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一百一十九章 美女和剑

住家野狼2016-11-11 19:52:8Ctrl+D 收藏本站


    【献给火箭球迷:

    我是一名驻扎在休斯顿的SOUHU记者,我的任务就是探索火箭队的各种新闻和内幕。

    由于工作原因,我不便透露自己的姓名。

    今天是我驻站休斯顿后第六次去姚明家采访他。

    早晨,我到了这位巨人的家中,叶莉招待了我,并且告诉了我姚明还在睡懒觉,昨晚玩魔兽玩的太晚了,让我耐心的等一下他,叶莉便去厨房给我煮咖啡去了。

    我趁着别墅里边没有人,便独自偷偷摸摸猫到了姚明的卧室。

    姚明正趴在床上,手中抱着麦迪的照片,睡得很香。

    我并没有任何恶意的本着一颗好奇心,参观了姚明的卧室。

    突然,我猛醒的眼神看到了在姚明的枕头后边有三个娃娃。

    是布娃娃,大概有麦迪的手掌那么大。

    当时我感觉自己的眼光没有错的话,那三个娃娃应该是传说中的巫毒娃娃。

    我趁着姚明熟睡,便走近去看。

    发现三个娃娃中有两个已经被浑身扎满了针眼,这两个娃娃上边,分别用墨水中文写着——保罗加索尔和雷阿伦。

    剩下的一个娃娃可能是因为姚明比较累,还没有来得及对其扎针眼,只是也已写上了名字——克里斯保罗,相信等姚明睡醒,这个娃娃一定也难逃厄运吧......

    当时我感觉有些恐怖,便偷偷的没有和叶莉打招呼,就溜出了姚明的别墅......

    我也不知道,在姚明的卧室里,还珍藏了多少这样的布娃娃......

    (呵呵,纯属虚构,个人意想,供大家娱乐一下,另外,恭喜火箭今天获得21连胜!箭指总冠军!本月17号北京时间凌晨三点半,带给我们的是另外一双坚毅的眼神,那个稍显孤傲的24号天才球员来挑战不可侵犯的连胜了,他能如愿以偿吗?火箭人们?)】

    当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猛然的转身,面对现在正在对我施压的敌人。

    无论后边的家伙是否对我有多大的恶意,但是他却阻止了我回去见李怡的时间,那么他就是当之无愧的我的敌人。

    而无论对方的实力再怎么强劲,我也要勇敢的去面对。

    这个时候,我所做的一切,不仅仅代表了我一个人,也不仅仅是为了我一个人。

    如果刚才我在掉进沼泽的时候,李怡没有奋力把我给救出来的话,我现在早已经死了。

    所以,我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因为我欠李怡的,因此都没有什么无可厚非的。

    转身之后,我所看到的并不是什么鬼魂仙怪,也不是什么山野猛兽。

    这个家伙的身影,刚才我和李怡在树上的时候就曾经见过。

    他,就是矮人族里边的老大了。

    作为矮人族里边的老大,他刚才在杀死哈鲁的时候,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在这个家伙刚才拉住了匹诺曹手中的剑的时候,也就是那一把锋利夺命的蓝光剑,矮人老大的手都被划出了很多条血道了,可是他也并没有丝毫的惧色,依旧用自己的手紧紧的握住了蓝光剑。

    可见矮人老大的彪悍的程度。

    我此时想起来了当时的光景,在朦胧的不见月色的黑夜里边,如此近距离的和矮人老大照面,心中也慌张了起来。

    从他刚才在杀死匹诺曹的时候的冷血程度来看,还有他当时的眉头紧皱,沉着而又显得强壮有力的态度,我可以判断出来,这个家伙,之所以被称之为矮人族的老大,并非只是因为他的年龄吧?

    实力,我能够理解为什么矮人老大能够成为所谓的老大,让其他的六个矮人对他俯首称臣。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边,生活在森林边缘的矮人们更加不懂得文明的力量了。

    在他们眼中,只有绝对的暴力,才能够体现出来一个人的实力。

    所以,哈鲁在矮人中,相对的地位比较短浅,而矮人老大之所以地位偏高,大概就是因为其人能征善战的本事了吧。

    我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我明白自己现在和矮人老大的实力之间的差距。

    刚才在背后的时候,肩膀仅仅是被他一只手按着,我就已经挪动不了一步了,那么即使是现在,他拥有了双手和我对抗的话,我的胜算就更小了。

    再加上了蓝光剑。

    刚才矮人老大在拉扯着匹诺曹的时候,匹诺曹都已经就要上岸了,旁边的另外一个矮人一个斧子下去,将匹诺曹的身体从他抓住蓝光剑的那一只手的手腕给砍断了。

    矮人老大将蓝光剑上边的匹诺曹的断手给撕扯了下来,并没有把蓝光剑交出去的意思。

    同伴们见他想要独自占有了,碍于老大淫威,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

    因此,蓝光剑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属于矮人老大了。

    矮人老大本身威力已经在我之上了,如果再加上蓝光剑的威力的话,我明白,四个自己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这些念头全部都是在我转身后看到矮人老大的脸之后,在一瞬间所思想出来的。

