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六章 美人鱼

住家野狼2016-11-11 20:15:53Ctrl+D 收藏本站


    【和一MM争论鲸鱼是不是鱼,最后我说“曰本人也带个人字”,她这才同意鲸鱼不是鱼。】

    只是我此时尚且不知道那美酒的来源的具体位置。

    所以,明天还要赶路,要尽早的找到城镇落脚,如果不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美酒的来源所在的地方,我和白雪公主也就停滞在某处了。

    虽然美酒可嘉,入口舒爽,但是为了以后的长远打算,现在我和白雪公主还是要现找一些落脚的地方在城镇之中才好。

    这种探险找寻宝贝的事情,以后有的是时间做,反正知道这一处有着玉液琼浆所在的地方的,现在也只有我和白雪公主两个人了。

    而其他人很少会来这个魔性森林里边游玩或者狩猎的。

    毕竟这个森林在所有人的口碑中都不怎么好,来了会很危险。

    比如那贵为皇族的查理王子,一天前便是死在了魔性森林的魔性植物食人花的口中了。

    于此,这一处的玉液琼浆的酝酿之所,便是只有我和白雪公主两个人所保守的秘密了。

    我们想要什么时候来寻找,便是什么时候来寻找,不会有人来阻拦,也不会有人来抢先了。

    总之该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任何时候也可以找寻的到。

    不该是我们的就不是我们的,有可能我和白雪公主两个人在这个世界之中找了一辈子也是找不到丝毫的线索的。

    想到这里,我心中放宽了许多了。

    若是每个人都能这么想得开,淡泊名利,随遇而安的话,世界上就和平安详的多了,不过进步的却也是缓慢了。

    想开了以后,我也就不再如此的珍惜眼下的这些美味的酒水了。

    俗话说得好,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天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人又有谁可以断定自己可以活到下一刻呢?

    所以,眼下,既然有这么好的酒水,我就没必要再等待下去了,就此享用了好了。

    我将那酒坛子的盖子完全的打开了,然后放在了自己的身边,冲着白雪公主说,“这东西不错,今天晚上咱们就不喝水了,喝酒吧。”

    “喝酒,酒不是很辣吗?我可能喝不惯的。”白雪公主叫饶道。

    “呵呵,你可能还没有品尝过这些酒水,这可不是普通的酒水啊,你可以稍微闻一闻,尝一尝,再来说这些话。”

    我断定白雪公主因为觉得这些酒水是属于矮人们的。因此也就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它们的破旧的酒坛子,哪知这里边竟然装着的是一些玉液琼浆呢?

    简直是价值连城啊!

    白雪公主将信将疑的听了我的话,然后走了过去,靠近酒坛子嗅了一嗅。

    顿时感觉一股浓香扑鼻而来,好似要将人的魂魄给夺走一般。

    白雪公主惊喜的笑声的叫喊了起来,“哇,好香啊。”

    我笑道,“知道这些酒水的珍贵了吧。”

    “这肯定不是麦酒了,麦酒我曾经在王宫里边喝过,最精致的麦酒也是很难喝很辣的,而这个坛子里边的酒水却给我一种香甜的味道,想不到这里竟然一直装着这么好的酒水啊。”白雪公主连绵不绝的称赞开了。

    我不和她多搭话了,而是从旁边的桌子上边,重新的拿起来了那刚才使用过的短刀。

    短刀上边还沾染着公熊身上的血液,刀身上下差不多都被染成了暗红色了,现在有一些干燥的环境之下,刀身上边的血液给蒸发了,更是留下来了一些红色的痕迹。

    我想反正今天晚上有美酒喝了,可以解渴,那么这一水盆的清水,便是没什么大作用了,就用来清洗东西和手吧。

    如此想来,我便将那短刀放在了水盆里边,用自己的双手摩擦着刀身,将刀身上边的血迹给清洗的干净了才罢手。

    我将干净的短刀从水盆里边拿出来的时候,水盆里边的半盆清水已经变得非常的浑浊了,差不多变成了一盆的暗红色的血水了,可见短刀上边所沾染的血迹实在是不少啊,那公熊的血液,也是一场的浓重,密度很高的。

