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六十八掌 死地

住家野狼2016-11-11 20:37:46Ctrl+D 收藏本站


    【她对我说:“我们曾经的那些誓言,都是屁!”——红雨霏】

    猴子现在的状态,是一种处在弥留阶段的人的状态。

    正式因为眼前的这一大片的难以在短时间内融化的冰面,让猴子的心思也随着这些冰块,凉了下来了。

    猴子不想去追求过多的东西了如今,只是希望一个可以属于自己的生活,哪怕是孤单一些,哪怕是贫穷一些,也可以僵持过去,只要人活着,并且自由着,就比什么都重要,都要值得高兴。

    但是眼前的状况,好像是老天在给猴子开的一个玩笑,告诉猴子,你的这一点点的想法,也是不可能会实现的。

    猴子悲观的望着地面上边的死寂的冰面,即使是在如此强烈的阳光之下,也好像死猪不怕开水烫一样的无赖,不愿意有丝毫的妥协,就是要保持着自己的原本的状态,不会那太阳光左右丝毫。

    猴子叹了一口气。

    现在又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呢,也只有继续保持着这种状态,一个字,等,下去了。

    自己的人力也是没有办法改观眼前的一切的,只有等待阳光逐渐的将所有的冰面给照射的化开了吧。

    毕竟现在才刚刚是早上,即使现在太阳光的照射度无法将那冰面给融化的开了,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可以将冰面渐渐的融化开去。

    还有中午呢,就算是中午不行,还有傍晚呢。

    就算是傍晚也没有办法将那冰面给融化掉,还有晚上......

    想着,猴子又开始担心起来了。

    毕竟到了晚上,太阳光已经没有了,接着的又是那冰冷的寒气袭击而来了。

    寒气会将所有的已经融化了的冰面,重新结冻起来。

    毕竟晚上的气温肯定是在零摄氏度以下的,而且一晚上的时间也不比白天有太阳的时间少了。

    这下猴子可真的是要犯难了。

    如此情况,就说明反反复复,这些冰面要化开至少要等到开春的时候才行。

    而大城市里边有专门的清扫工人来清除冰面上边的冰雪,让行人交通可以畅通无阻。

    但是猴子这里是塞外啊基本,哪里有人愿意来为了他一个人来轻松这么远的地段呢?

    猴子无奈自己的命运的凄苦达到了普天之下的顶峰了。

    这种情况之下的猴子,是没有办法选择和挣脱自己的命运的。

    原本认为自己的一切都会因为这个金发女郎的到来,好像叫什么莉亚娜的女郎的出现,而变得幸运了起来啦,原本还一位这个叫做莉亚娜的女孩,是一个不错的女孩,是一个幸运女神呢。

    可是如今,猴子才发现,幸运来的如此之快,而倒霉来的也不比幸运迟缓多少,仅仅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倒霉就来给幸运换班了。

    猴子叹息自己的命运,可是仍旧是要活下去啊,这样也需要想办法,即使想不出来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就等死了。

    如今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去找一点水源,这样才能够将自己的身体保持着在一种不缺水虚弱的状态之下,才能够苟且偷生着寻找逃生的机会。

    猴子相信机会总会出现的,即使是这样白天黑夜的冰面的结合和散开,反反复复循规蹈矩。

    但是终究那冰面是会散开的,只是这逃生的机会来了以后,猴子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还有力量站起来抓住这一根救命稻草了。

