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一百三十八章 双面女神

住家野狼2016-11-11 20:0:29Ctrl+D 收藏本站


    【二十啷当刚成年,不务正业不挣钱;游手好闲家里蹲,三餐宵夜要齐全;把个情人泡泡吧,父母存款撑几年?——红雨霏】

    矮人兄弟们没有办法,只好就地帮助矮人老大古登寻找他的眼球。

    然而,这东西哪里是那么好找的。况且,就算是找到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现在这种世道,根本就还没有开辟移植手术那么高超的水平。

    不过,矮人兄弟们还是本着可怜矮人老大古登的心思,在地面上装模作样的找了起来。

    片刻之后,矮人老大古登不耐烦了。

    他喘着粗气,气息越来越是不匀称,到最后急停急开,让人距离近了听了都要提心吊胆,恐怕矮人老大古登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你们找到没有!”矮人老大古登气恼道。

    矮人兄弟们面面相觑,然后不得已的回应古登道,“老大,没有找到。”

    古登的气息不均匀的呼出吸进,来来去去反复多次,终于,他还是放过了自己的兄弟。

    不过,古登虽然表面上是承认了自己的悲惨的遭遇,承认自己已经是一个瞎子了。

    然而,他终究是要找一个出气筒的。

    “你们不用找了,回来吧。”矮人老大古登古登淡淡的道。

    矮人兄弟们看到老大这么说了,想必是没有别的事情了,于是也就没有多问,回到了古登的身边。

    “老大,咱们看来是抓不会来白雪公主了,要不,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矮人兄弟进言道。

    “哎,我还是不同意啊。”

    古登仍旧不死心,毕竟他奋斗了一晚上,最后还把自己的眼睛给弄丢了,现在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况且以后再也看不见东西了,他怎么咽的下这口气呢?

    “可是,眼前我们也没有办法了,眼看就要到早上了。”矮人们怨言道。

    古登没有了眼睛以后,自己说话的语气也舒缓多了,不再向周围的兄弟喝令东西了。

    毕竟他知道以后自己还要依靠这些小弟们来照顾,而不是自己照顾小弟们了。

    面对矮人兄弟们的追问,古登迟迟没有回答。

    最后,他的大头转了一转,才说出了调转话题的一句话,“你们先看一看,那个男的死了没有。”

    矮人兄弟们转头看向我所在的沼泽地带的位置。

    此时的我已经是苟延残喘了。

    由于本来我下落的时候就带了惯性,所以沼泽淹没我的身体的时候,也特别的快。

    到现在,我已经有一半的身子被淹没在了沼泽的泥浆里边了。

    本来我以为自己的双脚可以踩到匹诺曹的尸体,那样的话就可以延缓我的下落了。

    可是,事实证明,匹诺曹的尸体可能已经下沉到不知道深浅的地段了。

    因此,我也没有感觉自己脚下有什么东西可以支撑的。

    脚下虚空的污泥在缠绕着我的脚踝和双腿,让我哪怕想随意的波动一下自己的双腿都不可能做到。

    这种情形和我第一次掉入沼泽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然而我却同样和当初一般无能为力于自己的命运。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好自身的平衡,然后在漫长而焦虑的等待中逐渐的下沉。

    这是一种痛苦而深渊一般的经历。

    矮人兄弟们看着我这样,却根本不知道上来援手,在他们眼中,我的性命本来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只是矮人老大古登发话了,“他现在死了吗?已经沉底了吗?”