    矮人虽然叫做矮人老大,当然是因为我现在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暂时这么称呼他,如果单轮身高的话,矮人老大实在是算不上老大了。

    他的脸色铁青,并不是被打肿的,而是天生就这么一种英汉铁汉一般的面色,相比之下,我的小白脸明显要显得弱小多了。

    矮人老大的耳朵很大,垂了下来,好似一个弥勒佛,只可惜他不是真正的佛祖,也不可能会有佛祖那么好的佛心和慈悲心肠。

    矮人的眼睛好似铜铃一般的巨大,看的我心中发慌。

    而且,他似乎不会眨一下眼皮一般,硬是一连瞪了我很久。

    若不是因为我看到了他一脸的杀气,我真的以为这个人已经死了,成为了一座雕塑,或者是诈尸了什么的。

    矮人老大的身材不高,比之哈鲁也高不了多少,在地面上站着,我还是要俯身去看他,才能看得到。

    刚才他伸出手来,搭在我的肩膀上边的时候,也是将手举过了他的肩膀的,才搭在了我的身上。

    准确说来,矮人老大的身高,最高只是到了我的下巴的高度,我看他的样子时间长了,自己的脖子也会发酸了。

    矮人的身材虽然不高,却相当的魁梧,比当初我看到拉乌的样子的时候,还要令我惊世骇俗,不免心中连连打颤。

    矮人老大瞪着我,似乎短时间内也没有说话的时候。

    如是聪明的人的话,此时还不抓住这个好时机,将我给灭了,还在这里等待什么呢?

    矮人老大看了我许久,也没有说话,我还真的以为他是一个哑巴呢。

    终于,在我退也不敢退,进更不敢进的时候,矮人老大发话了。

    “你杀了我的兄弟,哈鲁。”矮人老大抬头冲我阴冷的道。

    我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注意到他的眼神。

    我的目光此时正在好奇的盯着矮人老大的另外一只背在身后的手上。

    我不知道他的那一双手为什么要被在身后,可能有什么隐疾,也有可能那一双手,正是矮人老大手中所握着的蓝光剑。

    我怀疑他这样的动作之下,是想等我不备的时候,突然一剑将我砍杀。

    那么为什么刚才他在我身后的时候,不直接偷袭我呢,现在却要在这里多此一举?

    我想矮人老大是一个比较好面子,也很孤傲的人。

    他刚才那样做,无怪乎于是想先羞辱我一番,然后再在适时的时候,将我给干掉。

    矮人们在森林的边缘生活着,长期都没有什么乐趣可寻,矮人老大今天可算得上是找到我这个乐趣了,又怎么能让我这样随随便便的就死了呢。

    不过看在他兄弟哈鲁的人面子上边,矮人老大还是要忍痛割爱的将我杀掉的。

    在时间的掌握上,他决定要稍微等一会,等我完全屈居于矮人老大的威严之下的时候,等他觉得他的心理已经获得了足够的满足的时候,就是他可以杀死我的时候了。

    矮人老大虽然身材魁梧,心志却不怎么健全,智商也不比拉乌要高多少,否则的话,他现在的表现的一切,也不会这么被我轻而易举的猜到了。

    虽然我确实是猜测到了矮人老大的一举一动的想法和意识,可是,面前的他如此的强大,我仍旧不是他的对手啊。

    我在思索着,怎么想办法从他的身边获得逃生的机会。

    即使我们力量有悬殊,可是矮人老大的智商并不比我厉害,所以我可以依靠这一点来想办法制服他。

    其实,关于制服他,我也没有太多的奢望。

    总体来说,我的意愿是,只要我能够顺利的从矮人老大的身边逃脱,并且顺利且隐蔽的来到原来空地上边的那一棵大树之上,和李怡汇合,就可以了,当然,这一切都是要在他追不上,至少看不到我上树的情况之下。

    如果在矮人老大的眼皮底下,我上树去和李怡汇合了,那我还不如不去见李怡呢,因为那样的话,无异于下边就要被矮人们瓮中捉鳖了。

    我不要求自己再有多少的杀戮,可是前提必须是没有人来杀我。

    我在思索怎么逃走的时候,还要为了拖延我和矮人老大之间的战局的时间,而和他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搭话。

