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五章 玉液琼浆

住家野狼2016-11-11 20:15:21Ctrl+D 收藏本站


    【老鼠一发威,大家都是病猫。】

    “会冷的,真的会冷的,不然的话,给你这一件衣服披上好了。”

    说着,白雪公主就要将身上的刚才我给了她的那一件羽绒服给脱下来,貌似是要给我做救济了。

    “不用啊,你赶快穿上。”我的拒绝的口吻中带了一丝命令的语气,这样反而让白雪公主有一些心有余悸了。

    在这种心有余悸之下,她才最后听了我的话,没有将身上的羽绒服给脱下来给我,自己又重新穿好了。

    之后的白雪公主有一些不好意思了,貌似好像占了我的便宜似的。

    我觉得这个时候最好能说一些话来缓和一下局面。

    于是,我说,“还是你穿着好,我现在一点也不冷啊,况且,你是女孩,我当然要展示一下绅士风度了。”

    我笑眯眯的冲着白雪公主道,以表现出来自己的亲和力。

    这一下,终于将白雪公主对我的意思恐惧感给消除了。

    她说,“那咱们开饭把。”

    “你饿了把?‘我问道。

    “恩。”白雪公主非常可爱的捂着自己的肚子揉了揉。

    我将水盆放在了地上以后,想也不去找别的器皿了,一会等口渴的时候,直接用受捧着喝水便可以了。

    白雪公主已经很乖巧的走到了火堆的旁边,蹲下来了。

    我说,“咱们先吃什么呢?是熊肉还是鱼肉?”

    鱼只有一条,比较少,是不够两个人的吞吐的,我有一点舍不得。

    白雪公主说道,“那就现吃鱼把,我想试试自己刚才的手艺怎么样。”

    “呵呵,好。”我说。

    “这里是麦酒,还有盐巴,你看是不是你要的那种。”白雪公主拿给了我。

    在桌子上边,果然盛放着一小瓶的东西,还有一个大罐子,放在了桌腿的旁边,想那应该是麦酒了。

    我先打开了那小瓶子的瓶口,看了一下里边。

    都是一些颗粒状的白色的小固体,有一点像药丸。

    我没有见到过盐巴是什么样子,想这样的东西,一会该怎么给肉上边上佐料呢?

    这种颗粒状的东西,直接放在肉上边的话肯定会滑下来的。

    看着这些白色的小豆子,我在想办法。

    白雪公主问道,“怎么样,这些盐巴可以用吗?”

    我嘴角一笑,想到了一个主意。

    虽然现在这里瓶子重盛放的盐巴都是颗粒状的,不是可以直接用的食盐,我却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来给它进行加工。

    具体的加工方法我也想好了,未必需要将所有的盐巴都给倒出来,然后再磨成面粉状态才能用。

    我只需要将那瓶子里边灌入一些水,然后搅拌一下,就算是水无法将盐巴给溶解,最后我也可以直接就瓶子里边的已经被配置好了的盐水,倒在想要吃的食物上边,一边倒水一边烧烤,这样盐水最后便会入味到肉里边了。

    我为自己的奇思妙想而感到自豪。

    我对白雪公主说道,“没问题的,我想到好办法了。”

    “什么办法?”白雪公主问道。

    我没有立即回答她,而只是说了一声,“你等着看吧。”