    矮人们实话实说道,“报告老大,他还没有沉底,现在已经被淹没到了腰上了。”

    “哼!”矮人老大古登铿锵有力的回应道,“这个家伙命还真大,我看这一次他还能活过来不成了,你们快过去给他的头上按上几下,让他沉底的快一些,记得不要立即攻击他,否则有可能被神秘的力量反噬回来。”矮人老大古登提醒自己的兄弟道。

    “是。”矮人们走向了我的身边。

    我明白雪上加霜的人来了,而此时我依旧是对一切的发展都无能为力。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各个都将自己的手臂伸了过来。

    矮人们天生各自就矮小,可是手臂未必就短了。

    就算是比平常人要短小,矮人们的手臂也可以在此种情况之下够到我的头顶。

    因为我此刻距离沼泽的岸边的距离并不算远,他们只要站在岸边一伸手,便可以够到我了。

    我怒目相瞪矮人们,然而他们不会害怕这种眼光的。

    第一只手前来了,他要力压我的头顶,然后加速我下沉到沼泽里边的速度。

    我感觉到万念俱灰了,心中对矮人这个部族可谓恨之入骨了。

    然而,就是在这种万念俱灰的时候,奇迹才会出现。

    我的头顶瞬间发出了一屡黄色的光芒,那金子一般灿烂的光彩照耀的周围一片辉煌。

    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天亮了?

    然而,此时距离黎明还有一段时间,而距离天亮更是早的很呢。

    那么这么多的光彩照人的金色是来自什么地方呢?

    矮人们也在想这个问题。

    矮人老大古登在远处发现没有动静了,便问自己的兄弟们道,“怎么回事,你们在干什么,那个男人死了没有?”

