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十九章 酒精雪花

住家野狼2016-11-11 20:33:15Ctrl+D 收藏本站


    【看见你的时候,看不见你的时候,哪个是幻觉?】

    套中人的猴子也是有脑子的,一旦有了绝好的机会脱离这个难以生存的套子的话,猴子也会想要挣扎一下,试一试能不能重新看到正常的外边的天空。

    猴子想要看到城市的天空,而不是荒郊野外的天空。

    许多都市里边的白领丽人,和白领先生们,经常会感慨,希望别离都市的喧嚣和烟雾,回到大自然。

    其实,大自然也未必就好了,只是他们很少见到大自然的恶劣的地方罢了。

    而猴子确实是见过什么是大自然的无情和残忍的,至少对于猴子自己来说,大自然从来就没有怜悯过他。

    猴子的日子,在这个荒郊野外的岁月,已经过的习惯了,但是也过的腻烦了,猴子想要心的生活。

    哪怕来天不愿意给他上流社会的显贵的生活,至少猴子也想要一个正常人在都市里边的生活。

    就这样,今天这个外国女人的来临,让猴子看到了一点点的希望。

    而刚才一连下了一个月的雪,却突然之间的就停下来了,让猴子看到了更多的希望了。

    希望来了,猴子决定要抓住,这一次,他不会再让希望就这么逃走,从自己的指缝当中消失的。

    猴子最后看了一眼天空,确定那大雪确实已经没有了。

    天空之中此时还在飞舞着的仅仅是一些缘木求鱼的从地面上边吹刮起来的雪花罢了。

    这样也仅仅是大风的苟延残喘罢了,过不了多久的时候,这些雪花也会干枯,会融化,那个时候就是猴子的命运的转机了。

    对于这个金发女郎,猴子不知道她现在的状况具体如何了,毕竟猴子自己也不是一位医生。

    但是处于对自己的认识,猴子觉得自己就算是不吃不喝,也至少还能够坚持个三五天的。

    那个时候雪花在地面上边早就消失的殆尽了,自己肯定是有生存的希望的。

    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没有比活着最好的状态了,当然了,还要有自由。

    只有在死亡降临的时候,人才会懂得什么是生存的珍贵。

    也只有在被束缚的时候,人才会懂得什么是自由的真理。

    猴子的脑袋比较简单,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是这种小小的道理,猴子自己还是知晓的。

    猴子下了哨所的台阶,然后走下到了雪地里边了。

    雪地很松软,大概是因为已经有了要融化的趋势了吧。

    所以松软的效果和原来也不大一样了,这让猴子也有了一阵的欢喜。

    猴子并没有被欢喜给冲昏了自己的头脑,现在他明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和当务之急是什么。

    猴子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将房间哨所里边的这个来历不明但是看上去绝对不是坏人的姑娘给救活。

    就是这么简单,因为这个姑娘的身世和背景,很有可能会改善自己的以后的人生。

    猴子现在都已经快要四十岁的人来,还没有真正享福过。

    曾经小时候算命的时候,算命先生夸奖过猴子说这个孩子是老年来财。

    看来那个江湖先生的话还真的是说对了呢,猴子现在就算是四十岁吧,应该也算得上是人生的幕末之年了,就算不算的是很老,也至少比较老了。

    这个时候有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姑娘的到来,说不定就是给猴子的一个发财的机会,也就正式应征了那个江湖算命先生的话了。

    猴子心中欢快的蹲下来了自己的身子。

    他看清楚了一些比较洁白的门口的雪地,然后很有力气的开始用自己的手掌挖雪了。

    猴子的双手都没有手套,这个哨所其实在这个地段根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所以猴子也并不需要什么手套,而上边也没有给他配备的意思。