    杀了这么健康的熊,那么它的肉质也一定是含有很高的蛋白质了,营养可谓绝佳。

    虽然熊肉的蛋白质很多,而又颇具营养。

    但是,我对于熊肉的兴趣却还是不怎么高昂,想那么皮厚的东西,里边的肉就算是吃了对身体大大有好处,却仍旧不值得我这么垂涎欲滴的,毕竟熊肉不怎么好吃。

    然而,鲜美鲜嫩的鱼肉,只有一条鱼。

    鉴于我身边的这一位伙伴是一个女郎,我作为男人应该有绅士风度。

    所以,我决定一会要将这一条鱼的肚子部分留给白雪公主吃,而我自己,则吃鱼头和鱼尾巴就可以了。

    想着,我用那一个短刀的刀尖部位,将那一条已经被加工好的生鱼给穿了起来。

    我是从鱼嘴巴里边穿过去的。

    在我想要穿越的时候,看到鱼的嘴巴大大的长着,眼睛也是大大的睁着,于是才从这里穿越过去。

    刀尖并没有将鱼身给完全的穿越。

    毕竟短刀越是到了后便,就越是宽大了,会比这鱼身更加的宽大,若是再继续的往里边穿插的话,会将整个鱼身子给穿破的。

    现在鱼身已经被我给固定在了刀尖上边了,这样在烧烤的时候,也能够照顾到整个鱼身的匀称受火,将火势均匀的吸收掉,最后被烤熟。

    我叫旁边的白雪公主道,“你把那一个盛放盐巴的瓶子给我吧。”

    本来我是该说谢谢的,可是现在我们俩已经很熟悉了,毕竟同患难,又是男女,没这么多的礼数可讲了的。

    况且,我自己也并不是一个喜欢三令五申的人。

    白雪公主小碎步从床头跑到了桌子旁边,拿起来了那一个盛放盐巴的,现在却盛放着盐水的瓶子,交给了我,随口问了一句,“可以烧烤了吗?”

    我说,“可以了。”

    说着,我伸手接过了那盛放着盐水的瓶子,盖子已经被拿掉了,我可以直接使用,非常方便。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白雪公主问道。

    我想了一下,然后道,“你就现在旁边看着吧,有什么事情我再找你吧。”

    本来我是想要白雪公主回到床上休息去的,但是我知道她不会这么听话,好像这个女郎喜欢给我打下手一般。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勉为其难的费口舌了,就此让白雪公主站在我的旁边,看着我烧烤鱼肉,等一回烤熟的时候,她也就可以随即尝到新鲜的美味了。

    现在那火堆上边的火势还算得上是中等,并不怎么旺盛,可是却足以让我将手中的鱼儿给烤熟了。

    我将短刀伸了过去。

    还好,距离刚刚适合,既可以让那火焰烧烤到鱼肉的肉身,也不至于会烤的我手臂发烫的难受。

    我将鱼身子在火堆里边反复的旋转着,企图让其可以均匀的受热。

    白雪公主索性蹲坐在了我对面,绕有情致的观察我是怎么烹饪食物的。

    从我的这边的角度看过去,火光盈盈之中,照亮了白雪公主的面容。

    在这种温暖的火焰的映衬之下,她的金色的头发,碧蓝的眼睛,以及那白皙的脸庞,更加的迷人了。

    我尽量把持住自己的想法,不去胡思乱想,也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视线,不去乱看。

