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一百四十二章 神的礼赞

住家野狼2016-11-11 20:2:16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世界上什么最悲惨?丢稿子最悲惨!昨天下午就坐在电脑前一直写到晚上十一点,八千字的稿子本来想一口气发上来,但是刚按保存,就因为本身杀毒软件诺顿在安装时出现错误,电脑蓝屏,缓存移位,造成所有的稿子变成了乱码,神那,当时偶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我这个人有码多少字就发多少字的习惯,不爱存稿留后手,因此本来昨天晚上想多更新一些让大家看的舒心的,然而天灾人祸,还能有什么办法?我只好从头再写了。昨天晚上一晚上都在做噩梦,真的咽不下这口气啊,气血攻心,早晨起来便嗓子发炎了,看来距离发烧也不远了,然而稿子可以丢,兄弟们的催促更新的口号却仍旧排山倒海,为了兄弟们,我也只有努力的写下去了,丢的是找不会来了,我就自己重写一遍好了,只是希望大家的支持再猛烈一些,砸票的砸票,收藏的收藏,红雨虽然苦累,但是心中一直是记挂着兄弟们的。】

    我知道自己的想法都是幻想,都是不切实际的高攀,而人家一个堂堂的女大神,理当是看不上我的。

    所以,很快的,我也从自己的神游中恢复了意识。

    我的目光不再发光了,换来的是一丝沮丧的隐隐的暗淡的目光,望着雅典娜。

    本来她都有一些生气了,然而面对我的目色的突然之间的转换,她也有一些纳闷。

    不过,神女自然不能够理解人间凡人的感情。

    所以,她也捉摸不透为什么我的眼光中可以含有这么多的东西,而且变换的如此之快。

    我想了一下,终究还是要开口离开了,“谢谢您,女神,是您救了我和我的朋友,对于你的恩德,我无以为报,只能说一声感谢了。”

    我希望女神听完了我这句话,就可以放下李怡,然后让我们一起离开了,对于别的什么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好奢望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我心中所想的是,若是能够让我报恩,一生一世都留在雅典娜的身边,那该多好啊。

    哪怕我仅仅是作为她的一个随从,也可以让我在这种幸福的感觉之下,徜徉一辈子的温馨了。

    “恩,我也是为了一件事情而来的,所以,你们并不欠我的。”雅典娜张开了自己的樱桃小口,冲着我淡淡的道,丝毫没有经历风雨波兰的过程。

    我不明白她的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不欠她。

    她说她也是因为有事过来,所以路径此处,因此顺道帮了我们?

    难不成她还是有事情相求于我?

    我心下疑窦,对于这个谜一样的女神更是捉摸不透了,我又不好过多的问,恐怕自己的言语有失。

    我沉吟了片刻,才道,“那么,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来帮助的吗?”

    我试探性的问道,毕竟神需要凡人来帮什么忙呢?

    “你可真是一个聪明的人,我这一次之所以救助你们,也确实是有事相求。”雅典娜道。

    想不到她真的有事情要我来帮助。

    可是,就我这一身的伤痛,以及李怡这一个孱弱的女子,可以帮她什么呢?

    我想原来这神仙不是来白白帮助我们的,这个世界真的是一个天上不会掉馅饼的世界啊。

    就连神仙伸出援手,都需要讨回去一点好处,不然神仙也是不乐意的。

    可见,如果雅典娜不是因为有求于我的话,刚才就算是在天宫中发现了下边的森林里边我和李怡正在被一群的矮人们欺负,她也会袖手旁观的。

    不过,这倒也不怪她。

    毕竟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邪恶和善良,只有管理制度的完善。

    所以,身为天神的她,是没有理由每每看到人世间有什么欺凌辱没的不公和残忍的事件,就每每都要下凡来伸出援手的,那样神仙们也着实累了一点。

    我心下明白了雅典娜这么说是有求于我们。

    此时和雅典娜说话的我,依旧是后背靠着大树,半躺在地面上的样子看着她。

    我那虚弱的身子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助这位神通广大的女神做某件事情。

    不过,既然人家救助了我和李怡的性命,接下来无论她提出来什么要求,我赴汤蹈火也应当是在所不辞的。

    于是,想到此,我坚决的回应道,“您有什么要求,我一定帮助您办到。”

