似乎听到了远方乌鸦的叫声。

    云彩从天空中飘的远了一些,月光也奢侈的今晚第一次的洒下,似乎是要为哈鲁的灵魂超度了。

    杀人是一件让当事者永生忘怀的事情,如果没有什么逼不得已的事情,千万不要去杀人,否则你的梦魇一定不会少了。

    我叹了口气,又要亲手结束一个生命了。

    来到了这个世界以来,我已经在不长的时间里边,杀了两个人了。

    虽然他们并不算得上是正常的人类。

    可是,就算是在森林里边,杀死一只可爱的小兔子也会让人心理感觉很不舒服。

    毕竟万物生灵,都有他们生存的权力和法则的,单方面的主观的去嗜血的杀害,是违背人伦和天理的。

    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这么残忍而受到上帝的谴责和惩罚。

    然而我为了自己的安全和李怡的安全,我却也不得不这么做,这是别无选择的。

    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我当然会自私的选择让哈鲁去下地狱,而我自己继续留在人间生活下去。

    我将手中的斧头举的高高的,面对哈鲁的坚毅的眼神,我也尽量让他的死神圣一些,有意义一些。

    因此我让自己的动作也变的有了些代表性,好似在举行什么仪式一般。

    我在等着哈鲁闭上眼睛,因为我的斧头直指的是哈鲁的头颅。

    我以为人在临死的时候,都是要闭上眼睛的,毕竟那个时候,眼皮下的黑暗,会让人想起很多事情。

    即使仅仅只有短暂的一秒钟,也可以让一个人回忆出来很多的过往。

    如果给他的死亡时间长一些的话,他一定会在自己的意识完全的消亡之前,将自己的一生都忏悔和回忆一遍的。

    虽然我没有确切的尝到过濒临死亡的味道,但是我个人猜测应该是这样的。

    哈鲁并没有主动的闭上眼睛,看来这是他的个人习惯,喜欢睁开眼睛去下地狱。

    我也不和他多废话了。

    我再一次摆正了身体,面对着哈鲁,用力的将这一斧头砸了下去。

    在斧头砸下去的那一瞬间。

    我突然有一些害怕了。

    我真的很担心,这样将斧头砸下去的话,不小心会砸在哈鲁的脑袋上边,如果碰巧将哈鲁的脑瓜给砸了一个稀巴烂的话。

    那么他当然也会就这么死去,可是毕竟那脑浆迸裂的最直观的受害人还是我。

    我就站在哈鲁的身边,我可不想被一个被我亲手杀死的人脑浆迸溅到自己的身上。

    那不仅是一种恶心的场面,也是一种悲惨的感受,我不愿意去面对,甚至感觉相当的恐怖。

    也因此,在斧头下落的那一瞬间,为了让我的精准度更加高一些,我又将斧头的比较锋利的一面朝向哈鲁的肩膀上靠了一靠。

    这样以来,本来我是想将哈鲁的头颅给砍掉的。

    可是,我这般做了以后,就多砍了一些东西。

    我连带着哈鲁的一小部分锁骨和肩膀,以及他的头颅,一起给砍下来了。

    我的用力还是很猛的,虽然说在空中有了一次停顿,可是我的斧头本来就是从很高的地方下落下来,而且还加入了相当大的力量和精神心情的沉重性。

    因此,斧头下落的速度和力量都是飞快而且势大力沉的。

    我有幸再一次感受到了,坚韧的金属扎到人的肉体里的感触。

    尤其是要经历脖颈这样一根牵动人的生命的骨头。

    在斧头砍断哈鲁的喉咙的时候,我几乎感触到了他的脖子中的骨头断裂的波动。

    斧头直接扎进了地面下边,我用力太猛了,导致斧头在泥土里边被掩埋了大半个身子,带着哈鲁的肉丝和血液。

    哈鲁的头颅随着我强劲的力量,而飞了起来,带着他琐碎的血肉,肩胛骨和锁骨,一起飞到了天空之中。

    为了不被殃及池鱼,我赶忙在哈鲁的头飞起来的时候,松开了我手中的斧头,然后向后倒退的跳了几步,才躲开了那血花飞溅的场面,没有被污染到我的身上。

    哈鲁的头颅在天空中旋转,翱翔。

    他的眼睛仍旧是睁开的,在月光的映衬之下,哈鲁的眼睛雪亮。

    他的眼神,在每一次他的头颅旋转,面朝我的时候,便死死的注视着我,好似在竭力的诅咒我一般。

    我虽然面色不惧,可面对那样一种诡异的现象中的诡异的眼神,还是多少有一些内心深处的毛骨悚然。

    我退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以防止那血液溅落在我的身上。

    在我的眼里,哈鲁的凌空飞舞旋转的眼神,好似恶魔的光芒一样,在照耀着我,好似把我的所有心思都给看透了。

    我不能够忍受这样一种折磨,祈祷这一切赶快过去吧,让哈鲁的头赶快落地吧。

    很幸运的是哈鲁的头终于着地了,在地面上滚了几个滚以后,背面向我的静止了下来。

    我终于放宽了心思,这下哈鲁终于死了,我也不用再担心他会复活了。

