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章 重见光明

住家野狼2016-11-11 20:5:34Ctrl+D 收藏本站


    【请各位朋友给本书投票,感激不尽!】

    没有了危险性了,至少是我自己以为已经没有任何的危险可言了。

    因此,我还是壮着胆子向前走去。

    我首先试探性的动了一下旁边的植物。

    树叶飘摇的声音非常的琐碎喧哗,若是那前方趴着的黑鼠有知觉的话,一定可以感应出来我的存在。

    若是它想按兵不动以逸待劳的等我走过去的时候再袭击我,我想这种动物应该还没有这么高强的智慧。

    黑鼠并没有动弹,这就更加增强了我的信心了。

    我大步的走了过去,口中还试探性的吹了两下口哨累唤醒眼前的这个小家伙。

    它依旧是纹丝不动,好像一个标本一样的老实巴交。

    我并没有直接走向那黑鼠的跟前,而是选择了绕了一个圈子,从另外一个方向来接近它。

    我绕了大概有二百七十度的圈子,才重新来审视黑鼠的身子。

    果不其然。

    我发现那黑鼠的侧身还在轻微的向外边渗血,而伤口处并没有马上愈合的迹象。

    黑鼠就算是还没有死,也已经昏死过去了。

    我犹豫了片刻,然后靠近了过去,一脚狠狠的将那一只黑鼠给踢开了。

    我的脚力很沉重,那黑鼠飞的也比较远。

    当它落地的时候,我依旧小心谨慎着,害怕它还会再一次的苏醒过来反扑我。

    不过,黑鼠在落地之后,仅仅是激起来了地面上边的一点点的尘土。

    尘土在阳光下飞扬着,而黑鼠本身并没有丝毫的动弹的趋势。

    我放心了,看来这个家伙是真的已经死绝了。

    而在它原本所呆在的地方,上边还有一层的血迹留下来,可见黑鼠其实伤势也不轻松啊。

    这都是拜蓝光剑所赐了。

    我蹲下来,深切的欣赏蓝光剑的通体。

    在黑鼠已经远离了自己以后,蓝光剑的光芒被消弱了许多,毕竟没有了危险了,蓝光剑也就可以休息一下了。

    不过,这一次是我来到了它身边。

    它的蓝色的光芒就再度卓绝的绽放了出来。

    我伸手抚摸了一下蓝光剑的剑身,它发出了微微的颤抖和清晰的欢吟声。

    那声音阵阵的悦耳无比,传达到我的脑际,也是异常的清晰清澈。

    我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窃喜了。

    我伸手将坑洼地面下边的蓝光剑也托了起来。

    它大概是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主人的手中,所以也是兴奋异常,开始了剧烈的颤抖。

    我反复的抚摸着剑身,就好像抚摸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一样的小心谨慎,并且享受无穷。

    在我们的一番酒逢知己之后,蓝光剑的光芒暗淡了下来,我要背着它去寻找出路了。

    然而,若是一路上我都带着这样一把好剑,明显不太方面行走。

    第一, 蓝光剑身长超过了我的腰部,若是这样一路背着,很显然会影响到我的行走。

    本人现在已经是筋疲力竭了,若是再背着这样一把无比沉重的剑的话,想必我是走不了多久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了。

    而此时已经接近于正午了,我不可以随便的休息,不然若是在傍晚之前走不出去这个森林,我晚上就要倒霉了。

    我可不想再一次的经受那孤单寂寞的时光,一晚上对我来说好比一个世纪那么的遥远了。

    所以,我若是想要尽快的走路赶上出去的路程的话,就不能让蓝光剑的重量耽搁了我的体力了。

    第二, 若是在平时,蓝光剑这种稀世珍宝,放在身上走在平凡的路上,让很多人眼过的话,肯定会受到一些贪财的人的觊觎的。

    觊觎也就罢了,就害怕那些觊觎和眼红的人,会忍受不住蓝光剑的诱惑,而对我谋财害命。

    若是在平时也就罢了,我并不害怕谁对我的攻击,尤其是那些矛头小贼们的攻击,可是现在本人已经是强弩之末,哪怕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也不想冒这个险情。

    所以,我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来了那个白令扬曾经送给我的袋子,须弥袋子。

    这个袋子可以其吞万物,也可以从中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出来我想要的东西,当然必要条件是里边有,也就是我曾经放进去过。

    此时我要把这个蓝光剑放进须弥袋子里边,便不用再这么费心的想办法怎么抬着沉重的蓝光剑赶路的问题了。

    赶路是很要紧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不敢怠慢。

    如果我最终没有走出这个森林,就算是我身上有蓝光剑,可是蓝光剑毕竟是不能吃的呀,那又有什么别的用处?