    我许诺的早了一点,只是没有想到之后她所提出来的要求是这般的苛刻,让我着实苦恼了一大把。

    雅典娜见我这么快就应允了,并且许下了诺言,想必心中也是很满意,于是给了我一个充实的微笑。

    她的笑容永远都是那么让人心神荡漾,神仙笑起来也是有酒窝的,而且比起现实社会里边的女人,天真可爱也并不缺少半分。

    雅典娜眨了一下眼睛,扑朔的睫毛好似占了一些露水一般的纯净。

    她说,“我想借用你的朋友,帮我做一件事情。”

    我的朋友?我不明白她指的是谁。

    不过,我看向了雅典娜此时的眼光的转移,转向了李怡所在的方向。

    顿时,我头脑有些充血。

    借走李怡?那和劫走李怡有什么区别?

    本来我辛辛苦苦一晚上就是想要帮助李怡挣扎出来一个自由的天空和幸福的人生,她这样随随便便的就说要借走李怡?

    我不免不大满意,况且,我也具体并不了解雅典娜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借,那借来合用?借多长时间?又是什么时候归还?

    况且,李怡可是一个人啊,怎么能好像物件一样随便的借借还还的,她以为我是图书馆管理员呢!

    我心中有一股气,不过,对于刚刚救助了自己的恩人,对方又是辈分不知道比我大了多少倍的女神,我也不好逞强什么。

    我郁闷的没有回话。

    “你不同意么?”雅典娜看出来了我的脸色涨红了。

    她并不知道脸色涨红就是生气的意思,还以为我很害羞呢,于是不解的问道。

    我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然后尽量调和了一下自身的气息,让自己先冷静下来,然后再面对这位要借走我的女朋友的女神。

    我摆出有点苦恼的样子,问向雅典娜道,“请问,您要带我的朋友离开这里么?”

    我要首先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的刚才的耳朵失灵了,听错了,再深层的剖析一下雅典娜的那个“借”字的涵义是什么。

    “恩,是的,要离开这里,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吧。”雅典娜回答我道。

    我顿时心下恍如刀搅一般,感觉李怡就要马上离我而去了。

    我真的很难想清楚,雅典娜为什么要把李怡给带走,难道她嫌身边的侍从和丫鬟不够用了?或者说要认一个干女儿?

    我迫不及待的问道,“请问,您为什么要带走她啊,要去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希望能够得到一个令我满意的回答。

    雅典娜笑了,抿着嘴唇,她的样子更加显得恬静柔和,而又同时不失威严。

    我等着她回我的话。

    “这一走,她就永远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了。”雅典娜提醒我道。

    我顿时心中荒凉了下来。

    刚才在初次见到雅典娜的时候,我一时还忘却了李怡的存在,那个时候完全被雅典娜的气质的高雅和美丽动人的容貌给吸引住了,当时就忘却了我的李怡了。

    然而,只有当自己真正的珍贵的东西即将失去的时候,我才会意识到其的价值。

    当听说了雅典娜的话,我意识到李怡真的有可能会被这眼前的神通广大的女神给带走的时候。

    我心中好似被千万根银针穿透了一般的疼痛,又好似在一瞬间长满了荒草。

    心中荒凉的好似远离城市的荒郊野外,野外上寒风刺骨的吹拂着我的心室,让我空虚的痛苦。

    而李怡此时也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和雅典娜所说的事情,她只是从我的言语和我的神情中去猜测一切发生的缘由和事态的严重性。

    不过,这一次,当李怡趴在半空中,听雅典娜说她要将自己给带走,并且永远也回不到我的身边了的时候,她真的慌张了。

    李怡看了一下我此时呆滞了的眼神,突然之间的受到的刺激让我的心神刹那飞到了九霄云外。

    此时我所想的是我和李怡在一起的曾经的美好时光,难道就这么飘然远逝了吗?

