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十四章 以卵击石

住家野狼2016-11-11 20:25:18Ctrl+D 收藏本站


    【跌倒了,爬起来再哭~~~】

    “他妈的,他妈的臭婊子,你竟然敢骗老子的钱,你知道老子挣钱不容易,老子辛苦一个月才五百块钱,你他妈的......”猴子骂骂咧咧的好像没个完了。

    那营业员是个刚刚从中专毕业的小女生,在班级里边的时候虽然算不得是一个班花,怎么说也是个貌似漂亮的人物,一直是班级里边的男生们追捧的对象,从来没有受过什么委屈,当然也就没有受到过任何的侮辱了,如果被男同学抱上床不算是侮辱的话。

    但是现在,那女营业员初来乍到,竟然被猴子这样一通乱骂,心中自然是起伏不定了起来,并且脸面上早就好似洪水泛滥一样的,鼓起来好像马上就要炸裂开来了。

    “快把它给拖出去!”女营业员一跺脚,现在也只好指示那一个不远处的柜台外边的警卫了。

    警卫得到了美女的指示以后,顿时觉得浑身的慵懒的劲头马上就烟消云散了。

    警卫拉着猴子的胳膊,想要将这个疯子给拖出去。

    但是猴子也不是吃素的,毕竟也是士兵出身的人,比起警卫来说,平时的任务和训练要更加的艰苦卓绝一些,自然在身体素质上也要比之警卫高上一个档次了。

    猴子原地不懂,稳如泰山,任那警卫怎么扯动,也是原地不动,丝毫没有要离开柜台的意思,一直在柜台的前边,冲着柜台狠命的伸脚踹着。

    而且嘴巴里边所喊出来的话越加的脏兮兮的,所有的脏字都是冲着那女营业员来的。

    猴子心中有道理,确实是因为自己长时间没有见世面了,所以现在说话吞吞吐吐的,有理也说不清楚。

    再加上那女营业员现在明显是在欺负自己,猴子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的一个月,不容易才挣来五百元来,多么的艰苦啊。

    现在却要被这一家垃圾银行给黑去了五分之一,一百元,这些如果还不算什么的话,自己还在百货商店的时候受到了侮辱,今天的好心情全部都他妈的被破坏了,再加上在这里,还要受到这个小姑娘的气,猴子是在是窝火的要命了。

    猴子觉得自己既然讲理讲不过眼前的女营业员,那么就直接一点,吵架算了。

    吵架的时候可能猴子也是吵不过那女营业员的,毕竟女人的嘴巴一般来说都是伶牙俐齿的,说话不饶人。

    但是猴子可以选择吵架的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骂架。

    人在骂架的时候,就可以不按常理出牌了,想骂什么就骂什么,比的不是谁的脑袋更加的灵光,比的不是谁的口齿更加的灵活,比的而是谁的思想更加的肮脏,比的是谁敢说出来更加肮脏的词语来诅咒对方谩骂对方。

    虽然本质上来说,女营业员的心中的肮脏的词语的储存量是不输于猴子的,但是现在毕竟是大大庭广众之下,猴子在暗处,自己在明处,她也不好为了逞一时的威风,而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边丢了面子了。

    所有,女营业员也就只好,保守的面对着猴子的谩骂,什么过气的话也不说了,只是大声的叫嚷着,让旁边的警卫赶快将这个疯子给拖出去,女营业员要将现在的所有的压力都施加在警卫的身上。

    若是那一个警卫无法将猴子在短时间内制服的话,那么这件事情的最后的责任可能就要由这一个警卫来独自承担了。

    天下之大,什么稀奇的事情都有。

    秀才遇见兵的时候,问题其实没有什么不好解决的,两方都搞不懂对方,那就不用搞懂了,有时候互相不了解也是一种太平的基础。

    但是,警察遇见兵,那就好像蝎子遇见蜈蚣一样,就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了。

    对于这一点,起初猴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看不起旁边的警卫罢了,而猴子的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了旁边的这一位美女营业员的身上,放在的不是她的美貌上,而是放在了她竟然胆敢欺骗自己这样一个一个月辛辛苦苦才挣得五百元的哨兵战士。

    猴子是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虽然这口气是咽不下去的,但是毕竟女营业员的前边有一个柜台挡着,就算是现在猴子再怎么拳打脚踢的,也是无济于事的,无法将那金属制造的柜台给踢翻了,然后走到里边去找女女营业员算账去。

    而且,猴子也不是傻子,如果将柜台给踢翻了,进到里边去找那女营业员茬子的话,不单单就是私人恩怨的问题了,还很有可能会上升到抢劫银行的罪名上边。

    猴子的家世没什么比较有头有脸的人,所以,一旦到了那个时候,若是警察在银行职员们的误导下冤枉了猴子,给猴子的头上扣上一个抢劫银行的额罪名的话,那猴子的下半辈子就要换个地方休息了,而且这个地方一换,就再也没有第三换的可能了。

