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一百二十七章 自投罗网

住家野狼2016-11-11 19:55:18Ctrl+D 收藏本站


    【投票可以壮阳,投票可以避孕。收藏不会早泄,收藏注定高潮。】

    僵持,对峙,大眼瞪小眼。

    目前的战况就是这样一种状态了。

    多少有一些尴尬,我和矮人老大之间,不过,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我们俩的体力实在是都透支了。

    也只好这么对着发呆,实际上,我和矮人老大都在为了尽快的恢复自身的体力,而努力着,这是从表象上看不出来的。

    寒风依旧没有丝毫要停息的意思。

    我和矮人老大的战斗已经僵持了快要有一个钟头了,在我的脑海中,我粗略的估算着,还不能忘记尽全力调节体内的气息,来恢复一些我可以逃走时候跑步的气息来。

    我浑身上下本来实在是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趋于此时我急需一些能量来填补自己的身体,好让自己有体力跑回去李怡的身边。

    而且还要在矮人老大的不经意之间实行,我需要精体内的潜力给激发出来。

    我冒险的暂且闭上了眼睛,屏气凝神的冥想了起来。

    我想在三两分钟里边,矮人老大应该还没有办法将体内的力量还原,而我想要找到生存的契机,就要在这一段时间里率先恢复自己的力量。

    我在周身循环的运气,气息在各个重要的穴位上逗留。

    感觉浑身上下开始发烫了起来。

    尤其是我的脑门中央。

    我想我的一个生理极限到达了。

    此时我所运气积聚出来的体力,是从我的生命上缩短而来的,可以说是用以后的命换现在的命。

    这显得有一些得不偿失了,不过,有时候还是要只顾眼前的。

    刹那间,在我的境界里,我感受不到周围的动静了,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眼前的一抹红光,照耀着我的脑际。

    浑身都发烫了起来,好似在一个火炉旁边被烧烤一般。

    我知道,这是在燃烧自己的身体,才能够给我的体内提供出来力量和热量。

    刚才一切都已经殆尽,而体内的细胞都已经冰凉了。

    如此之下,我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和矮人老大用正常的休息来恢复的状态是不同的。

    状态的不同,也就缔造了我们之间的休息时间的长短不一。

    我大概用了两分钟的时间,将自己的生理极限的潜力再次激发了出来。

    虽然我知道,这是耗费自己的以后的寿命而换来的短暂的体力,但是为了目前的情况,我不得不这么做。

    毕竟,如果我不这样而为的话,不用说长寿的问题了,眼前我可能就活不下去了。

    所以,选择这一条路还是有我的道理的。

    我突然之间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目光好似电击一样,穿过了矮人老大的眼神。

    他也是一惊,似乎看出来了我已经恢复了。

    不过我从他的惊讶中也判定出来,矮人老大并没有恢复体力。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我。

