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一百三十章 犄角

住家野狼2016-11-11 19:56:39Ctrl+D 收藏本站


    【投票是一种美德,收藏是知识分子的象征~~】

    本来我是打算回击眼前的矮人一拳的。

    可是看到了他此时恶心的甚至有一些扭曲的样子和动作,我改变了主意了。

    我收回了本来已经趋势待发的手,而选择了冲着面前的矮人踢出了一脚,这一脚我发狠的踢在了他的腹部。

    本来还在抓狂的在自己的眼睛上边摸索着的矮人,被我这一击,直接给踢飞了出去。

    他确实是粗壮的,可是同时也是很矮小的。

    因此在被我踢中的那一刹那,我的所有的腿力都灌输在了同一点,力量集中,以至于可以将矮人给踢飞出去。

    他和矮人老大不同,身后没有矮人帮忙接住他了。

    所以,这一位矮人直接一个后方向的反冲,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砸的地面上边尘土飞扬。

    他被摔了个半死,却仍旧坚持不懈的用自己的余力,不停的抓着眼睛,想把眼睛前边的东西给抠出来,可是越是用力的抠,就越是事与愿违。

    在转瞬即逝的一瞬间,我竟然已经伤了两个矮人了。

    而剩下的矮人也在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在他们的心中,我此时的形象一定是异常的高大雄壮的。

    他们不敢对我掉以轻心了。

    其实他们本来对我也未曾掉以轻心过,只是对于他们的蛮横无理的攻击来说,我的反击更加显得灵活一些。

    我觉得至少有两个人现在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了,至少在短暂的时间内,他们是无法恢复的。

    我咬紧牙关,准备对付剩下的三个家伙。

    我知道自己的胜算还是很渺小的,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希望,就算是希望接近于绝望了。

    接下来,我所面对的前方的一个矮人,左边的一个矮人,身后的一个矮人,他们依靠三角的方位优势,将我围剿成犄角之势。

    我就算是可以应付两边,也不可能再有别的空闲来应付第三个方向的人了。

    这只是我的烦恼,但是敌人是不会怜惜我所烦恼的事情的。

    正当我担心的时候,我最害怕的情况发生了。

    前方的一个矮人冲击了过来。

    这倒没什么,只要我尽力躲闪,就算没有机会反击,我也不会吃太大的亏。

    可是,他们好像商量好了似的,竟然从三个地方一起攻击过来。

    这种三角进攻的姿态,是我完全无法阻挡的。

    无论我的身形多么的灵巧,我也至少有一个地方的攻击无法防御。

    此时,我也只好选择我自认为最薄弱的攻击,放松那里了。

    面对左右的攻势,我毅然决然的伸出了双掌,单方面去阻止他们的冲击力。

    我的右掌将前方的一个家伙的拳头给挡住了,我的左掌将左边的一个矮人的拳头给包住了。

    然而,我的身后此时却很敞亮的留给了身后的那个正在迅速偷袭过来的矮人。

    他自以为他是偷袭我,并且看似马上就能够成功了。

    只可惜,我已经识破了他的想法,但是我却没有能力去防守罢了。

    我在阻挡了前方和左边的攻击以后,已经将身后的空挡给裸露了出来。

    同时,我将浑身的气力云集在我的后背,让自己身后的北部的肌肉紧缩了起来,如此方能让身后的矮人对我的伤害降至最低。

    身后的矮人并没有因为是从背后偷袭我,而感到丝毫的耻辱。

    相反他发现我并没有防守和回击的意思,本身他的力道就又加大了一些,更加的肆无忌惮的攻击过来了。

    我多么想要逃跑啊,虽然现在我是很平淡的面色,其实我的内心深处已经是翻江倒海了。

    身后的家伙知道拳头在某个时刻是没有脚力大的,所以他选择了用自己的无影脚来攻击我。

    李怡趴在大树上边,惊叹的几乎就要呼号起来。

    她看到我要被击中了,而且是势大力沉的一脚下去,不知道我是否可以经受的住。

    事实上,我现在是任何攻击都承受不了的。

    之所以我现在还能够站着,还能够阻挡对方两个拳头的攻势,全部来自于我的意志力和精神不屈。

    背后的一脚终于在我的祈祷下,来到了。

    那一脚果然是好似一道钻心的闪电一样,砸向了我的后心。

    顿时我感觉整个背部都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而且这种创伤还不是在局部的,正在瞬间里扩散开来。

    伤势马上传到了我的心口。

    力道竟然达到了从我的背部,穿透到了我的前胸,当时我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强劲的效果。

    可是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当时我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就松开了。

    因为受到了巨大的攻击,我浑身的力量都好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全部都在眨眼之间散失掉了。