    我将蓝光剑给放进了须弥袋子里边以后,须弥袋子依旧是原来的大小,丝毫没有改变,也就是比我的手掌大一点点的面积。

    我很欣然的将须弥袋子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之中,继续找回去的路。

    我在这里耽搁了一段时间,大概也有半个小时吧。

    不过,半个小时并不是很长,所以我的脑海中还能记忆住回去的路程。

    我按照回去的路程走了回去,重新找回了我刚才所坐下来休息的那个偏移长出来的树根。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给我重新在树根上边坐下来休息一下了。

    毕竟刚刚才所发生在我面前的一切,在提醒着我。

    在这个诡异的森林里边并不是只有大树和草木的,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还有别的生命的存在。

    而这些生命的存在中,对我来说,大部分都还是很危险的。

    毕竟这个森林的诡异,也就象征着这里的所有的生物也差不多都是奇怪和邪恶的了。

    我现在体力不支,力量不多,不能和这里的任何一个生物有大的对抗。

    到时候就是我有能力在瞬间爬上一棵大树的上边,谁又知道那些敌人会不会爬树呢?

    想必那刚才的蜘蛛,还有巨鼠,应该都可以在短时间内爬上大树来捉拿我的吧?

    我心中疑惑,就更加的在猜忌之中担忧自己的未来了。

    所以,我才需要在短时间内找到出路,走出这一片给我留下很多的不开心的回忆的森林。

    森林里边的一草一木,我都不想带走,我只是想让自己平平安安的离开这里罢了,我希望这里的森林的神灵可以实现我这样一个并没有要求过分的愿望。

    面前的三岔口依旧需要我来做出选择。

    只要是方向正确,我就并不难做出抉择。

    因此,我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看了一下四周以后,发现我一直都在是向着南方的路程走向。

    只好保持着这样一个方向性的赶路的话,我就一定可以从这个森林里边走出去。

    毕竟再怎么错综复杂的森林,它也是有自己的面积的最大量的。

    我只要沿着一个方向行走,最终还是会从这个森林里边走出去的。

    我心中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重新选择了一个比较容易度过的岔口,然后钻了进去。

    眼前的一切的精光,随着我的深入,越加的深幽了。

    阳光也更加的阴暗了下来。

    因为昨天晚上我从这个森林里边跑动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光线。

    再加上毕竟当时是在晚上,所以就算是我注意了光线的话,也未必可以可以的留心下来什么。

    所以,现在我所走的路,我也不能够完全的判断出来就不是昨天晚上所经过的。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保持着一个直线的路程来赶路。

    若是有丝毫的偏差,便会一直偏差下去,那样的话,最终我有可能会在这个森林里边兜圈子。

    那是相当的危险的,最终有可能不仅我浪费了很多的体力,反而最后会回到同一个地方。

    如果那样的情况发生了的话,无疑是对人的意志力的最大的摧残。

    我不愿意自己在兜圈子,更不愿意自己在走动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还能回到原来的那一段空地上边去。

    所以,即使是在没有指南针等工具的情况之下,我依旧保持着一定的警惕性。

    在各种地段上边,判断着身边的一些环境,来明确前方的方向究竟是通向什么地方。

    我之所一直保持着向南方的方向行进,也是因为本人小时候,长辈们就给我说过,南边是我的幸运的方向。

    所以,只要有什么事情,我面朝的南方一如既往的走下去的话,就一定会遇到贵人贵事。

    那个时候,无论多么大的苦难,终究会因为所在的归于我自己的幸福之地里边,将所有的苦难都给烟消云散了去的。

    我相信这个说法,我也只能相信这个说法了,所以此时南方是不是我的幸运之地,我也只好带着试一试的态度去和上天来赌命了。

    不过,这一次算是让我给赌着了。

    我在走了很远的一段路程,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到了森林的边沿了吧。

    如果现在还没有到的话,那只能说明这个森林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

    从我原先所待在的那个空地上来算起的话,此处距离我原本所在的位置,至少也有三千米远了。

    虽然这在体育世界里边,并不算的上是一个很长的路程。

    毕竟在奥运会里边还有很多的人会跑出来一万米的冠军来。

    而这个森林竟然有这么巨大,却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问题。

    如此巨大的森林,若是如今我还没有走到森林的中间的话,那很难在傍晚的时候找到出路了。

    我不禁有一些心凉意冷。

    不过,这里越加的幽深和黑暗了,阳光照射不到,基本上没有什么光线可以照射进来。

    在这种幽深阴凉的环境之中,我的体力倒是并没有消耗多少。

    然而,我因为看不到太阳了,所以也无法依照太阳的位置来判读出来如今的时间是在什么时候。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依靠自己的感觉来感觉出来现在的时间大概是刚刚过了正午时分了。

    也就是说,此时顶多也就是下午的一点钟。

    午饭我依旧没有着落。

    现在我又缺少了一顿饭,自己的肚子已经饿的快要接近于麻木了。

    然而此时我所担心的还并不只是这些,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我至少要在下午五点之前就找到出去的路,不然就麻烦了。

