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章 失而复得

住家野狼2016-11-11 20:4:41Ctrl+D 收藏本站


    【还是那句话呀还是那句话,多投票呀多投票,我感谢呀我感谢。】

    我打定了主意,看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想一下到底该选择什么方向走去。

    虽然我心中所想并非一定要找到七个小矮人们留下来的那个小屋子,但是毕竟如果我找到了那个屋子,得以进入的话,是我生存下去的一个捷径。

    我还是希望可以回到小屋里边找寻一点生活的必需品的。

    那么,我根据自己的回忆,大概自己是从南方一路上跑到这边空地上来的。

    那么我就调头重新回去吧。

    本来在和李怡一起躲避矮人们的追踪的时候,我是没有那么多想法的,也不会刻意的记下来一路上的路途的标志,现在忘记了回去的路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即使记忆里不深刻,稍微有一点模糊的意识还是有的。

    于是,我朝着南方的路走了过去。

    路上要经过许多的分岔口,当然了,还有许多的树木的夹缝让我选择。

    这么多的分岔口,当我走到第二个的时候,面临如此多的选择,我已经头昏脑胀了。

    我不是一个有选择恐怖症的人,然而这么多的分岔口,可能每一个都可以将我引导向不同的命运,因此我在选择它们的时候也是非常的谨慎的。

    然而,越是谨慎,就越是紧张了,造成我现在头脑有一些抓狂了。

    我一想到如果走错了一个分岔口,我的命运就可能会降下来一个档次,心中的不安就在不停的加剧下去。

    然而,再次抬走看看太阳,此时已经是上午时分了。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已经度过了早晨的时光了。

    时间在这个世界里边过的可是真快啊,也有可能是我感觉的太快了,因为现在时间对我来说是相当的宝贵的。

    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来说,即使如今的时间和我平时所享受的时间并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现在我却是急剧的需要时间来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的时候,时间便在我的不知不觉中显得越加的迅速的流逝了。

    时间过去的越快,我就会越加的虚弱。

    毕竟现在已经是早上过去了,到了上午时分了,大概也就是九点钟左右,我不知道这个世界里边是怎么计时的,不过依照我本人的经验来看,此时正是上午九点多钟。

    现在正是大人们上班,小孩子们上学的时光,而我却在这里游手好闲,着实有些尴尬。

    游手好闲其实也没什么,毕竟没人知道如今是我这样一个人,在这个样陌生的世界里边,在这样一片诡异的森林里游走着。

    但是,有一点却是重点,那就是我现在还没有吃早饭呢。

    如此下去,时间的消耗对我这个看淡了世界观的人来说并不是很重要,倘若在时间上加上一个早餐的话,时间对我的伤害度就大了许多了。

    一旦回想起来了此时自己还没有吃早餐,我就会不禁的想起来昨天我也没有吃晚餐。

    甚至昨天的午餐,昨天的早餐,一直追述下去,我都不知道自己的上一顿饱饭是在什么地方,什么年月享用的了。

    “哎。”

    我叹了一口气,摸了一下自己的空空如也的肚皮,一阵揶揄,却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可惜啊,这些参天耸立的大树们,较相呼应着生长着,我却不知道它们都是一些什么种类的大树,不然大树上边若是能结下来几个好吃的野果子多好啊。

    就算不是好吃的野果子,就算是酸涩难以下咽的野果子,也可以给我暂时充饥的。

    想当年在黑龙会的时候,我可谓是纸醉金迷大鱼大肉啊,到最后我连海鲜这样水准的美食都已经吃厌倦了,那个日子对我来说可真是皇上一般的日子啊。

    然而,现在我只想要一个酸涩的野果子却都没有人愿意给我,没人愿意给我也就罢了,我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却也没有任何的来源。

    我心中心灰意冷,面对着这么多的分岔口,实在是提不起自己的精神了,我越加的对自己能够找到矮人们的小屋子表示失望了。

    若是我还有力气的话,此时已经是不耐烦的气恼的自己,一定会对这旁边的大树的树干给踏上几脚来解解气的。

    然而,现在自己更是虚弱的可怕,一点都不像曾经是个雄壮的男人了。

    我如今能够坚持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走路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哪里还有力气去破坏树木花草呢?

