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一章 清水芙蓉

住家野狼2016-11-11 20:13:15Ctrl+D 收藏本站


    【快周末了,祝大家愉快,看书开心的同时请别忘记给本书投下票,谢谢。】

    我知道这一切虽然好像看上去是白雪公主的帮助之下,我才获得了这么好的机会来亲近她。

    看上去好似我并不是故意的一般,而是在白雪公主哪怕不小心的引导之下,我才和她有了亲密的接触。

    但是终究我是逃脱不了干系的。

    我说,“实在是很抱歉,我是自己不小心,所以,我知道你是一个大度的人,虽然你这么说了,不怪罪我,可是我还是有一些良心上的谴责啊。”我用开玩笑的语气道,这样可以让双方都不至于会多么的尴尬了。

    白雪公主不说话了,只是抿嘴微微的一笑。

    她的一笑带过,现在是最好的方法,这种事情,越是争论,互相谦让,就会越描越黑的。

    还好现在周围并没有外人,不然流传出去的话,白雪公主的圣洁的王室贵族的名头却是要受到极大的损耗了。

    “我们继续吧,你还是去休息吧,等我一会将那公熊的肉给做好了,再来喊你用餐。”我恭敬的道。

    白雪公主说,“你是不是嫌弃我碍手碍脚了。”

    我一愣,赶忙辩解道,“当然没有了,我称赞你帮了我这么多忙还来不及呢,我只是害怕你会累了,毕竟你只是一个女孩子啊。”

    “不用了,咱们现在都在患难之中,没有休息的道理,如果有什么不妥当的,即使我不帮忙,也可以在旁边看着你,随时恭候你的差遣吧。”白雪公主说道。

    我明白了,今天晚上我是肯定是不可能一个人完成所有的任务了,白雪公主这么积极的想要做我的帮手,却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用心。

    我猜测的不全面,索性就不去猜测了,继续下边的劳作。

    我重新来到了公熊所在的地方,低下头看向那悲惨世界一般的一片血海,心中多少有一些不忍。

    暗道自己这般折磨这一只公熊,以后也不知道会遭到什么样的报应。

    不过,眼前最需要的还是食物,时间过了这么久了。

    本来我还以为自己一到晚上,肚子的饥饿就支撑不住了呢,而现在才发现了,只要我有一个精神支柱在的话,无论多么的饥饿,却也是无法将我给难为的彻底的崩溃的。

    而我的精神支柱,其实说是这一只公熊作为的食物,或者说是那两根玉米抑或是这一所房子,还不如说是更加真实一些的白雪公主呢。

    如果在自己患难罹难的时候,心中已经快要崩溃了,这个时候若是有一个美女和你相伴的话,确实可以延长人的生命和精神的支持力啊。

    无论如何,白雪公主对我的帮助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和现实中的,她更是在我的精神最接近于崩溃的边沿的时候,来到了我身边,陪伴着我度过黑暗。

    这种恩德是不可比拟的,比那些在你锦上添花的所谓朋友要更加值得你去珍惜。

    我不愿意再继续耽搁时间,哪怕现在自己对于屠户这个职业还是不大称心,越是继续看那公熊的血肉模糊的样子,就越是恶心和想吐。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此时没有别的人可以帮助我干这个活计了。

    如果我不下手去做的话,那么白雪公主更不可能来做这种事情了。

    她是一国之君的女儿,怎么可能去做杀牛扒皮这种下三滥的工作呢。

    我想即使白雪公主自己愿意做,她本身也没有这样的经验和意识,所以肯定是越做越糟糕的。

    还是需要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

    我蹲下来,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我忍受着许多的压力,暗暗的向自己的内心深处,暗示,绝对不可以恶心,绝对不可以呕吐,就算是要呕吐,现在也呕吐不出来什么东西,毕竟我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顶多也就可以呕吐出来一些清水般的液体吧。

