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八十章 所向披靡

住家野狼2016-11-11 15:7:2Ctrl+D 收藏本站


    我方众人已然惊出一身的冷汗。

    而花假山三方的手下们尽皆一脸享受不尽的表情。

    我的左边肩膀已被咬的深邃,由刚开始的冷热难辨到现在的剧痛感,痛入骨髓。

    我硬力企图甩开身边的银色猛兽,而肩上的这只藏獒好似特别的坚韧不屈,无论我怎么用力,它就是死死的咬着我的肩膀不放开。

    伤口就这样被剧烈的撕扯着,鲜血直流,再加上我大量的耗费体力,呼吸不到足够的氧气,危机越来越浓重。

    我火了,眼睛通红,自己怎么能在这里败下阵来,我死了世界并不会改变,也没有几个人愿意记住我,所以,现在我必须活着。

    当初被我闪躲过去的,一头黑灰色的藏獒此刻也整装待发的向我扑食过来,速度之猛烈,气势之毒辣令人惊骇。

    我右手在发抖,强烈的抖动触动了手臂上的一丝凉意。

    我脑中光芒一闪,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撒手锏——洗月剑。

    此刻,金剑的剑身仿佛正在我的右臂上颤抖,不断的吟唱着战斗的序曲。

    我杀性大起,大喝一声,使出全力将那只雪白的藏獒抓住,从身后背到身前,手指死死的攥住它,随我的身体转了一全。

    凭借着强大的后坐力,我用力将它的身体甩在一边的有机玻璃上,发出巨大的撞击声响。

    银兽的牙齿有些松动,我能感到它的意志在波动。

    我没有丝毫的松懈,又发力将其巨大的身块往地上一砸,掷地有声,我看见浑身雪白的猛兽此刻吐出了一口鲜血。

    它终于松了口,我肩膀上的伤口在汩汩的不停的冒血花,身体一阵虚弱,地上的大家伙身体不断的抽动。

    侧面的敌人已经追击过来。

    我右手猛然划了一道精妙的圆弧,风声而过,金色的剑身已经紧握在手。

    银色的缠丝在我的皮肤上传来阵阵凉意,透到骨髓里却是如此的炽热的烈火。

    烈火般的战斗的意志,噬血的杀意在我的身心蔓延。

    说时慢,实际就在一瞬间。

    我没有时间搭理左肩的伤势,侧身向黑色藏獒的扑来方向冲过去。

    大约快冲到相撞的时候,我一鼓作气,突然闪身,将猛兽闪了个踉跄,他又将跌倒在地上。

    我不会再给他站起来的机会了。

    从侧面,我还未站稳脚跟之际,我手臂微屈,臂展不是很长,但已经处于我的攻击颠峰。

    我右手弯一个圆月式,突然发力,只看见一缕金色的剑光闪过,大约当金光穿越藏獒头颅的同时,我一扯银丝,洗月剑听话的来了一个大回环。

    几乎没有一个人能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金剑已经回到我手中,和当初不一样的,只是沾了一滴暗红的血,从剑锋处滴落在地。

    我呼呼的喘着粗气,全场的人此刻都已经惊呆了。

    只见远方,跌落的那只黑色毛发的猛兽,此刻已然身首异处。

    斗大的头颅滚落到远方,虽然仍旧面目可憎,却已经没有了生气,红血从被洗月剑划断的碗大的疤中狂喷出来。

    “这怎么可能!?”台上的李云海突然吼道。

    卢楚风则放松了许多。

    凌小雨他们还是一脸的紧张,毕竟我还有两个凶猛的对手。

    当初被我一脚踢翻的灰色的藏獒站起身了,丝毫没有顾及当前伙伴的惨死,向我冲来。

    没有退路,我也已经放开了,我满脸的写着邪恶的笑容。

    当其靠近我的时候,我伸脚扫其下盘,有如闪电,它被我瞬间放倒。

    我疯狂的冲上去,面对凌厉的爪子,丝毫不惧怕。

    我狰狞的笑意下,手上的洗月剑锋如冰山般扎下,刺入它的脖颈。

    猛兽恶嚎一声,没了音量。

    我站起身,现在自己身上已经布满了红血,一眼望去,我就象一个噬血残杀的恶魔。

    我重新站起来,已然是一身疲惫,呵斥呵斥的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

    我躬着身子,眼前已经白花花一片,几乎是凭着感觉在寻找下一个猎物。

    我缓步走着,可能随时会载倒,感觉周围的氧气越来越稀少了,那几个老家伙不是早就预谋好要把我和这三之野狼一起给憋死吧!

    眼前的银白色的影子在晃悠,我感觉它也已经受了很重的伤,毕竟刚才我爆发出来的力量是绝对惊人的,将它狠命砸在坚实的地板上,不摔的骨头粉碎才怪。

    我必须要快,自己就要支持不住了,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眼前的最后的障碍,我要活着回去,见我的亲人,爱人……

    我向银兽逼近,越来越近。

    我竟然发现它在后退,难道它害怕了?

    我走一步,它就退后一步,我停下来,它也停。

    到底该不该杀它,我在犹豫,而自己已经奄奄一息了,要赶快做决策。

    银兽见我不再动,缓缓的伏下身子,把头枕在自己的爪子上,哀怨的望着我。

    我神志恍惚,看不情它的眼睛,却能感觉出它的虚弱。

    我心中一阵怅然,想当年,小时侯,自己受人欺负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可怜,可又有谁曾经怜悯过我?

    哎!我深深的叹了口气,人类,真的好丑陋,一直以来,有谁真正同情过弱者,这是个没有雪中送炭,只有锦上添花的年代。

    今天,我就开个先河吧!

    我不再理会银兽,将金剑收起来,坚持的使出最后一把力,把自己的左手抬起到空中。

    胜利的手势做出,围场一阵叫嚣嘘声,都在漫骂蔑视我没有死的结果。

    卢楚风不是傻瓜,此刻他看准局势,快步走到花假山跟前,扒一下他的肩膀道:“花老,这是不是该算过关了?”卢楚风不给其反驳的机会,用威逼的眼神望着他。

    花假山为难的咬牙坚持,抿嘴一脸的凝重,他确实没有想到,这样的困境我也能迎韧而解,自己当初精心计划,本要决心至我于死地……

    可是卢楚风威逼的姿态实在令他难受,看来这样下去也不能等出什么好结果了。

    花假山重重叹了口气,冲着一旁的秦绝努努嘴。

    秦绝冷哼一声,下了台阶。

    朱雀门大哥秦绝,年过六甲,风尘仆仆,健步如飞,下了台阶。

    右一扇正门被打开,秦绝从里边走出来。

    我转身望向他,喉咙中烟熏火燎,胸口像堵了块大石般难受。

    秦绝并没有立刻宣布我赢得比赛,而是来到那头白色的藏獒跟前。

    我一时间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没想到,秦绝突然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来。

    他不是想对我开枪吧!?我心中忌惮,摆出防卫的架势。

    而秦绝并没有转身,将枪口对着地上趴着的雪白色猛兽。

    他一连开了十数枪,声声铿锵刺耳,那头曾经向我企求过生命的银白兽王,如今已然倒在血泊中。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