    猴子端着手中的酒瓶子,走了一圈在场面上,找到了一处已经被融化的差不多的冰面,看上去那冰面也不怎么冰冷了。

    猴子蹲下来身子,用手去将那冰块给一点一点的掰碎,放进自己的酒瓶子里边,充当可以引用的水源。

    就是这样,大概半晌的时间过去了,猴子终于将那酒瓶子给灌满了。

    这一次事情完成之后,猴子的手并没有被冻伤,因为那冰面竟然都还透露着热度,估计是太阳太强大了吧。

    猴子多么希望自己所处的地方是极昼啊,也就是长年累月的都可以看到太阳,没有黑夜。

    猴子宁愿不去安心的等到天黑睡觉了,也希望那太阳是永远不会落山的,那样这些冰面就可以在一天之内差不多就化开了,不会造成白天化开,晚上又重新凝结的局面。

    可惜,期待只是期待,期待究竟是不是会化为现实,那就不是猴子可以取舍控制的事情了。

    猴子端着那一瓶子的冰雪混合物,转身开门回到了房间里边。

    当猴子重新回到了房间里边,关上了房门以后,才发现莉亚娜还是没有醒来的。

    这个女人看来还是一个懒女人,猴子这样想到,其实莉亚娜也是太疲倦了,再加上平时很少能睡上这么好的觉,所以潜意识里边也不愿意清醒过来的。

    莉亚娜真的希望就这么一直沉睡下去,反正就算是醒过来也没有吃的喝的,也没有事情做,不如就这么做白日梦,等待着外边的天气完全转好的时候再出动了吧。

    莉亚娜在睡觉时候的眉目和昨天晚上一个样子,大概还不知道现在已经是白天艳阳高照了吧,可能还一位是晚上呢。

    莉亚娜没有办法,走了过去,坐在床边,唉声叹气,他并不想打扰莉亚娜清醒。

    但是猴子也没有办法,现在再不发泄一下自己的心情,那就憋气的太难受了。

    猴子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唉声叹气已经惊醒了在旁边的莉亚娜的了,还在继续的唏嘘着长短。

    猴子将那酒瓶子里边的水放在了自己的嘴边,然后喝了一下下去。

    现在这个时候,也不是计较两个人用一个瓶子的问题了,眼下的问题是活命,而不是钻研于谁的唾液粘上谁的嘴唇的问题了。

    那瓶子里边的清水,清凉解渴,可就是过于清凉了,冷的猴子的舌头都快要打结上了。

    本来在外边的时候感觉还是挺温乎的,不过现在到了瓶子里边,再带回来哨所,竟然会这么冰冷。

    猴子不明白这里边的物理现象。

    那是因为冰雪融化成了冰水的时候,是要带走一大部分的热量的,也因此变得冰冷了一些了。

    还不如直接吃暖冰呢,那样还能够舒服一些,多少个早上起来都没有喝过热乎的茶水了,本来以为今天可以借一下太阳的光,喝点热水呢,看来太阳的光也不是那么好借的啊。

    猴子生气,甚至想把酒瓶子直接给仍在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些响动。

    “怎么了,你醒了呀?”那是莉亚娜的声音。

    猴子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刚才的那种气恼的气势也就立即荡然无存了。

    猴子赶忙站了起来,然后若不是脑袋还清醒的话,就直接转身给莉亚娜的跪下了。

    不过,猴子看见莉亚娜虽然声音传来了,却仍旧没有完全睁开眼睛。

    大概是因为她的眼皮太沉重了,毕竟也很劳累了,也有可能是周围的光线对于莉亚娜来说,一时间显得非常的明亮,让莉亚娜受用不过来了。

    也正是如此,莉亚娜的眼皮用了片刻之后,才完全睁开。

    莉亚娜并没有下床,而是重现的半坐了起来。

    发现身后的被子没有了,转为了盖在自己的身上了。

    莉亚娜知道那是猴子帮助她盖上的,趁着自己在熟睡的时候盖上的。

    莉亚娜表示很感激。

    莉亚娜问道,“你昨天晚上是怎么睡觉的啊?”

    猴子吞吞吐吐的道,“是在那里,讲究了一晚上。”猴子指了指那油光发亮的桌子。

    油光发亮并不是因为桌子很光鲜,很崭新,而是因为桌子上边的油渍已经多少年了,也擦不干净了。

    莉亚娜看了一眼那破旧的桌子,明显是没有办法盛下一个猴子这样的八尺大汉的。

    莉亚娜皱起了眉头,继续问道,“那你昨天晚上盖的什么东西啊?”

    猴子犹豫了一下,照实说了,“我什么都没有盖,被子给你了,反正我也穿了衣服,无所谓的,我的厚衣服就可以当作被子用了。”猴子的语言好像很谦虚似的。

    这让莉亚娜觉得更加的感激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了。

    若不是因为他如此的丑陋,外加年龄上也很不想配合,莉亚娜面对有生以来除了自己的亲生母亲,第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男人,还真的就想要直接嫁给他了。

    莉亚娜这样想并不是因为莉亚娜放荡,而是在她们的那个过度里边,性情总是这么开放的。

    女孩十六岁的时候就可以结婚生子了,何况莉亚娜已经十八岁了,在索拉王国里边也算不得是非常的幼小的了。

    莉亚娜继续说道,“那你不冷吗?”