    况且这里只有树木,连花草也没有,不然我就算此时吃几朵小花,也可以暂时充饥了。

    哪怕面对着众多的分岔口的选择,我还是别无选择的必须去选择,不然我总不能原地待命吧。

    那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原地待命了,那简直就是坐以待毙。

    如此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再不找到出去的路的话,本人一定会被饿死的。

    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自己的肚子,自己的肠胃还可以坚持多久。

    我想如今身体所消耗的营养都是来自于自己内身了,也就是说我是在消耗自己的身体来补给给自己身体营养,这无疑是一种恶性循环的态势,对我太不利了,可我又没有别的选择。

    我也想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大概最多到晚上吧。

    然而其实我对自己的身体了解,在这种情况之下,其实如今我已经是弹尽粮绝筋疲力尽了。

    我所说的能够坚持到晚上,也是用我坚强的意志和对李怡的思念做的动力。

    毕竟我心爱的女人刚刚离开,我心中愤愤不平还是有的。

    所以,我正是借助了这一种愤愤不平来填补心中的力量,让自己坚持的走下去,活下去。

    毫无疑问,一旦这股气泄气了,我就只能躺在地面上边,看着天空的风景,等死了。

    所以,我才要尽快的去寻找出路。

    一般,在我面前的岔口虽然多,但是每次都不会超过三个以上。

    既然如此,我就采取撞大运的办法吧。

    这个时候不是理智可以做主的。

    我决定,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岔口,我都会选择从左边开始,一个一个的类推的走下去。

    比如这一次遇见了三岔口,我就从左边第一个岔口出去。

    而下次遇到了三岔口,我便从中间的路口出去。

    如果在下次遇到了两个岔口的话,我就从最右边出去。

    如此下去,我就不用再费脑子了,直接走下去,遇见什么都无所谓,也比现在我在这里胡乱猜测的好。

    打定了主意,我钻入了第一处的两棵大树的接缝处。

    大树之间的接缝也是很紧密的。

    我在来的时候因为身体力行体力都是很充沛的,所有没有感觉到。

    现在想要回去的时候我已经是筋疲力竭了,所以尤其感觉这些道路实在是难行。

    于是,不得已,我的计划在走了几处岔口之后再一次被打破了。

    我不再按照原先定下来的规矩去选择道路了,而是首先要看一下,琢磨一下,哪一条路比较好走,比较不费力气就可以通过,我便从哪一条路走过去。

    这样下来,倒是轻松了许多。

    时值依旧是上午,我想大概我赶了一个小时的路了,现在大概是上午十一点不到的时间。

    我已经累了,浑身都很疲倦,所以决定停下来休息一下。

    我选择了一处大树生长偏移出来的树根。

    我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了那树根上边。

    心情大好。

    毕竟是劳累了很久了,如今有这种小憩的时间,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虽然艰难困苦还没有一个劲头,而且浑身无力,坐下来静止了以后,身体的伤势也开始疼痛了。

    不过,我还是保持了一种比较乐观的心态,面带微笑的低着头,看向地面。

    不是我想看地面,如今我也想看一看别处的四周的风景和环境,就算不是欣赏景物吧,我也希望可以保持一种警惕,以免周围突然蹦出来什么狗熊老虎的,来伤人性命。

    我之所以呆滞的看向地面,是因为自己已经劳累的连抬起头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因此也只能保持这样一种姿势了。

    本来是想躺下来的,那样的休息的效果会更加的好。

    可是,我也想了,如果直接躺下来休息,势必会让我的疲倦更加的浓重。

    我不是说更累了,而是我那个时候享受了休息的时光,会造成惯性让我不再想动了,没有了动力,或者说我想动也动不了了。

    毕竟这个时候,是不可以随便泄一口气的。

    若是躺下来了,就是在泄气了。

    这一口气若是泄下了,再想提起来可就难了。

    于是我不打算躺下来休息,那样我很有可能会沉沉的熟睡过去,而且还有可能会一睡不醒了,直到有人来叫醒我。

    周围哪里可能有什么人来叫醒我呢?