    也许他会憋气功,也许哈鲁可以将自己的身体机能调和,从而进入假死状态。

    但是,我不相信一个连头都掉了的人,还能重新复活过来,除非他是孙悟空。

    可是孙悟空也是在中国的,这里是西方世界,只有神父和上帝,以及魔鬼,没有孙悟空。

    我放心的单手搭在大树的树干上,终于可以舒缓一口气了。

    这下将哈鲁给杀了,也了了我的心头之患。

    人死如灯灭。

    此时的乌云再一次回来了,月光的柔和被重新遮挡了起来,四周又重新回到了一片昏暗的尽头,摸不着边际。

    我似乎看到了有什么黑色的小东西,在哈鲁刚刚死了以后,身体还没有彻底冰凉下来,那小东西就爬到了哈鲁的尸体上边,轻微的动弹了起来。

    我想可能是老鼠吧,也可能是乌鸦,或许是小小的恶魔来带走哈鲁的灵魂了。

    不管是什么,此时已经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我了却了一件心头的障碍,此时可以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赶快趁着我自己还记得回去的路,回去找李怡了。

    她一定在树上等的我焦急了,女孩子不知道已经掉下了多少眼泪了。

    想到了这里,我不禁有了一丝的心疼,对李怡的怜惜让我回去的心思更加的急切了些。

    我准备从大树的后边走出来了,我不会再去观察哈鲁死了没死。

    人的头都已经掉了,即使我现在再掉以轻心,我想他也不会有复活的可能了。

    否则,就是老天在为难我了。

    我相信老天不会这么为难我的,所以我准备离开这里,直接转头就回去李怡所在的空地那,和我的李怡团聚去,继续着我们的计划和对幸福的憧憬。

    现在哈鲁已经死了,拉乌也死了,他们俩都是因为头没有了才断气的,也就不会再有任何人知道我和李怡此时正在原地的大树上边,等待着黎明的到来了。

    如果他们几个矮人兄弟,在找不到我和李怡的情况之下,却发现了哈鲁和拉乌的尸体的话。

    我想即使他们脑袋再愚昧,也应该有一些想法了,他们会感到恐怖,感到我是一个来去无形的杀手,他们甚至会认为我是一个魔鬼,是来杀矮人族的。

    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矮人们会因为害怕我的存在,而自己主动逃走,离开这个森林呢。

    我打着这样的满意的主意,满心欢喜的挪动着自己的步伐。

    可是,当我在挪动第一步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走不动了。

    无论我怎么努力,我就是踏不出来第一步出去。

    始终无法移动,呆在原地的我,由紧张,到不甘心,到不耐烦,到现在的近似于疯狂的状态了。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我发觉自己好似被什么东西诶扣在了原地了,无论我怎么动用自己的力量,想要冲破这样一种束缚出去,都无法做到。

    还是被一股邪门的力气给压制着,让我丝毫动不了,即使我的双脚可以反复的移动,我的上身还是固定在了原地。

    我看了一下脚下,发现自己并不是被困在另外一滩沼泽地上。

    我仍旧是在普通的地面上,而我的挣扎却没有的效果,我仍旧好似旱地拔葱一样,怎么拔还都是在原地拔起,却没有丝毫的前进的距离。

    费了一股劲头,我仍旧在原地僵持着,这让我不仅感到奇怪,更感到莫名的恐惧,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在我用自己的神识竭力的去感受自己的身体内外的境况的时候。

    我发觉那样一个奇怪的压制我动作的力量是来自于我的肩膀上的。

    因为周围股股的风声很稠密也很凛冽,再加上我本身很紧张,在这样一个冬天的寒冷的气息里边,我的触觉在我激动紧张焦虑的情况之下感受不到周围的一些异动也是很正常的。

    况且,刚刚在我杀死了哈鲁以后,我已经放松了自己的警惕,这种状况之下是很容易被别的事物给抓住机会偷袭的。

    但是,我身后的此时正在按住我的肩膀的奇怪的事物,并没有偷袭我,而是在我不经意之间,缓缓的走了过来,好似一阵风似的,来到了我的身边。

    他没有选择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杀死我,偷袭我,而是趁我不备,按住了我的肩膀,让我无论怎么使劲发力,都无法向前方踏出一步之遥。

    对于身后的突然施加的超强的力量,我一时间还无法承受,而且不能够接受。

    既然他有力量在这里牵制住我,那为什么不杀了我呢?