    矮人们正在发愣,甚至他们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

    因为那光亮实在是太刺眼了。

    即使那金色的光芒不是真正的阳光,不会把矮人们直接给通体的烧化,却也可以在顷刻之间让矮人们的眼睛受到很大的刺激。

    从而让这四个矮人各自都捂着自己的眼睛,躲闪开了,有的甚至一个屁股蹲坐在了地面上边。

    我抬头看向自己头顶斜方向的这一抹抹的金光,究竟是出自什么源泉。

    我想刚才所有的奇迹可能都是来自于这些光束的吧。

    然而,有神奇光束的地方,必定会有神仙出现。

    这里会出现什么神仙呢?我拭目以待。

    果然,在那金黄的光束灿烂的照耀了短暂时间以后,光芒逐渐的暗淡了下来,渐渐变成了淡黄色的光晕。

    光晕之中,逐渐的升腾了出来一个修长苗条的人影。

    我通过着苗条而修长的人影,我意想明眼如慧。

    我可以在刚刚出现轮廓的时候,就判断出来,那出来的是一个人,而且可能是一个女人。

    轮廓逐渐的明晰了,而且越来越光彩照人。

    如今的光彩照人并非来自于那光束,而是这个逐渐出来的人影。

    她从自己的通体上便隐隐的阐发出来一种让人心仪的光彩,夺目的身姿,那显然是一个绝世倾国倾城的美女。

    当我发现眼前出现的人是一个绝世仙女的时候,我的样子也惊呆了甚至顾不得自己逐渐的下沉的身体了,忘记了自己所处在的危险之中。

    轮廓在被明晰了之后,接下来我看到了那仙女的面容。

    此时只能用四个字来概括那面容——绝美圣洁。

    这容貌几乎立刻就将李怡被比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想。

    然而如此也是最实事求是的想法,因为毕竟仙女和人间的女孩是没得比的,一个天一个地。

    而给我的最佳的感受也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心神荡漾。

    此时的我完全可以说是魂都没有了,我的魂魄完全被眼前的仙女的样貌给勾引了过去,可能如果不是我意志坚强的,永远也回不来了。

    仙女穿着一身白色的亮丽的长裙,群摆直接下到了她的脚踝之处,所以让我流着口水也看不到她的修长的美腿。

    中间的的腰肢部位,镶嵌着一个蓝色的挽蔻,像是金属材质上的,上边有神秘的图腾。

    仙女的上身也是被自身白色的连衣裙所包裹着的,丰满的仙女的胸部被裙子的褶皱所衬托了出来,更添性感和艳丽。

    仙女的身体只有脖子和胳膊裸露了出来,这是这种衣服的构造,稍微的一点点的裸露,也更添了我对她的迷恋。

    她腰身中间的挽蔻呈现菱形,湛蓝色的金属,好似在保护着她自身的圣洁,挽蔻上边虎纹图腾,似乎也增添了一点点的野性。

    她的颈部裸露,可以明晰的看到她那明媚而白皙的皮肤。

    不用着手,仅仅是用眼睛看上去,便可以清楚的知道是多么的吹弹可破,白皙滑嫩,好似一块美玉,光彩照人。

    修长的胳膊,左手很自然的垂下,抚摸着自己的长裙的群摆,而右手则轻松的握着一把手杖。

    那手杖通体用黄金色的金属打造,如果不出我所料,那手杖本身便是纯金。

    手杖的下身为一道直线构造,上边的一个神奇的图腾标志,来自一轮横向延展的弯月。

    弯月之上,再添了白鹤亮翅,煞是高贵而典雅,同时却又不失威严。

    整个手杖有两米高度,通体金光灿灿,那光芒好似可以随时刺穿一个人的眼睛,甚至刺穿一个人的心脏。

    仙女的脖颈上边裸露着,稍微在胸口露出来了一点令人脸红的乳晕。

    那只是一点点的姿色小露,便足以让任何搭眼看到的男人心神荡漾,足以让所以自明正直的男人身下躁动,哪怕这是对神的亵渎,也一定有人愿意舍身相求。

    小女的脖颈上边系上了一条蓝宝石串联的项链,此响亮雍容华贵同时不失典雅优美,让人流连忘返舍不得移开自己的眼球。

    她的脖子上边同时刮着一个挽蔻,似乎是上帝对这女孩的一种钳制吧,真的恐怕她会被某个男人追跑了,那挽蔻依旧是蓝宝石色,华贵的令人生妒。

    她绵长的长发呈现紫蓝色,好似大海中的连绵不绝的波涛,从头顶延长到脚下。

    阵风拂动,吹拂着她的长发也跟着源远流长一般的流淌而抖动着,看的人心跳不止。

    再看这仙女最重要的部位,她的面容。

    那面容的光彩更显尊贵。

    一脸的严肃表情,却仿佛仍旧带着童真的可爱,雅致到了极限,漂亮到了极限,美丽的不可方物。

    樱桃红嘴,悬胆俏丽的鼻子,英姿勃发雅致名贵的眼睛,睫毛长的令人勾魂,美貌黑的好似一位野性美女的鹰眼乌眉。

    她的耳朵被长发挡住了光线,看不见仍不失为一种莫大的损失。

    总而言之一句话,此生我可以见到这样的女子,无论她是女王,仙女,还是女神,我都不枉此生了。

    哪怕就此死掉,能够讲过这样的女神,我也可以笑而长眠了。

    她的头发上带着英姿发卡,亦是蓝宝石般尊贵的明亮,摄人心魄,伸展起来的发卡上的角度,好似在小女头发上跳舞的精灵。

    在不经意之间,我还在欣赏着仙女的美貌,却隐约中感觉有一些的熟悉。

    这熟悉不是简简单单的一线倾心而导致的似曾相识,这熟悉确实是让我感到好似在某些地方见到过此人一般。

    如果她真的是人,而不是神的话,那该多好。

    可惜既然她是从这金光闪烁的光晕中出现的,就毕竟不可能是凡夫俗子了,我和她的距离也毕竟千丈遥远,不可相提了。

    恍惚中,我的眼睛迷糊了,模糊的望着她,我想从自己的意识中,追述一下,曾经究竟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和这样一般美丽的面容想象的容貌。

    猛然之间,心中好似针刺一般的疼痛。

    心中那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越加的清丽了。

    我所认识的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和这仙女的容貌唯一的不同,就是我原本认识的女孩,并没有这般神圣不可侵犯的神之姿态。

    而面前的仙女,倘若是去了仙衣,去除了神仙专有的装束和佩戴,去掉了那金黄色的手杖,甚至失去了神仙的光彩和气质,以及那一头乌黑妩媚的长发的话,活脱脱就是我身边曾经,现在却在半空中焦虑的想要下来救助我的李怡呀!