    猴子说,“可能有点冷吧,我没太注意,太累了,所以一觉睡到天亮了,呵呵。”

    “那肯定是冷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额?”莉亚娜关心的道。

    “老样子啊,没什么了不起的。”猴子面对美女的询问,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国家的公主,哪怕只是一个落难的公主,猴子还是决定要打肿脸充胖子的。

    “现在几点了呀?”

    莉亚娜换了一个话题,对于猴子的感恩,她已经铭记在心了,莉亚娜是一个不善于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心情的人,多年的凄苦让莉亚娜学会了将一切都埋藏在心理的习惯了。

    这种习惯猴子并不了解的。

    不过,若是莉亚娜真的有一天重返了自己的王国的话,对于猴子这样的恩人,莉亚娜肯定会给他一个不错的爵位当当的。

    这是莉亚娜自己想的,猴子并不知道,也想不到,而具体莉亚娜是不是还有机会重返自己的王国,那也是一个巨大的问号了。

    猴子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下自己哨所的墙壁的四周,好像才恍然大悟一般,道,“我的这里没有钟表啊,对不起,不过,凭借我的经验,现在大概应该是早上,不,应该是上午十点钟了吧。”猴子道。

    “啊,竟然睡到十点了,这么晚了,太不淑女了,呵呵。”莉亚娜说笑道,好像一点都不清楚眼前的状态,是多么的危急似的。

    猴子觉得应该把眼前的危急的情况告诉莉亚娜一下,也让她做好准备,以达到一定的效果。

    毕竟现在还是少说话的好,说话会让人浪费体力,而体力的来源是食物和水分。

    如今水倒是好说,哨所的周围全他妈的是水,可是吃的东西就一点没有了,就算想吃树皮,也要到比较远的森林里边去扒拉下来,况且还不知道有没有毒,吃了以后会不会死人等等。

    猴子为难啊。

    莉亚娜并没有跟上猴子的思维,也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处在命悬一线的状态了,还好像看风景一样张望了一下猴子的这个房间。

    莉亚娜说,“没有什么,这个房子可能是简陋了点,但是也简单也许多,显得很温馨,很清楚,没有钟表什么的,根本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

    莉亚娜的话语让猴子很是受用,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别人的夸奖,而且还是夸奖自己一直都拿不出手的这个属于自己的哨所,看来莉亚娜并没有看不起过自己的职业。

    这让猴子暂时淡忘了眼前的危机感了。

    猴子打趣的自嘲道,“哎,有什么好的,我就是一个小哨兵,这个地方也是是在没人愿意来了,才分配我来了,一直在吃苦啊,想走人去更好的地方都不行。”猴子叫苦不迭道。

    “呵呵,那说明你风格高的,这么多人都不愿意来这么艰苦的地方,你却来了,这正说明了你和别人不一样的精神风尚呢。”莉亚娜很不了解实情的夸奖猴子道。

    直接将猴子的脸皮给夸奖的红透了半边天了。

    猴子实际上是羞愧的,而莉亚娜却觉得莉亚娜的脸皮红了是因为受到了表扬害羞,这说明他本来也是一个腼腆的人,这下让莉亚娜对于猴子的印象更加的好了,这一会也并不觉得猴子是一个丑八怪男人了,如今莉亚娜是从心灵看猴子,越看越顺眼,甚至期待自己的父亲也能够像这样做人处事,善待自己,那该多么的美好啊。

    美丽的是想法,残酷的确实现实。

    “哪里哪里,我只是尊重上级的安排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况且,奖金和工资也很低的,其实我早就想要调离这个地方了。”猴子多少有一些不好意思了。

    莉亚娜表示认可,确实不能太让人受苦了,就算是精神再怎么高尚的人,总不能将一个人一辈子给关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吧。

    想到这里,莉亚娜反而有一些同情猴子了,“韩大窘大哥,要是有一天我时来运转了,一定不会忘记你今天的大恩大德的。”

    猴子眼睛放光。

    转而又沉静了下来了。

    猴子明白,莉亚娜现在是一个落难公主,她什么时候才能够时来运转呢?

    要等到她的后母死掉吗?

