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九章 缓兵之计

住家野狼2016-11-11 20:17:23Ctrl+D 收藏本站


    【脱了衣服我是禽兽,穿上衣服我是衣冠禽兽!】

    可是,我又要到什么地方去给白雪公主找那板凳呢?

    别说是板凳了,现在有一个树桩也好啊?

    然后周围空空如也,什么也见不到,见到的也只是一些垃圾。

    除非......除非......

    我看见的是那一个水盆。

    现在就怕罐子破摔吧。

    反正晚上的时候我和白雪公主已经有这一坛子酒水喝的,也不缺少这一水盆的清水。

    于是,我就打算用这个水盆,暂时给白雪公主当作临时的坐骑了。

    我快速的将自己手中的仅仅剩下来一点点的鱼肉给吃完,然后站了起来。

    我将自己的双手拍打了两下,让自己的双手干净下来。

    鱼肉很鲜美,但是终究美中不足的是没有油。

    做菜没有油的话,当然指的是植物油和酱油,至少没有植物油,做出来的菜简直就是干柴烈火,没有滑腻和柔韧性了。

    因此,当初我在吃鱼的时候,刚开始觉的很好吃,后来在善后的时候也觉得味道还不错。

    但是到了后来,现在我站起来的时候,才发觉肚子里边不太舒服了,好像很多柴火在扎我的胃一样。

    首先就是因为的没有放油,第二呢,本人的烹饪技术也不怎么好,现在两者加在了一起,便是让我颓然痛苦的源头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没有去多感应什么,如今就算是叫苦不迭,谁也帮不了我。

    此处一没有医生,而没有草药,我就算是叫苦连天的叫破了喉咙了,因为是无济于事的。

    现在我的首要任务还是要赶快去给白雪公主找一个可以坐下来休息的东西去。

    白雪公主见我站了起来,很疑惑的不知道我要去做什么,于是急切的问道,“怎么了?”

    我知道她的疑问,便回答说,“没什么,拿一样东西。”

    我不想现在就告诉她我的计划了。

    因为如果我现在就告诉白雪公主我要将那一盆水全部给倒掉,然后将盆子倒过来放在她的屁股地下给她作为椅子用的话,白雪公主肯定是不愿意的。

    她不好意思这么做,她本身也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所以,我也只好瞒着白雪公主这么做了。

    我走到了水盆的跟前,在白雪公主的眼皮底下。

    我将那水盆端了起来。

    白雪公主还以为我是要喝水呢,不明白我刚刚才喝了这么多的美酒,为什么还会口干,竟然还要喝水。

    不过,这里的水已经不干净了,如果要喝的话,多少会对身体有损害。

    曾经小的时候,我很喜欢喝生水。

    因为方便,再加上凉爽。

    其实,在许许多多的家庭里边,父母给孩子们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的误区。

    父母不允许孩子们喝凉水,也就是平时咱们所看到的那些冰冷的纯净水。

    父母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他们喝热水,这样对身体好。

    可是孩子们对于冷水的冰爽却是情有独钟的,不是你三言两语就可以概括和说教的得体的。

    孩子们也不会因为你的一两句喝令就了解你所说的道理然后就不喝凉水了。

    在那个时候,在家中父母不允许自己的子女喝凉水,那么不懂事的孩子们便会在出了家门,或者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的去寻找冰凉的水源。

    如果是家庭条件好的家庭还好,孩子们有钱的话可以自己主动去买汽水,像可乐和雪碧什么的。

    但是,并非每个家庭在孩子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给他们很多的零用钱,甚至很多的家长为了防止养成孩子们铺张浪费的习惯,基本上除了偶尔给一下早餐钱的话,是不会给多余的零用钱的。

    那么,恶性循环的误区便在这里产生了。

    父母在面前的时候,是不允许孩子们喝凉水的。

    但是孩子们又喜欢喝。

    而父母们在不允许孩子们喝凉水的同时呢,却又不能通过自己的足够有理由的言论从心底上边说服孩子的想法,让他们从此杜绝再去喝凉水。

    那么孩子们只是因为在父母的面前胆怯了,才会装模作样的很乖巧的喝热水的,为了身体好嘛。

    不过,那也仅仅是假象罢了。

    在很多时候,父母不在身边的时刻,孩子们的喜欢喝凉水,来享受冰爽,尤其是在夏天的本性便显露了出来了。

    这个时候他们有的钱的话,就会直接去商店里边,超市里边,买饮料,汽水来喝。

    当然都是一些冰凉的,没听说过许多超市还会在卖灌装饮料的时候,特别给你浪费很多的电源加热了再卖。

    其实这个时候,便有了更大的伤害。

    首先,饮料也是冰凉了,这已经违背了家长们的原来的心愿了。

    而且这些碳酸饮料之中的对于孩子们身体的成长不利的因素和原料实在是太多了。

    有可以导致糖尿病的,有可以导致肾炎的,有可以导致多动症和心理障碍的,甚至还含有了太多的激素以及脂肪。

    如此饮料不仅仅是冰凉的问题了,还可以说是一瓶瓶的毒药,比之孩子们本来想要喝的家中的冰冷的纯净水,不知道要有害了多少倍了。

    当然这还只是一种情况罢了。

    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没有钱的孩子们,他们口袋中的零花钱一般不够买一瓶冰凉的碳酸饮料或者汽水的。

    那么他们就会去什么地方寻找冰爽呢?