    不过,哪怕如此,我的意识好似总是有意无意的去瞄上一眼白雪公主的面容。

    那美丽的白皙的脸蛋,美的让人心头发颤,我竟然连连的控制不住自己的余光去看她。

    还好我现在并不是在做什么要紧的活计,而只是在做最简单粗糙的烧烤罢了,不然身边有这样一个美丽的女郎作陪的话,肯定会最大化的扰乱我的心智和精神。

    让我手足无措,事倍功半的。

    有美女在身边固然是美好的,但是在自己有要紧事情要做的时候,美女的存在,反而会影响了我的发挥了。

    我不经意之间,咽了无数次的口水,口腔干燥并不是因为我缺水。

    而是眼前的这个场景,太干柴烈火了,让我的身体也跟着有了一丝要被燃烧起来了的气势。

    我尽量不去费脑子想这么多的事情,只是暗想一个美丽的问题。

    那就是以后我和白雪公主的日子还长着呢,若是我们可以有缘分结成连理的话,享受彼此身体的时候也是多的数不胜数了。

    这种想法无疑有一些邪恶,可是只要是一个男人的话,应该也是可以理解我的。

    鱼已经被烤的开始向外冒水了,应该是鱼本身身上的鱼油吧。

    于是,我选择了这个时候,将手中的盐水给倒了上去。

    我将盐水瓶子放在了把空中,对着下边的还在烈火中烘烤着的鱼儿,小心翼翼的逐渐的将瓶口向下倾泻了。

    不是我不敢将那盐水的瓶口靠近鱼儿的鱼身,只是鱼身太靠近于烈火了。

    如果我的受太靠近的话,不仅我的手会被烫的难受,而且那瓶子不知道结实不结实,若是不结识的话,想必会在烈火的烘烤之下,爆炸掉也说不定呢。

    我自己倒是不害怕这种爆炸的势头。

    但是白雪公主就蹲在对面,如果一旦瓶子爆炸的话,玻璃会到处乱飞的,我害怕会伤及了白雪公主了。

    我的想法还是很合理,所以这样做也有我的道理,总之利大于弊的。

    于是,随着瓶口的倾泻的角度,那瓶子里边的盐水一点一滴的倾泻到了鱼身上边。

    我一只手负责拿着盐水瓶子,另外一只手也没有清闲着,而是在不停的翻滚着鱼身,让鱼身的每一处都可以被盐水给浸泡。

    在盐水的挥洒之下,有一部分盐水确实已经进入了鱼身了,而更多的盐分落到了下边的火焰之中。

    在盐分的参与之下,火势开始烧的更加旺盛了,而且“吱吱”的开始作响。

    在火焰的响动之下,鱼身的颜色也从原来的纯白色而渐渐的变成了金黄色。

    我想只要再等一会的话,这鱼差不多也就熟了。

    如今不用再继续的倒盐水了,不然的话等一会烤熟了的鱼会越加的咸的无法入口了。

    我自己的口味很重,无所谓多么的咸了,但是白雪公主是个女孩子,应该比较喜欢吃清淡一些的东西。

    况且,口味重的东西吃了对身体不好,对美容的效果也不好。

    女孩子为了自己的美貌,也是应该多吃一些清淡的东西来调养的。

    而且,我觉得盐分此时也应该差不多了,在火势的烘烤之下,盐分已经进入了鱼肉的里边去了。

    至于究竟怎么样的效果。第一次这么烹饪的我,也不清楚,只好等待一会品尝的时候才能够验明口感了。

    我将那瓶子递给了白雪公主,说“就放你旁边的地下吧,一会吃熊肉的时候还要用到的。”

    白雪公主点点头,温顺的好像一只可爱的小绵羊一般,将那小瓶子的盐水放在了自己的脚边。

    此时,我的额头上边已经出现了豆大的汗水了。

    不完全是因为眼前的火势给烘烤的出了热汗,而也有因为自己紧张的端着短刀,烧烤的时候因为过度的拿捏,而出的汗水。

    毕竟我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紧张是难免的,人一紧张,出虚汗也是正常的。

    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白雪公主竟然主动的站了起来了。

    我不明白她站起来是要干什么,蹲下来休息不是很舒服么?

    我也没有给她布置什么任务啊?