    想到了清水的问题,我恍然大悟自己现在为什么会恶心。

    我在屠杀和给公熊扒皮的时候,竟然一直都是干燥作业,身边一滴水的水源都没有。

    想那些屠户们即使再怎么残忍,再怎么硬心肠的话,也势必会在作业的时候,在身边放一盆清水吧。

    一者可以将公熊的污秽的身体给清洗一下,也好继续方便作业。

    二者自己也可以在里边清洗一下双手,不至于搞到最后满身的血污。

    三者,有一盆的清水在自己的身边的话,那清水毕竟代表了最圣洁的物质。

    如此下来,无论是现实中对自己的影响,还是心理上对自己的影响,都可以减缓心中的对血腥的厌恶和恶心了。

    如此,一盆清水却是作用很大的,只是我当初没有经验没有想到,现在有了教训了,才灵机一动的想到这一茬了。

    我暗道自己的机灵劲还没有晚多少,毕竟现在我还只是刚刚将公熊的皮给扒下来了,还没有继续的去解剖它的内脏什么的。

    如此下去,及时的去接上一盆的清水的话,对我以后的作业是有利无害的。

    可是我现在浑身都是血和污秽的琐碎物,要无去找水源,无异于是去污染那水源罢了。

    而我当初来到这个矮人们的小屋的时候,两次看到了小屋的门口有一口大缸。

    这口大缸的里边是盛满了水的,也不知道是矮人们或者白雪公主从哪里抬来的,还是天上下雨,每每用大自然的力量将大缸的体积给盛满了清水的。

    虽然现在那里边的清水想必也不会怎么清澈了,而我却不是为了喝下去多少,却是为了洗涤自己的身上的污垢和我心中所存在的污垢。

    有时候精神和灵魂上的纯洁更加的重要,这便是我必须要让白雪公主去负责盛上一盆清水的理由了。

    我转头看向白雪公主,随即问道,“这个房子里边有什么器皿吗?可以盛放水的?当然是越多越好,不然也不用太大了。”

    我知道若是器皿太大了,白雪公主是无法抬的动的,而现在我自己的双手都是血污不怎么方便,也只好选择她来帮助我了。

    白雪公主愣了一下,好似是在回忆。

    我继而追问,“就像是盆盆罐罐什么的,有没有啊?”

    “有一个盆,但是漏了。”白雪公主不好意思的说道。

    真是遗憾,我继续问,“还有别的什么器皿吗?”

    “还有一些瓶子罐子,可是太小了。”白雪公主道。

    “有多大?”我问道。

    “大概也就是这么大。”白雪公主用自己的小手合在一起给我指示了一下。

    她的手不怎么大,但是她竟然还在故意的缩小手心的距离,可见那瓶子罐子确实是小的可怜,比一般的盛放药品的罐子瓶子却不能大多少了。

    唯一的盆却又漏了。

    我心道,这可不是水盆漏了的问题啊,是我自己的命运不济,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但是现在我也没有别的主意了,谁叫矮人们的小屋子里边这种破败的光景,要什么没什么呢。

    我搭眼看向四周,企图看到一些白雪公主所没有想到的东西,可以利用一下的。

    但是,唯一可以入我的耳目的,也就至于那矮人们的七口棺材了。

    棺材不大,确实可以用来当器皿盛放水。

    但是,一者白雪公主根本不可能抬的动这些棺材,一口也抬不动。

    二者,如果用矮人们睡过的里边还不知道有多少污秽和气味的棺材作为盛放水源的器皿的话,想必就算是抬到了我的身边了,也是无法净化了我的心灵和神经了,反而会让我更加的过敏,甚至导致我想上一想,看上一眼,便立即呕吐了出来了。

    如此便是很难办了,我只好叫白雪公主把那唯一的希望,漏了的水盆给端过来。

    她红光满面,好像很得意似的,那意思好似在应征刚才自己的话。

    白雪公主刚才说了,自己不想去休息,呆在我的身边作为一个打杂的下手。

    现在果然我有用到她的地方了,所以白雪公主理当是心中得意万分。

    女人就是这样,悲伤的容易,开心的也容易。

    只是时机不定,却让多少男人在反复揣摩的过程之中,心力交瘁,死而后已了。

    事实上,就算是白雪公主不去找那水盆,我也可以将公熊给解剖了的。

    但是,毕竟那样的话,我自己的便是恶心的痛苦的心力交瘁,难以言表了。

    毕竟第一次在屠杀动物的时候,便这般血腥的将其解剖,搞的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一大片,自己心中怎么可能平静了。