    此时我和矮人老大所在的地方,正是当初所在的三个路口的地方,也就是我只要过了这里,就是一条直到直通李怡所在的地点了。

    我不能这么简单的就离开。

    此时我距离那棵被矮人老大给破坏了的大树很近。

    如果我此时趁着自己的体力恢复,而率先进入出口的话,会被眼前的矮人老大给看见的。

    那般,就算是我暂时的逃脱了,但是我行走的路线被矮人老大在后边看到了。

    他一定会在自己的体力恢复了以后,追赶过来找我的。

    那么,就算是我回到了树上,也是相当的危险的,毕竟我象征性的给矮人老大指明了我所逃走的道路。

    所以,现在我还不能这么直白的就逃脱了,至少我不能够让矮人老大看着我离开。

    而如今要说我趁着矮人老大不能动的时候,将他给杀了,那也是不太现实的。

    毕竟我根本不知道矮人老大的弱点在哪里,他似乎身体上任何一处都没有弱点,如此就算是我此时寻找机会来攻击他,我感觉也是以卵击石的做法,没有效果反而会浪费我的时间的。

    我发现矮人老大已经在憋红了脸蓄力了。

    看来他也明白了我此时已经恢复了体力,如果他再不有所举动的话,会让我逃之夭夭的。

    因此矮人老大也跟随着奋力的想办法恢复体力了。

    如果再这么耽搁下去,短时间内矮人老大恢复了,我刚才耗费自己的生命来换回的一点点的气力,就白费了。

    想到此,我焦虑了起来,看向矮人老大的丑陋的脸。

    人说,看到美丽的东西,人会有灵感。

    可是,现在我看到的是矮人老大的丑陋的脸庞,却也被激发出来了一个灵感,我想到了让他看不到我跑路路线的主意了。

    趁着矮人老大还没有动作,我突然将自己的目光从矮人老大的脸上,转移到了他的身后的远处。

    我冲他,或者说是在冲着矮人老大的身后,装模作样的快速的道,“你怎么来了?太好了!快帮我杀了这个家伙!”

    说着,我目光并没有动,只是用自己的余光来打量着矮人老大,并且伸出了我的手指来指向他的脸。

    矮人老大果然不负我的愿望,脑袋先是迟钝的停顿了一下,眼神中恍惚着神奇。

    然后,矮人老大二话不说的就转头看向我的目光所看向的地方,也就是他身后的空地。

    沙尘,大风,和飘落着的树叶,以及无尽的黑暗的虚空和当空的星辰,被乌云遮住的月亮。

    这些东西留给矮人老大去欣赏吧,当我的余光看到矮人老大已经转头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此时是我千载难逢的唯一的一次逃脱的机会了。

    如果现在我抓不住机会,刚才所做的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了。

    我也没有任何耽搁的意思,当矮人老大的头完全转过去的同时,我就调动起来了脚下的所有的力量,全速的转身,看准了不远处的那个正确的两棵树所夹缝的路口,我箭一般的冲了过去。

    我觉得自己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绝对可以在矮人老大摆脱好奇心,转头过来再寻找我的时候,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

    然后在那三个路口的选择中,我相信矮人老大还是要迟疑很长一段时间的,以至于他在找寻我的跑路的路径的时候,障碍无形中多了三倍,我和李怡的安全性也就相对提高了三倍。

    不可否认我还是存在着担心的,但是我仍旧没有去回头。

    现在不是回头的时候,我应该做的仅仅是全速的前进。

    因为我也只有这一条路走了,如果不能够成功,我也丝毫无余力去完成下边的计划了。

    整个晚上,包括上一个白天,我都在忙碌和奔逃中度过,多少有一种亡命天涯的感觉。

    这种感觉对于我一个当惯了黑社会老大的人来说,显得有一些悲哀。

    不过我倒是不怎么在乎,毕竟我这个年龄还不是在乎自己的身份和辈分的年龄,只是在这种高节奏的情况下,我不断的要逃避着各种敌人,与不同的接二连三的敌人战斗,这都是让人很煎熬很痛苦的。

    此时不能说我所能够承受的艰难达到了某种底线了,而是我的底线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低,再降低了。

    我的生理底线和心灵承受能力的底线,都在一次次的被击破,然后我用自己的潜力和顽强的心志去反抗,才能够僵持到现在。

    可是,凡事都应该有一个度的。

    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何况我只是一个凡人呢?

