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八章 爱情攻势

住家野狼2016-11-11 14:27:10Ctrl+D 收藏本站


    看了会书,上上网,大约中午左右,我也没有吃饭,就来到训练场,开始跟着卢森堡学习。

    妈的,这个家伙仗着我们反正不是他的亲人骨肉,就拼命的折磨训练者。

    大热的天使出了不少花招来让大家流汗,当然,也有不少自不量力的,目的是来看卢姗的人,流出了血(被锻炼器具砸伤的),还有昏倒的,倒地不起口吐白沫的,多亏没有一命呜呼的,不然武馆就要关门了。

    虽然这样,很多人都懂得怎样去偷懒,尽量在卢森堡的监视下趁他偶尔转头疏忽的机会歇一歇。

    大家之所以乐意百般被这个魔鬼折磨都没有泄气,也没有反抗,当然是因为卢姗的美貌太动人了。

    还有,卢森堡曾经说过,“不想练的可以滚蛋!想练的就给我往死里练!”

    滚蛋就见不到避月羞花的美人了,所以大家都决定往“死里练“。

    辛苦的人们都被卢姗的美色所迷惑,虽然不是真的拼了老命的练习,但是,在魔鬼的逼迫下还是身心俱疲。

    偶而望见到卢姗,仿佛对自己欣然一笑,倾国倾城。某人的感觉又会放松一些,然后被魔鬼用手指关节狠扣一下天灵盖,怒吼一声:“看什么呐!”,才愤恨的不甘心的老实下来。

    这类人当然不是我。

    别人偷懒可以,但是我不行,也不想,有几个原因。

    一, 我是交了培训费的。

    二, 不能让卢姗看不起我。

    三, 我确实要锻炼下自己弱小的身体。

    四, 既然来了就要学,既然学了就要学好。

    五, 卢森堡的教练方法不无道理,有些地方确实很科学,利于进步。

    六, 严师出名徒。

    每天,我都是练习最拼命的一个,也是最专著,最听话的一个。

    卢森堡叫我干什么,我都一心一意,不去想别的。

    身上只有汗水在流,体内只有血液在淌。锻炼跆拳道的时候我没有思想,只有希望不断变的强大的信念。

    我所做的一切,卢森堡看在眼里,他不是傻子,鉴于我这根良材,他似乎也有自己的想法,时常来专门的指导我一些动作,教授我一些新的东西。

    通过被开小灶,我本来就比别人刻苦,现在更是在实力上上升了一大节。

    这个训练馆,感觉只有我一个人是真正来训练的,其他的人都是来浑水摸鱼趁机偷窥美女的,郁闷死。

    场子里还有别的项目,象空手道,太极拳,双截棍法,太极剑等等,这些项目都是由卢森堡其他的弟子教授的。

    那些弟子的实力明显比卢森堡差上许多。

    听卢姗说,场子里本来也有不少的名家教练。那时候,武馆真是红火,每年的省级或者是国家级别的武术比赛,卢家武馆里总要出几个状元秀才之类的人物。

    只是,很久以前,卢姗哥哥来的那一趟,带走了场子里几乎所有的名家武师。

    训练场一下子被大清洗,元气大伤,从此也一蹶不振。

    卢森堡还因此大病了一场,几乎一命呜呼,后来在卢姗的细心照料下才恢复。

    我想无论是谁,自己的事业被瞬间搞垮也会疯的,更何况是被自己的亲生骨肉。

    哎!卢楚风,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晚上,我依然是最后一个离开,身边当然也少不了那一位倩影,我帮她把大门锁好,听她道声谢谢。

    我的计划开始了。

    卢姗已经从背包里拿出月票卡,准备去站台等车了。

    我的心里突然对她生出一丝的怜悯,或者说是同情,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情。

    或许我只是觉得,我喜欢的女孩儿,不应该乘公交车回家!

    我走上前去,对卢姗说道:“嗨!你家离这里远吗?”

    “呵呵,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大约有三站路吧!”她笑眯眯的说着,好象盛开的花儿般灿烂的面容和这漆黑的夜晚形成鲜明的对比。

    还没有等我说话,卢姗又调皮的抢言道:“哈!我说的话你都记不住的,那我以后不跟你说话了。”

    她扭头转过身子,装作生气的嗔怪道:“哼!”

    她的娇声让我感觉很有趣,听见也很舒服,是听到心里去了吧。

    “啊!不是,是我说错了。”我急忙解释。

    其实,我真的没有忘记她说的话,可以说她的每句我都清晰的记得。

    但是,我长这么大,应该说还没有追求过女生,所以现在怎么说都有些紧张。

    再说了,要是眼前的女孩儿,普通点还好,我还有底气,而卢姗又是那么的漂亮和有气质,说我高攀都不过分。

    我从后侧面能看出她嘴角的笑意,心里暗自高兴。

    “卢姗,我跟你说件事情,不知道你能同意吗?”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果然是小家子气,见了这么有气质的美女自己就这么没气质了。

    她疑惑的转过身来,抿嘴看着我,问道:“什么?”

    (一说到这里,我想起,初中时候的右边坐了一个似人似鬼的女生,一问她什么事情,她就猛的一转头,怒喝道:“啥!?”或者是“啥子!?”亦或是“干啥!?”,我靠!啥你妈个头啊!啥!那个人一言一行和现在眼前的卢姗相比,简直是一地一天。我现在回想起她就是个错误,要赶紧往地上吐口水,冲冲晦气,“呸!呸呸……”)

    “我……我觉得……”我一时语塞。

    “你说啊~我什么都答应你。”她一扬头,半长的发丝带着一股青春的风拂过我的面颊。

    听了她这句话,我心里难免有些邪念,没办法,我现在16岁,也是性欲旺盛的时期。

    我暗自笑笑,轻松了许多。

    我歪了一下头,说:“天这么黑了,你一个人回家,既要乘车又要走夜路,多不安全啊!不然,我驾驶我家里的电动车送你回家吧!”

    我满怀希望的望着她的脸蛋。

    “哦?”她疑惑了一下,“那我跟着你走,被你单独送回家就安全啦?”他调皮的质问道。

    “啊!?”我张大嘴巴,象个河马,不知所措。

    她说的确实不无道理,我要是个大豺狼色鬼,她就危险了。

    卢姗将脸向前倾,靠近我的脸,双手背在身后,坏笑的望着我,说:“哎呀!说到你心里去喽~脸红了,果然不怀好心呐!咿~可怕~.”

    我面露难色,有些尴尬,伸手到后脑不好意思的挠挠,说道:“恩~那就算了,那我先走了,对不起……“

    我的眼里充满了落寞,低着头惺惺的准备离开。

    我刚刚转身,左手腕部就被一只温柔的纤纤玉手义无返顾的拉住。

    好软,又柔滑,又温暖,柔嫩的感觉吹弹可破。

    那种触电的感觉瞬间传遍我全身,好舒服,幸福的温柔感,让我一刹那间迷失了自己,沉醉在放肆的暖意中,徜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