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十五章 浪漫夜曲

住家野狼2016-11-11 14:55:40Ctrl+D 收藏本站


    本日,是公元2006年九月八日,星期六,天气嘛……死不了人的。

    入夜,明月高悬,凉风袭人。

    过来一处浅蓝色的木门,是一间四方的办公室,室内空间不大,但足够我一个人撒野的了。

    周围摆放着一些演出名册,播音稿子之类的文件。靠窗户处有张写字台,还好桌子上有一台电脑,只是不能上网,也没光驱,平时无聊的时候也只能玩玩扫雷或者红心大战什么的。

    我坐在房间中央,正在写字台上起草迎新生晚会的主持人串词。

    左手夹一根烟,不断的往口中送去,整间屋子弥漫在烟雾中。

    门被推开了,刘芮的身形进到房子里来。

    她本来想悄悄的进来,然而一推开房门,却被一股浓重的烟味遮盖了鼻息,忍不住小声咳嗽:“咳~咳咳~”

    我听闻动静,转身来看,发现她正躬着身子,在那边不断的咳喘。

    我赶紧把窗户全部打开,而后把手中的烟卷熄灭,过去轻轻拍拍她的背。

    “你没事吧~”我关切的问道。

    过了一小阵,她终于好些了,抬头皱眉居丧着脸训斥我道:“你怎么能在这种地方抽烟啊!?”

    刘芮今天穿着一见白色的连衣裙,好象荷花般纯美动人,两顺我最着眼的秀发依旧垂在两肩。

    我把她扶将到椅子上坐好,自己又搬来一张椅子坐在她身边继续写稿子。

    我狡辩道:“又没有规定这里不准抽烟的。”边说,我边把钢笔在手中转来转去的玩弄。

    “这可是学校啊~况且你是学生会的干部,要起带头作用,你都抽烟了,其他的学生还不得抽海洛因去啊~”她娇嗔的责怪说。

    “那这么说,毛泽东以前还抽烟,而且,对了,原来你还知道海洛因的。”我死不悔改。

    “你……”她拿我没办法,无可奈何的摇头,“你这样抽烟会伤身体的。”

    “我才不怕,活一天算一天。”我果然是个混日子的痞子。

    “要是有人不想你这么早死掉呢?”她那如溪水般清澈的眼神正凝视着我,眼里的柔情仿佛飞流直下的瀑布,冲进我的眼睛,流入到脑海里。

    时间凝固了片刻,刘芮自觉有些失态,缓和语气的说,“而且,你抽烟会危害身边人的身体的,比如我刚才进来,闻到烟味,危害就不小,这个,你可要负责。”她说话间虽然神情自然,但是脸已经红了。

    我望着他的俏脸,好似火烧云般美艳,清雅。

    我陶醉其中,道:“好吧!我以后再也不抽烟了。”

    刘芮欣然的一笑,探身过来,问我:“怎么样,节目单都排好了吗?”

    我无奈的一叹气,“哎!没办法,活太多了,现在刚开始找串词。”

    “那你现在继续串词,我来帮你弄节目单吧!”她提议帮我忙。

    我当然求之不得,“好啊!”

    我们开始在一起工作,因为写字台的长度有限,两人相隔的距离也不到几厘米,有时候身体胳膊等部位还会有些接触,或许我和她都心知肚明,不愿意表露吧。

    ……

    “好了,大功告成,节目排好了,明天晚上彩排,周一晚上就可以演出了。”她高兴的抬起身子,看我,“你的串词怎么样了?”

    “你看,你都弄完了,我的工作效率这么低,要不你再帮我下吧!”我请求。

    “那可不行,串词是你的工作,你要自己来,好好锻炼下吧,年轻人~呵呵!”刘芮开玩笑的说着,从身边的塑料带子里拿出两包康师傅奶油夹心饼干。

    我顿时垂涎三尺。

    “你继续工作,我来喂你好吃的,放心,等你完成串词前,我不会离开的。”她轻灵的嗓音回荡在我耳畔。

    我继续写稿子码字,刘芮一次次的将饼干放在我嘴边。当然会有几次,我甚至差点咬到她的手指。

    她这样的话,我根本没法安心的写东西,进度就更慢了。

    我抬头看下表,“刘芮,都快十点了啊!”