    我能够做到现在这样,已经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了。

    我听到了自己的喘息声,声音很粗野。

    因为就算是我现在恢复了一些体力,却也是强弩之末了。

    很劳累,眼睛随着我的不停的奋力的奔跑,已经花了。

    看不太清楚道路,给我造成了不少的麻烦。

    我发现只要自己减慢速度,就可以让视线变的清晰,但是一旦提速的话,视线再次花掉。

    如此,我只能先让自己的奔跑的速度慢下来,看一眼前方的路,看清楚以后记忆在脑海里边,然后再次快速奔跑。

    就算是我看不清楚路了,我也可以依照自己现在的记忆中的道路而不放松自己的步伐,向着正确的道路跑去。

    不管怎样,南辕北辙,千难万险,我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都挺过来了。

    在眼睛随着我的体力的散失,逐渐的看不清楚东西的状态之下,我也没有泄气和放弃。

    毕竟经历了这么多,当苦难到来的时候,我似乎都已经麻木了,不再有任何的担忧和恼怒了,只是平淡无奇的好像喝一杯白开水一般的,静静的去将困难解除。

    不去怨天尤人,我也没有力气去怨天尤人了,现在的自己要做的只是在仅有的可以动脑的间隙,去祈祷,让上天保佑我,不要再有别的什么意外发生了。

    整个晚上我都已经尽力了,如果还是无功而返,一切都崩溃的话,我......

    脑神经几乎就要错乱了,但是眼前的路对我来说却突然异常的清晰起来。

    这一条路,不仅仅是我自己的逃生之路,而且还是李怡的,我要应该负责到底的保护的人。

    也是李怡的存在,才让我冒着各种危险,在好多次即将放弃希望的时候,重拾了自己的信心和精神。

    到了最后,我的眼睛终于可以看清楚东西了。

    虽然还是稍微有点模糊,可是,因为我最后体力只再不行了,我的奔跑的速度也就慢了下来。

    我要留一点体力等着一会爬树用,毕竟我只要到了树上和李怡汇合了,才算的上是真正的得到了安全。

    而之所以我可以宽心的放松下来不去在乎是否身后有矮人老大的追赶。

    是因为我现在已经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我相信现在他没有过来,想必是走错了道路了。

    三条道路,他只要选错,在这么负责茂密的森林里边,再想找到我的踪影,就是难于登天的了。

    当时的矮人老大在转头向自己的身后看了一圈以后,发现什么都没有,才疑问的转过来头看向我。

    却发现了我已经不再了,他一定会气愤,相当的恼怒。

    然而,等到他的体力恢复的时候,我也应该已经逃离了很远了。

    如此,面对眼前的三条岔口,矮人老大必须做出选择,他要思考也用了很多的时间作为拖延。

    而体力刚刚恢复,处于恼怒状态的矮人老大,此时的嗅觉也就不怎么灵敏了。

    他只能选择一个一个的试验眼前的三岔口了,然后在每次经过一个三叉口的一条路的同时,在渐渐的恢复的嗅觉中,再一点点的来找寻我的蛛丝马迹。

    然而,这样无疑就让我成功的拖延了矮人老大追赶我的时间,也造成了我现在回过头来看向远处,一点矮人老大的踪影都没有的后果。

    我终于可以舒缓一口气了。

    我都数不清一晚上我有多少次这么轻松后又陷入慌乱,慌乱后又重回轻松的状态了。

    我只知道现在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要勇敢的面对,只是这一次,我真的是面临着崩溃了。

    自从脱离了那个分岔口以来,我一路的奔跑,终于快要抵达李怡所在的那一个发生了许多事情的空地了。

    随着我故意的降低速度来保存体力,我的眼睛的视线也开始放的长远,看的清楚了,身体机能得到了正常的循环。

    我咳嗽了两声,让几乎已经干枯的好似一口老井的嘴巴里边湿润了一些。

    不要以为我是在用自己的口水或者唾液来润滑一下自己的口腔和嘴唇,我所咳嗽出来的是血液。

    我的体内的水分已经是极限的少了,说不定某一刻,我就会因为体内严重的缺水而昏死过去。

    血水将我的口腔湿润,我用舌头一舔,一股浓重的血腥的味道。

    我的舌头伸了出来,轻轻的润滑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嘴唇已经干裂了,稍微碰触后,留心一下,都会撕心裂肺的疼痛。

