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四章 香消玉殒

住家野狼2016-11-11 20:20:18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产生一点小分歧:她希望我把粪土变黄金,我希望她视黄金如粪土。】

    左右的两条路,合并起来看,就是一条路了。

    但是既然不知道应该走哪一条,而更不知道左边和右边的尽头以及过程中会遇到什么。

    所以,这区区的一条公路,却隐含着更多的路,比之前方的大山,和身后的悬崖,这一条简单的路却更加的复杂了。

    莉亚娜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然而,即使不愿意很难,很犹豫,却也不得不去选择。

    因为,如果她再继续在这里安静的不动的话,身体会马上被冻成冰块的。

    莉亚娜不想成为冰块,所以她就必须要运动一下。

    男左女右。莉亚娜决定向右边走,也就是从我原本和李怡回来的方向走去。

    这个方向是在倒退,不过即使是前进,前方的路线也是一样的艰难,而且距离下一个城镇也很远,所以,这两边的路的选择,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的。

    这一次,莉亚娜选的路是正确的,因为在距离此处并不是很远的地方,有一处哨所。

    说是哨所,其实也不过是一处关卡便了。

    正式我刚才经过的时候,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还废了四百块钱,才将那房子里边的家伙给使唤动了,最终给我打开了护栏。

    只是护栏打开了一半的时候,身后的警车就追击过来了,我毫无办法,只好横冲直撞的将那护栏给撞断了。

    护栏一旦撞断,就不好修复了,毕竟这种深冬腊月里边,就算是向上级申请,通常官僚主义,你签个字我没签字,我签个字他没签字,这是就办不成,这护栏看来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修好的了。

    而此时莉亚娜走的路正是这一条路。

    天上的风雪,好像任性的孩子一样,一下起来似乎就没有一个完了。

    各种大小,却都不会比一个手指甲小的雪花,飘落在莉亚娜的身上。

    若是她不及时的动一下,此时就已经是一个雪人了。

    莉亚娜的双腿好像被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她现在是在拖着自己的身体前进的。

    踏上了一个不归的路,也不知道前方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

    但是这一条路还要继续走下去,只要没有出现绝望的事情,那就是还有希望。

    莉亚娜在雪中一步一个脚印的践踏着那纯白的雪地。

    身后留下来一道长长的踏有深浅不一的脚印的痕迹。

    越是比较远的地方,越是浅了许多,那是因为大雪实在是太大了,导致后边的脚印很快就被覆盖上了。

    莉亚娜并没有转头去看这些,她已经没有力气去转头了,现在她要将所有的力量用来走路。

    本来正常人走路是不需要多少力气的。

    然而,现在周围的气候影响了人的体力的消耗的状态。

    在大雪重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而且周围风寒如此之大,简直可以称之为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莉亚娜的笑脸从小就是在温室中成长起来的,可谓是嫩白的好像玉璞一样。