    要知道本人现在的实际年龄还没有到二十岁呢,却是不大可能经受得住,这么血腥的场面的折磨了。

    再加上,就算是我勉为其难的,勉强自己完成了任务,最后将公熊的身体给完美无缺的全部分成了各个有用的部分和没用的废柴部分了。

    到了最后开餐的时候,总要想办法找一些水来将公熊的肉块给洗干净了才开始在火上烘烤吧。

    就算是不洗干净了,吃了这么多的肉,我和白雪公主肯定是要上火的。

    毕竟公熊这种肉先天就充满了火气,又是经过了极度的烧烤之后,才吃下肚子的。

    如此吃在肚子里边,各种火气曾横交错,酝酿在肠胃里边,在浑身上下游走个不停,身边却没有水源可以饮用的话,想必是肯定会出问题的。

    这个时候上火如是最后激发的生病了,若是咳嗽喉咙发炎也就罢了,最害怕的是火气太浓重了,在没有水喝的情况之下,激发出来了什么严重的病因。

    比如胃炎,或者发烧什么的,身边又没有药品,这种不靠边际的山林里边,肯定也没有医生来救助。

    到了那个时候,难办的只好卧病在床,等死了。

    想的越多,我越是感觉到那一盆清水的重要性了。

    此时即使是那盆下有一个漏洞,我也决计要将起给修补好了。

    不然晚上没有水源,我便是再怎么胆大妄为,也不敢吃这火力十足的公熊的肉了。

    每每当人们吃烧烤的时候,为什么总是配以啤酒饮料呢?

    其实当时也未必是为了爽口,主要还是要去火啊。

    木炭之中的火气就够多了,在加上肉类食物本身就有火气,可谓双毒夹攻,若是人本身不做防备的话,便是极其伤身的事情了。

    “你去把那个盆找出来吧,即便是漏了,我看能不能想一下办法。”我说,只待那水盆漏的只是一个小洞。

    白雪公主小碎步捣腾了起来,快步跑向了里边的屋子。

    我没有马上动手去解剖公熊的身体,只等着白雪公主从里屋出来见我。

    我听见了里屋里边一阵阵的金属响动,我知道应该是找到了那水盆了。

    不过一会,白雪公主从房间里边出来了,手上拿着一个不怎么规整的水盆。

    平时的水盆都是圆的,可是这一个却尤其的特殊。

    外围的边缘很不整齐,里边也是坑坑洼洼的看上去也不大顺眼。

    想必是矮人们收工造成的,所以用起来的时候也不怎么舒服吧,并且很不经得起使用,长年累月,便漏了。

    我从白雪公主的手中接过来这一个金属盆,问道,“是怎么坏的?”

    “不知道。”白雪公主如实回答。

    我将水盆给翻过来了,看向盆底。

    果然是有了一处小伤,还好正如我所愿,只是一个小洞。

    不过,这样的小洞,却也会整个影响水盆的作用,它无论接多少的清水,也会在顷刻之间流光了,须得想一个办法才是。

    我看了一下水盆的周围,着实却也粗糙的让人看了难受。

    一看便是矮人们利用金属的熔合,在火上烤炼而成的。

    我现在手头的火源不够,紧紧只一小堆的火焰罢了。

    但是若是想要将房间里边的那一小堆的火焰给点燃的更加势头旺盛一些,整个屋子里边肯定也会同时乌烟瘴气了。

    还须得想别的办法来解决。

    白雪公主在旁边支招问道,“有什么办法吗?”