    这种奇异的感情和思维冲淡了我原本被美女迷住了的心志,让我的心神重新回到了清醒的状态。

    我从迷恋之中,回过神来,终于可以用自己的主观意识上的清白而现实的眼光去看待眼前的神女了。

    此间一看,再一次的深层且逻辑性理智性的打量之下,除去神一样的气质和威严,这仙女的体态和容貌,几乎和李怡无二致,就算是有小的微妙的不同,也并不伤大雅。

    我不明白这一切突如其来的缘由,更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女神会和李怡一个模子,刹那间自己从魂牵梦绕,变成了丈二和尚。

    而此时我下落的速度并没有减弱。

    哪怕是神仙来了,哪怕是周身都被黄色的光束所掩盖,却没有阻止我下落的速度。

    我仍旧在向着沼泽的更深一层逐渐的下沉,这是多么的沉痛的境况,不能相信这位女神竟然忘记了救助我了。

    顿时,我所发觉自己的胸口开始胸闷了。

    刚才在欣赏着女神的姿态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现在清醒了过来,才发觉,那沼泽我污泥,已经深埋到了我的胸口了。

    我顿时不知所措的惊慌了起来,这样下去自己就要死在这种地方了。

    不仅仅是现在的处境,我本来也早就受到了重伤,否则如果仅仅是给沼泽掩盖到了胸口我也不会慌张的。

    然而现在不同了,本来就已经重伤在身的我,此时面对更深一层的伤害,沼泽压力对我的伤害,和沼泽恶臭对我的伤害,我越加的难以支撑了,胸闷逐渐的变为喘不过气来。

    我越来越憋气,到最后整个后脑开始疼痛,那竭尽是因为我体力透支,缺氧所致。

    我想向女神申诉自己现在的境况,希望她可以救助我一救。

    毕竟当初我所放弃希望,原因是没有希望可言了,而现在女神当前,希望还是有的,所以我再一次点燃了自己的期待。

    然而,一者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称呼她,二者我也没有力气说话了。

    就当我要被迫的闭上眼睛之前,女神似乎不忍心再看我受苦了。

    于是,她并没有动,甚至连自己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她的神力便施展了出来。

    至少在外看来,那所有的神力和奇迹的发生的源泉,尽皆是来自于眼前这意味气质超凡脱俗的美女所发的。

    我的脚下突然生风了,感觉到了浑身的热度在不停的增加。

    我好像有了活力,但是这些远远不够,如果没有势大力沉的力量,是无法将我从沼泽地里边拉出来的。

    沼泽地?

    我突然被自己的想法所忽悠了,我开始疑问自己刚才意识中的沼泽地三个字。

    我发觉自己的呼吸匀畅了,这直接导致的就是我本身的大脑清晰明快的恢复和我的肌体的养分的补充。

    而我的呼吸恢复了正常,我却没有再一次闻到周围的腐臭的沼泽淤泥里所散发出来的恶臭。

    这是为什么呢?

    我问自己的心,不如去问自己的眼睛。

    我的眼睛搭眼余光看到了周身的环境的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了。

    女神此次不再单单是把我从沼泽淤泥里边救出来。

    她此次是想根本性的治理这一片惹人厌恶的恶臭满盈的沼泽地带了。

    我发觉周围的恶臭逐渐的消失,换而致的是一片倾心的空气。

    而周身的昏黑色的肮脏的地带也在逐渐的变成了蓝色。

    青蓝色的色彩,就好像女神身上所佩戴的种种装饰一样,惹人爱恋,任何人看了都会沁人心脾,心旷神怡的。

    她竟然让一片污浊的沼泽,瞬间变成了一片绵长的湖泊。

    清澈而源远流长,清新的湖水的气味将那原本恶臭的泥沼,吹散的荡然无存了。

    p://hjsm.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get= color=“Purple”>请点此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谢谢大span class="transparen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