    现在被这种凛冽的风寒所摧残着,却也是疼痛的难以忍受。

    但是难以忍受并非就是不能忍受了。

    该忍受的时候,还是需要忍受的,只要你有一定的毅力,面对死亡不害怕的这种毅力。

    一路上的风寒很重,但是还不至于将莉亚娜给置于死地了。

    情况很困难,但是一旦你有坚定不移的意志的话,对于环境的影响也会减少了许多,身体的潜力也会增强不少。

    对于这种情况,若是正常的女孩子的话,早就像自己的命运投降了。

    可是,莉亚娜却不会。

    因为她的命运比别人更加的悲惨。

    虽然她是一个善良纯洁的人,是一个看上去的温顺的小鹿。

    然而,在莉亚娜的心中,在她的血统之中,却流淌着王族的最坚韧不拔,不屈不挠的精神。

    一直以来,都是这种精神在支撑着莉亚娜的意志,让她在逃离了王后卡莉莲的追杀,被矮人们给抓住了以后,直到现在也没有放弃过生存的希望了。

    希望不是身外之物,只要你的精神中有希望,那么希望就还依旧存在。

    走了多久的路,莉亚娜自己也不清楚了,这么冷的天气,大概在零下五摄氏度左右。

    周围除了雪就是冰霜,除了冰霜就是被结成了冰块的各种事物。

    一片冰冷的世界,将莉亚娜的心都给冻伤了。

    但是她,还是不会放弃,即使只剩下最后的一口气了,也要用来呼喊,也要用来迈出来最后的一步路,前进。

    要向生命的极限去前进。

    她的力量的源泉,其实来自于愤怒,哪怕莉亚娜好像是一个很温顺的人,但是在她的性子里边,却藏着倔强和不屈不挠。

    对于自己的命运,完全扭曲的两个命运,原本她可是在王宫里边的公主啊,可是一转眼却成了被整个王国通缉的人,面对继母的追杀,自己的亲生父亲却从来也不知道帮助自己一下。

    最后,莉亚娜只好委身在了矮人们的小屋子里边。

    若是平常的贵族,这个时候,肯定会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屈辱,说不定就已经自杀了,也不用经受那么多的精神和肉体上边的考验了。

    可是,莉亚娜不会,因为她有索拉王国最坚韧的精神的血统,哪怕她只是一个孱弱的女孩子罢了。

    路还很漫长,雪以及在胡乱的飞舞,时间长了,让人感觉每一片雪花都好像白色的飞到一样,在自己的面前来回的飘荡着。

    莉亚娜看不见前方的尽头,绵长的路好像无止境的通向地狱的长河一样,让人一步步的迈向死亡的尽头。

    就当莉亚娜的体力在接受的最大的考验,几乎就要崩溃的时候,她似乎看到了在路的眼前的尽头处,好像有一个和身边的景色不大一样的东西。

    莉亚娜本来已经渐渐的模糊了的视力,顿时明亮了一些了。

    她定睛再次看向前方。

    发现那一处地方好似是一个房子。

    但是房子的模型和她所看过的房子不大一样,而且在房子的周围还有两根巨大的柱子。

    现在柱子中间的栏杆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撞断了,搞得周围都好像很狼狈一样,不过,这个地方被巨大的风雪给阻挡的住了,所以看的也很不清楚。

    莉亚娜觉得那里可能会有人吧,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了。

    即使那里边没有人的话,只要是一个房子,她可以进去的话,便可以在里边稍微的休息一下了。

    想到这里,莉亚娜再次感觉到了希望了,于是心头稍微有了一点热乎的感觉,并且尽力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这一切对于她这样一个女孩子来说,都太不容易了。

    莉亚娜几乎是拖着自己的身体,走到了那个关卡的附近。

    其实这个地方,说是一处哨所,还不如说是一个收费站。

    因为那负责人实在是太懒了,若是不给他一点好出的话,你就是神仙老子,也别想轻松的过去。

    莉亚娜观望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风雪太大了,白茫茫的一片,反而将黑夜里边的危险感给消散的差不多了,感觉不到什么危险。

    尤其是现在是生死攸关的阶段,所以危险到了极致了也就感觉不到什么危险了。

    莉亚娜来到了那一所房子的门前。

    她试图去敲门,但是发现周围的风声实在是太大了,估计敲门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所以,莉亚娜决定还是动用一下自己的嗓子,直接喊门算了。

    莉亚娜清了一下自己的嗓子,鼓起来最后的一点点的力气,喊了一声,“开门呀!”