    我无奈的摇摇头,却也同时灵机一动了。

    我眼光大亮,从口袋中再一次取出来了须弥袋子,然后将里边的蓝光剑抽了出来。

    虽然已经接近于深夜了,蓝光剑貌似还没有休息,此时被我抽了出来,顿时又是蓝光大胜。

    我将蓝光剑的剑锋风灾了水盆的伤口处。

    顿时蓝色的光芒将金黄色的水盆给浸染的也变成了蓝色了。

    而那一处水盆的漏洞,在蓝光剑的剑锋的温度高烧之下,竟然有一些熔化了。

    我这一招可谓是杀鸡取卵的做法。

    是用水盆的旁边的金属的溶解,来填补水盆的这一处的漏洞。

    还好水盆的这一处的漏洞比较小,若是大了,肯定是无法填补的,毕竟整个水盆也不怎么厚实。

    蓝光剑鞠躬尽瘁,它那本身所绽放出来的蓝色的温度,极高,竟然只是刚刚放在了水盆的上边,便将那小洞旁边的金属给溶解成了液体。

    我用剑头拨弄了一下那液体,尽量的向漏洞的中间剥去。

    液体最终汇集在了那小漏洞的洞口,将漏洞给填满了。

    我将蓝光剑给移动开了,只等待那地方冷却下来。

    时间不久过去,那一处小的洞口,竟然被我填补的好了,没有再见到任何一处的缝隙。

    我心中喜悦,再一次将蓝光剑给收了起来了。

    将水盆放在眼底再一次的观赏检查了一番,发现没有任何的漏洞了,才交给了白雪公主。

    我说,“我现在需要一盆清水,这个房子的门口的园子里边不是有一个大水缸吗?你去那里帮我打一盆清水来吧。”

    白雪公主有些犹豫,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我明白她的心思,便解释道,“我也知道外边风大,本来这种事情应该我来做的,但是现在我浑身上下都是油污和血污,若是我去的话,打回来的清水也就成了血水了,所以,我现在实在是不方便啊,也只好驱使你去了,不好意思哈。”我恭请的道。

    白雪公主点点头,明白了事理以后,她也没有反抗什么,毕竟她不去,此刻确实没有别人能去了。

    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次任性,而将那一缸的水都给弄脏了。

    毕竟明天早上的时候,我和白雪公主还想用那一水缸的清水来给自己的混身上喜爱洗漱一下呢,否则这样满身的血污,出去了到了有人的镇子上边,肯定会引起很大的注意和不必要的麻烦的。

    我想的明确和缜密,而此时白雪公主也很听话,所以效率历时就高了许多。

    之后她不再和我争辩什么,点点头以后,便端着水盆去开门了。

    我站了起来,说,“我来开门吧。”

    我和白雪公主一起走到了门口,我一边开门一边说,“我会站在门口看着你的,不用害怕什么,有我保护你。”

    白雪公主见我说了这些话,本来的担心和害怕也就减少了许多了,毕竟有我在身边安全感可谓顿时倍增。

    我打开了门,顿时那门外的大风恣意的刮了进来。

    我赶忙对着白雪公主说道,“快快出去。”

    白雪公主快步端着水盆走了出去。

    我也跟着出去了,顺便用手用力的将们给赶快关上了,不然风势会吹的房间里边的火势到处飞舞,说不定就把房子给点着了,酿成大祸呢。

    白雪公主见我也出来了,也就安心了许多了。

    那大水缸在院子的栅栏的旁边,距离房子的门口了就是几步路,大概五米左右的距离。

    其实也算不上远。

    不过,现在黑夜正是朦胧,漆黑的夜晚月光透不过云层,却是让白雪公主感觉异常的害怕。

    我在门口给她打气道,“去吧,放心,一切有我呢,我会一直守在这里的,你快去快回,只要将水盆放在水缸里边舀上一盆水便可以了。”我鼓励白雪公主道。

    “恩。”白雪公主答应了一声,终于迈出去自己勇敢的脚步,走向栅栏的边沿。

    月黑风高,诡异的森林所包围的孤寂的小屋子,这散落的院落的中央,真的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