    “是啊~可是今天一定要写完,明天就开始彩排了。”她叮嘱我。

    “恩……”我又从她那葱根般细长的玉手中吃了块饼干,在嘴里喔叽了许久。

    我咽下饼干,顿了下说道:“再过一会儿,你就没法回宿舍了,我到无所谓,我可以一晚上在这里写下去。”反正我那宿舍也不象是人住的地方。

    “呵呵~”刘芮掩嘴一笑道:“我已经没有睡觉的地方了。”

    “恩?”我疑惑。

    “我在学校没有宿舍的,我是走读生,晚上本来应该回家住。”她解释给我听。

    “那你赶快回家啊~现在都十点了,再晚就不能出校门了。”我确实是为她焦急。

    刘芮微笑着说:“已经太晚了,我家离学校不近的,没法回去了,这么晚走夜路会有危险的。”

    难道她想让我送她回去,我锁眉思考着这个伟大的问题。

    “晚上我就在这间办公室过夜了,你要是想回宿舍十点半前可以回去。”她黯然的神色看的我心疼万分。

    “那我也不走了,今夜就一起在这吧!反正我工作效率也慢,写完了也得凌晨了。”我大义凛然的说,暗自打算一会儿要写的再慢一些。

    我可以看出刘芮眼神中的惊喜,她缓缓的扯开话题,说:“我爸爸妈妈都不在家,我回家也没有什么意思。”

    “哦?那你一个人生活啊~你爸妈都去哪了?”我问道。

    “爸妈都去国外了,现在大概在英国吧~他们的事不让我操心,我就跟着老管家在一起生活,家里还有几个佣人。”她淡然的道来。

    “哦,那你回家确实也没什么意思。”我事实求是的道。

    “哎呀!”刘芮惊呼一声,吓我一跳。

    “怎么了?”我问道。

    “刚才进来的时候,忘带水了,现在这么晚了,超市也关门了,怎么办,我们俩吃了这么多干饼干的。”她发起愁来。

    晕!这种小事,还惊讶的把我吓个半死,“呵呵!你等下。”我说着伸手从桌子抽屉的暗板下,拿出两罐早已藏匿好了的啤酒。

    她惊讶的睁大双眼,“你……你把这里当成什么了,天哪!这儿可是办公室啊~”

    她又继续说道:“哎!真不知道让你当文艺部部长是否是个对的决定~呼~”

    我心想,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个错误的决定,而是是极端的错误,已经不能再回头了。

    我说:“远水解不了近渴,现在也只能喝这个了。”

    说着,我“喀!喀!”将两罐啤酒打开,举起一罐喝了一口,阵阵爽口的麦香传来,我赞不绝口。

    “你不喝吗?”我侧过头来问她。

    刘芮抬眼看着我,小心翼翼的拿起另外一罐啤酒,放在嘴边,迟疑着。

    我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笑容。

    她试探的品了一口,眉头紧缩……

    最后,刘芮勉强的喝掉了半罐啤酒,脸色一直都没有舒展开。

    “哈哈,不习惯就算了,润一下喉咙就行了。”我劝解道。

    “恩~好的……”她说话的语态已然开始有些飘忽了。

    我暗道不好,要是把她罐醉了就惨了,人说酒后乱性,就算没有事都能挑出些事来。

    “你怎么样,感觉还好吗?”

    “恩,没事,就是有点晕乎乎的。”她娇声回答我。

    “易强~”刘芮又道。

    “啊!?怎么了?”我赶忙答话。

    “我先趴桌子上睡会儿,你继续写,写完了再叫我吧~”说完,还没等我言语,刘芮便趴倒在写字台上,闭上眼睛。

    她的睫毛好长,有形的瓜子脸,肤色异常白皙更添完美……

    老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还喝醉了,叫我该怎么办……

    当是时,我不由的想起了一个词。

    即使我本身不想去联想,不愿去回忆,然而,这个词仍然在脑海中不自觉的不断的浮现:

    为所欲为。

    ★☆★请喜欢这本书的朋友点这里,将《欲火青春》放入书架,嗷嗷感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