    然后,拿着桌子上边的盛放了半瓶子的盐巴的瓶子,然后蹲下身来,靠近水盆。

    我用单手,将水盆里边的水撩出来了一些,装进了瓶子里边。

    就这样出手一下一下的,我耐心的撩了大概十次水,才算是将瓶子里边的盐巴给完全的浸泡在了水中了。

    我重新走到了桌子旁边,用盖子重新盖住了盐巴的瓶子的瓶口,然后狠命的开始在半空中摇晃那瓶子。

    瓶子在我的摇晃之下,一片白色的光芒在我的眼前闪现着。

    里边的盐巴本来还在不停的对着瓶子的四壁碰撞,从而让我也感觉到了一定的碰撞力,触摸到了我的掌心部位了。

    到了后来,差不多盐巴都被水分给吸收了,溶解了,就算是最后没有溶解的,也是因为里边含有了太多的杂质了。

    这样的杂质人吃了反而不好。

    所以,我想现在采取用水分稀释的办法来将盐巴给溶解成盐水,比之用什么硬物将盐巴给捣碎的办法,却是好了太多了的,有更多的益处。

    如此一来,自己大功告成,而小颗粒的杂质,对于瓶子的四壁的碰撞情况也减少了许多了。

    再次晃悠了几下以后,我觉得差不多了,便松开了自己的手。

    打开了瓶子的瓶盖以后,我探头看向里边。

    发现瓶子里边的白色的盐巴已经被清水给融合成了乳白色的盐水了。

    自己不禁大喜了起来。

    白雪公主也走了过来,靠近以后看了我的成果,称赞道,“你好聪明啊。”

    我笑着探头过去,用自己的鼻尖靠近瓶口,闻了一下。

    顿时感觉屡屡的清咸的味道传来了,在我的鼻孔中洋溢着。

    虽然吃盐是吃不饱的。

    不过现在自己的肚子确实也是非常的空空如也了。

    哪怕是现在我闻到了一些食盐的味道,也会顿时觉的好闻许多,恨不得将眼前的所有的盐水都给一口气喝光了算了。

    我抑制住了自己的这种荒唐的想法,如此调味料就算是做好了,一会在用的时候,一定可以事半功倍,将那原本没什么味道的熟肉,给锦上添花,让它的味道再上一层楼。

    虽然现在情况艰苦,但是毕竟有更美味的东西,我也是不惜去浪费一些时间烹饪的。

    人若是不懂得怎样去享受,到也是枉为人了,毕竟那样的枯燥的人生,就算是活着,也和死了差不多了,就算是在睡觉的时候,都不会做美梦。

    “好了。”

    我盖上了盐巴的瓶口的盖子,防止里边的盐水会挥发掉。

    特别是在脚下的干柴烈火的旁边,这些液体有可能会被蒸发了的。

    “可以烤鱼了吗?”白雪公主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说,“马上就好,我去看一下那麦酒的罐子怎么样了。”

    其实,我主要还是想要判定一下,那麦酒的罐子的形状,以及里边的麦酒的色泽和口感,来判定,自己是不是需要比较珍惜的收留这些麦酒,还是就这么把它们当作垃圾一样给丢弃了算了。

    毕竟这些麦酒是矮人们爱不释手的东西,必定在其中隐藏着一些矮人们的基因。

    我可不想等喝了这些参有矮人们的口水的麦酒以后,也会得了什么后遗症,例如大脑变得痴呆,身体变得矮小,不再会爬树了什么的。

    所以,就算是那麦酒再怎么好喝可口,我也要顾及到长远的问题,不可以随随便便的就把它当作上好的饮料下肚去了。

    因为你在喝的时候,它在嘴巴里边会是上好的饮料,可能到了肚子里边,便是上好的毒药了。

    若是被那麦酒给留下来什么后遗症,我可不愿意担当这些痛苦的受害者。

    如此一来,我对那麦酒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厌恶。

    所以,我在观察麦酒的罐子的时候,也是充满了厌恶的心情的。

    这种惯性的思维,让我在打开罐子以后,首先带着一种不好的心情去闻了一下麦酒的味道。

    没有想到的是,那罐子里边的麦酒,却是非常的浓香。

    这种酒水的特色是什么,我不知道,而是怎么制造出来的,我也不知道。

    至于为什么这么浓香,我更是一无所知。

    本来对于麦酒的种种不好的印象,在这一次的闻重,让我稍微有了一些改观。

    浓香沁人心脾,甚至超越了我曾经喝过的五粮液。

    这种情况是我这样一个对酒水没什么研究的人,所困惑的。

    本来我是怀着一种想要丢弃东西的心情来验收东西的。

    可是,在验明之后,我却又对这个东西充满了喜悦了。

    在没有问白雪公主这一切以前,我就已经忍不住的伸手去触摸那坛子里边的麦酒了。

    我将自己的袖子给掳起来,然后伸进了那酒水里边。

    感觉到了粘稠状的液体。

    我便用手指沾了一些出来。

    放在眼前仔细的一看,竟然是黄色的粘稠状的液体。

    难不成这小小的麦酒,竟然是玉液琼浆不成?

