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八十一章 春梦

住家野狼2016-11-11 15:7:29Ctrl+D 收藏本站


    我愤怒的火焰在胸口中酌烧。

    大步流星前去,一手握住秦绝拿枪的手腕,我怒喝其道:“你干什么!?”

    他蔑视的望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道:“滚一边去!”,继而不再理我,又开了两枪。

    随着巨大的枪声在我的耳边回响,眼前的银色猛兽又颓然的抖动了两下身体,不再有任何声息,身下的血滩逐渐蔓延的越来越宽阔。

    我皱起了眉头。

    此刻,从刚开始打开的那个中型黑洞里,听见了轻微的脚步声。

    一只只有我脚踝高大小的小狗从里边,屁颠屁颠的跑出来。

    一看见它那样子,我就知道其仅仅是只并没有长成熟的小家伙。

    它跑在路上跌跌撞撞,没几步就要摔一交。

    小家伙终于来到银兽的跟前,趴在她身上,不断的用自己的小爪子推搡着眼前的大块头。

    它的嘴里还不时的发出伤心的呜咽声:“汪呜……汪呜……汪呜……”

    小家伙用舌头舔食着银兽被鲜血染红的毛发,可怜的叫喊着银兽醒来。

    那是他的妈妈,他还小,就离开了他。

    刚才银兽向我伏首称臣,根本不是因为其没有志气,没有骨气,而是因为,她有一个孩子……

    母亲的天性,母爱的神圣,有什么能比其更伟大。

    我心中一阵剧痛。

    此刻,自己无比的憎恨这个社会,是丑陋的人类渲染了如今他妈的婊子养的社会。卑鄙,下流,恶心,去死吧!

    而秦绝实在是不识抬举,一点也没看清楚我现在刀子般的眼神。

    他又将枪口对准了那只雪白的小狗,准备开枪打死其。

    我不顾自己现已筋疲力尽,握住他手腕的手松开后直接抓住其衣领,右拳挥舞过来,抡圆了后给了其一个厚实的重击,打在他的面部。

    秦绝的脸上立刻溅出血花。

    他两目怒瞪,圆如铜玲,虎势的踹出一脚,直刺向我心窝。

    我现在正如油尽灯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刚才那一拳若不是自己已经受了重伤,定可以放倒秦绝。

    现在可好,被对方抓住我进攻的破绽,猛然回击,我躲闪不及,只好硬裆裆的全部受用。

    只感觉心窝被一股强大的力道钻入,在心室各处肆意的撞击,我身体不由下伏,喉咙巨甜,迅雷般的喷出一口鲜血,正吐在秦绝的衣服之上。

    我浑然倒地,不省人事。

    两方的人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感情,皆快跑过来,形成对立的局势。

    一方是以花假山为首的白虎朱雀玄武三门阁的人物,而另外一方便是卢楚风领衔的包括凌小雨一伙我的手下。

    两方人尽皆虎视眈眈,不相让步。

    秦绝还想趁机跑过来对我已经倒地的身体狠踢补上一脚,然而他却要看看王珂的剑了。

    还未等秦绝上前两步,只见银光一闪,一把锋利寒冷的短剑已然插入地上,正矗立在秦绝的面前,示威中展现着无限的蔑视。

    秦绝重哼一声,准备跨过,于欢笑邪笑着已经来到其跟前,冲着他一脸阴险的笑容,那笑容仿佛不把世间一切的事物放在眼里。

    陆凡将我扶起,身边跟着卢楚风带来的医疗人员,正在竭力的抢救我。

    卢楚风和花假山过来,先后将于欢笑和秦绝拉开。

    地上王珂的短刀好似一条界限,在那边横着,没有一方胆敢轻意卤莽的跨过。

    而看台上却尽是对方的人手,卢楚风这边在人数上占有绝对的劣势,还不能太嚣张。

    他动了下眼珠,计上心头,道:“请问三为老先生,为何还不宣布易强胜了第一场考核?”

    凌小雨在其身后聪明的追问道,“难道是几位老前辈怕了这后生不成?”他威逼的口吻却是在激怒对方,浑浊对方的理智。

    “哼!本来他确实是赢了,但是他却出手打了秦爷,你说,我怎么给他宣布胜果,殴打长辈,这样的人,能进青龙门做大哥!?”花假山的声音响彻全场,赢得了众多人的掌声和喝彩。

    凌小雨朗声压住各方的起哄:“风马牛,不相及!”

    卢楚风面目不动声色,道:“小雨说的没错,这本是两码事,若是他们两个做大哥的之间有什么恩怨,可以私下解决,我卢楚风绝对不插手,而现在面对的眼前的这个考核,结果已经出来,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难道花老还想隐瞒什么不成,那我想前辈以后在江湖上的名声也会有所动荡吧!”卢楚风巧舌如簧。

    此话说出,三位长老为难了。

    经过他们嘀嘀咕咕合计了许久,花假山装作没有输的样子,一脸的傲慢之气,道:“既然卢掌门话已至此,我们就暂时放过这个竖子,但是,若是在最终,他没有通过全部的考试,请掌门将其交与我们处置。”他见话局对自己不利,就开始谈条件。

    “好~”卢楚风雷厉风行。

    凌小雨都没有想到卢楚风会答应的那么干脆。

    若是我真的在考核中有所闪失,没有通过全部的考试,卢楚风答应的这个条件岂不是要毁了我?

    凌小雨此刻看卢楚风的眼光已然含沙射影。

    ……

    “哈哈!”

    空旷的小屋子,摆设一切都还算简陋,而干净整洁是这里的特点。

    笑声来自于我的口中。

    正在做梦的人是虚幻的,正在做美梦的人是幸福的,正在做春梦的人是……我这样的。

    “呵呵……”

    我梦见了刘芮和石晴,两个人,是的,两个超级漂亮的女孩子呢!

    我搂着两个尤物,在怀里一会儿摸摸这位,一会亲亲那位,好不快乐,舒爽万分。

    我掀起了石晴的裙子,她羞涩的用玉手轻打我的面颊,好象挠痒痒。

    我摸着刘芮的胸部,不大却很有弹性,美好的手感传到我身体各个细胞中,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立刻靠向了刘芮,她也没有反抗,只是咿咿呀呀的叫喊着,嬉闹着。

    石晴天则在我身后搂着我,我能深切的感受到背后,被她的那灵落有致的乳房紧贴着的后背的接触感,好象被两座小山压着,我异常亢奋。

    我开始疯狂的侵蚀着刘芮的身体,无数的吻狠打在她秀美的脸蛋儿上。

    刘芮嬉笑着,反而迎合着我,开始舔食我的脸,我的耳朵……

    我身体最隐私的部位瞬间膨胀。

    被其舔着耳朵和面部,两个敏感的部位被刘芮小猫般柔和而顺滑的舌头舔食着,我好不舒服,真乃人间第一大乐事。

    “呵呵!哈哈……呼呼……哈哈……”我躺在床上,快乐的出声,得意的抖动着身子。

    突然,我欢乐嬉笑的声音里却意外的混杂了另外一种难以辩解的声音,起源于何方?何方神圣?

    无论如何,无论是谁,胆敢搅我春梦者,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