    猴子就这样徒手的开始挖雪了。

    哪怕现在天上已经停滞了下雪了,不过雪地上边的雪花积攒的程度还是很厚实的,而且冰凉的程度也并没有减少分毫。

    毕竟周围都还有很多的大风,在凛冽的疯狂的吹刮着。

    这样的天气和气候,依旧是很恶劣的,需要改变的话,也不可能突然之间就转好了。

    如果想要外边的天气和温度有什么剧烈的变化的话,肯定不可能一秒钟就有改善的,至少也需要明天吧。

    所以,猴子也是个明白人,现在的冰雪重的冰凉的程度完全都没入了猴子的手掌中。

    甚至已经通过了猴子的手掌的表皮,渗透到了猴子的手掌的里边了。

    这样的效果,现在猴子只是暂时的冰凉刺痛一下,稍微还可以忍受一些。

    不过,等到猴子真正到了老年的视乎,这些中年时候受到的严寒,曾经被严寒所侵袭的骨骼和骨髓的地方,就会疼痛起来。

    尤其是阴天下雨的时候,甚至会导致非常的严重的关节炎或者骨癌。

    这些猴子并没有想到。

    毕竟在年纪尚欠的时候,都已经受苦了,谁还会想到老年会受到更多的苦呢?现在的猴子其实也就更加期待自己的眼前而已。

    那些还在年纪轻轻就不断的想着给自己的年老做准备的人们,其实他们的现在的年轻的生活一定是无比的享受和奢华的。

    只有年轻的时候享福过,或者还在享福,才会想到警惕的为自己的老年生活做准备。

    毕竟他们年轻的时候没有受到过任何的委屈,到了老年了,那就更加的受不得委屈了。

    猴子不同与这种城市里边的尊贵人物。

    猴子所想要得到的仅仅是任何时候的一段富贵,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有富贵就行。

    因为猴子已经过习惯了艰苦奋斗的日子了,对于将来的幸福生活,猴子虽然很期待,但是也并不是没有的话自己就要自杀了。

    就算是将来没有猴子所希望的生活,猴子觉得只要人还是活着的,那就还有希望,那就还有生存下去的意义。

    毕竟自己现在深处外界几乎与世隔绝,但是却同时不失自由和舒畅,只是没有山珍海味,美女小姐,汽车洋房罢了。

    猴子一边用自己的一只手挖雪,一边想着这样的问题。

    首先这些问题猴子觉得是应该思考一下了。

    以前是不敢思考因为思考了也没有用,也只是在大脑里边意淫罢了。

    而现在有了这个来历不明却又好似出身显赫的姑娘来了,这让猴子觉得有希望了,不是仅仅意淫的问题了,有可能自己的大脑的意淫可以成为现实了。

    所以,猴子开始思考了,而且是深入的思考这些问题,以及以后自己的生活的打算,转好以后怎样去过自己的下半辈子。

    再次,猴子现在双手冷的发疼,而浑身上下,也都在哆嗦。

    猴子想这些问题,其实也是在转移一下自己的思维,不让自己觉的自己现在很冷的一种办法罢了。

    虽然这种转移精神的办法没有很有效的将周围的寒意给去除。

    不过,毕竟这种想法牵扯到以后自己的幸福生活,越是思考下去,猴子就越是感觉到很有希望。

    那么自己的思考就很有意义,想起来的时候也会有热血沸腾的感觉,和周围的冰冷的世界做着最强烈额抵抗,如此也可以稍微驱赶一下猴子周身上下的寒意。

    不过,即使是被那层层的棉衣给包裹着的身体的寒意可以抵挡的住了。

    但是自己现在一次次的将自己的手插入那冰凉的积雪之中的时候,那赤裸的手却是丝毫没有防御力的。

    一次次的要经受这么多的冰雪的寒意侵入,猴子的双手已经快要失去知觉了。

    就算是失去了知觉以后,那知觉也不过是所谓的手和冰雪接触的感觉罢了,其实那种疼痛的刺骨的难受的感觉,却仍旧是存在的。

    而且这种疼痛不仅仅完全聚集在自己的手上,竟然寒意带来的疼痛还会通过自己的手。作为一个载体和源头,逐渐的蔓延到了自己的胳膊,肩膀,最后甚至是额头和大脑皮层都发麻疼痛了起来了。

    猴子不敢这么耽误时间了。需要赶快的收拾好眼前的任务,然后回到房间里边暖和一下,不然自己的这只手不知道是不是就要废掉了。

    猴子觉自己为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外国女郎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一定要将自己做的所有的事情,受到的所有的罪都告诉她,这样自己获得回报的时候,也会更加的丰盛一些了。

    猴子想到了自己现在虽然在受苦,但是终究会获得回报的,而且自己受到的苦痛越是增多的话,那么获得的美好的回报也会正比的升高,那么现在猴子干活起来显得更加的有劲了,主要还是心力和精神上的推进力,在不停的督促着猴子前进,和活动,不然的话,他才没有这儿雷锋般的好心,不收受任何好处的情况之下,搭救这一位来历不明的陌生女孩呢。

