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十九章 投鼠忌器

住家野狼2016-11-11 20:32:16Ctrl+D 收藏本站


    【朋友们看书的时候,请别忘记给本书投票呀,谢谢你高抬贵手啦~~呵呵~~】

    现在的猴子,和几年以前的那个从百货商店回来的时候,有什么不同呢?

    有。

    首先,他的衣服更加的破旧了,缺衣少食的日子很多人都过过,但是大部分人都有亲人作陪。

    而猴子的生活,是没有这些的。

    一个人可以什么都有,但是最不想要的是孤单。

    一个人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不能没有的是亲情啊。

    除非你是绝对的冷血,否则的话,真的很难去承受孤独的背伤,哪怕你是千万富翁,也是一样的尽然。

    而现在猴子不仅仅是一无所有,连亲情也是没有的。

    因此,猴子在这一段时间里边,没有突破,没有去将自己的顺手牵羊训练下去,最后成为一个江洋大盗,就算不劫富济贫,至少也可以养活自己。

    那是因为身边没有亲人的安全感。

    不要说那些历史的大盗们很多也没有亲人,都是孤儿的。

    但是他们至少有自己的同伙,有时候同伙也是一个不错的安全的寄托。

    毕竟,无论在什么时候,你都会想到,要死也不仅仅是死我一个。

    这样自己就平衡的多了,作案起来也顺手麻利的多了,并且大部分时间有同伙帮助,帮你放风,或者帮助你罩着未来,因此一切都没有问题。

    猴子是一个孤单的人,孤寂的简直可怕。

    现在的猴子不孤单了。

    有莉亚娜在了。

    只是莉亚娜现在还在昏迷着,这让猴子有一些手足无措了。

    无论怎么样,猴子曾经都是很少和女人有接触的。

    现在突然自己的面前有了一个这样的国色天香的美女。

    而且还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妞,这让猴子不仅仅是脑海中混乱了起来了,身体也有一些发抖。

    猴子的身体发抖起来就更加的紧张了。

    现在刚刚关上了房门了,房间里边稍微有了一点点的热乎气,不过冰冷还是依旧在侵袭着所有的角落。

    猴子的发抖不仅仅是因为那对于看到女人以后的紧张感,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周围的气温实在是太冷了。

    这样的冰冷的天气,对于猴子来说,若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边,把一个冬天就这么度过过去了,还算是比较能够承受。

    但是在中间是绝对不可以随便开门的,否则一旦有凉气进来了,对于猴子这样的一个小哨所里边生存的人,是很危险的。

    猴子确实是在冬眠,但是并不是完全的冬眠,因为人类的冬眠毕竟和动物有不同的。

    猴子可以狠狠的睡觉,希望可以将冬天给睡眠过去,但是终究人类还是需要吃东西的。

    因此,猴子这些天的粮食基本上都到了嫉妒短缺的情况了。

    现在又加进来了一个看上去很尊贵的女人,这让猴子愁眉苦脸了起来,为以后的食物问题发愁了。

    本来这个时候,猴子是应该去很远处的小镇上边,采购一些食物的。

    他会骑着自己的破烂但是经久耐用的摩托车,直接一溜烟的去到远处的小镇。

    虽然要大半天的时间来回,但是对于猴子来说,也就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他也不是野人,总不能靠山吃饭的,他更不是猎人。

