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七十章 千里之外

住家野狼2016-11-11 15:2:33Ctrl+D 收藏本站


    会议室沉静了半晌,都在等待凌小雨来介绍什么是所谓的考核。

    “嗯……大哥,我刚才粗略查了一下四圣门以往帮会里选大哥的考核题目……有徒手斗猛虎,飞车过天堑,三千米跳海,遗留荒岛一个月,土刑两周,身上浇满油在火坑里求生,水中闭气八分钟,滚烫油锅独手拣铜钱……”凌小雨在那倒背如流,身边的手下听了无不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妈的,这不是让强哥去送死吗?”陆凡咒骂道。

    我出手制止陆凡发牢骚,然而手下们私下里还在那窃窃私语,满肚子的不满。

    这事儿还真有些辣手,我沉思了片刻,说道:“难道一直以来都是这么选老大的?”

    我也疑惑,当经过这些考验后,还能有活人吗?简直天方夜谭!

    凌小雨解释道:“在民国前的时期,向来都是这样选大哥的,但是据说有一定的内幕,多数时候帮会里的老大都是内定的,然后经过掩饰或者作弊,成功做上大哥的位子,而这些危险的考核,到后来就成了摆设,大概只有当初四圣会开办的初期才真正实行过吧!”

    “恩……”我点头称道,想着自己的未来吉凶未卜。

    “然而,这次三位长老请强哥过去参加的本度帮会大哥考核,我想不会那么简单,可能不但不会有所留情,反而会变本加厉的刁难你。”凌小雨苦口婆心,却也无可奈何。

    我沉思了一会,“一共要过几关?”心中却在叹气,看来短期内见不到想见的人了,而我想见的人又是谁呢?少年的迷茫?我还算是少年吗?

    “三关。”凌小雨斩钉截铁的答道,打断了我偏移的思路。

    “大哥,你别去,我们也不怕他们三个破会!”

    “就是啊!凭什么就听他们三个老混蛋的!妈的我找人灭了他们去!”

    “强哥,你要想好啊,此去凶多吉少!”

    “大哥,你可不能丢下我们兄弟不管!”

    “大哥……”

    ……

    虽然各位所言都是为我好的言辞,可是吵的我脑袋都快炸了,根本没办法静静的想想出路,“刚吃过早餐,想让我都吐出来不成!”我愤怒的一拍桌子,没人敢答话了。

    我瞥了他们一眼,缓慢的想了半晌,咬出来两个字:“得去。”

    凌小雨补充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那强哥的顾忌是?”

    “首先,要给风哥个面子,我不去他一定不好做;第二,我方现在的实力虽然不怕他们三个帮会中的任何一个,但是若其三方联手,青龙门只有苦头吃,不能给他们这个名正言顺来干扰我Y市的机会;第三,恩………呵呵!不说了。”我轻言笑着。

    此刻,哪怕是凌小雨也未必能知道我心中第三个理由。

    兄弟们不敢过问,但都知道我的脾气,话说到这份子上,再劝我也没有用了,只好尽量做好保护我的工作。

    三日后,我,凌小雨,陆凡,于欢笑,王珂,还有手下十人众作为保镖护航,踏上了开往南京的火车。

    千里之外的南京,往日里并非是我这般温饱家庭的孩子能轻易去的了的,而今天过去,我却没有多么的兴奋,前方等待我的到底是什么,或许是死亡也说不定呢!

    自己是真的长大了,还是被痛苦折磨的习惯了,年少的迷茫仍旧没有结束啊!

    自己仍然是年纪轻轻的小鬼,无法脱离感情的纠结,灵魂的束缚,身边许多东西在羁绊着我的脚步,很多时候好不容易抛弃了这般,却又引来了那时,困难重重,包围了自己,让我不能呼吸,找不到舒适的氧气。

    如果我可以逃脱这所有,却也真正丢失了自己……

    想不通,很矛盾的日子,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做了是好还是坏,在思考的同时浪费了挺多的时间,不思考却又要饱受着心灵的折磨……

    人,或许,天生,就是为了受苦,而生存的……

    好想你啊!好想你们?呵呵!可笑~自己明明是个花心大萝卜,却要一直在表面装什么纯情。

    王悦,卢姗,林媚儿,刘芮,石晴,我要走了,这次距离你们这么远,足足有上千里,不知道要在外边呆多久,也不晓得能不能再回来,各位是不是也在想我呢!

    哎~一帮傻丫头,我却冥冥之中欠了你们这么多,生活里若没有了你们,或许我会痛苦的死掉吧!然而若没了我,你们会想我吗?会为我哭泣吗?

    一时间,我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了王悦最后拒绝我的场景……卢姗穿着黄色的夏衣看我练跆拳道的样子……与林媚儿初识的那场荒唐的英雄救美……石晴的冰冷的容颜,和她那每天催我交作业时候的气鼓鼓的面容……刘芮灿烂开朗的脸庞正在一手顺着自己的一束头发冲我盈盈的笑着……

    我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石晴,呵呵~如果这次能活着回去,一定好好做一次作业交给你,就一次哦~就一次……”

    想着,自言自语着,我轻轻的闭着双眼,在车上迷糊的睡去……

    我爱的人……我可以为你们去死!可我……又是为谁而真正的活着,为谁去战斗?怎么这个问题到现在还不清晰,一点也不清晰……

    思路在虚无缥缈的飞舞着,胡思乱想于梦境里徜徉,一刻也不能停息。

    南下的火车,行程中我被当做了国家级保护动物:吃饭要手下几人先试吃,看有没有被下毒;坐座位要特别细心检查,看位子上有没有沾有爱滋病毒的钢针;坐下的时候要被凌小雨和于欢笑夹在中间,同时陆凡和王珂刀剑护架防止有人来偷袭我……

    哎!真是的,把我当成棉花糖了。

    火车给人的感觉就是连贯,不会堵车,不会遇红灯,但是同时也有缺点,就是乱而杂,最后是脏!

    我在车上睡了一觉,又一觉,再一觉……

    醒来的时候就快到站了,是十个手下帮忙挤出了一条小道,我跟着人群下车,还引来了身边众人的咒骂声声不绝于耳。

    到站了,又见到了讨厌的阳光,南京的太阳比Y市更毒辣,晒到我皮肤上好似要炸裂开来,让我心里一阵不爽,胸中充满了对太阳神阿波罗的无限咒骂。

    只可惜我对太阳神那家伙的咒骂明显不是众多杂乱无章的乘客们的对手,正所谓水滴石穿,如今我的耳膜就要被这些听不清楚内容却很是听的清楚音量的嘈杂声穿透了!

    在我的眼里,火车站前所有的女人都是妓女,所有的男人都是人贩子,这个观念到现在还是没有改观,而今天我却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有趣的问题了,因为已经有人在站口等我了。

    出了站口,看见了卢楚风那熟悉的俊朗的面孔。

    只见他身穿深蓝色的风衣,站在站口,风度偏偏,领着几十个手下脸色严峻等我到来。

    我向手下们一招手,走过去,我们见面相视一笑,恍然间,二人同时想起白老爷子的事,不免都有些难过,卢楚风拍拍我的肩膀说:“节哀顺便吧!说来白公这一辈子也算是值了。”

    我重重的点点头,“我不会让他老人家失望的。”

    “走,上车再说!”卢楚风拉着我上了一辆轿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