    我的喉咙口一种要呕吐的感觉异常的凝重。

    在这种感觉过后,我发觉自己要呕吐出来很多东西。

    “噗嗤~~”一声。

    当我发现自己所喷出来的是滚烫的鲜血的时候,我反倒轻松了。

    因为,我意识到,我所吐出来的毕竟只是鲜血,而不是什么恐怖的内脏。

    如果受到了攻击以后,连内脏都被从口中呕吐出来了,那么这个人可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即使我所吐出来的是鲜血,可是我的内脏此时在承受了巨大的力道和震动以后,在我的体内也恍然之间好似全部都移位了一样。

    一时间我受不了这种奇怪的感觉。

    其实倒也不是疼痛,也不能说是麻木,但是我感到异样的痛苦,身体都觉得别扭了起来。

    这让我忍不住低下头来打量着自己的身体了。

    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原来崭新的上衣褂子上边,现在全部都是血污了。

    这些血污原本有矮人们的,不过现在我的血液的激流更加占了上风了。

    我的血水从口中喷吐了出来,一部分吐到了前方的地面上,还有一部分被我喷到了自己的衣服上边。

    而此时我的嘴角,下巴,脸上,双手上边的血液,已经是不言而喻的鲜红和多不胜数了。

    本来稀释的红色的好似红墨水一样的血液,在被我吐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否还占有了自己本身的体液,在我的手上,让我感觉这些血液都异常的粘稠,这让我不免恐怖起来,害怕自己受到了什么不得已的内伤了。

    其实,只要是一个人吐血了,当然是已经受到了内伤了。

    可是,对于我这样一个经常打架斗殴的人来说,吐血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所以在吐血的时候,我并没有多大的担心,但是这一次我发觉自己的所吐出来的鲜血竟然是粘稠状的。

    这样一种诡异的状况倒是让我惊奇起来,开始思索原因了。

    我虽然是不怕死的,可是我也不想死啊。

    当吐出来了血以后,我整个身体都开始打瓢,原来所剩无几的力量,现在更是弹尽粮绝了。

    浑身都虚晃晃的,好似马上就要摔倒一般。

    不过我硬撑着自己的身体,在原地踉跄,却并没有摔倒在地。

    背后现在才开始传来了巨大的疼痛。

    我想自己刚刚在挨了那一脚的时候,因为脚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导致我的神经都一时间遭到了剧烈的破坏,反应不过来了。

    等到现在神经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才发觉了出来,我的后背被伤害到了什么程度。

    整个脊椎都剧烈的疼痛。

    脊椎本来就是长条形的,属于一种链子机体。

    在受到了重大的损伤之后,脊椎无疑是要有连带性的受损的。

    所以,我现在也同时感觉,身后好像被火烤的羊肉串一样,整个从头到腰肢之间的长长的脊椎都已经被烤熟了一般的疼痛。

    我自己如同热锅上边的蚂蚁一样的难受,想要跳跃起来来缓解疼痛。

    可是,我是没有体力再跳起来的。

    就算是有体力,我现在后背如此的疼痛,也无法正常的活蹦乱跳。

    再加上此时我失血过多,我的眼睛看东西都已经模糊了,头昏脑胀的。

    我感觉自己已经到了生命的极限了,不知道受到了这一次猛攻,我会不会就此撑不住了,然后顺其自然的倒下了。

    我多么想要再一次抬起头来,看一看头上的树枝上边的李怡。

    可是如今我就连抬起来眼皮的力量都没有了,更别说晃动自己的脖子了。

    况且脖子是和我的脊椎相连的,我现在脊椎受到了重伤,连累了整个身体的运转,此时可以说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我僵尸一般的站在原地,偶尔踉跄两步,让自己在原地可以保持站立的姿势。

    但是我的姿势,与其说是站立,还不如说是一个僵尸在左左右右的行走着,慢慢的晃悠着。

    我的两眼无神,眼皮中间也尽是血丝,眼神直愣愣的看着前方,谁也不知道我在看什么,就算是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的脸色异常的苍白,好像一个猛鬼一样。

    我的嘴唇干裂的可怕,嘴唇上边全部都是血污,有已经干了的血液,也有刚刚从口中流淌出来的鲜红的血液,已经分不出来那些血水是从我的口中涌现吹来的,还是我干裂的嘴唇和受伤的舌头所流出来的血水了。

    人可怜的程度,最深沉的一种,也莫过于此了吧,我这般想到。

    至少我现在还有意识,我的意识仅存的一些想法,就是关于李怡了。

    可是,此时我的身体受到了巨大的床上,如果有人此时在我的背后观看我的后背的话。

    可以看到我后背上边的一片衣服都已经破烂不堪了,而再仔细的看来,会发现我裸露出来的皮肤上边有一片火红色的印记,那都是拜刚才在我身后偷袭我的矮人所赐了。

    他的脚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了我完全不可以承受的地步。

    我想要是平常的普通人,受到他这一脚的话,一定会粉身碎骨的。

    我还能够保留到现在这种状态,站立着没有倒下,已经是天大的奇迹了,况且,我本来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没有多少力气了。

    我的双手此时耷拉着,几乎可以着地了,因为我是弓着的腰,低着头的,脖子都好像断了一样的惨烈,这景象多少过于凄惨和残忍了。

    现在看我的样子,就好像死亡笔记里边的死神一样的酷毙了。

    可是,在大树上边的趴着的李怡可不认为我很酷。

    发现我已经在转瞬之间变成了如今的这样模样,刚才根本没有看清楚矮人是怎么从我的身后偷袭我的李怡(矮人攻击的速度太快了,一般的肉眼是看不清楚的),首先呆愣愣的看了几秒钟,然后嚎啕大哭了起来。

    “林河~~林河~~!!!林河~~~!!”