    因为他虽然身为哨所的守卫,确实是连一把枪都没有的。

    猴子本来是该去那小镇,可是现在大雪封门已经很久了,猴子就算是已经有了钱了,工资也打来了,而且还从我那边骗取了大概有四百元的钞票,本来可以大吃一顿的。

    自从大半年钱的那一次的不劳而获以后,猴子几乎没怎么吃过一顿称心如意的好的饭菜酒水了。

    这一次有了这样的机会了,但是老天却不作美。

    如此情况之下,猴子只好暂时被封闭在这个冰雪的世界里边了。

    那短短的粮食,就算是猴子自己吃都不够,都未必可以顺利的活到冬天过去,活到这个大雪天放晴。

    现在又来了一个女人,女人一般都是比较懒惰的。

    但是女人的食量却从来不会比男人少了多少了。

    所以,猴子不得已,收留下来了莉亚娜以后,却要为莉亚娜的伙食发愁了。

    一个人吃喝剩下的东西尚且不够数,现在两个人,食量自然就增加了一倍了,猴子愁苦着。

    再加上现在房间里边比之原本的温度,要清冷的多了,猴子难受外加痛苦。

    甚至有一些痛恨这个突然闯进了自己的生活的女人了。

    这个女人还不是一般的女儿,而是长相和气质都如此俱佳的女人。

    猴子本来也是可以将她给扔到门口,不去搭理的。

    但是男人见到了美女,总是习惯于走不动路,这也难怪,直接导致了猴子昏昏沉沉的就将莉亚娜给搬到自己的房子里边了。

    小小的哨所,应该是充满了暧昧的味道的。

    不过这种暧昧的味道和正常的暧昧不大一样。

    毕竟正常的暧昧应该是两个人的,而现在猴子和莉亚娜虽然也是两个人,但是却有一个昏迷了,这就可以说只剩下一个人暧昧了。

    而莉亚娜自己,其实还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方呢?

    莉亚娜的沉迷的意识之中,一定还以为自己现在还在雪堆里边被大雪给掩埋着呢。

    甚至,可以说,都不知道莉亚娜现在是不是还在活着。

    这一点猴子也不清楚。

    猴子走了过去,靠近莉亚娜,将自己的手指放在了莉亚娜的鼻子旁边,然后想要试探一下究竟她还是不是活着。

    莉亚娜的鼻息有,但是相当的微弱,猴子连续试验了两分钟,才能够确定那是莉亚娜的鼻息,而不是别的,不是房间里边的微风什么的。

    猴子不死心,还想确定一下,毕竟他可不想在自己的哨所里边死人,更不想在自己的哨所里边存放一个死人。

    这个哨所自己还不知道要居住多少年呢?

    如果就此在里边死了一个人的话,以后猴子居住的时候肯定不会安心了,死人的房子以后会不会闹鬼呢?

    这个难说,猴子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一个人在一个死过人的房子里边呆着,是在不是一件可以轻易容忍的事情。

    晚上睡觉的时候,这四周阴风阵阵的,都是大山包围,荒芜人烟,肯定难以入眠了。

    现在的猴子晚上也是要很困的时候才能睡着呢,毕竟晚上这里是特别的漆黑的。

    因为有大雪的天气,晚上也看不到月光了,猴子也不舍得开电灯有时候。

    就算是舍得,睡觉的时候总不能开着灯睡觉吧,那样对眼睛不好,而且也睡不踏实。

    所以,李怡的到来对于猴子来说,同时带来了很多很多的麻烦的事情,这让猴子抓耳挠腮,想不出来一个主意。

    看来也只好等待着李怡清醒过来以后,再问一问她的来龙去脉了。

    猴子将李怡的手端了起来。

    那是一只洁白如玉的小手,女人的手天生就是如此的细腻白皙的,再加上李怡出身尊贵,是从王宫里边被培养长大的。

    虽然经受了许多矮人们的房子的那种恶劣的环境的摧残,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莉亚娜仍旧是一只洁白如玉的花儿。

    猴子看着这一只手,直有马上想上去摸上一把的思想,这种念头在猴子的脑海里边转悠了一下,然后挣扎了良久,猴子还是放下了。

    毕竟现在这个姑娘的身份不明确,猴子天生不是一个胆大妄为的人,所以也不敢造次什么。

    猴子之所以要将莉亚娜的手给捧起来,是要帮助她号脉。

    他自己并不会号脉,也不知道什么所谓的脉象。

    但是猴子知道人的脉搏跳动就代表人还活着,而人的脉搏没了,就代表人已经死了,如是人的脉搏虚弱的话,那就说明人也很虚弱了。

    猴子凭借着这样一点点的常识,来给莉亚娜号脉了。

    他的动作本来就很僵硬生疏,又是因为莉亚娜是美女,所以猴子现在面红耳赤,更加的紧张错乱了起来了。

    面红耳赤是一方面,其实现在猴子的心脏更加的红。

    若不是因为猴子的心脏本来就是红色的,而不是黑色的,现在猴子的胸口肯定是有有一阵子的泛红了。

    心跳加速。

    因为现在猴子终于有机会和莉亚娜的躯体有接触了。

    刚才在雪堆里边的时候,猴子也是和莉亚娜有接触的。

    但是那毕竟是在大雪天下,猴子再和莉亚娜接触,也是被那周围的天气给煞风景的,根本没有时间去享受什么。

    虽然现在猴子没有搞清楚莉亚娜的身份,所以并不敢造次什么。

    但是毕竟现在猴子觉得自己只是给她号脉,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也没有什么不对和占便宜,以及趁人之危的意思。