    冰冷的天,四周都没有任何的生气,虽然猴子现在在动作,但是他的动作都很僵硬。

    唯一可以看到的生命的迹象,就是现在猴子的满脸的冰峰一样的表情中的那一抹嘴唇上边的浅笑,那种浅笑,说不上是奸笑,却也显露了一些狡猾的意思了。

    猴子就是这样,徒手将雪地里边的雪花,一点点的托起来,然后逐渐的塞到那酒瓶子里边去了。

    酒瓶子的瓶口很小,非常的小,如果是平常人喜欢对着瓶口喝酒的话,那算得上是适合了。

    但是如果现在是猴子这样的想要将身下的这些雪花很快的装入那酒瓶子的里边的话,这个瓶口确实是小的可怜巴巴了。

    但是,猴子绝对是不会气馁的。

    现在都已经进行到了收官阶段了,猴子决定鼓足了力气。

    就算是每次只能装下去一点点的雪花,猴子也要积少成多,总不会半天都在这里呆滞着的,终究会在三五分钟过去以后,就有了效果的。

    三五分钟终于过去了,效果是有的,但是却非常的渺小。

    长长的瓶子,只被灌入了大概三分之一的空间的雪花。

    猴子的手已经被冻的有一些暗紫了,看上去就好像一只死人的手掌一样,这样描述一点也不过分,猴子自己看的也很清楚。

    猴子现在基本上不敢去看自己的手了,因为每一次看上去一眼,都有受不了要崩溃的感觉。

    猴子现在是在依照自己的胳膊上边的一些力气,来驾驭自己的那一只手。

    若说让猴子现在动一动自己的手指头,那基本上比让他登天还难。

    毕竟现在猴子的握着酒瓶子的手都已经冻僵了没有任何的感觉了,除了疼痛和疲倦,更别说那一只要不同的深入到雪层里边的手掌了。

    猴子的手掌也确实是受罪了,但是这并不影响猴子发家致富的精神。

    所以,在猴子又坚持了大概两分钟以后,整个酒瓶子才有一半的空间,大概被那雪花给塞上了。

    而且还是松松垮垮的,不怎么严实,相信如果那些雪花都化成了水的话,也就只有占据瓶子三分之一的水分可以食用。

    这些如果只是莉亚娜一个人喝的话,那尚且还是够用的吧,猴子这样想。

    那么既然如此,猴子自己就暂时不喝水了,反正自己现在虽然身体不大好,却也没有得病。

    虽然没有吃的喝的,但是暂时也死不了,还是要坚持将这个财神奶奶一般的女孩,给救助的好了,照顾的好了最重要,最有价值。

    猴子这样想着,然后站了起来。

    自己的腰肢早就已经酸的快要受不了了。

    不过,猴子为了尽快的回到哨所,一者赶快将这半瓶子的水给化开,然后喂给那金发女郎。

    二者猴子自己在外边也受不了这种风雪的侵袭了,希望赶快回到自己的安乐窝里边去了。

    “咔嚓~”

    猴子的腰部的骨头,由于长时间的蹲下,然后突然之间又站起来,再加上是在这种严寒的恶劣的天气之下,响了一声,然后传来了剧痛。

    猴子感觉只是普通的筋骨弯曲导致的响动,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也就放心的停顿了一两秒钟,然后就转头走向了自己的哨所了。

    猴子重新上了台阶,然后打开了门,迅速的走到了房间的里边,然后狠狠地将大门给关上然后反锁好了。

    就是这样,猴子获得了这来之不易的宝贵的半瓶子的雪花。

    这可不是普通的雪花啤酒,而是救命的半瓶子雪花啊。

    猴子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要将这个瓶子里边盛放一些雪花,然后等到那雪花完全都融化成了水就好办了。

    雪花融化成了水了,自然就会沾染上了这酒瓶子里边的残留的一些在内壁上边的酒精。

    这样水混合上了究竟了,就自己制造出来了一点点的浓度很低的酒水。

    这样的就是给那金发女郎喝了以后,肯定会使得她的体内有了一些热量了。

    这些热量不仅仅是生命之源——水带来的,而且还是那酒精带来的。

    这样,两者的混合,自然正式救助在这种冰雪的天地被冻得昏死过去了的伤者的良药。

    猴子的智商偶尔也会灵光一闪一下,毕竟自己在这个恶劣的环境的地方生活了也算得上是很久了,所以对于怎么生存也有了一定的经验和自己的切身体会的感觉。

    猴子走到了莉亚娜的所在的小床的旁边,手中依旧是捧着那一个瓶子。

    瓶子里边现在有一些酒味了,可能是那冰雪在里边已经开始融化了吧。

    猴子这样欣喜的想着,看来自己的主意确实很不错,用起来也很方便。

    猴子走到了床边,然后就坐在了莉亚娜的旁边。

    猴子并没有去看莉亚娜,而是在观察这个瓶子里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猴子将那瓶子举高了在自己的眼前,然后贴近自己的眼珠子在瓶子的瓶壁上边,仔细的观察,那雪花在里边的动静。

    猴子失望了,那雪花现在在瓶子里边虽然占据了一半的空间,不过现在的位置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也没有要融化的趋势。

    猴子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的温度。

    自己的哨所的房间里边虽然比之外边,没有外边的大风股股一般的寒冷袭人,但是也并没有丝毫温暖的劲头。

    也正式这种不知道多少温度的情况之下,这些瓶子里边的雪花,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融化了。

    若是房间里边的温度一直都保持在零摄氏度的情况之下,那么零摄氏度的时候冰水混合物是不会互相溶解的。

    那即是说,这半瓶子的雪花,就这么搁置着了?

    总不能让莉亚娜吃雪吧?

    一个昏死过去的人,也是吃不下去东西的,更别说是雪花这种抽象的物质了。

    猴子愁眉不展,继续观察那瓶子里边的雪花。

    按照道理来说,即使房间里边很冷,也应该不是在零下的温度的。

    猴子仔仔细细的盯着大眼睛,望着那雪花。

    然而,雪花也好似在睁着大眼睛,望着猴子一般。

    两者就这么对峙了下去了。

    时间过去了,分分秒秒自然不会因为猴子的急切而停息丝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