    这么大的力量,完全在我的能力之上,绝对是可以在顷刻之间偷袭我得手的。

    可是,他并没有这做,好似在玩弄我一般,只是让我在努力的想前进的同时,阻止我的步伐。

    我心中涌现出来了一点恼火,这样的挑衅对我来说是莫大的侮辱。

    此刻我应该做什么呢?

    我思索了一下,应该转身来面对这个事情,再这样坐以待毙也不是办法。

    但是,面对如此强悍的力量,我真的有一些后怕转身后的场面,自己是否可以僵持的住。

    毕竟,我想到了,此时在自己身后的会不会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可怕到我无法抵御的看了一眼都要惊叫半天的生物。

    会不会是丛林的山神?

    会不会是鬼狐仙怪?

    甚至会不会是刚刚我所杀死的哈鲁的灵魂或者拉乌的灵魂呢?

    哈鲁在死的时候,眼睛是狠命的瞪着我的。

    这就说明,哈鲁在死的时候,对我集中了他的怨念。

    怨念如此深厚的哈鲁,死了以后,一定会化作厉鬼的。

    而厉鬼的力量也是相当的厚实的,绝对可以将我给在顷刻之间打个稀巴烂。

    可是,哈鲁才刚刚死去,难道这么短的时间,他的灵魂就出鞘了?

    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哈鲁就化成了厉鬼?

    我想就算是化成了鬼怪的话,哈鲁也应该先熟悉一下怎么做鬼,然后再出来吓唬人吧,怎么会这么快呢?

    一切的疑问在我的脑海里边逗留,成了江河湖泊,我只是不敢转身,害怕面对自己不能够去承受的事物。

    毕竟,即使是再铁汉的男人,在自己所没有接触过的妖魔鬼怪的面前,还是要胆寒三分的。

    何况我并不是一个铁汉,也没有虎背熊腰过,害怕鬼怪就更加的有我的理由了。

    然而,即使我不想去面对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却不能就一直在这里僵持着了。

    我必须要赶快找到一个契机来转身,面对阻挡我回去的那个家伙。

    而且我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将他给制服。

    因为在不远的远方,还有一个女孩子在等着我回去的音信。

    我越是在这里拖延时间,李怡在树上也一定相当的担心。

    她此刻担心到了什么程度呢?

    她哭了吗?

    她是否认为我已经死了呢?

    她会不会忍不住自己下树过来找我呢?

    我的脑海里充斥着这样的问题,全部是关系到李怡的安危的。

    自从我下树以来,我就再也没有和李怡接触过,在这个世界里边,她才是我最亲密的人啊。

    难道我就这般永远也见不到她了?

    不行,我不能输给任何人,即使我身后的力量来自于神,我也要将神给打败。

    终于,我自己激励起来了自己的精神力量。

    我准备找一个契机,等我身后的力量不防备的时候,我突然一个转身来找回自己的优势。

    现在敌人是在暗处的,在我最容易被攻击的背后,我而是在明处的,在敌人的正前方,而且我们之间的距离还是那么的接近。

    这无疑是我的最大的劣势,也是我最害怕的地方。

    我感觉,其实现在对方想杀死我是轻而易举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他这般不杀我,而拖延我的步伐和时间,只是在侮辱我的人格和玩弄我的精神。

    这样很好玩吗?

    对我来说,这样的做法无疑让我很气愤,而不是感觉有趣。

    我要找一个怎样契机离开这个家伙的控制呢?

    然后一个背转身找到属于自己的优势的体位来面对敌人?

    我经过了思考,想到了一个可以让敌人掉以轻心的方法,来完成自己的计划。

    本来我以为杀掉了哈鲁。已经万事大吉了。

    可是,没有想到,正当我要轻轻松松的溜之大吉的时候,又来了新的对手。

    这真的是上天赋予给我的种种考验吗?

    如果是老天要考验我的话,也不用这么苛刻吧?

    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喝东西了,经历了的事件和种种艰苦的战斗也够多了,看来上帝是不准备给我任何的休息时间了,准备将我就这般累死算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休息过,精神上也在饱受着折磨和摧残。

    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若是正常人的话,早就被击打的死亡的烟消云散了。

    即使没有被敌人干掉,自己也会选择在自己的精神濒临崩溃的时候,自己将自己给了结了算了。

    可是,我不能。

    我这般坚持下来,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一个意志坚强的男人。

    而且,我还有要保护的人。

    一个人。如果一生中有一个自己要竭力去保护的真贵的东西的话,他就会天下无敌,勇往直前的。

    sm.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ge“Purple”>请点此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谢谢大家n class="transpar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