    这一类的小学生,甚至中学生中,就涵盖了我这种类型。

    我们这种类型属于穷人家的孩子。

    但是在这个社会之中,有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现象。

    那就是越是穷人家的孩子,他就越是倔强。

    往日里,在古代的传统之中,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很早就能放牛干家务什么的。

    但是现在翻过来了,如今社会,越是家庭条件好的家庭,孩子们越是懂事,而家庭条件差的家庭,孩子们越是叛逆,不知所谓。

    这种情况若是解释出来,便很繁琐,还是留给那些心高气傲实则心中没什么墨水的儿童心理学家们研究吧。

    我只说现状和表象。

    如今社会的表象就是穷人家的孩子不好养活。

    不仅是因为家庭条件本身的贫贱,而不容易养家糊口,更是因为孩子本身的叛逆和性格的倔强使然,让这些家庭的日子不好过超过了那些富人的家庭优越的环境重成长的孩子的好多倍。

    既然穷人的孩子倔强,在自己身上没有钱,却又想要找到夏天的冰爽,而在家长的面前害怕家长的威严,又不敢去要求喝凉白开的时候,我们这一类人当时自以为最好的选择便是去水龙头上喝生水了。

    这些水龙头,有的是来自于浴室的,有的是来自于自己家庭的厨房的,有的是来自于学校的厕所里边的,有的甚至直接来自于河边。

    在河边也并非多么难找。

    当时我们那个年代,城市还并非完全都是高达的建筑,柏油马路,立交石桥层层叠叠。

    而更多的是大自然的风光,例如被污染的河流啦,被污染的大树啦,等等。

    一般我们若是找不到免费的水龙头的时候,心头又燥热难忍,便会直接来到河边,双手一捧,头一低,非常畅快淋漓的喝上几口来自于大自然所赋予的被污染了的河水。

    方便快捷,不用花钱,可谓老少咸宜,童叟无欺,在那个时候,那些河水,成了我和很多小伙伴们的生命之源。

    只是当时没有想到,现在想到却也是迟了很多了,也从来讳疾忌医的没有去医院检查过,我的肚子里边是不是已经有什么寄生虫了。

    寄生虫是可怕的,可怕到我不敢在这里给大家解释了,不然可能很多人看了我的解释以后都呀努力的回忆自己曾经是否喝过生水,是否曾经肚子有异样的感觉,是否应该请个假期,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了,看看自己的身体之中是否留存着一些自己不所知的小生命。

    我现在所想的本来是要给白雪公主找那水盆来作为椅子用。

    只是看到了水盆里边的生水,让我想其了自己曾经很不卫生的童年了。

    那些日子虽然快活,虽然荒唐,虽然倔强,虽然觉得自己很有性格,很神秘。

    但是换来的却是在三十岁以后的亚健康状态,以及妻子对你的冷嘲热讽,例如说你是“性无能”什么的。

    得不偿失。

    其实,这主要还都是父母的错,我可以不客气的说,哪怕有人反驳,我可以说,你可以只当成是我自己的意见,即使你不同意,也可以稍微的在思维里边逗留一下,思考一下我的论点。

    我的论点就是——父母如果无法在出生子女之前就有把握将其养活的好了,舒服了,就没权力生下子女。

    毕竟父母们在剩下子女之前,都是无法和其打一个招呼的。

    所以,这单方面的出生,对于子女们是很不公平的。

    于是,我觉得父母生下来子女,只是为了给自己养老,给自己争口气,撑一撑这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脸面,这对子女们是完全不公平的。

    而且,在很多的父母眼中,子女还是比较乖巧,比较听话的。

    那么他们为什么一旦超过了二十岁了,或者说有了工作了,有了自理能力了之后就不大听话了呢?

    其实子女们在小的时候,被父母说教,谩骂甚至殴打的时候,表面上来看他们是心悦诚服了。

    其实,子女们当时觉得没有服从的意思。

    他们之所以装作服从,那是因为害怕父母。

    害怕父母的什么呢?

    害怕父母的威严?害怕父母所讲的大道理?

    统统错了。

    子女们只是害怕父母不养活自己了。

    想一想,当时孩子们都还小,若是父母一气之下,讲自己扔了,不养活自己了,还很小的子女们如何用自己的微薄的力量去面对这个世界呢?

    甚至可以这样说。

    很多时候父母在打骂孩子的时候,孩子们都想到了要杀死父母的念头。

    但是为什么没有去杀呢?

