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十一章 好酒

住家野狼2016-11-11 20:23:54Ctrl+D 收藏本站


    【要适当吃一点,才有劲减肥啊。】

    猴子将莉亚娜给放在了床上以后,自己走过去把大门给关上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因为他将大门关上以后就完全的解决了。

    毕竟关门是可以将外边的冷气阻隔住了,不让外边的冷气进到自己的房间里边来,但是却不能够将自己房间里边的冷气给释放出去,或者说不能够将哨所里边的冷气变成暖气了。

    如此就算是关上了大门了,哨所里边还是非常的冰冷的,也只是感觉稍微比没有关上大门之前暖和了一点点罢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猴子必须在短时间内想一个主意,让自己暖和下来。

    他在这个房子里边长时间的呆滞,都是在比较暖和的气息之下生存的,突然之间这么冷了,猴子实在是一时间承受不住了。

    甚至比现在的昏迷的莉亚娜更加的痛苦的状态也有,身体里边可谓被各种冷气给逼迫的翻江倒海了起来,浑身也有了颤抖的趋势了。

    这些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现在猴子有了邪念了。

    他在一瞬间产生的邪念就是如果再这么冰冷的感觉下,自己痛苦的无法支撑了的话,说不定就要拿莉亚娜的身体来为自己取暖了。

    猴子这般踌躇着,望着还在熟睡时,或者应该说是还在深沉的昏迷中的莉亚娜。

    猴子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抉择,怎么去思考问题。

    毕竟现在唯一能给自己取暖的人也就只剩下这个金发碧眼的女郎了,而且是美丽的女郎,如果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的话,这个时候望着美丽的金发女郎,如是丝毫都没有一点点的心动的话,那肯定就是性无能了。

    猴子并不是性无能,所以他对于此时正在昏迷状态的莉亚娜是很有感觉的,况且猴子现在身体冰冷,继续一点点的火源,他相信男女之间的交合,完全可以将浑身上下的寒气给驱散了。

    但是,猴子却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

    他懂得什么是强奸,什么是迷奸,他觉得自己怎么说还算得上是一个正派的士兵啊,不可以随随便便的就犯强奸罪,或者说是犯迷奸罪了。

    自己本来就得罪了上层的领导了,上头那个小心眼的领导还不知道怎么继续整治自己呢。

    若是自己先不懂得收敛,在这种时候自己先倒打一耙,给自己留下啦一个犯罪的罪名,那上边的领导肯定会抓住这个时候,给自己的头上扣上许许多多的无须有的重罪的,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报复自己,整治自己。

    所以,想到了这些,想到了若是由于自己的一时的欲望而铸成了大错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呢?

    如此,猴子又不敢去靠近莉亚娜了。

    他也不知道莉亚娜是什么身份,如果她是处女的话,自己的行径在莉亚娜醒来了以后肯定会暴露无遗的。

    那个时候,这么漂亮的女孩肯定有很强烈的自尊心的,肯定在发现了自己的贞洁被猴子给玷污了以后,会想方设法的找猴子算账的。

    就算是那莉亚娜没有什么后台,若是告到了猴子的上层领导上边去了,猴子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然而,若是莉亚娜有什么后台,比如她的父亲若是比尔盖茨类别的人物的话,而猴子的强奸罪名一旦成立了,后果不堪设想,可能将来的猴子的命运会比现在要悲惨不知道多少倍了。

    多少倍也不止了,猴子已经在这个小小的哨所里边呆滞了三年了,艰苦卓绝的生活他已经度过了许多了,难道就很害怕了监狱的生活了吗?

    其实,监狱对于猴子来说,最可怕的就是那种没有自由的环境了,其他的环境,其实也和现在的哨所的小房子差不多。

    毕竟后再在这个哨所里边吃不上穿不上用不上的,说不定等到自己到了监狱里边,监狱里边的各种食用的环境会比自己现在在哨所里边的环境还要好上多少倍不止呢。

    唯一的缺陷就是自由问题,监狱里边是不会让猴子什么时候想要出去走走散步就放他出去的,但是在哨所里边,猴子虽然只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生存着,却也是非常的自在的。

    也因此,猴子所担心和害怕的就是这仅仅的一条自由的问题了。

    没有了自由人生活着还有什么别的意思吗?

    猴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想,可能是自己这么多年,从参军以后受到了太多的苦痛了,所以导致他现在思维有一些变质了。

    变质归于变质,但是猴子的胆识依旧是很小的,所以他即使现在对于金发女郎有什么想法,却也同时没有做下去的趋势了。

    猴子毕竟还想要利用莉亚娜的身体,不,现在不能再说身体这个污秽的词语了。

    猴子还想要利用自己救助莉亚娜这件事情,然后找到莉亚娜的后台,将自己从这个小山窝里边的小哨所之中解救出去了。

    猴子在这个哨所的生活可谓是呆的时间太长了,生活也实在是太贫乏了,整天的生活的环境是贫寒的一层不变的,而且生活的节奏和安排的次序也是一成不变的。

    一天到晚也没什么事情做,说话的人也只有自己。

    这到并不仅仅是因为衣食住行的简陋的问题,一个人若是时间长了,都没有一个朋友或者伙伴和自己交心的说话的话,一定会疯掉的,至少也会变成一个哑巴或者笼子了,大脑也会变得不灵光了。