    想通了以后,猴子的心底的罪恶感顿时消除了不少了,也就可以稍微放心下来,给莉亚娜号脉了。

    猴子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将莉亚娜的白色的袖子给推到肩膀上去。

    猴子看到的是一条好像白萝卜一样的胳膊,好看的简直刺眼。

    猴子的眼睛亮了,而且闪烁着的是红光。

    猴子伸手过去,将自己的粗壮的肮脏的指尖,放在了莉亚娜纯洁如玉的手腕上边。

    猴子其实是并不懂得号脉的,甚至他连号脉的基本的位置都不知道。

    不过,猴子所能够想象出来的办法就是,将自己的手放在莉亚娜的手腕上边。

    反正转上一圈两拳的,随便找找,肯定脉搏是在手腕上边的,若是转上两圈以后,没有找到脉搏的话,那就说明人已经不保了。

    若是有一点动静的话,那就说明人还有希望活着。

    这就是猴子的理论,虽然简单显得有一些小白,但是其实也是有道理的。

    特别是对于猴子这样一个准文盲来说,能够想到这一点,其实也算的上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了。

    猴子尽量压抑着自己此刻心中的热血澎湃,而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莉亚娜的手腕上边,通过那所谓的触觉,而不是肉感,去感觉莉亚娜手腕上边的动静。

    猴子起初将自己的手指放在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貌似是一处穴位,但是具体是什么穴位,猴子自己也是不清楚的。

    没有动静。

    猴子又找到了别的地方,当然还是在那手腕上边。

    没有动静。

    按的深切一点,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莉亚娜的手腕上边的皮肤好像一滩死水一样的,没有任何的生命的气息。

    难道是被冻死了?

    猴子疑惑。

    那也不对啊,为什么刚才我察觉到她的鼻子上边有鼻息呢?

    难道是我刚才察觉的错了?

    难道刚才真的是房间里边的残留的一点点的微风不成?

    猴子决定如果再找不到任何的莉亚娜脉搏上边的调动的话,就要去试一试她的心脏部位了。

    猴子可以说既是期待,又有点害怕的。

    毕竟如果猴子要去试验莉亚娜的心脏部位的情况的话,就不得不去做一些措施了。

    若是不去做,就试验不成来,若是做的话,想要试验出来莉亚娜心脏的跳动,就势必要用到猴子的手,或者脸。

    反正不能将自己的脚放在莉亚娜的胸口吧,猴子给自己开脱到,那么只有将自己的脸面,或者手掌,放在莉亚娜的胸口了。

    猴子反复的给自己的良心劝慰道,是胸口,是放在她的胸口,不是放在她的乳房上边。

    虽然猴子曾经将那中年妇女售货员的乳房给抓获过,但是那毕竟是一个又老又丑的中年妇女,和现在的年轻漂亮的莉亚娜洋妞是完全的不等同的。

    所以,如果猴子现在要造次的话,势必要给自己的心脏打一针强心剂了。

    虽然说如此,猴子还是很紧张的。

    他最后去打算试验一下另外一边,看有没有脉搏,否则就要去验证莉亚娜的心脏部位了,对是心脏部位,不是胸部,不是乳房......

    猴子转念之中,正在不停的给自己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天公不作美,还是专门要和猴子作对。

    正当猴子都要放弃希望了,准备转战别处的时候,莉亚娜的手腕有了脉搏了。

    猴子起初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的发生的,刚才还没有,怎么现在就有了,难道这个小妞是知道我的想法,不想被我给占便宜了?

