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章 赴约

住家野狼2016-11-11 14:39:12Ctrl+D 收藏本站


    转眼就是半个月,我一手拎着行李,一手缠着绷带,从医院里走出来。

    今天,白老爷子通知我说,晚上有事要跟我商量,所以,我一直在病房里无聊的待到傍晚才出来。

    不能回家啊,不然没法向家人交代,我已经给家里打了电话,说遇到一个小学同学,他现在发达了,我去他家住一段时间,玩玩,散散心。

    这个理由怎么听都相当牵强,可惜家人相信了,也助长了我踏上黑暗之路的风帆。

    我打算开学前回家一趟,一定要回,不然打死都穿帮了。

    还有,那时候一定得把手上的绷带拿下来,我可不想刚开学就在学校这么显眼,家人也会问东问西的。

    我来到医院外边,一辆黑色的轿车开过来,停到我身边,里面伸出个人头,头发梳的很亮,一副冰糖渣子表情冲我笑笑道:“是易强兄弟吗?”

    我惊讶之余一想,大概是老爷子命他的手下专门开车来接我的,心里很爽,毕竟长这么大还没有过这么高的待遇。这个时候我还没有领略到黑社会的权力。

    “我就是易强,你好。”我一点头。

    “呵呵,你好,我叫于欢笑,是白公让我来接兄弟的,别客气,上车吧!”

    眼前这个人给我一种很油条的感觉,不过印象并不坏,我打开车后门,把行李放进去。

    说是行李,其实就是在住院的时候白老爷子和卢楚风给我买来的一些日常用品,还有林媚儿送我的几件衣服,都是名牌子,也很精美,穿上后人都潇洒了一圈,只是以前我没有闲钱去买这些昂贵的东西。

    接下来,我打开前车门,坐进来,顿时一股凉气传遍全身,感觉爽透了,车内开了空调,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呵呵,冷了吧,我都忘了你才刚出院呢,把空调关上吧!”他说着,抬手去关空调。

    “不用,这样挺好,挺爽的。”我回答。

    他笑着把手收回去。

    我随手把车门上的玻璃打开半扇,用来通风,说:“可以开车了。”

    我见他没有动静,头正转向另外一边,伸出窗户,身子抖动,向外张望着什么。

    我靠近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嘿!老兄!看什么呢?”我疑问道。

    “别动呀!你等一下~”他头也没回的答道,还再拼命把头伸在外边“呵呵~”的笑着,好象乌龟一样。

    真是个奇怪的人,我把身子向后倾一些,朝车子后窗户看去,想知道他到底在注意什么,是不是有来了半个月前的那些偷袭者,这个是我所害怕的,以我现在的身体,再出现那种情形就算完了。

    什么也没有啊,来回都是行人,车水马龙的,还有晚上特有的叫卖的小滩,几家烧烤摊子正在搭建着。

    我无奈的摇摇头,端正坐好,打了个哈欠,等等他吧,反正我也不急。

    片刻,他终于回过身子来:“哈哈!正典!正典哇!开车走人~”

    汽车发动的声音……

    我疑惑道:“兄弟,你刚才看什么呢?”

    他门满面红光对我说:“哎呀!兄弟,刚才你没看过真是亏了,前边那个美女,穿个毛边超短裙,美腿又长又白皙,走起路来,那个……哎呦!不说了!说不出来,得你自己看才行啊!”他说着,还老身般般的拍拍我的肩膀冲我点点头,要不是我提醒他快追尾了,他还不能回过神来。

    我晕!老爷子手下都是些什么人啊~对此,我不报什么希望了。

    一路话不多,他大概对男的不感兴趣,我也不想去自找没趣,就让他自己慢慢的在脑中享受刚才的春色吧!

    宽敞的公路上,天还没有彻底的黑下来,面前的景象在迅速的倒退,我大概知晓他是白老爷子的专用司机,这些天来一直被吩咐守在医院门口,负责保护我,听到这里,我心头一暖。

    不过,白老爷子给我找保镖也没有必要找个这样的人吧,如果对方出个美女杀手什么的,他还不得帮着别人来杀我,郁闷中……

    车开的很快,我没注意是什么牌子的车子。第一次被专车专人接送,其实我不想这么快就到地方,享受一下这高等的待遇也挺好。

    转向灯一闪,两闪,三闪,我们转到一边,车子停下,又来到了熟悉的地方,我仰头见到那灯火辉煌的高大建筑外景,想来能来到这里的人也都是些达观贵人,建筑高层上镶嵌着几个彩色的金属霓红大字——星空夜总会,让人看了心中一阵舒爽开阔,字的周围被点点的金银色繁星点缀着。

    我出来等于欢笑停好车,他陪同我一起进去。

    说是夜总会,其实并不象我以前想象的那样混乱堕落。或许这里比较特别吧!

    幽雅的音乐,翩翩起舞的红尘男女,在这昏黄的七彩绚烂的灯光下,宽阔精致的环境装饰里,享受着夜晚的美好。

    于欢笑带我上楼:“兄弟,你顺着这里去三楼,白公和卢掌门正在楼上房间里等你,还有林小姐和凌小雨先生。”

    “恩!好!你不上去了吗?”我转身问道。

    “我不去了,这是青龙门内务部的事,我还没有资格参与。”说完他冲我诡异一笑,靠近我耳边说道:“林小姐说给我留了两个绝色美女,兄弟我先走了,拜拜喽~”说完他没等我答话,就风一般的闪人了。

    我暗暗摇头苦笑,这位好色有些过头了。

    我转身,看着眼前楼梯道上精美的壁画,心里一阵神往,举足踏上了黑金色的台阶。

    一条崭新的路开始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