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七十九章 困兽之斗

住家野狼2016-11-11 15:6:36Ctrl+D 收藏本站


    石建场的环周都是对方的人,来这里为我喝倒彩的吧!

    没等我和卢楚风作答复,花假山等人已经退到石栏外,卢楚风也皱了下眉头,过来一拍我的肩膀,做下慰问,随即走了出去。

    现在只留下我一个人被关在这孤独的石笼里,周围开始出现白色的玻璃气罩,逐渐的封闭,直到最后合为一体。

    白虎,朱雀,玄武三门阁的来人不少,站立在环周的石台阶上,皆一脸蔑视的表情,望着我,期待看我是怎样残死的。

    我看见李云海对手下耳语吩咐了一声,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事物,却明确的感觉玻璃罩内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了。

    或者说,我已然逐渐感觉不到氧气,胸口越来越憋闷。

    我开始感觉到不安,这样的应试,似乎有些不近人意。

    如此已经让我气喘吁吁了,若再同时出现什么大的考验,自己真的很难应付。

    “第一关,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难,昔日一位掌门曾徒手斗猛虎,今天没有老虎,只有这三匹野宠!”说着,花假山大手一挥,朱雀门大哥秦绝高呼一声:“开笼!”

    随着他的朗声宣布,我遥望见远处的一扇大型的机关门被打开,里面黑窟窟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随后,我听到几声愤怒震耳的嘶吼,是某种动物,一定是,而且绝非一般的小宠物,我的直觉告诉我,危险了。

    我心中这般想着,已然看见一头巨大的身形缓慢而威严的走出那扇隐蔽的宽门。

    藏獒!!

    凭借着我的逻辑思维,和初中时候对于生物学的浅薄的知识判断,眼前的巨大的身形便是世界上最凶猛的狗——藏獒。

    此时,在那只前来的身形之后,又连续出现两个身影,尽皆是骇人的怒吼着。

    藏獒本名一字为獒,产于我国西藏和青海,其毛长而厚重,耐寒冷,能在冰雪中安然入睡。

    藏獒性格刚毅,力大凶猛,野性尚存,使人望而生畏。

    它们护领地,护食物,善攻击,对陌生人有强烈敌意,但对主人极为亲热。是看家护院牧马放羊的得力助手。

    其壮如牛吼如狮刚柔兼备,能牧牛羊能解主人之意,能驱豺狼虎豹。

    据说,一条成年藏獒可以斗败三条恶狼,可以使金钱豹甘拜下风。

    藏獒在西藏被喻为"天狗".

    西方人在认识了藏獒的神奇后,称其为“东方神犬”。

    虽然我以前学习不好,地理历史政治这些有着小三门之称的副科成绩更是一塌糊涂,但是由于我对小动物的特殊喜爱,总能在生物课上牢记一些自己所感兴趣的动物的性格特征等等。

    我喜欢藏獒的忠诚和凶猛,如烈火,又如冰霜,但是却从来没有想到,今天会有机会见它一面,而且是与其为敌,更是一人斗三。

    我望着眼前虎视眈眈的三位巨大的兽神,喉咙中一阵的咽口水。

    记得这种动物生于高原地带,到了中原就很难适应,难以生存,过于适中的气候环境,甚至会导致其死亡。

    可见,刚才场地上之所以要罩上玻璃封,之所以要抽去部分空气,提高室内压强的原因,就是要让眼前的猛兽适应这里的环境,才可以义无返顾不遗余力的攻击我,残杀我,而同时严重的缺氧也会令我呼吸急促,实力难发。

    他妈的,果然够毒辣!

    我心中暗骂道,却没有时间再多想,我宁愿过后再去找那群老家伙算帐,也不敢怠慢眼前的战局。

    此刻,卢楚风和我的手下王珂于欢笑等人,也都义愤填膺,我没有机会用余光扫视他们,但也能感受出他们那种不屈愤怒的气息。

    然而,真的以为这般就可以制服我了吗?那么,看着吧!我是易强,强的足以改变世间的一切!

    为首的一头纯白色的大家伙向我靠近过来,其它的两位也跟随在后,伺机找我的破绽,然后上来嘶咬之。

    我摆出攻守兼顾的架势,两脚前后斜分开,身子微微下伏,双手前后半抓式,睁大眼睛,甚至不敢眨一下眼皮的凝视着敌人。

    最前边一头雪白的藏獒,头大而方,额面宽,眼睛黑黄,嘴短而粗,嘴角略重,吻短鼻宽,舌大唇厚。颈下有垂,前肢五趾尖利,后肢四趾钩利,犬牙一看便锋利无比,耳小而下垂,尾大而侧卷。

    它全身的雪白毛发长而密,身毛长大约10——40厘米,尾毛长20——50厘米。

    只见其突然奔跑过来,动如豹尾,其它两个大家伙也表现出一股要与我搏斗助攻的架势。

    三方迅猛的进攻,令我防不胜防。

    为首的一只长约四尺,肩高二尺半余,强劲而凶猛的扑向我的面颊,其形凶相,让我不寒而栗。

    我快速闪避,被其用爪子刮破了脸上的一层肉皮,我顾不得这相对细小的疼痛,马上借着后仰侧身的力道去踢击右侧继而扑上来的一头敌人。

    很幸运,藏獒虽然凶猛异常,却很少见到有聪明的,大概生活在遥远的外野,难以被世人的思维所同化吧。

    那只被我踢中的深灰色大家伙飞向远处,重砸在地上。

    我很庆幸,这么长时间没打架了,自己的实力仍旧没有多少退步,还因为对于洗月剑的熟练掌握的过程中,我又熟悉了解到很多武学的真谛。

    今天就让眼前这没有良知的三个畜生知道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稳!准!狠!

    对于最后扑来的那位疯狂的咆哮着的大家伙,我已经失去了身位的平衡,现在只好就地打一个滚,虽然砸在地上亦会伤痛,但总比被其咬一口强许多。

    我故意倒转身体,歪斜的“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完成这一痛动作,要是在往常我毫不费力,可是如今空气里极度的缺氧,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头脑中轰鸣,眼帘里也是一片花花世界。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我还在片刻中恍惚的时候,左肩膀突然一热。

    我侧脸视去,被惊吓的瞠目结舌。

    雪白的巨大藏獒,正用那威胁万物的眼神逼视着我,它那锋利如尖刀的牙齿已然深深的扎入我肩上的肉内,深不可测。

    剧痛立即传遍了我左边的身子,左臂上的黑色盘龙,仿佛出了一阵疯吼的龙吟,我的眼睛红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