    抢劫银行,视轻重缓急,会一次判处死刑或者终生监禁。

    猴子觉得自己手上身上也没有带什么工具,一旦被判处了刑法的话,肯定是一个无期徒刑。

    猴子虽然觉得自己在哨所的日子很不好过,但是毕竟那里是有自由的。

    自由的存在之下,哪怕是吃糠咽菜,猴子也愿意。

    一旦自由失去了,人的生命也就同时失去了四分之三了,猴子不是傻瓜,明白这个道理。

    所有,后再在用自己的脚掌狠命的跺着眼前的柜台的时候,其实也是留有余力的。

    但是猴子现在浑身上下的憎恨和愤怒都发泄不出来了,他多么想要将那个女营业员给脱出来,然后暴打一顿,然后狠狠的强奸一顿,然后再次暴打一顿,然后再次狠狠的强奸的她到苦苦求饶为止啊。

    不过,实在是不大可能会实现了。

    所有,猴子现在也只好转移自己的目标,来发泄一下自己现在心中的怒火了。

    他已经是怒火中烧了。

    猴子的余光看到了旁边正在用小猫的力量捉拿自己,想要将自己给拖出去外边的警卫人员。

    警卫只有一个人。

    猴子感受这一个警卫施展在自己身上的拖拉的力量的时候,发觉,这样警卫就算是再来三五个,自己也不会在话下了。

    如此的警卫也算得上警卫吗?

    猴子不禁这么想,难道自己在深山老林里边当了快三年的哨兵了,外边的世界的人们都已经退化了吗?力气都减弱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其实猴子是不知道的。

    猴子在深山老林里边当一个孤独的哨兵,虽然是艰苦了一些,平时贫穷了一些。

    但是那里吸收天地精华,吸收日月光华,而猴子也时常在深山老林里边一个人生活,料理一些事情,时间久了,便成了一种个人的训练了,就好像少林寺里边跳水的和尚一样,挑了三年的水,即使不学武功,也算得上是武功小成了。

    但是那警卫就不同了,警卫的力气或许原本不是这么小的。

    但是成就的站在门口,好像一直懒猫一样,什么都不用去做。

    警卫每天早上就站在门口,或者坐在门口,等了一天八个小时,银行里边的职员们都下班的时候自己就回家去,这么僵持的白面馒头一样的生活之下,警卫在警校所学习的那一点点的皮毛早就忘记干净了,自己身上的力气也在这种慵懒的生活中退化的差不多了的。

    所以说,此消彼长的道理,现在成了描述警卫和猴子的实力的最恰当的词语了。

    警卫在猴子的面前,至于对于猴子的亲身感受来说,那警卫只不过是一只穿着黑色衣服的病猫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所以,猴子不由自主的就想要将自己现在对于那柜台里边的小妞的愤怒,转移到警卫身上了,这一个不识趣的警卫身上。

    此时的警卫本来还打算在女营业员的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雄风呢,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一会就要被当作靶子打了。

    警卫依旧是不依不饶,这个时候若是他选择逃走,还算的上是一条生路。

    但是警卫在美女营业员的督促之下,并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依旧在猴子的身边墨迹个不停,虽然他的动作和力气,基本上是拿猴子没办法了。

    警卫见自己的拉扯拽,无论怎么样都无法将猴子给挪动一步,心下也是骇然。

    骇然的同时觉得自己也是在女营业员们的眼皮底下丢了面子了。

    所有,警卫的脾气也起来了,便用自己的余光打量了一下猴子。

    警卫发现猴子一身上下的打扮,绝对的是衣服乡下人的装扮。

    而最可怜的是猴子的脚下的一双布鞋,那布鞋的鞋头都已经快要破损了,猴子的脚指头都快要从鞋头伸展出来了。

    警卫顿时心下对于猴子看低了不少,再看一看自己的脚上的那刚刚买来了一双二百多元的名牌皮鞋,明显和猴子不是一个档次的人。

    警卫接下来并没有再多想什么,直接伸出来自己的一只穿了真皮皮鞋的脚,向猴子的一条腿踢了过去。

    现在是夏天,猴子身上穿的很少,即使是穿了裤子的,但是那裤子也是薄薄的一层,就好似一层砂纸附在自己的腿上一样。

    而如果警卫就这么直接狠命的踢在了猴子的腿上,就算那皮鞋不能将猴子的腿踢到骨折的程度,也肯定足以让猴子伤个不清了。

    猴子眼尖如明镜,顿时看出来了身边的警卫的意图了。

    猴子不屑,却又非常的气愤这种阴险小人的做法,于是在警卫就要踢出来那一脚的时候,猴子先是猛然的向后倒退了一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