    还要猴年马月呢?

    估计她的继母比她的年龄也大不了几岁吧,可能直到猴子死的时候,莉亚娜的继母都不一定会死掉呢,猴子这样绝望的想。

    但是,毕竟莉亚娜已经吐口了,这也是猴子一直想要得到的回报,就算是短期内不能够实现,对于猴子来说,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和督促吧。

    猴子的心理稍微好受一些了,但是并没有言表出来,而是摆摆手笑了笑,表示谦虚。

    虽然猴子觉得自己有一些虚伪,但是这种关键时刻,虚伪一些也不失为一种做人处事的巧妙。

    莉亚娜看了看门缝中的阳光,:“今天天气真好啊?”

    猴子听说莉亚娜提及了天气了,才想到了自己刚才想要告诉莉亚娜的问题。

    于是,终于猴子从云里雾里的幻想之中回到了现实,准备将眼前应该面对的危急的现状给莉亚娜讲解清楚了,不能够让猴子一个人背着压力不是?

    毕竟现在猴子自己都是自身难保的了。

    猴子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口了,“呃,莉亚娜呀,有件事情,我必须要给你说明一下。”猴子打开了话吧,但是并没有马上开门见山,他怕莉亚娜一时间接受不了。

    “什么事情啊?”莉亚娜水盈盈的眼睛望着猴子,疑问道。

    “是这样的,现在虽然外边的天气不错,天也晴朗了,还有很大的太阳,没有风了,也不下雪了,更不会下雨了,但是地面上边的冰还都没有化开,我们没有办法开车出去的。”猴子的解释还算得上是简洁。

    莉亚娜并不知道莉亚娜所说的车子是摩托车,还以为是马车呢。

    不过在莉亚娜的那个王国里边,莉亚娜所乘坐过的马车,也并没有在冰面上行走过,莉亚娜自己也不清楚马车是不是能够在冰面上边行走,不过听了猴子的话以后,莉亚娜觉得应该是不可以的。

    “那咱们就等着它化开就好了啊。”莉亚娜说,好似一切都很简单似的。

    猴子现在要向莉亚娜解释其实一切都很困难而且复杂。

    猴子道,“是这样的,白天的时候,太阳不能够将那冰面完全的化开。

    毕竟现在是冬天啊,虽然有太阳,但是温度还是很低的,晚上的时候,没有太阳照射了,而周围的环境中的温度却更加的低了,本来在白天已经融化开了的冰面,又会重新凝结起来,我看啊,不是在一时半会就能够融化的好了。可能时间要很长了。”猴子苦恼道。

    莉亚娜面色也呆滞了起来,好似是听懂了其中的难度和危险了。

    莉亚娜问道,“那基本上要用多少时间,才能够化开呢?”

    猴子并没有马上回答莉亚娜这个问题,先是回问了一句话,道,“你现在感受一下你的身体,在没有任何吃的的情况之下,你可以支持多少天不昏倒,没有事情呢?”猴子的问题非常的实际,若是自己的生命的期限长的话,那活命逃生的机会也自然就高了。

    “我没有经验,这种情况,你这么一说,我的肚子已经开始饿了,身体也觉得虚弱了不少了,大概还可以支撑一天多吧,最多了吧。”

    莉亚娜委屈的说道,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毕竟已经觉得自己获救了,却又重新获得噩耗,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在短时间内接受和容忍的,肯定是会产生眼泪和酸楚的,莉亚娜没有大哭大喊的崩溃已经很了不起了。

    “哎~~”猴子唉声叹气,他明白,一天两天的时间,这些冰雪肯定是化不开的了,那该怎么办呢?

    莉亚娜又追问道,“那冰雪大概要多少天才能够完全融化呢?我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偶离开这个地方,去找东西吃呢?”

    莉亚娜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自己究竟还有没有存活的机会,还是要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之下,逐渐的枯竭而死。

    猴子继续唉声叹气,却不和莉亚娜说话了。

    猴子并不想将这个现实,原原本本的告诉眼前的这个弱女子。

    况且,就算是猴子想告诉,这种老天爷决定的事情,猴子也算不出来,但是看眼前的境况,一天两天里边,冰雪肯定是化不完的了,那么莉亚娜的生命也就意味着会在一两天内结束。

    红颜薄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