    里边的那个中年人,长的尖嘴猴腮的那个,本来是很迟钝的。

    至少在我去敲门的时候,这个家伙显得相当的迟缓,无论我怎么呼喊,他都不出来,最后在我就要直接用脚踹门的时候,他才来开门,而且显得懒洋洋的样子,就好像十天半个月没下床,没洗脸刷牙似的。

    而如今莉亚娜直接一句话,里边马上就有动静了。

    可见在男人的耳膜里边,女人清亮的嗓音,会更加有刺激的效果,即使是在暴风雪的夜晚,也可以穿透各种噪音的污染,传递到男人的耳朵里边,震动耳膜,达到震撼心灵的效果。

    就在这个时候,莉亚娜还认为自己的嗓音太小了,不会惊动里边的人的时候。

    她还在踌躇,还在犹豫,还在苦闷,还在担心。

    毕竟如果里边的人听不到的话,她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呐喊了,说是呐喊,其实刚才莉亚娜的声音也是很小声的。

    毕竟周围的风声很大,而且莉亚娜的力气没有多少了,所以,即使是鼓足了力气,也只不过发出来不到五十分贝的声音的响动罢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里边的人应该是听不见的,至少莉亚娜这样认为着,因为她自己都听不清楚自己在竭力的呐喊着什么。

    既然里边的人听不见,那么这一扇门自然就不会打开了。

    莉亚娜凭借自己的力量也是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将这一扇大门给打开的。

    门上边是上了铁锁的。

    如果里边没人打开,莉亚娜自然是打不开,那么即使是有一个房子可以给她暂时取暖休息,就算是没有水喝没有东西吃,也可以群暖休息,避寒一下,但是这个房子只因为被封闭了,而且里边毫无动静,对于莉亚娜来说,也相当于是没有过。