    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一旦杀死了父母,自己的衣食就没了着落了,也没人养活自己了,自己便成了孤儿。

    但是这个问题,一旦等孩子们长大成人,有了独立生活的能力之后,便不再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了。

    那个时候,所谓的翅膀长硬了,也正是这个道理。

    所以说,平时社会上所谓的父母和子女的亲情,其实也不过是在互相利用罢了。

    父母期望子女们的出人头地,可以给自己长面子,等自己老了有一个很好的后盾来赡养自己。

    而子女们则期望在自己还小的时候,父母不要抛弃自己,将最好的生活条件和环境赋予自己。

    这就是所谓的亲情。

    亲情是自私的,天下一切,人不危机,天诛地灭。

    人世间的任何感情,也不过如此,所谓的感情,其实也就是利用的钥匙和工具罢了。

    而此时我手中所拿着的那一盆水,里边有多少的细菌,有多少的寄生虫,都是无法计算的。

    我只能说,很多很多,尤其是我在里边洗手了以后。

    白雪公主看着我将那水盆端了起来,似乎有一些漫不经心的样子,如今她自己也是混混灼灼的脑袋,所以也没有过多的过问什么,只是督促我说,那水盆里边的水太脏了,不可以喝。

    想我曾经在雅典娜所变出来的湖水里边,也喝了不少的水。

    而那湖水里边的细菌有多少?肯定是有的。

    只是当时我是饥渴的要命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然而现在,我有美酒喝了,所以,这些脏水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多少的诱惑力了。

    毕竟我也想到了。

    那水缸里边的水,未必都是矮人们自己从某处挑来的。

    他们很懒惰,这些水缸里边的水有可能都是一些雨水。

    雨水落到了地面上边,是很不卫生的,而且不知道过了多少夜晚了,早也已经变质了,顶多可以用来洗澡什么的。

    所以,我现在要想将这些水都泼掉,也是有我的用意的,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没有去和白雪公主打招呼,就直接将已水盆的水给倒在了不远处的熊肉上边了。

    熊肉虽然都已经被我给分门别类了,但是有一些地方还是沾染了太多的血污了,看上去很不干净的样子。

    我想若是让这些熊肉看起来更加的鲜亮一些,在卖的时候,也可以赚取利润的最大化。

    我这么想着,便用水将熊肉重新给浇灌了一遍了。

    不到一水盆的水很快就没有了。

    那金属制造的水盆也很快便空空如也了。

    白雪公主自然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她的眼中,甚至还以为我已经喝醉了呢。

    我提着水盆走到了白雪公主跟前。

    她眼神中慢是诧异的看着我,道,“怎么了?”

    我轻声的说,“来,给你坐下吧。”

    说着,我不由分说的便将那水盆放在了白雪公主的身下,然后伸手按了一下她的肩膀,稍微有了一点强迫的意思,让她坐好。

    白雪公主想要起来,挣扎着还在说,“这怎么行?”

    我的受按在她的肩膀上边,不让白雪公主有丝毫的动弹,然后说,“你不要动呀,就这么呆着吧,你身体虚弱,又喝了酒,还是有个地方坐一下比较好。”

    “那你坐什么呀?”白雪公主终于妥协了,面对我,不好意思的问道。

    我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然后继续蹲下来,顺便将那一坛子的酒水给提了过来,准备慢慢的品尝了。

    我说,“我不用坐下,等我把这坛酒喝完了,我也就有东西坐了,你放心吧,不用担心我了。”

    白雪公主听说了我的方案,觉得还是很可行的,毕竟要这些水盆和坛子也没有什么用。

    白雪公主问我道,“你说,要是咱们把酒坛子和水盆给坐坏了的话,明天如果发现了美酒的发源地,咱们用什么东西盛放啊?”

    我想了一下她的疑问,然后回答道,“放心吧,明天咱们的首要任务并不是去找到美酒的发源地,而是找到一个城镇,然后落脚,等自己的根基稳定了,有了一个固定的归宿的时候,在来找那美酒的发源地也不迟,或者说,就算是咱们当时就找到了,你还以为一个坛子可以盛放多少美酒?很少很少的,不如咱们现去城镇里边休息着,等一旦有了时间了,再去搬一些大的酒坛子来,甚至去租一辆小车,一起多运输一些美酒去卖掉,或者自己留着喝,这不是更好?”

    白雪公主对于我的高瞻远瞩表示佩服和倾慕,充满笑意的脸上满是赞许的神色。

    她说,“那最好不过了。”

    “恩,呵呵。”我觉得气氛差不多了,比刚才要好很多。

    而现在白雪公主的身下也有了可以坐的东西,她虽然有一些喝醉了,却不至于有昏倒的危险了。

    那个水盆虽然不怎么好看,关键时候却也很耐用,可以经受的住白雪公主的体重,可能是经受不住我的体重的。

    虽然我嘴巴上说等我一会喝完了这些酒水,也可以把酒坛子放在自己的身下,当作椅子坐下的。

    但是,其实我并没有打算这样做。

    而且,就算是我有意了,那酒坛子也未必可以经受的了我的体重啊,因此这些话只不过是对白雪公主说的缓兵之计罢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