    “是我。”我说。

    我想刚才我在杀死哈鲁的时候,矮人老大只是刚刚赶到,大概是听到了哈鲁刚才的求救信号了,才赶了过来,而这个方向,正是矮人老大负责寻找的方向。

    等到矮人老大赶到的时候,哈鲁就已经被我杀死了,不然矮人老大也不可能会见到自己的兄弟受难,而不出手相助的。

    “你杀了我的兄弟,就要给他偿命。”矮人老大道。

    “可是,是他先惹我的,这事情,怪我吗?”我回答。

    “我不管是不是怪你,只要是你杀了我的兄弟,你就是我的仇人,我就要杀你来为我的兄弟哈鲁报仇!”

    矮人老大说话间气的鼻子都绿了,而且气宇轩昂,铿锵有词。

    不过,面对我的无动于衷和面无表情,矮人老大似乎对我的态度很不满意。

    他的虚荣心和威武的心态并没有从我的言行中获得任何的满足,因此矮人老大相当的感觉憋气。

    “哦。”

    我再一次很冷淡的回答他,我的话中一点语气都没有,好似在平静的说梦话一般,其中当然也没有任何对矮人老大的怯生生的回应,没有让他感觉自己是一个很高大,很雄壮的伟人,并没有威风凛凛到让我害怕。

    矮人老大看我这般对他不搭理,心中很来气。

    其实,虽然我表面上不怎么和矮人老大针锋相对,也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怯场的样子,实际上我心中此刻已经是波浪滔天了。

    这个矮人老大每一句话说话的嗓音都相当的大。

    我不知道他自己是否能够感觉的到,可能他的耳朵天生就已经背了,也有可能他的耳朵是被他自己给喊的背了的,以至于习惯成了自然,矮人老大也不觉得自己现在的说话声音好似在山中敲钟那么洪亮了。

    可是,第一次和他说话的我,听了他的嗓音,而且是在这么接近他的距离里听到矮人老大的声音的,对我的耳膜和精神上都是一种无上的折磨,让我的在思维怎么逃跑的时候,大脑也时不时的一片混乱。

    所以,我现在实际上也是相当的不好受的。

    我不仅要忍受矮人老大对我的催然,还要忍受着这样一种状态下边,我所要面对的距离我这么近的一个白痴的体味。

    环境中我处于绝对的劣势,还要我仍旧继续的临危不惧,那不是嘴巴说说那么简单就可以实现的。

    虽然我以往也面对的许许多多的危险,可是每一次,就算是我掉进了极端危险的漩涡里边了,我也有可以自保的能力。

    这就好像,就算是你面对的是一群虎狼之敌,只要你有一把无限子弹上堂的手枪,你就会感觉自己底气十足,威力无比。

    就算是心理依旧害怕,也不会害怕的那么厉害了。

    而我当初也是如此,在各种危险到来的时候,我自己都有着十足的的实力去面对,去和危险做最顽强的抵抗,因此我不害怕,也不会气馁和胆怯。

    可是,今天不同了。

    我本来也只剩下二十分之一的能力了,又经过了这么多的战役,在加上我一直都没有休息过,一直都在战斗中,没有吃东西,连水也没有喝上一口。

    大家都知道水是生命之源的,没有了生命之源,我用什么和敌人抗争?

    我现在是极度的虚弱了,我所出发出来的潜力的源泉,是在我体内的最后一点点的力量,而并非完全的取决于精神力的。

    所谓的精神力,只是在动画片里边才有的虚无的东西。

    在现实中,也许精神力和意志力也有一些用处,对于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发挥自己的力量和自信,让自己能够十足的将能力发挥出来而不怯场有着很大的用场。

    可是,也并非利用精神力就可以让一个残疾的人去参加美国NBA的。

    精神力,说白了,也不过是一种宣传的照本宣科的东西,不当吃不当喝,在一个人真正没有实力没有体力的时候,再怎么强大的精神力也是徒然。

    现在依靠自己的精神力,我是无力和矮人老大对抗的。

    况且,就算是我有精神力,也在刚才的战斗中用的差不多了。

    我已经累了,现在只有以逸待劳的份了,没有主动进攻的能力了。

    就算是被动的防守,我也坚持不了多少时间,毕竟矮人老大的能力是不可小觑的强大。

    面对矮人老大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发问,我心中越来越心虚了,我觉得现在他只知道了哈鲁被我杀了,就这般气恼,如果他知道了他的兄弟拉乌也被我给杀了的话,不知道这个家伙会生气到什么程度,会不会鼻子冒烟呢