    猴子不想变成这样的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等待机会的到来。

    本来他是想要等到那个被自己给得罪的人,良心发现了,觉得对不起自己了,或者说已经将自己给整治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放了自己一条生路了的时候,那个时候,猴子也就能解脱了。

    可是这么一等,就是苦等了三年之久了,一点音信也没有,猴子依旧是这个哨所里边的贫穷的没什么依靠的孤零零的小哨兵。

    平时十天半个月,也不见得有一个人从这个哨所通过了,猴子也只好孤零零的继续在这里站岗。

    那么站岗又是给谁人看的呢?

    猴子的自己的安全在这个大山里边都要成问题,他又能给别的什么人站岗放哨呢?

    说实话,这个所谓的哨所,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摆设罢了。

    对于这个孤零零的大山,若是一旦有什么山贼或者流氓团伙想从这个关卡通过的话,猴子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是战胜不了他们的,顶多也只能吓唬一下他们,说自己可以马上通知别的同事,让别的武警战士来捉拿他们。

    其实,哨所里边的无线电发射器早就损坏了,猴子虽然报上去了很长时间让上边的领导派人下来修理,可是这件事情就好像吃了保胎药的孕妇的肚子一样,一去二三里,一直等下去,却也是丝毫不见的动静,直接等到了猴子自己都灰心丧气了。

    猴子现在过的日子是见不得人,也见不得鬼的日子,日子过的很贫乏,很贫贱,好像有一些原始人时代的意思。

    想一想,现在谁的生活里边还没有一个电话啊,就算是自己家里边没有电话,从家里走出去,不远处也应该能够找的到一个公用电话亭了吧。

    可是,猴子的这儿所谓的哨所里边,愣是没有无线电这种东西,搞得猴子自己好像被整个世界隔离的一样。

    “我现在究竟还是在Z国吗?”还是在另外一个地方?是在白垩纪?还是在侏罗纪?

    猴子时常这么嘲弄般的嘲笑自己的人生和现在的处境。

    可是这么嘲笑也并非是没有道理的,这么嘲笑也并非是无理取闹的,这么嘲笑其实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时间长了,上头依旧没有下来丝毫的文件是要针对猴子的现在的哨所做任何的改造的意思的,看来上头已经将猴子的这里的哨所给当作一处废墟看待了,或者说是已经放弃了。

    只是猴子自己每一个月,不远几百里路,到很远的地方的一个镇子里边,去开自己的工资的时候,才能够进一次比较不怎么正规的银行,拿到那属于自己的五百元的月薪的时候,猴子才觉得自己算得上是一个人了,才能够和社会接轨了,并没有被大家抛弃到大山野外。

    拿了五百元以后,猴子就要马上在镇子上边,找人说话,不然时间长了以后,自己肯定会变成一个哑巴的。

    猴子不想变成一个哑巴,所以他也要尽力的去找人说话,在买东西的时候。

    而且猴子也不能去买什么贵重的东西,五百元钱,要用一个月,只能买一些素食品运回自己的哨所储藏着慢慢的食用。

    现在的猪肉的价格已经这么贵了,猴子也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可以购买上一点点的腊肉。

    说起来也实在是让人可怜啊,然而不就是那五百元吗,在这个社会上,说实话五百元还不够塞牙缝的呢,很多的领导大人们一顿饭便是上万了,五百元掉在他们鞋底下,他们可能都懒得去捡起来呢。

    猴子本来也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现在经过了多年的军旅生涯之后,又在大山的哨所里边一个人徘徊挣扎了有三年多了。他的语言能力基本上都退化的差不多了。

    可以正常的想一想,若是一个人一个月以来之说一次话的话,这个人还不是要成为神经病了?

    猴子坚持了下来,并没有成为神经病,然后却也没有多少说话的能力了。

    在银行取钱的时候,在镇子上边和小贩们谈话砍价买东西的时候,猴子明显不是那些营业员的对手,要想把价格砍下来,要想买东西的时候优惠一些,甚至想要在银行里边取钱的时候将银行的规章制度给问一下,也好方便自己的取钱顺序,都无法开口,即使开口了,自然也不是对方那些人的对手,搞不清是自己牙牙学语,还是在和别人说鸟语。

    有这么一次,猴子在银行取了自己的五百元钱,五张崭新的红色大票子。

    他乐呵呵的准备去别的商店里边买一点酒水,回到自己的哨所的时候,喝上几口,也算得上是最自己的一种犒赏。

    犒赏什么呢?