    猴子有一些心怀叵测的想到。

    不过,他还是试验了一下,原来,刚才猴子所握的是莉亚娜的手背,真正的脉搏应该是在手心相平的一面。

    这样,猴子在找对了方向和位置以后,终于确定了,莉亚娜终究还是活着的。

    这样他就暂时不用担心房间里边会有所谓的死人了,至少暂时,莉亚娜是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

    毕竟,刚刚在寒冷的冰雪里边,都还没有被冻死,现在已经回到了封闭有温度的房间里边了,外边冰雪的侵袭也进不来了,莉亚娜的生命也应该是有了保障了才对的。

    这样,猴子就不用去验证莉亚娜的胸部了,他自己除了沮丧之外,也松了一口气。

    猴子开始去稍微试探一下莉亚娜的那脉搏跳动的规律。

    准确来说,是没有规律的。

    猴子感觉到莉亚娜的脉象不仅仅是微弱,而且跳动的时间差也不平稳。

    这个时候,猴子的脑海中就好像出现了一个医院里边的示波器一样的场景了。

    那是一条很平的线条,基本上没有什么波动,哪怕时而有一些小的波动,波动之间的间隔也没有任何的规律,杂乱无章的,好像一个不爱学习的学生写的作文一样,文字潦草,语句也不通顺。

    于此,猴子判定,这个金发女郎现在虽然还没有死。

    但是如果继续这么呆滞下去,不管不问的话,那距离死也不远了的。

    莉亚娜的脉搏仍旧在持续的断断续续的来回的摆动,就好像一个坏了的,或者说是没有电池了的摆钟一样。

    如果再这么将她搁置下去,不闻不问的话,那么摆钟终究会成为送终了。

    猴子明白这个道理,从他粗浅的一些医学知识和养生知识上来看,莉亚娜现在是需要一些营养补品了。

    不过,猴子现在房子里边可谓真的很有些弹尽粮绝了,能拿出来什么呢?

    外边风雪交加的,更不可能出去帮助莉亚娜去找一些吃的来补补身体,恢复一下精神和身体的温度。

    猴子愁眉不展了。

    如今自己都没有东西吃了,竟然又来了一个要养活的。

    而且自己不养活无所谓,就这样睡觉喝水,照样可以活上一个星期,可是这个女郎却是不行了。

    猴子观察她的脸色的苍白程度,可能一时半会没有一点吃的的话,这个女郎可能就要归西了,那脸色就不是苍白的问题了,那就要变黑了,然后腐烂了。

    猴子不敢再向下想下去了。

    眼下只好尽量在自己的哨所里边给莉亚娜找一些可以让她恢复精神的东西了。

    猴子站了起来,从床上下来额。

    看向自己的哨所的小房子。

    上边的烟囱给封死了,下边是地板,地板上边还有刚才的进来的那么多的雪花没有化完。

    雪花进入了房间以后竟然还没有完全的化为水,可见现在房间也是很清冷的。

    一个桌子,不能当饭吃,洗脸盆,脚手架,不能当饭吃,牙膏没用完的,不能当饭吃......

    猴子看了几眼自己的哨所,实在是找不出来什么可以进口的东西了。

    最后,猴子看到了那桌子地下的一个酒瓶子。

    那酒瓶子是以前自己在百货商店里边顺手牵羊回来的特曲美酒的酒瓶子啊,猴子惊喜万分。

    把酒瓶子拿了过来。

    猴子蹲下来身子,伸头去那桌子地下,拱了良久了,才将那酒瓶子给拾起来了。

    重新拿到了自己的面前,好像又回到了当初的那种美滋滋的时光似的。

    虽然时光已经过去了,不过这酒瓶子依旧还是存在的。

    而且上边的那个破烂的盖子也是盖上的,所以,里边的酒味并没有完全的散去。

    猴子伸手将那酒瓶子上边的盖子给拿开,虽然里边已经没有酒水了,干枯了,不过还是有一些香醇的酒味的。

    那酒味稍微带了一点点的辛辣的感觉,不过到了猴子的鼻息里边,仍旧是一片的香浓。

    猴子的口水顿时出来了。

    不过,他所想到的主意不仅仅是这些。

    猴子想到的主意是怎样利用这个空酒瓶子来就将这个美丽的金发女郎给救活。

    即使现在房间里边缺少粮食,吃的没有,甚至连一点喝的都没有,但是猴子依旧有办法,就看他下边怎么做了,怎么利用这个空酒瓶子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