    “你准备怎么给他报仇?”我坦然的问道。

    矮人老大先是一愣,“当然是杀了你了,这个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你说了吗?”我再一次问道。

    “当然说了,你没听见罢了。”矮人老大和我争辩道。

    “不,我认真听了,你没有说。”我也不相让。

    “胡扯,你找死,我绝对说了。”矮人老大被我气着了,七窍生烟,大脑开始混论起来。

    “不是我说你,你也别说我胡扯,你可以自己好好回忆一下,你绝对没有说过,你只是觉得你说了,其实你并没有说,不信你自己好好想想?”我向矮人老大提议道。

    “恩,那好吧,我想想。”

    说完,矮人老大面色朝天,对着并不怎么明亮的被乌云遮挡住了影子的月亮思索了起来。

    他在竭力的回忆着这个无聊的问题,他究竟有没有说过刚才那一句话呢?

    我看了看他愚蠢的那一张大脸,如此的皮厚,上边布满了皱纹和褶子,怎么看也好似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

    不过,这是在西方世界,更是在一个奇异的王国里边。

    我并不能利用平时在我家门口的树荫下边乘凉下象棋的老头的实力来估算眼前的这个矮人老大的实力。

    我想虽然他现在满脸都是皱巴巴的,可是未必就代表了他是一个很老迈的人,更不能说明他是一个没有实力可以击败我的人。

    为了我自己的安全着想,我还是别去招惹他了。

    矮人老大的皮很厚,在微弱的月光的照耀下,我距离他如此的接近,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只是我不想看清楚罢了。

    我将自己的目光移开,他又不是美女,不值得我这么真切的注视着。

    我只要是判断了他的意识已经随着我的一句半真不假的引导的话,飞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就够了。

    矮人老大的潜意识里边已经没有了我的存在了,而是在竭力的寻找,回忆着自己刚才究竟有没有说那一句废话,来找回自己的尊严。

    我也不想去践踏的他的尊严,我只是想要给自己找一条活路罢了。

    现在,这样一条逃跑的活路终于给我找到了。

    矮人老大此刻大意失荆州,早就没有再继续注意到我的存在了。

    在他现在这样一种忽略意识的情况之下,正是我逃跑的最佳时机。

    我最后看了一眼矮人老大的手中的蓝光剑,当然那把剑还在他的身后藏着,我所能看到的不过是一个残影加上我的想象罢了。

    我觉得自己有生之年可能是无缘在和这样一把好剑相聚了。

    一把好剑,其实就和一个好的女人一样,它的吸引力,绝对不比以为美女对你的吸引力低。

    可是同时,一个男人对于剑的爱,也和对于女人的爱一样,是多方面多层次的,这个多主要还是表现在数量多上边。

    一个男人从来不会觉得自己身边的美女多,当然也就不会觉得自己身边的好剑多了。

    男人喜欢上美女,当然也会喜欢收藏好剑。

    我当初的洗月金剑丢了,现在还有一把冥龙剑在星空夜总会里边收藏着。

    既然我有一个收藏的东西,我也算的上是一个收藏家了。

    那么这个世界里边的和我偶遇的蓝光剑,无疑在时时刻刻的和我惺惺相惜着。

    我多么想要将它给纳入怀中,成为自己的永远的好兵器和收藏品。

    我会永恒的好好的爱护着它,用它去杀好多好多我想要去杀死的人和它想要去杀死的人,让它去见血,去滋养它的灵气,就好像疼爱我的女人一样疼爱着蓝光剑。

    只可惜,它现在误入了别人的手中了,而那个人又是我不敢去招惹的。

    丢分的说,我确实不敢去招惹矮人老大。

    若是我拥有自己原本真实实力的一半也就罢了,我也可以去试着和他一战了,我也会很有信心的战胜矮人老大。

    可是,如今我真的是筋疲力尽了。

    我不能为了自己的一个对宝剑的爱好去害了李怡,这是非常的不智的打算。

    这就好像,你已经和一个喜欢的女人结婚了,还要有婚外情一样的猥琐。

    男人花心没有罪,男人在结婚之前怎么玩女人都无所谓,都是一种成熟豁达开朗的象征。

    可是,男人在结婚了以后就要对女人负责了。

    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是喜欢玩,爱好外遇和认为老婆都是别人的好的话,你就太不是东西了。

    既然不相信,既然没有能力去守护你唯一的爱人,又何必结婚呢?

    这是一个很短浅的道理,只是很多的人都不懂得罢了。

    m.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font color=“Purple”>请点此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谢谢n class="transparen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