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九章 兼职屠户

住家野狼2016-11-11 20:12:18Ctrl+D 收藏本站


    【大家好哦,请多投票收藏支持本书啊,谢谢您的大恩大德,呵呵。】

    既然桌子上边还要负责摆放着蜡烛,我就不用再动手多此一举的将桌子给砍翻了。

    毕竟我也不是一个破坏王,没有这种说法。

    而这一段时间,白雪公主已经将眼下的那一堆的火堆给收拾的差不多了,只等着我去验收了。

    我微笑的称赞她道,“好了吗?”

    “差不多了,这样是不是就行了?”白雪公主站了起来。

    我看见她原本的白皙的笑脸此时竟然被熏黑了一些,特别是额头上边的黑色印子,一看便知道是被烟给熏黑的。

    我哭笑不得,心中竟然生出来了一丝丝的爱怜,然而究竟是爱怜还是爱恋呢,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这么迷茫的夜晚,我多少有一些迷茫也是没有过错的。

    白雪公主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看。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已经被围成了规整的金字塔形状的火堆,说,“好了,就让它先这么烧着吧,你可以去休息了。”

    “哦,那你呢?”

    白雪公主奉劝也也赶快去休息一下,毕竟两个人晚上都很累,虽然我是男人,但是干的活却也比白雪公主要重的多了。

    看来她还是一个比较体贴的人呢。

    我摇摇头道,“我马上就好。”

    “还剩下什么事情要做吗?桌子也要砍断吗?”白雪公主问道。

    “桌子就不用了。”我说,“咱们现在房子里边的柴火已经够多了,你去床上休息一下吧,哦,不行,床上太冷了,那你就找个地方随便歇息一下吧,我还要把这一只大公熊给扒皮了,把里边的肉给割下来,然后烤烤才能吃呢。”

    “哦,运来还有这件事情,我都快要忘记了。”白雪公主道。

    “那咱们原本的那两根玉米呢?”我问。

    “不是说发霉了吗?还要来有用吗?”白雪公主狐疑道。

    “虽然是发霉了,可是也不是不能吃啊,现在咱们弹尽粮绝的时候,虽然有熊肉可以吃,但是以后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多准备一些干粮总是好的。”我万无一失的道。

    “恩,对。”白雪公主去拿出来了玉米。

    原来那两个玉米被她放在了枕头下边了。

    “怎么放在这里啊,这么隐蔽?”我开玩笑的道。

    “你说不喜欢,我还觉得你嫌弃呢,但是我又舍不得扔,就先放在枕头下边了。”

    说着,白雪公主从床上的枕头下边将那两个已经干瘪了的玉米给拿了出来,在我眼前晃悠了两下,显得有些顽皮。

    我说,“你去玩吧,我要去把那一只公熊给解决了。”

    “不了,我跟你去打下手吧。”白雪公主诚恳的说。

    她现在的这句话让我警觉了。

    我顿时明白了一点,为什么白雪公主这么辛勤不辞劳苦的一再想要帮我的忙。

    她是害怕我嫌弃她,明天离开的时候会丢下她啊。

    这也难怪,她也知道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显然是九死一生的。

    如果她不这么辛勤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跟随着我,不停的要求帮我忙,并且她确实也可以帮我的忙,我心中想必会有一些想法的,比如会嫌弃白雪公主,那么明天是否会带着她这个累赘离开就成了一个问号了。

    白雪公主是要将这个问号变成一个句号啊。

    我看着她水盈盈的眼睛,心中明朗了。

    看来无论多么纯洁的女孩,关键的时候,心中还是会有一些机灵的心眼的。

    那么好吧,其实就算她不这么做的话,我也会带着她离开的。

    我所踌躇的只是是不是要一辈子将白雪公主带在身边了,而不是是否带她离开这个孤单的房子。

    所以说,白雪公主的担心其实是错误的,我并没有不想带着她离开这里。

    不过,既然她显得这么热心,我也就逆来顺受的答应了算了,做一个顺水推舟的人情,不然白雪公主只怕今天晚上都不会安心了吧。

    我没有将心中的想法告诉她,只是随她的便了,我说,“好吧,你就先在我旁边看着,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我会说的。”