    这种诡异的森林,就算是矮人们也不经常来的,这么危险的地方,肯定不会有多少人愿意来游玩。

    就算是上山来砍柴吧,这些老树们的树皮和树干都相当的结实粗壮,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的一把普通的斧头,砍上几下就能留下来多大一个豁口的,可能即使你用力的猛砍几下,那大树都会纹丝不动,树皮也未必受到多大的伤害。

    因此,这个诡异的陌生的森林,完全可以说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我想自己也真的是很倒霉了,竟然落难到这种地方,若是当初知道自己会来到此处,口袋里边怎么说也要藏一包饼干吧,现在也不会这么的觅食若渴了。

    若是能画饼充饥的话,此时我早就给自己画几张大饼了,因为本人实在是太饿了。

    饿到了快要极限了,平时小时我非常不喜欢吃的,几乎是深恶痛绝的那些青菜,比如莴苣什么的,现在对我来说就是国色佳肴啊。

    想一想曾经自己最讨厌吃的棒子面窝头,现在若是在我面前有一箩筐,我宁愿噎死也要在五分钟内把它们给吃干净。

    然而,幻想毕竟只是幻想啊,如今现实中,我一无所有,哪怕一粒米都没有。

    我看着发黄的地面,想到的是发黄的鸡大腿。

    因为我实在是很无力,所以我的头也垂的很低,从远处看来就好像一个死了的人一样,只是坐着死的罢了。

    我的头垂的很低,所以和地面很接近,我也可以清晰的看到地面上边的几乎每一处的细节。

    地面是土黄色的,稍微泛黑。

    有两张叶片,也已经枯黄的快要烂掉了。

    我没有找到一点生灵的迹象,哪怕是一只小小的蚂蚁都没有。

    地面上边有一些细小的洞穴,不知道是怎么造成的,有可能是地壳变动,也有可能是被大雨磅礴的时候的天气中,那雨点砸出的小洞。

    我的头歪了,顺便抬起来了自己的一只手,另外一只手来拖着自己的脸颊。

    如此,我的脸才可以侧过来,不用继续看着地面发呆了。

    我看到了自己的另外一只手。

    手掌本来是很白皙的,在小时候,家人经常说我的手这么白,手指如此的细长,简直就是天生一个钢琴家的手。

    可惜啊,如今这一双被梦想成为钢琴家的手,却成了杀人的手了,在黑社会我可谓也能够独当一面只手遮天了,用的就是这双手,然而这双手别说弹钢琴了,我自己就连五线谱也不认识的。

    我苦笑的叹惋着,望着自己的手。

    已经黝黑一片了。

    上边留存了许多的泥浆和泥土,脏兮兮的几乎什么细菌都有,怎么看都有点恶心。

    我在荒唐的想,这只手洗洗的话,烤着吃了,我应该还可以坚持几天。

    虽然这种想法比较荒唐。

    但是,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实在是很饥饿了,我也只能够吃自己的肉了,荒唐的想法必然有正当的来源。

    人们认为一些想法很荒唐,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遇到过那种特别的情况。

    现在我所处在的这样一种特殊的情况之下,完全就可以在自己濒临死亡的时候,把自己的身体的某个部位给剁剁烤着吃了,这也不失为一种生存的技能。

    肯定会有人觉的我是愚蠢的,但是也必定有人觉的我是勇敢和智慧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胆量能够忍受住疼痛来吃自己维持生存。