    原来,白雪公主早就已经看出来我的窘态了。

    此时,她也不多说什么,也不征求我的意见了。

    白雪公主直接漫步走到了我的身边,从侧面看了看我。

    她撩起了自己的白色裙子的裙边,伸到了我的额头上边。

    我知道她是要干什么了。

    本来我是应该去阻拦的。

    但是,当白雪公主撩起来自己的裙边的时候,我顿时闻到了一股曼妙的香气。

    就是那样一种香气,突然之间让我神魂颠倒了起来,也就忘记了躲闪和拒绝了。

    也就是在这么几秒钟的时间之内。

    白雪公主手中所控制的她自己的裙摆已经伸到了,贴到了我的额头上边了。

    而此时,我的眼睛已经不由自主的下意识的看向了白雪公主因为裙子被掀起来而暴露出来的雪白的大腿上了。

    那白皙柔嫩的大腿,看上去让人顿时心绪乱飞,恨不得上前使劲的摸一把。

    当白雪公主的玉手,牵连着裙边,在我的额头上边轻轻的擦拭的时候,我几乎升到了天堂,云里雾里的感觉一般。

    虽然本人现在在做着一种体力活,可是有美女这么的呵护,让我在春光之下,却是一点也不觉得累。

    唯一的遗憾就是,我现在可谓是憋的难受,都快要被春光给逼迫的流鼻血了。

    只是本人现在身体虚弱,想要流鼻血也没有鼻血流出来了啊。

    自己在云里雾里之间,白雪公主已经将我头上的汗水给擦的干净了。

    她冲着我呆滞的表情笑了一笑,然后便走开了。

    随后潇洒的说了一句,“你不要太辛苦啊,不行就换我来?”

    现在反而显得我自己很尴尬好似没有见过市面一般了。

    我呆楞了大概有几秒钟的时间以后,才回过神来,此时手中的鱼肉早已经熟了,甚至可以说是已经有一些糊了。

    我看到了金黄色的鱼身,上边带了一点点的黑色的斑点,就知道自己在不经意之间将其给烤糊了。

    我赶忙将自己的手给挪动开了,将短刀从火堆的上边给拿开,这样火势才小了一些,而鱼肉也得以幸免了。

    白雪公主问道,“好了吗?”

    我本来是无法判断鱼肉是不是已经熟了的,但是现在发现鱼肉不经已经熟了,甚至已经糊了,那就说明鱼肉确实是可以吃了的。

    况且,牛排都可以生的吃,鱼肉就算是吃的生了,当作生鱼片来食用,也未免不是一种享受啊。

    只是这种享受多半源自于外国人和一些崇洋媚外的家伙,我并不喜欢吃生的东西,最多也只是在应急的时候吃一些生肉罢了。

    现在就是想要应急的,不过没想到自己竟然误打误撞的将鱼肉给烤熟了。

    顿时,我问道了一股香气。

    这种香气是和原本那玉液琼浆的酒水的香气不同的。

    酒香是一种醇香,可以让人沁人心脾,甚至好似做神仙一般。

    但是,酒香只是享受用的香气,就好像上等的茶水一样,却不可以抗饿啊。

    若是要解决饥饿的问题,还是要有食物的香味才行。

    所以,鱼肉的虽然在品质上来说并没有酒香更加的诱人。

    但是在此,如此饥饿的我和白雪公主的面前,鱼肉的香气确实世界上最美好的香气了。

    “差不多可以吃了,只是太烫了,需要冷一下。”我说着,伸手在鱼肉上边摸了一下,果然是滚烫。

    我赶忙把自己的手收回来了,放在自己的嘴边吹了一吹,才将那令人难受的热气给吹散了。

    “真香啊,好想吃,你的技术真棒。”白雪公主称赞我道。

    我已听真棒两个字,顿时面红耳赤。

    自己又想偏了。

    “你怎么脸红了?”白雪公主好奇的看着我道。

    我又怎们能解释清楚呢?

    只好吞吞吐吐的说,“大概是因为被火烤的吧。”

    白雪公主下意识的用自己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很奇怪的道,“不知道我的脸红了没有。”

    我咳嗽了两声来消除一下尴尬的气氛,也转变一下话题,道,“那个酒坛子里边的酒水,咱们也别找别的瓶子了,直接对嘴巴喝吧?”

    那样我自己自然是显得很豪迈的,只是不知道白雪公主愿意不愿意。

    没想到她也汗洒脱的道,“好啊,没问题。”

    我呵呵的笑着,举了举手中的鱼串,说,“差不多冷的凉了一些了,可以吃了。”

    白雪公主期待的样子霎时可爱了起来。

    “你先吃。”

    我说着,也没有把鱼身从短刀上边拿下来,直接就将短刀递交给了白雪公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