    从今以后再也见不到我的李怡了吗?我这么问自己?问这个对我不共公平的世界的众神们。

    当李怡再一次抬头转过脸来面向雅典娜的时候,她已经是热泪盈眶了。

    她们两个女人的面容是如此的相像,只是雅典娜更添了一份尊贵和飘渺的神仙之气,而这些李怡并没有。

    如果给李怡的身边照射上一圈的黄色的圣光,再给李怡换上这一袭精美的华丽的装束的话,她们两个人简直就是一堆双胞胎姐妹了。

    李怡望着雅典娜的眼睛。

    此时,李怡没有时间去思考眼前的这个姐姐为什么和自己的长相如此相像的问题。

    她所要追寻的,是要从雅典娜的眼中找出刚才雅典娜所说的那些话的真实性,是否是千真万确不能修改了。

    神仙的话,应当是比皇帝更加的一言九鼎了吧,不然他们也就不能称之为神仙了。

    雅典娜明白李怡此时为什么转头看向自己,她也知道李怡是在用自己的眼睛质问着自己。

    雅典娜毕竟理亏,她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只好面对李怡泪眼,回以沉默了。

    顺带着给了李怡一个告慰的微笑,希望她能够理解雅典娜的请求。

    不,应该说是要求,人家神仙既然说出口了,我们凡人就没有任何可以反抗和违背的余地了。

    就算是我们的意见再多,可是人类的力量终究是渺小的。我们的意想是无法左右女神的判断的。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要问清楚,她究竟是为什么要将我的李怡给带走,留下我一个人痛苦的孤独的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边生存下去。

    我的眼泪也在喉咙处打转,但是在李怡的面前,我不想袒露出来自己悲伤的面容。

    这样会让她更加的牵挂我,而直接导致李怡越加的痛苦。

    于是,我将喉咙里边的眼泪给咽了下去,然后冲着雅典娜,尽量保持好自己的平稳的语态问道,“女神,我请问,您为什么要带走我的李怡,她是我的生命啊,您怎么可以这么随随便便的就将她带走呢?而且难道您真的不打算让她回来了?一辈子都在您的身边?”

    问到这里,我真的多少有一些愤慨了,虽然雅典娜刚刚救助了我和李怡的性命,但是对于她这种独断独行的做法,我很不赞同,要和她争辩到底。

    李怡见我把她想要问的问题都给说了,也就不再发话,等着雅典娜回答。

    雅典娜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怡,依旧保持着平稳的口气回答我们道,“我知道要将你们分离,是会给你们留下痛苦的,可是,无论如何,也比让你们被这些个矮人们给捉去好啊。”

    雅典娜的意思很清楚,她是说她刚才救助我们不是白白的救助的,之所以她要来救助我们,就是早就打下了这个主意,也就是说想要将我和李怡分开,将李怡带走,永远的不让李怡回来了。

    她虽然觉得这么强行的奋力我们,自觉理亏,但是雅典娜想了一个让自己自我安慰的方案。

    那就是如果她不是因为需要带走李怡而来救助我们,我和李怡就会被矮人们给捉住,到了那个时候,矮人们会怎样处置我们还都是个问号。

    然而,即使是问号,雅典娜呀认为,一定比让她带走李怡这种情况要严重的多了。

    所以,雅典娜觉得她刚刚将我们从虎口中救助了出来,现在即使是要带走李怡也是理所当然的,并不亏欠我们俩什么,我们也没有资格和她讨价还价。

    然而,我着实认为,李怡她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而且我们是相亲相爱的,雅典娜这么做无疑是显得太无情了,太不尽人意了。

    面对雅典娜的这种公平交易的口吻,我心中起伏。

    我低下头沉吟了一阵,然后望向了李怡。

    此时,我的女孩也在注视着我的脸庞。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此时我才真正理解了这句话其中的真意。

    虽然我强烈的忍受着心中的悲痛,不让自己的眼泪从喉咙处涌现出来,我却能够感觉到李怡现在的凄苦。

    她的整张脸上都布满了泪痕了。

    泪痕中包含着的是对我的爱,和即将分离的痛苦。

    而本来女孩的一张美丽的俏脸,此时也已经饱经风霜了。

    一晚上的风霜和疾苦,让李怡的粉嫩的笑脸憔悴了许多许多。

    我只想到了自己没有喝水,没有吃饭,现在才意识到,李怡也没有喝水,没有吃饭。

    相比之下我毕竟是有着强劲的体质的男人,而李怡只是一个弱女子啊。

    从我们一起跨越那高大的野外的草丛,一起来到了这一出诡异的森林,继而我掉进了沼泽地带。

    然后李怡费尽心思,全力以赴的来搭救我,将我从鬼门关前边拽了回来,她都受到了太多的委屈了,之后李怡也受了伤。

    是我拖着她的孱弱的身体,从地面上爬到了树上,之后我就下树去和矮人们对抗了,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等待着我。

    等待,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无比的煎熬。

    在这一段时间之中,无疑我是多么的希望可以尽快赶回来和李怡重逢呃。

    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出现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破灭了。

    我始终都没有和李怡再次相逢过,我只是想再回来和她拥抱一下,给她一点温暖。

    我只是觉得,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边,如果不在李怡的身边,我就感觉不到任何的安全感了,而如果我不在李怡的身边,我也给予不了她我的安全感和温存的那种亲情一般的感情。

    这一切难道都是奢望么?