    在自己的鼻子如此的接近于麦酒的情况之下,那淡黄色的酒水的浓浓的香气扑鼻,让我忍不住伸出舌头来舔舐了一下。

    刚才原本还在下意识的厌恶的东西,如今竟然会不自觉的食用起来了。

    可见这所谓的麦酒,其实未必就像是我所想的那样卑劣的。

    毕竟我是对于矮人们的蔑视,觉得他们这些愚笨的家伙所制造出来的酒水,怎么会好喝呢?

    肯定都是一些粗糙的酿造的垃圾饮品罢了,却没有想到今天自己有幸可以品尝到这么美味的美酒。

    当那黄色的液体在我的舌尖上边逗留了一下以后。

    顿时我感觉到了那酒水的纯天然的香气,透过了我的舌头,竟然有一种好似要传遍我的浑身上下的神经和骨髓一般的清香。

    凉丝丝之中却带着矛盾一般的暖洋洋的感觉,这种好似被美女抚摸的触觉感觉,直通到了我的大脑皮层,让我舒爽的痛快。

    顿时,我将整个手指都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边,狠狠的吮吸了一下,才将手指上边的所有的沾染的黄色的液体都给喝光了,应该说是吃光了。

    顿时感觉心脾都通常了,浓香从嘴唇到我的肠胃,连绵不绝的畅流着。

    这还只是小小的一小口啊,甚至我可以说自己根本就没有喝到什么,只是浅浅的添了一下罢了,却有了这种效果。

    可见这麦酒真的当是天下第一饮品啊。

    果然是我自己小看了矮人们的水准了。

    今天我才第一次感觉到酒精是多么好的东西,竟然可以酿造出来这么每位的酒水。

    白雪公主看见我还徜徉在自己的享受之中,好奇的问道,“好喝,还是难喝?”

    现在我也顾不上,负责装罐这些酒水的罐子是否被矮人们直接用嘴唇接触来饮用了。

    只因为这些酒水确实是太美味了,所以我已经不顾一切的想要将它们给珍藏起来了。

    说实在的,现在我更加苦恼的是,如今这么好的酒水,我却舍不得喝了。

    若不是什么好酒的话,我还可以随随便便的用来解渴。

    可是,现在我才发觉酒水是如此的醇香,我又怎么能够这么草率的将其给一饮而尽,随便浪费呢?

    这种酒很显然是要用来品的,而不是用来喝的。

    那么我要什么时候喝它们呢?

    难道我要背着它们到天涯海角,一辈子都舍不得喝完?

    如果终于有一天,我将所有的这些麦酒都喝光了的话,那么以后我再也喝不到这样的美酒了,可怎么办呢?

    苦恼连连的传来,让本来还保持着平静的我,却突然之间因为发现了宝贝,而变得焦躁不安起来了。

    我叹了一口气,却不知道现在让我遇到这种上佳的饮品,是上天对我的恩惠,还是对我的惩罚啊。

    白雪公主见我叹气了,还以为是因为这一罐子的酒水很难喝呢。

    反正她是一个女人,也不喜欢喝酒,更不会品酒,自然是不会接触过这些酒水了的。

    白雪公主再次问道,“要是不好喝的话,就扔掉把,反正咱们还有水喝,不会渴的,森林各处的水源也不是很难找。”

    我怅然若失的点点头,又狠狠的摇摇头,有一点混乱的扯开了话题。

    我说,“这一罐子酒水,真的是麦酒吗?”