    毕竟这里不是我那个世界,而昨天晚上的经验告诉,这里是冬天,所以再加上节气的不同,导致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天色就会很黑暗了。

    那个时候我若是还没有走出去这个森林,就只好在这里过夜了。

    我想我的肚子里边的营养状况是绝对支撑不到今天晚上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也只有两个选择了。

    一就是吃自己。

    而就是饿死在这个森林地带里边。

    我叹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边走。

    前方的地带越来越深幽了,感觉自己好像正在一步步的踏入陷阱一样。

    我曾经觉的自己是否应该调头回去算了,毕竟这眼前的地带看上去怎么也不平静安全了去。

    然而,还好此次我并没有选择调头往回走,而是一直勇往直前的向着森林的深幽地带探索了过去。

    当我拨开了前方的一片高耸的杂草的时候,我的眼前竟然豁然开朗了起来。

    好像进入了一片世外之地一般。

    虽然这所谓的世外之地比之原先的森林里边的荒凉和孤寂也差不多的光景。

    然而,那光线的充足,以及周围的清新的气味,却是我很久都没有感受过的。

    最幸福的是,我看这里的环境,总觉得那么的熟悉,然而这种熟悉中还带着一些些的亲切的感觉。

    我怀着这种期望的态度继续走了下去,向前,还是向前。

    我来到了一处残垣断壁的荒凉之处。

    一面高墙,上边的植物,植物的大头,还有地面上边的一滩已经蒸发的剩下骸骨和深红色血液了的血迹了的痕迹。

    这里,竟然是魔性森林?

    昨天我和匹诺曹,以及那卡莲娜王后在这里曾经谈话过。

    而且,在这里我杀死了查理贝尔国的王子,从而从他的手中夺取了蓝光剑。

    望着这么熟悉的地方,我心中的喜悦不言而喻。

    这就意味着,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地了。

    此时我所能面对的选择有两个,要么直接跟随着那王后原本走向的道路走过去,去找寻她所在的城镇村庄,在那里找一些吃的。

    然而,我并不知道距离的路程是怎样的。

    毕竟,那王后是坐着马车来的,而我要是徒步行走的话,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才能够抵挡王后的宫殿,找到她向她邀功。

    没错,她当初说要让我帮她把白雪公主给杀死了,应该说是给毒死了,但是卡莲娜王后并没有向我要求带回去什么证据啊?

    也就是证明白雪公主已经被我给杀死了的证据。

    所以,我完全可以空手而回的向她邀功请赏了,到了那个时候,匹诺曹也不会在旁边坏我的事,我就可以独自一个人将所有的功劳都给占了。

    相信我帮助卡莲娜王后办了一件这么重要的事情,她一定会给我一个好的差事干干的。

    本人现在已经是一个子爵了,到时候王后高兴了,还不知道会怎么赏赐我呢。

    然而,就算是她不赏赐我,我身为子爵,在那个王国里边应该也是比较吃得开的。

    况且,王后即使有墨镜可以判断出来我是否已经将白雪公主给杀了。

    她所问的话一定是这个世界上谁是最美丽的人?

    那么白雪公主,也就是李怡此时已经在天上当神仙了,当然就不属于这个童话王国的世界了。

    因此,我相信那个不怎么聪颖的魔镜一定会告诉卡莲娜王后,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依旧是卡莲娜王后的。

    到了那个时候,那个爱美的女人高兴了,我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只是,眼下我却没有信心可以在天黑之前找到回去的路,也就是我回去索拉王国的路程。(听匹诺曹说卡莲娜王后所在的国家叫做索拉王国)

    所以,我还不敢贸然的就跟着卡莲娜王后留下来的马车的印记就这么一路的追逐过去了。

    若是在天黑之前,我还没有找到,或者说没有走到城镇乡村的边沿的话,我依旧是要饿着肚子在荒郊野望停留下去了。

    那个时候,和我在森林里边也没有什么区别,毕竟荒郊野望也许会有什么野兽来袭击我。

    所以,我此时只能选择第二个方案了。

    刚才从这个地方去向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所在的小屋的时候是匹诺曹给我带路的。

    但是我并没有在那一段路程上走神,我一直都是记得路线的,防止匹诺曹仍下我以后,我迷路了。

    所以,现在我还是记得怎样从这里走到七个小矮人们的小屋的。

    那么,如果我现在并不在这里停留,也不那么性急的想要去追赶卡莉莲王后的行踪的话,我完全可以先赶在天黑之前,去向矮人们的小屋里边打探一番。

    甚至我可以在那里过夜了,找一点矮人们留下来的吃的,等到明天早上到来的时候,我想我就已经休息的好了,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等整装待发的时候,我就可以趁着早晨,一路上赶去卡莉莲王后所在的索拉王国了。

    我如意算盘打定以后,微笑的转身,步向了新的旅程,启程了。

    p://hjsm.tom.com/?mod=book&act=favorite&book_id=23699 targlor=“Purple”>请点此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 class="transpan>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