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六章 学业为重

住家野狼2016-11-11 14:32:50Ctrl+D 收藏本站


    好想静静地坐在那里哭泣但眼泪在许多年前就已消失不见不再回来!

    ……

    我拎着行李热血沸腾踌躇满志的出来医院门,老人赋予我的期望能干出一番大事业的信心大约保持到公路前,在烈日的暴晒下,破灭了。

    我眉头紧锁,沉思良久,想想身上的十块押腰钱,决定不打车,太贵。坐公车却又没带月票,也不划算,干脆走着回去吧,痛快!

    我满大汗回来家里,见到妈妈正在忙着做家务。

    看见妈妈明显瘦弱了许多,脸色也憔悴了不少,我很心疼,胸口有说不出的感触。

    到家了,休息的场所,别处再好也不是自己的,还是家里待着舒坦。

    我没有去做一些傻事,不会趁着暑假去打工什么的,我不相信帮人发发传单,在餐馆里刷刷盘子就可以积累什么所谓的社会经验。

    比起那些无用功,不如在家里多学习一些以后能赚大钱的技能。

    我比较看中英语和计算机,其他的东西学来也都是做苦力的料,当然不包括你学的非常精通的。

    出院回家静养的第二天下午,爸爸急匆匆的赶回家。

    “易强!你怎么了,听说你住院了,被人打了?怎么回事,严重不严重?啊!?怎么不说话啊?儿子!”爸爸一副无微不至的面孔看着我,大手抚摩着我的额头表示关切。

    想想妈妈那疲惫的身影,憔悴的脸庞,我真的想立刻把他的手打开,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勇气做到。

    我本着脸,不说话。

    “怎么?是不是怪爸爸没来看望你啊!你也知道爸爸平时工作忙嘛!”老爸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说:“爸爸,你怎么才来啊?你儿子这次受伤可重了,这到没什么,然而所有事都是妈妈一个人承担,她是个女人啊,你怎么能……”我埋怨道。

    “唉~孩子,你可不能这么埋怨爸爸,现在爸爸不是在这里了吗,爸爸一刻都没有忘记你啊!”老爸找托词。

    或许我能够相信老爸确实没有忘记我,但是年老色衰的妈妈在他的眼中已经什么都不是了,哎,我深沉的叹气。

    “孩子,你是爸爸的心头肉哇!你看爸爸,这大汗淋漓的,背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一会儿还要回厂里开会,但是爸爸却一直怪念着你。你说你妈妈独自支撑一切照顾你,然而你住院这段时间,有谁过问过你的学业,你知道自己中考考了多少分吗?”

    爸爸的话让我一下子懵了。

    是啊!我几乎都忘记这件事了,真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的神仙了,看来象白老爷子那样霸道的思想,我还是缓几年再考虑吧!

    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业,是文凭,不是意淫。

    我刚要问爸爸,自己的中考成绩,却被妈妈的话拦住:“他考了632分,我已经打电话问过了,应该可以上个二类普高了,你还有什么要费心的吗?”

    妈妈的话是针对爸爸的,讽刺他心里一直都没有装着这个家。

    “你看你,我还能不理会孩子的事吗!以后别在孩子面前给我脸色看。”爸爸反驳。

    妈妈无言以对,不想再和爸爸多费口舌。

    我也很失望,不是失望自己的分数,我大概也就是这个水平,要不是考试的时候有王悦帮忙,说不定会比现在更惨。

    我感叹的是没能经历查询考试分数那一段惊心动魄的时间,现在也不知道那群同学们都考的怎么样,或许他们都已把我忘了吧,果然是树倒猢狲散,人走茶凉。

    “易强,爸爸也一直在关注着你的考试成绩,也是来给你宣布一个好消息的!”

    我眼睛一亮。

    爸爸接着说:“这个成绩还算可以,但是要上一类的高中,几乎不可能,因为好的学校都有要到700多分的。”

    我点头称是。

    “但是,儿子,今年摊上你时运好,Y市市里一中竟然大范围扩招!你也知道市一中的分量,那是全国闻名的学校啊!”

    我心中的弦一挑,有种预感。

    “本来你的分数连扩招的分数都赶不上,但是你老爹我给你托了熟人,只要交一定的赞助费,就能上!”

    我听到后,胸中很激动,因为在一中这样的好学校,我很有可能会遇见王悦。但是继而又平静下来,暗叹一声道:“即使遇见了又能怎么样呢……”

    “这回你老子我出血,咱们交他两万块钱,爸爸包你上个好学校……”老爸会声会色的说道。

    还未等我表露虚伪的惊喜,爸爸又咳咳两声,对妈妈说道:“恩,他妈!这次为易强的学业花钱,我是从单位今年奖金里预支出来的,这一年我就不能再往家里带钱了,你心里要有数啊!”

    妈妈听后,我看见她身子猛然一颤,要发作,却缓了片刻,妈妈重新叹了口气,到里屋做家务去了。

    妈妈已经对爸爸死心了,我这是什么家庭啊!永远都感受不到三口之家的温馨,四周弥漫的都是硝烟和心计。

    很明显,爸爸的话是假的,但是他真的为我着想了,只是我和妈妈都不领情。

    爸爸欠妈妈的太多,而欠我的,其实我无所谓。当卢姗事件发生之后,我对生死名利看的都已经很淡然了,偶尔也象热血个少年,但时常都会保持冷静,人说哀大莫过于心死,就是这个道理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