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七十四章 一世邪狂

住家野狼2016-11-11 15:4:22Ctrl+D 收藏本站


    清风不见,月光纷飞,蓝星相伴,人心来守。

    我被揽月阁的全貌所震撼,一时间不能自已,难怪卢楚风说政府愿意出一亿元的资金收购此地,原来是眼前的这座震山之宝阁。

    “这个阁子是?”我回过神来,边向前走边问身边的卢楚风。

    “此揽月阁是纪念历代四圣会掌门的地方,历代的掌门的骨灰灵位都被摆放在此处。供天地日月瞻仰,而且普通人不准入内,必须是青龙门长老才有资格入内议事。”卢楚风条条是道。

    我不住的点头,从今天起,才终于明白了,所谓一个大的帮会跟街头那些普通的小流氓小混混有多少区别。简直是天壤之别,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啊!

    正当我们要踏入揽月阁的大门时,三位长老从里边正好走出来,相互间照了个对面。

    双方都不想先打招呼,失了气势。虽然尴尬的气愤在更加浓重的渲染着,然而我却执意不先说话,眼睛望向其他的方向,大家就彼此僵持着。

    三个老混蛋,跟你爷爷我玩把戏!靠!

    我正在心中暗骂道,卢楚风却沉不住气了,微笑着打招呼说道:“三位长老好啊!不知道早饭吃好了没有?”

    卢楚风的话让我对他有些厌恶,谄媚和阿谀奉承都可以理解,但是也要有个限度,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不免太恶心别人了吧!我不满的在心中愤慨着。

    三个长老也都照着大面,向卢楚风回礼:“卢掌门。”

    “恩,三位长老,今天我带了易强来揽月阁议事,关于那件考核青龙门大哥的事,你们……”

    还没有等卢楚风说完,花假山已经开口,装腔作势的不满道:“他不能进揽月阁!”

    我一愣,胸口一阵憋火。

    卢楚风急忙询问道:“为什么?”

    “因为他身上没有四圣标记!”秦绝附和道。

    李云海不甘示弱:“历来能进入揽月阁的都是帮会里有头有脸的人物,特别是近几年,只有我们三人和卢掌门以及白公可以进入,而我们五人身上都有四圣标记。四圣门自仙祖开创以来,历经上百年,如此大帮会,总该有自己的规矩历法!若身上还没有四圣标记者,就想入此阁的门槛,未免太侮辱阁里的各位先王长老了吧!哼!”李云海一脸的死全家的苦像。

    我在想办法应解,但根本不了解四圣会里前后的规矩,所以一时间也束手无策。

    卢楚风追问道:“哦,如此到也好办,大家也可以临时找别处议事,三位为何要让我和易强来此呢?”

    “是想让这小子见识见识我们四圣会的传统,四圣会根本不是那么好进的,和那些街头巷尾的小瘪三集团不一样!自己不行就不要异想天开!”李云海巧舌如弹簧。

    他却没有发现我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目光中尽是凶光。

    卢楚风拉了一下我的衣角,然而我可没有那么好欺负的。

    我执意过去靠近李云海,越靠越近,到最后几乎贴着他的面容。近在咫尺的距离,我的眼睛盯的李云海非常难受几乎窒息。

    我靠在他耳边说道:“老家伙,昨天晚上又阳痿了吧!?看你那一脸的衰样,皱纹满布,不行就去敬老院歇歇吧,别在这里乌龟称大帽了~”说着我坏笑着用眼神逼视他。

    “我操你……”李云海堵气的胸口起伏,连连喘着粗气,脏话还没有说出口,我已经出手封住他的咽喉,他噎的说不出话来,用手颤抖的抓着自己的脖子。

    “混蛋!你想干什么!?”花假山怒喝着冲我吼道。

    他身边的几个看门的手下向我凑过来。

    我将头一昂,俯视着痛苦的掩着自己的脖子的李云海,冷言道:“这位兄台,现在是不是很爽啊?”

    “易强!住手!”卢楚风快步过来猛踢我腿一下,我关节一弯,顺势松开了手。

    “你他妈的脑子到底在想什么!这都是帮会里的兄弟,想闹内讧吗!?”卢楚风说着冲我特意眨了下左眼。

    我虽然会意他的意思,要顾全大局,现在敌众我寡,可心里还是窝火的要命。随即转过头去不说话了。

    卢楚风继续道:“今天是四圣门里四个大哥聚会的好日子,你们想弄成内讧纪念日吗!?想造反的!?都他妈的给我趁早滚蛋!真他妈的会找茬!还是在众先人的灵位面前!”

    卢楚风假装愤怒道,“你们这些家伙,今天要是谁要再敢出言不逊,我卢楚风第一个不饶他!”这句话其实是在说给三位长老听的。

    两位长老过来扶了下李云海,他用杀人的眼神盯着我,一边还在捂着自己的喉咙。

    他这样威胁的猥亵的萎谢的眼神我丝毫不在意,垃圾一个,揍他个老贱菜都是在浪费我时间。

    三位长老道:“你们下山吧,这里不欢迎捣乱的。”

    “长老不是要和易强议事吗?”卢楚风问道。

    “他没资格进揽月阁,他身上没有四圣标志,既然他不能进,而讨论帮会大哥这么重要的事又必须在揽月阁里进行,所以,也就没事了,你们回去吧!”花假山很不爽。

    “那倘若现在就给他纹身呢!?”卢楚风义无返顾。

    “呃……”三位长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

    “那卢掌门的意思当真是?要知道,我四圣会的镶心纹身可是相当疼的。”花假山强调道,还不住的向我投来藐视的眼光。

    “我想不会有什么问题,易强兄弟怎么看?”卢楚风转脸望向我,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我想了一下,纹身?能有多疼呢?平时在城市里也见过别人纹身,不过还没听说过有谁人会被纹身纹的疼到哭爹喊娘的。

    我应声道:“放心吧!我没问题!”我答应的干脆。

    卢楚风转脸冲花假山点头。

    “好!小兄弟有血性!”花假山夸我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突然这么夸奖我,却也懒的多想,只是,过段时间自己可要受苦了。

    花假山看了一眼手下,继而朗声道:“火速招画师——时雨!”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