    对她任何的帮助也没有,顶多也只是在远处激励了莉亚娜的精神,让她打起了精神以后又向前走了几步罢了,只是晚倒下了几分钟而已。

    莉亚娜似乎有一些绝望了。

    本来她可能还没有完全绝望,这是人的特点,精神的惯性。

    如果一个人一直都没有面对希望,一直在努力的奋斗寻找希望的话,他还不至于马上倒下,因为疲惫的崩溃而倒下。

    但是一旦一个人面前有了希望,但是当他欣喜若狂的伸手去抓住希望的时候,将那希望原原本本的拿在手里了,仔细打开一看,却是绝望,只不过刚才自己看走眼了罢了。

    那么,这个人此时便是要必死无疑了。

    人可以面对没有希望的境地,但是无法面对希望之中隐藏着的突然之间发生的绝望,这也是人性的弱点之一。

    莉亚娜已经没有力气去继续叫门了。

    刚刚在叫喊的时候,就已经用了身体的最后的一点力气了,透支了,即便是潜力也会发不出来了,或者说刚才的一切,在雪地里边走路的时候,就已经用到了自己的潜力了。

    所以,现在莉亚娜所想的已经并不是生生死死和富贵荣华,是否安然无恙,或者危险当头了。

    她现在所要想的,仅仅是找一个地方,坐下来,或者躺下来歇一歇,洗衣一下。

    最危险的时刻来了。

    因为莉亚娜现在已经想到要休息了,这说明她的精神力也没有了,最后的一点的薄弱的意志在脑海中占据了先锋,让自己失去了最后的坚韧的精神。

    莉亚娜似乎要放弃了,她现在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干脆就这么死了算了。

    如此,只要是死了,人也就长眠了,长眠应该也算得上是一种睡眠吧,所以,既然也同样是睡眠的话,应该算得上是休息了。

    现在想着首先要休息休息一下的莉亚娜,已经顾不得自己是生还是死了,只要能够让自己劳累的精神,气喘吁吁的喉咙舒服的停顿一下,她哪怕是死,也可以坦然的面对了。

    如此,莉亚娜的精神真正到了崩溃的边沿了。

    她双手开始向下耷拉了起来,身体也松散了起来,头上的麻痹的感觉越来越浓重了。

    本来浑身的麻痹的感觉,都是来自于冰雪所冰冻的僵硬的感觉的。

    但是,现在精神崩溃了以后,莉亚娜的浑身上下突如其来的麻痹的感觉,却着实是来自于那死亡的极限,身心崩溃所带来的恶性细胞。

    这种不良的感觉在竭力的吞噬着莉亚娜的稍微还残留一点点的正义的美好的思想,将她的脑海中的最后一点点的求生的希望也占有了去了,剥夺了去了。

    终于,莉亚娜的眼前的光线没有了,别说光彩了,哪怕现在世界上的黑白她都已经分不清楚了。

    只觉得脑海中好像一根琴弦断裂了一样。

    莉亚娜马上失去了意识了。

    莉亚娜的双手和身体,以及脚下和双腿,浑身上下顿时,就在一刹那之间,不可思议的,犹豫自己的精神的崩溃,而完全解散了。

    刚才还在体内凝聚着的力量,最后的一丝力量也在绝望重消失殆尽了。

    莉亚娜就此,身体向后仰去,用自己的后脑勺和地面上边的积雪首先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整个身体都躺倒在了雪地的上边。

    还好,这个哨所的房子距离字面只有一个台阶的距离,若是多几个台阶的话,此时莉亚娜的身体便不是直接躺倒在雪地上边了,而是直接磕碰在那石头做的台阶上边。

    尤其是人的后脑勺,一旦磕碰在了那石头做的台阶上边,顿时生命危险就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你的身体各处迅速的蔓延开来,死神也就同时降临了。

    而且,那个时候,你的死相一定会很难看,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地面上边,而后脑勺是一片血污,似乎还有白色的星星点点,那是你的脑浆。

    看来上天还是很怜惜美丽的公主莉亚娜,并没有安排让她死在这么残忍难堪的死因上。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怕死,这句话说出来貌似在理中有一些牵强,但是还有更牵强的,但是也更加的在理的话。

    那就是,人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不瞑目。

    现在莉亚娜的眼睛确实是看不见色彩了,却不能算得上是失明了,那是因为自己的精神力已经消失殆尽了,所以莉亚娜眼前的镜像,可以说是无法通过自己的瞳孔和视觉神经,传递到自己的脑子里边去了。

    毫无疑问,莉亚娜现在已经坠入了一种很奇怪的假死状态。

    那就是,莉亚娜的身体已经到了被消耗完结的状态了,按照道理上来说,应该是要死了,而且她的精神上也崩溃了,趋于一种想要找到解脱和休息的状态。

    然而,在莉亚娜的意识深处,却仍旧保持着一种不屈不挠,不想死,不能够放下这么多的心事也梦想,不能够放下心中的仇恨,直接一死了之的死不瞑目的感情。

    正式这样一种感情,这样一种坚韧的可以说是犹豫莉亚娜的血统所造成的意识,在把握和维持着莉亚娜现在的生命。

    她现在虽然浑身都已经冰凉的透了,而且心跳也在急速的减慢,几乎已经微弱的感觉不到心跳;却仍旧是活着的,仍旧还有心跳存在。

    只要有心跳,那自然就是没有死,但是心跳的幅度又不能够趋于正常,那么,这样一种状态便是人们平时所说的假死状态。

    这个时候,若是长时间没有人来搭理莉亚娜的话,她也可以好像北极熊一样,冬眠一段时间。

    所谓冬眠,就是在风雪漫天的冬天时节,找一个地方,睡上一个冬天,甚至不吃不喝,也可以活到春暖花开的时候。

    但是,莉亚娜毕竟是一个人,是一个女人,而不是北极熊,而且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可以冬眠的洞穴。

    若是没有洞穴的话,想那北极熊在冰天雪地里边,也照样会睡觉中直接迷迷糊糊的睡死。

    所以,即便莉亚娜可以冬眠,若是时间长了,一天过去,没有人来搭救她的话,也是会从假死状态,直接转换为真的死去的。

    若是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以内,还有人会幸运的来救助莉亚娜的话,那么她的生命还有的救。

    现在,就要看天意弄人了,就要看那房间里边的尖嘴猴腮的守卫,是不是听到了刚才莉亚娜的叫门声音了。

    而听到了以后,那声音有没有将他给逼出来门口,打开门面对寒冷的暴风雪查看情况的动力了。

    这些都是未知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