    我皱着眉头,忍受着所有的一切,还在逐步的前进着。

    我模糊的眼神似乎已经看到了李怡在向我挥手了,看到我还算的上是平安的归来,我想李怡一定会很高兴吧。

    想到这里,我不免也小小的兴奋了一下,嘴巴裂开,嘴唇再次疼痛,我赶忙又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在逐渐的接近中,我的眼神偏重于朝着树上看去,毕竟我现在已经很靠近原来的那一片空地了,大概还有个一百米,我就可以和李怡会面了。

    我相信,就算只不过是一小时的短暂的别离,而我们再一次的相见,也好似千百年的重逢一般的让人感动,因为,一切都来的太艰难了。

    我满怀着喜悦和希望,踉踉跄跄的走着。

    我现在的动作和身体姿态,如果一个人此时就在我头上的树上观望着的话,一定会觉得我是一个智障人员,毕竟正常人是不会学我现在的虚弱的样子走路的。

    可是,硬撑的站立的人,你还能让他保持什么帅气的体型么?

    由于半空中的树叶实在是太茂密了,树枝也是参差不齐着,因此我看不清楚李怡的所在。

    我只好选择看向地面来辨别我原本所在的地方,在什么位置,以及那一棵大树上边的一个大洞。

    那个洞是被哈鲁给弄坏的,如今却阴错阳差的成为了我找寻归途的记号了。

    人生就是这么奇怪多变的,任何时候谁也无法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

    恍惚中,由于我的视线的原因,那个树上的洞对我来说还是不容易在远距离就看的清楚。

    但是,我似乎看到了不是很远处的一棵大树的旁边,躺着一个人。

    一个壮汉,身材粗矮,是个矮人。

    我回忆了一下,猛醒,对方应该是第一次被我杀害的那个强壮的矮人——拉乌。

    既然有拉乌这个人体记号在,我就能够判断出来,这里就是我正在寻找的回去的地方了。

    我心中滋养着一种喜悦和如释重负,终于找到家了。

    一种温暖的归属感传来,我放心自己终于没有走错路,找回了李怡所在的方向。

    我的步伐加快了,乐观的心情也带动了我的劲头。

    这一次我不会再大意了,但是轻松的心情确实会让一个人开心愉快,精神倍增。

    哪怕我现在是满身的血污,但是至少我也能够满怀着兴高采烈的回去,我想李怡见到我这样,一定也会放心和开心的。

    当我这般轻松惬意的走着,接近着李怡所在的大树,以及用我的目光注视着那一具拉乌的尸体的时候。

    我的余光一直都能够打量出来,在拉乌的旁边的不远处,还矗立着一个灰色的影子。

    那个影子比较淡薄,个头也很矮小,不怎么起眼,所以让现在急剧兴奋的我,没有太多的去在意他。

    直到我再一次接近了一段的距离。

    我和原地的那拉乌的尸体相距大概不足五十米了。

    我眼中的余光所呈现出来的那个灰色的影子也渐渐的显露的更加的显眼了。

    本来我还在潜意识里边以为,这个影子不过是另外一处的树木或者草木罢了。

    可是,此时我才下意识的猛醒过来。

    如果那灰色的影子是一棵树的话,哪里有这么矮小的树?

    在这个森林里边都是一些成年的参天大树,绝对不会有这种小树苗的。

    如果那灰色的影子是一根草的话,哪里有这么高大的草?

    即使是高粱,也不会有这种夸张的体态吧?

    况且,我原本在这块地上呆滞的时候,也没有印象留意过这里有一个这样的东西啊?

    我马上头脑开始发懵,甚至不敢定睛看向那个灰色的影子。

    我没有去想象那是什么鬼怪神仙或者奇怪的生物什么,我最害怕的是,那是另外一个矮人的影子,已经到达了李怡所在的腹地的。

    他没有动,他是在等着我,自投罗网,他不怕我看到他以后逃走,他有信心能够在瞬间抓住我,他要给他死去的兄弟拉乌报仇......

    .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get=“_blPurple”>请点此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谢谢大ss="transparen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