    李怡也不多说话,只是在树上探着身子,不停的追着哭喊我的名字。

    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她有多么的痛心疾首。

    从她现在的姿态上可以看出来,她几乎就要掉下大树来了,可是女孩并不在乎这些,只要能够让我安全的离开,她宁愿牺牲自己。

    可是如今现在的一种情况,我们俩无论牺牲谁,也无法有一个人活着安全的顺利离开了,这是现实。

    我似乎听到了李怡在叫喊我了。

    可是我的耳朵里边现在也流满了鲜血,充斥着我的耳膜,然我的听觉神经也受到了影响。

    我听不清楚李怡在冲着我喊什么了,但是我可以听出来那声音,是来自于李怡的。

    要想让我听到李怡的声音,也很简单。

    虽然我现在受到了重伤,可以说脊椎的重创,将我浑身都牵连的受伤了。

    但是本人的天生体质是非常的健全的。

    所以,此时只要给我时间休息一下。

    我不需要水,也不需要食物,这些东西我都不奢求。

    只要给我轻松和惬意的环境,让我坐下来闭上眼睛休息一下,我就可以在并不是很长的时间里边恢复一点了。

    不敢说恢复到身强力壮的水平,可是也可以达到我刚才的健康的水准的一半了,至少我可以听到李怡的叫喊声具体在说什么了。

    可是,这个不是很长的时间,具体来说至少也需要一个小时。

    矮人们会给我一个小时来休养生息吗?这无疑是不可能的,这里不是在我的大本营,而是在和敌人厮杀的战场上边。

    我真的很想知道,现在李怡在冲着我说什么,是在向我求救吗?

    我好担心。

    对不起,亲爱的,我已经尽力了,可是,我救不了你了。

    想到这些,我的眼前已经呈现出来了灰色了。

    受伤对我来说是灭顶的灾难,再加上我实在是筋疲力尽了,矮人们不会给我休息的时间短的,我这么僵持着站着,无疑是在受伤了以后,还在不停的耗费自己的最后的潜力。

    所以,我的眼前逐渐的变成了昏暗的色彩,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试图去握紧自己的拳头。

    可是手指头颤动了几下,还是没有成功。

    手心好似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一样,我都感觉不到自己的手心的位置了,更别说将自己的双手给握成拳头了。

    我的眼睛半眯着,如果此时谁要想攻击我的话,我只有挨打的份了。

    矮人兄弟们已经放弃了来攻击我了,毕竟我现在用强弩之末这个词语来概括也是在夸奖我了。

    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至少在大部分的矮人的眼中。

    除了一个人,在他的眼中,看我依旧很强大,依旧可以经受住记下攻击,依旧很不顺眼。

    那就是矮人老大。

    刚才的眼睛被矮人老大的耳朵给蒙上的那个矮人家伙,在自己的努力和矮人兄弟们的帮助之下,终于将矮人老大的耳朵给取了出来,现在躺在地上不动了。

    如今他的眼睛里边外边全部都是眼泪,看来还需要好一会才能够回过神来对付我。

    不过,耳朵失去了的矮人老大已经伤势复原了。

    他的耳朵上边的伤口,在大风阵阵的吹刮之下,很快就奇迹般的结了疤。

    这是矮人的天生的体制所致,不是一般的人类可以比拟的。

    矮人老大虽然刚刚养好了耳朵上边的伤,可是心灵上的创伤却还没有医治好。

    我对于矮人老大的侮辱,一直以来的对他的羞辱,矮人老大都铭记在心的,此时他终于有机会来倒打一耙了对我。

    我僵持在原地不动,我根本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动静。

    就算是现在矮人老大距离我这么近了,我也不明白究竟有什么在接近我。

    与其说我现在脑海里是一片空白,不如说我现在脑海里是一片混乱,混乱到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摸不清楚了。

    我直挺挺的身子,好似就等着矮人老大来打我似的,没有丝毫要反抗和防御的架势,连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其他的几个矮人兄弟,发现自己的老大要过来打一个手无寸铁的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废人的人,觉得有一些丢矮人的份子。

    不过,矮人老大毕竟在矮人中是有一点身份的,况且刚才他的耳朵被我给摘掉了,他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此,矮人兄弟们虽然心理上有一些想法,却也不敢说出来,就由着矮人老大为所欲为了。

    tp://hjsm.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geor=“Purple”>请点此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ass="transp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