    时间不能再被我们的谈话给耽搁了。

    我和白雪公主蹲下来,她在旁边观看了起来,而我则拿起来了那一把短刀,对这公熊的身体下手了。

    我毕竟没有当过屠夫这样一个高尚的职业,也没有杀猪宰牛的经验。

    面对着公熊的身体,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了。

    其实,本来我随便下手割下来一块肉吃了也就罢了。

    可是,现在我所想的是,如果能够将公熊的毛皮给完好无损的扒拉下来,然后将公熊的熊掌也给砍了,如此保存好,到了镇上的城市以后,想必可以在集市上卖一个好价钱的。

    毕竟这个深山老林里边,难得一见的公熊的毛皮,是那些城市里边的人所罕见和珍惜的。

    而一般的猎人也不敢半夜三更的来这里捕猎。

    等我将公熊的毛皮和熊掌给卖了一个好价钱以后,我就有在城镇里边生存的底气了。

    毕竟,就算是我浑身是宝,然后没有钱,没有房子的话,却是没有办法活下去的。

    如此,只好我坚持下去,有了钱以后,在城镇里边先买一座房子,小房子,买不起的话就租一间,或者自己在野外盖上一间也无所谓。

    我和白雪公主两个人相依为命的创业生活,也未尝不可啊。

    如此下去,以后的小日子还是很滋润的,我便不需要再回去那王宫里边寻找王后复命去了。

    想必虽然卡莉莲王后通过魔镜知道白雪公主并没有死,却也找不到她的踪迹的。

    毕竟这个时候的通讯行业不怎么发达,通缉一个人的话,有可能几百年都没有音讯的,只要那人会隐蔽,就算不隐居山林,也是找不到的,毕竟这里是没有户口本登记的。

    于此,我和一个美丽的女孩,前身还是公主,生活在一起,也是不错的选择呀。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不免异常的滋润了起来,脸上挂上了笑容。

    心里美滋滋的,差一点便哼出来了小曲了。

    于此,我甚至已经有了一些自给自足的小农意识了。

    白雪公主很奇怪我怎么看上去这么高兴,然而却没有看到我对着公熊下手,竟然好似愣神起来了。

    她便问了走神的我道,“你怎么了?”

    我才从自己的忘我的畅想中回过神来。

    我摆正了自己的姿态,面容也和善明朗的多了,因为人有了希望,也就不会再继续那么愁眉苦脸了。

    我说,“没什么,咱们动手吧。”

    我想好了,即便自己现在确实没有屠夫的经验,也没有猎户的经验,那么我也不能就在这里呆头呆脑的耽误时间了。

    我便随意下手算了,反正不下手也是这么耽搁着,我决定将那公熊最后砍成什么样子都听天由命吧。

    就算是公熊的皮最后被我给破坏了,我想那断断续续的熊皮,应该也是价值不少的钱了。

    既然老天已经这么眷顾我了,给了我一个宝贝可以换取银子,我就不用再那么贪婪的期望将价值提升的最大化了。

    我主意打定,心中便立即明朗轻松了许多,在加上身边有美女相伴,而且我将以后的生活希望都给计划的差不多了。

    想来我和白雪公主以后的生活,就算是平平淡淡,也是很安稳幸福的。

    我大喜的抬起来了手中短刀,对这公熊下手了。

    我首先选择的是公熊的脖子。

    虽然我没有猎户捕杀动物的经验,但是好似见过电视里边,在说给动物扒皮的时候。

    若是想要将动物的浑身上下的皮扒的整齐干爽,便是肯定要从脖子上边下手的。

    但是,在这一刹,我又想起来了,在电影红高粱里边,那里边的人给人扒皮的时候却是从额头下手的。

    那么到底是从脖子下手,还是从额头下手呢?

    我想可能扒人皮是从额头下手吧,那么扒狗熊的皮便是应该从脖子上边下手了。

    于是,这一次再没有由于了,反正错了也几是错了,又不会毁了我的一声。

    我便一咬牙,下了手。

    那一把短刀果然不太灵光,在猛砍木头的时候,大概是因为我的力气本来就大,所以便记下砍完了。

    不过,在给这公熊扒皮的时候,我没怎么用力气,只是想若是不小心将公熊的皮子给弄坏了,那便很不好了。

    于是,我是小心翼翼的动手的时候,力气显然不会很大,那短刀的弱点也就显露无遗了。

    然而,就算是如此的话,我也不会抽出来蓝光剑的。

    其实刀子顿一点也好,这样我就不会出大的错误了,只是在切割公熊的皮肉的时候,多少要麻烦一些,时间也消耗的多了。

    我下在公熊的脖子上边下刀,然后顺着它的脖子切割出来了一条小缝隙,继而顺着这样一个缝隙向下边翻转。

    一点点的将公熊的肚子,胸脯,当然包括了它的下体全部都割了下来。

    到了后来,我竟然也异常的熟练了。

    之后我将公熊翻了过来,再顺着它的脊背割了下去,最后到了公熊的头颅的时候,难题出现了。

    它的头上有各种无关,还有耳朵什么的,坑坑洼洼的,确实不好处理。

    我犹豫了片刻,想现在也没有时间给自己精雕细琢了。

    我便随意的下手了,哪怕是有一点瑕疵也无所谓了,毕竟我以后也不是完全就靠着走屠夫这个路线发财去了,今天只是暂时救急一下罢了。

    于是,我索然的下手,终于将自己的刀锋再一次的连接在了公熊原本起始的那一处脖子上边的伤口上边。

    如此,公熊的皮算是完全被我给割开了,手上已经满是血水了,地上也是一滩血水。

    我让白雪公主抱着公熊的身体,抬起来,自己将它的皮一顺溜,便从公熊的身子上边拉了下来,一点也没有藕断丝连的感觉。

    如此看来刚才自己的细活还是做的很不错,没有留下来藕断丝连的部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