    我突然对此表示怀疑了。

    虽然我自己也从来没有喝过麦酒,刚才也对于自己曾经轻视矮人们的造酒的手艺而表示自责。

    但是,现在已想,按照逻辑来推理,确实不对。

    矮人们就算是手艺再怎么高超,他们的酿酒的水平却是不可能超过我的原本的世界里边的先进水准的。

    那么,矮人们的酿酒过程肯定是有猫腻的,其中必定有什么特别的配方,才可以让这一坛子酒水从平淡无奇,变得成为了一坛子的玉液琼浆了。

    那么,这些秘方终究是什么呢?

    我只有从白雪公主的口中来寻求答案了。

    这个时候矮人们都已经死的死,被传送的被传送了。

    如今唯一的线人也只剩下白雪公主本人了,毕竟她是曾经和矮人们一起生活过的。

    “恩,应该是麦酒把。”白雪公主说道。

    不过,从她的眼神和口气中,我也判断出来,貌似白雪公主并不能确定这些酒水就是矮人们所酿造出来的麦酒。

    我再一次的追问道,“你是怎么判断这些酒水都是麦酒的?”

    “因为,矮人们在喝啊,他们喝的酒不都是麦酒吗?”白雪公主道。

    原来她也只是在惯性思维啊。

    我更加的疑惑了,便问道,“这些酒他们是从什么地方酿造出来的?”

    “我没有看到他们酿造,只是看到他们好像从森林里边的某个地方抬来的。”白雪公主说道。

    “从外边抬来的?那就是说没有酿造了?是现成的?”我问道。

    “不知道,反正每次他们都说出去酿酒,然后出去以后,搬着坛子,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一坛子的酒水也都盛满了,我平时也不会在意这些问题,他们都是晚上出去,我也不想跟着,并不清楚。”白雪公主说道。

    看来矮人们还是在有意无意的瞒着白雪公主的。

    我对于这些玉液琼浆的来历更加的感到疑惑了。

    如果这些酒水并不是矮人们自己酿造出来的话,而是从森林的某一处人杰地灵的地方找寻到的话。

    那我势必也有可能会找到那个神奇的地方,若是从那源源不断的找到这些酒水的源头,首先不说我自己可以享用不尽,这些玉液琼浆肯定会受到任何人的喜爱。

    到了那个时候,无疑又是一次巨大的商机啊,说不定可以依靠这个想法,为我赚相当多的金币呢。

    我想的兴奋,暗暗的道,这一个普通的坛子之中,却是装着一个商人的梦想,实在是令人惊奇万分。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有一种预感,再加上自己的思维之后,我断定,这些玉液琼浆的酒水,肯定不是那些愚笨的矮人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技术来酿造出来的。

    想必是在这个诡异的森林里边,不知道某处的奇异的山泉中,他们的偶遇才找到了这些好喝的酒水。

    浓浓的好像被溶解的金子一样的酒水,在市面上,想必比之那些真正的金子,也少不了几分钱吧?

    那么,既然是有源头的,我势必要找到,不然的话,这一次自己掉落在这个森林的中间,可以算是白白的来一趟了。

    既然老天给了我这样一个机缘,我就一定要抓住机会,找到森林重的玉液琼浆的来源。

    就算不能发一笔横财,我也可以尽情的享受这些美味的好酒,喝一个痛快,也算得上是不枉此生了。

    如此情况之下,如此心情之下,我自然是满面潮红,异常的激动了。

    自己好像是在玩一款非常卓越的RPG游戏一般,身边的一切都充满了惊奇,探险之后的惊讶和喜悦,让我时而会笑逐颜开,不知所云。

    我再次问白雪公主道,“你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吗?关于他们矮人们从哪里搞来的这些美酒?”

    白雪公主思索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我只记得他们每一次从房子里边端着酒坛子出去酿酒的时候,都是往南方的方向走去的,回来的时候,酒坛子里边的酒水就都满了。”

    南方,我下意识的回想了一下这是在什么方向。

    我顿时大悟,原来就是在我所到来的方向啊。

    而且,明天我要和白雪公主找出路的时候,去寻找索拉国土的时候,也是要向南方行进的。

    如此,实在是太好不过,顺路可以找寻这些美酒的源头了,也不用担心会走过多的冤枉路,实在是完美无缺的路程。

    我心下喜不自胜。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