    猴子这么多年是在是没有什么功绩的,毕竟这么多年了,从他的那个哨所通过的人也是在是太少了,车辆更是没有几辆车子的,若是能见到一辆宝马或者雪福莱,那简直是上帝开眼了都。

    对于猴子来说,上帝对他是不公平的,这么多年了,参军的猴子从来没有立过功,自然上头也不会有任何的理由来奖赏他了。

    所以猴子长时间都不会有机会从这个大山野外出去了。

    对于犒赏,买一点酒水的原因,猴子是这样自我安慰的。

    他觉得自己能够在这个大山里边的孤零零的哨所带上个三五载,并且是自己独自一个人的风里来雨里去的,从来没有向上头埋怨过,也从来没有泄气的崩溃的发泄过,从来没有想过自杀轻生什么的,自然这种一种很高尚的精神了。

    可以说猴子精神可嘉,可以说猴子一直都是在卧薪尝胆,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重见天日咸鱼翻身的,也更可以说猴子实在是生在这个不公平的社会里边,已经被上层的压迫给欺负的麻木了,僵硬了,自己的脑袋也不再有以前那么灵光了。

    为人之道,在于一个子,忍。

    猴子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已经忍受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见不到光明。

    就是为了奖赏自己这样一种忍的精神,猴子这一次取了自己的那些可怜巴巴的工资以后,决定去商店里边买一瓶好酒来犒赏一下自己。

    好酒好在什么地方呢?

    猴子觉得自己平时喝酒喝的都是大曲,这一次,他决定买一次特曲尝尝鲜。

    一般来说,对于猴子这样的人,即使是买大曲喝的时候,那大曲一瓶子也是不超过五块钱的,今天猴子决定要买特曲了,那特曲怎么说也要二十元吧。

    别以为二十元是个小数目,对于猴子来说,对于这个并不怎么金贵的小镇子来说,二十元并不小了,可以算得上是一种可以让人见钱眼开的数目了,达到了这种标准。

    猴子端着自己手中的五个红色的大票子来到了百货商店以后,才发现特曲只剩下一瓶了。

    看来当天猴子的运气还算得上是不错的,至少特曲并没有卖完,至少猴子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鉴于猴子自认为今天的运气算得上可以,所以他在买酒的时候也很大方,并没有像往常的时候一样,将酒瓶子翻过来放过去的看上半天,检查一下生产日期,还有保质期,以及有没有开封过等等的过程。

    这些似乎都是一些小女人小娘们干的事情,但是现在猴子身边并没有一个女人帮助自己持家,所以这些琐碎的事务,对于他这样一个在新千年里边还只有五百元的工资的小兵来说,也算得上是正常的可怜的了。

    这一次买酒,猴子并没有经过以往的那些精挑细选,就直接买了。

    毕竟柜台上边也只剩下一瓶了,所以就算是挑选出来什么瑕疵了,猴子也没有办法了。

    今天他是铁了心要买特曲喝的,为的就是要安慰一下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强忍着的一颗卧薪尝胆的心思,只要能够保持这样的心思,猴子坚信阳光总会有照耀向自己的那一时刻出现。

    问题就在于,上帝总是不站在弱者的身边,这一次这个道理再一次的应征到了猴子的身上。

    猴子在乐呵呵的左手拿着特曲的酒瓶子,右手捏着那一张从口袋里边抽出来的红色的老人头,递交在商场的柜台上边的时候,售货员在精心的仔细的检查了那一张钞票完成后,满脸的苦涩的望着猴子,眼神里边尽是怀疑和看不起的目光。

    猴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毕竟这一瓶子的特曲虽然是三十多元,可是自己给的是百元的大钞啊?

    难道自己一个月没有来这里,世道已经颠倒了?一百元的钞票已经买不了三十元的东西了?或者说,这个特曲上边的标价是美元不成?

    如果是美元的话,猴子手中的人民币确实是买不起的,三十元美元若是换算成了人民币的话,也要乘以八的,那至少也应该是二百四十元。

    猴子豁出去了,今天就要是要挣回来自己的面子,若是一旦是美元的话,即使是二百四十元,猴子今天也决定掏钱走人了。

    他今天是铁了心了要喝这一瓶的特曲了,若是一旦二百四十元买一瓶酒水的话,对于猴子来说,可真的是人生的一大事。

    自己长的这么大了,可也从来没有买过这么贵重的东西,不过猴子今天确实是有一些破釜沉舟的心情了。

    不了,老天总是喜欢和猴子这样的人开玩笑,看一看他们在逼近崩溃的边缘的时候的反应究竟是多么的可笑。

    老天是通过那售货员的嘴巴和猴子开玩笑的。

    售货员看了一眼猴子,片刻过去,发现猴子在自己的怀疑的目光之中,竟然丝毫没有要回应的意思,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售货员只好自己先把话匣子打开了,本来她是不大想主动羞辱猴子的,但是售货员认为猴子这个人有一些自欺欺人,到了面前的假事都暴露了,还在原地装相,实在是死不悔改的类型。

    于是,售货员毫不留情的说道,“你的这一张是假币,没看清楚了就拿出来,真......”

    售货员的下边的话还没有说完,猴子的眼睛已经瞪大的好像铜铃一般的巨型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