    难道真的那么难以做到么?

    在我的世界里,我可是统帅几万人的地下帮会的老大啊,而如今我竟然搭救不了我的女人,这是何等悲哀和痛苦的事情啊。

    我心中恍如死灰一般,望着李怡此时也和我一样,脏兮兮的好像满脸都抹上了一层泥土一样的面容,而那面容上边还挂着满满的泪痕。

    一脸的愁容从李怡的脸上传达到了我的心中,对于这种直接痛彻心扉的折磨,我经受不住。

    我甚至比李怡更加的经受不住,因为我是一个男人,我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带走,而且还说永远都不会归还给我身边了。

    我的目光低低才沉了下去,继而看向雅典娜,我要问清楚她,凭什么要带走我的李怡,凭什么要分散我们。

    难道她就看不出来,我们是多么相爱多么彼此相依为命的一对么?

    我和李怡,谁离开了谁都是不行的,我必须要告诉雅典娜这一点。

    李怡看到我的目光好似火焰一样质问着雅典娜的神圣,她不再搭话,只是让我去诉说她所想要诉说的。

    半空中的女孩,地面上你的爱人在等待着你,然而你们却无从相依......

    即便我现在心绪来潮,不过,碍于对方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是万能的智慧女神雅典娜,所以我依旧保持了自己的心情的稳定,稍微定了定神,才让自己以稳定的和颜悦色的口气和雅典娜说话。

    我道,“尊敬的女神殿下,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带走我的李怡,难道您就没有看出来我们之间的深似海的感情么?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俩离开了谁都是不能苟延残喘的独自活下去的,您难道看不出来么?这是人类的感情,我承认我们的感情在你们神看来是幼稚了一些,你们只相信那些理论上边的东西,然而,如果您无法给我一个有力的理由,就要带走我最爱的女人的话,而且是永远的将她从我身边带走,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此时的我,意志坚定,我想如果雅典娜非要这么无理的带走我的挚爱,我和李怡也只好就此死在这里了。

    至少一起死,总比活着承受分开的痛苦的好。

    雅典娜望着我的坚定的面容,心中有了数,她也并没有责怪我的唐突,只是抬头看了一看天外。

    月光逐渐的暗淡下来了,取而代之的是天边的鱼肚白。

    我们都知道,快要天亮了,最多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就会到了黎明。

    这本来是我和李怡都无限期望的时刻,然而现在黎明对于我们来说都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即使到了黎明,艳阳高照的时候。

    李怡却离我而去的话,那对我来说,阳光也好像黑暗一样的令人心碎,阳光还不如留下黑暗给我,至少我不想自己的痛苦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

    雅典娜想了片刻,才缓缓的对我说,“我能够理解你们的感情,但是我要带走她,并不是无事生非的,我想你也能够理解。”

    “那是什么原因呢?”我和李怡异口同声的追问道。

    雅典娜转头看了一下李怡,冲着她苦笑了一下,继续解释道,“我可以告诉你们原因,你们有权知道,不过,我希望你知道了原因以后,一定要守口如瓶,毕竟这件事情是天大的秘密,除了我和你们,你不可以和任何人说起,就算是你至亲至爱的人,也不能吐露半个字。”雅典娜和我们谈条件。

    我和李怡互相张望了一下,一起点头,请雅典娜说下去。

    其实,雅典娜所说的至亲至爱的人,在这个世界里边,也只有我们俩算了。

    如果李怡离去了,我也没有别的至亲至爱的人了。

    因此,她的所谓的秘密,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我更没有这个兴趣去和别人说起自己的痛苦,惹人嘲弄。

    雅典娜看我们都听从了她的条件,才准备将自己的秘密,以及为何要带走李怡的原因,告诉我们。

    其实,一切的缘由,尽皆来自于,雅典娜和李怡的相貌几乎无二致上了,她也是想利用了这一点,才来搭救我们,才想将李怡给带走。

    .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get=“_blanolor=“Purple”>请点此放入ansparen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