    这不是一种野人的行为,那是在原始社会的一种生存行为,这只是一种一个正常的人在濒临绝境的时候,所不得而为之的自给自足的行为罢了。

    虽然这么想了,我也只是有这样一种打算罢了,未必一定要实施,毕竟我现在还没有落得那种颓废的境地。

    我的思想还算清晰,我还有体力可以走一段路程。

    于此来看,我也不知道前边所等待着我的是什么,或许还是什么比较好运的事情呢。

    我这样乐观的想了一下,然而却没有想到,说好运好运就到,幸运的事情马上就来临了。

    我正在思考什么时候才吃自己的手的问题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我的面前的侧面的那一方向的景色。

    当然了,在这个孤独的森林里边,哪里有什么景色可言呢,因此我并不伤心也是理所应当的。

    然而,该发生的终究还是会发生的。

    我将自己的手举的稍微高了一点点。

    现在还在休息,天生好玩的我的习性产生了效应。

    我想透过自己的指缝来观察一下阳光的光芒。

    很久都没有享受过阳光的沐浴了,这个时候正是一个机会。

    反正闲着也没有事情干,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来研究一下紫外线吧。

    我这样打定了主意,将自己的右手举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五指的指缝。

    虽然我紧密的想要封闭住自己的一只手,然而五指之间仍旧还是会留存下来一些缝隙的,我正是要利用这些缝隙,来看一看被分割的紫外线。

    我有一点和女人一样的习性,也就是喜欢亮晶晶的东西,特别是一些光亮,特殊的光亮,我对其特别的敏感。

    所以,我现在虽然濒临困境,然而却还是满怀欢乐的看着自己的指缝的光亮。

    太阳光是美丽的。

    当你完全去看它的时候,你感觉不到。

    然而如果你把太阳光给局部化了以后,再仔细的观察,便可以从中看到优美和雅致的光亮来。

    就比如我现在的情况。

    我看到了,那透过了自己的指缝的阳光,丝丝缕缕的闪烁着一点点的红色,和一点点的蓝色。

    洋溢着儿时的梦想和换了,此时我竟然不自觉的达到了忘我的境界。

    看着这些亮晶晶的东西,心中也洋溢着一股温馨的温暖了,让我滋养的特别舒服。

    我再细细的观察指缝之间的光芒,很小,很细,但是也特别的强烈,就好像一根针一样,哪怕是很微小,却也可以在短时间内要人的性命。

    只是,这一次我看这光芒的时刻,感觉和小时候的自己的内心深处的感情不一样了。

    具体怎么不一样我也说不清楚。

    我想或许是因为我长大了成熟了吧,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现在身处的环境和以往不同,因此我不能够完全获得和小时一样的欢乐了。

    我觉得大概的不同就在乎于这些,于是继续津津有味的貌似幼稚的观察下去了。

    然而,在我继续的赏析中,我越加感触到有一丝的怪异。

    那光芒的怪异,让我觉察到了,却又不明晰。

    我是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我不喜欢在心中留存任何的疑问。

    于是,我决定仔细的观察那光芒,查询到底是什么让我产生了疑窦。

    如此下去,我先从光线的粗细下手。

    和平时是一样的,毕竟我的手指上边有淤泥,所以现在光线稍微粗一些也是理所应当的。

    那蓝色的和红色的光芒,和平时......

    我突然猛醒了。

    平时以这种动作观察太阳玩耍的时候,从来看到的也只有红色的光线,为什么今天会有蓝色的光线进入我的眼线呢?

    我心中疑窦终于有了一丝的蛛丝马迹了。

    顿时,我怀着这种揣测的不安的心情,张开了自己的五指。

    我甚至不敢正视前方,也就是此时我所看到的侧面的方向。

    因为我真的不敢面对自己朝思夜想的宝贝竟然还有可能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来,太激动了,所以也害怕了。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我一向的洞察力和思考能力没有变的迟钝的话,那在大白天,阳光如此强烈的情况之下,还能够绽放蓝色光芒于我面前的物件,想必是我最想要得到的神剑——蓝光剑了。

    .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get=“_blolor=“Purple”>请点此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谢谢大span class="transpa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