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八十二章 又添新丁

住家野狼2016-11-11 15:7:56Ctrl+D 收藏本站


    我朦胧的醒了一半,恍惚中听见如下的声响。

    “汪!汪汪……”

    我的潜意识告诉我,这貌似是某种动物的叫声。

    “汪!汪汪……”

    我伸手揉揉惺忪的睡眼,发觉有什么东西在我脸上徘徊,好象很柔软的舌头,湿湿的,滑滑的。

    记得刚才梦见刘芮在舔我的脸颊,难道是真的?

    我“扑通!”一声坐起来,却发现眼下床边,正有一只小狗用可爱的眼神望着我。

    它半张着小嘴巴,小身体就像个扭动的肉团,可怜楚楚的望着我,眼神中充满了希望依靠,渴望保护的光芒。

    本来搅乱我的春梦,我应该很生气才对,可是望着眼下这双清澈如水的眼神,我丝毫没有憎恨的心理在了。

    我无奈的咂吧了几下嘴唇,润了润干枯的喉咙和口腔,伸手抱起小狗的毛茸茸的躯体。

    它在我的大手里挣扎了两下,发现我并没有恶意,便不再折腾,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我。

    我对眼前的小动物异常的喜欢,如今自己也已回想起当初那只银白色的猛兽来,那其实就是它的妈妈。

    对于他妈妈的死,说实在的,的确也关系到我的考核,有我的过错。

    哎!干脆,我来收下它吧!

    毕竟我们青龙门内养只小狗的开支还是支撑的过去的。

    小狗一双无辜的眼神可怜惜惜的望着我,我仿佛能透过它的眼珠看到里边深含的泪水,那是对母亲的依恋和自身孤独的感触。

    我暗自摇摇头,怜惜的把它抱在怀里。

    小狗依偎在我的怀中,抱紧我的胸膛,激动的颤抖着。

    狗儿一身的雪白的毛发,刚刚长出来,身体还很娇嫩,柔软的好象一团棉花。

    “呵呵,你以后就叫小白吧,看你这一身的白毛!”我用手点点它的小脑袋,嬉笑的道。

    小白好象听明白我的话语,从我的动作中感受到了灵性,举起自己的爪子,在半空中挥舞着冲我汪汪的直叫唤。

    我笑着咬了下它头上的白毛,正要再逗它说些什么,响亮的开门声响起。

    推门而入的是于欢笑和凌小雨,其后跟着焦虑万分的陆凡和王珂。

    王珂与陆凡虽然在后边,进了门后却首当其冲的赶过来,跑到我身边,双手压在床单上,望着我就像是在注视动物园里出现了侏罗纪恐龙似的。

    我一阵不自在,责难道:“你们看什么呢!像白痴一样!”

    “老大,你已经没事了吗?能走路了吗?”

    “受伤的伤口还疼吗?大哥,你可流了好多血呢!当时我们兄弟几个可都吓坏了!”

    陆凡跟王珂相继说道。

    我刚要摆摆手表示自己并无大碍,于欢笑已然坏笑着发言:“强哥是什么人了,在兄弟们看来,强哥根本就是神,谁听说过神会死吗!?”于欢笑语气傲然天下。

    我苦笑的摇摇头。

    “问下,这只小狗是怎么跑到我床上来的?”我指着自己坏里的小白,疑问道,小白以为我不要它了,赶紧伸爪子抓紧我的衣领,害怕的仰视我的脸庞。

    “这只狗是被秦绝枪杀的那只白色母狗的崽子,大概是因为当时强哥救了它一命,所以心存感激,就一直不愿意离开大哥了,还让陆子的胳膊挂了彩。”凌小雨跟上来一步,淡然的说道。

    说着,陆凡掳起了他的袖子,小臂上一块鲜明的深色牙印,深刻的印入皮肉,现在还在隐隐的向外渗血。

    我不禁佩服道:“才这么小就这么狠,好战力!”

    “强哥的意思是?”凌小雨听出来我是在称赞这只小狗,故意给我的话铺地毯。

    我也顺着走上去,道:“我已经给这个小家伙起名字叫小白,以后它就是青龙门里一员了,我繁忙的时候,各位要心细照顾好它。”我总感觉自己是欠小白的,抬头吩咐在场的人,眼睛和每一个人对视,看到的尽皆是一双双炯炯有神的双目,我很满意。

    “放心吧,大哥,如果大家都没空,就交给林小姐照顾,她很善于和小动物培养感情的。”凌小雨的思绪飞到了千里之外。

    “林小姐,林媚儿……”他的话引起了我的无限遐想,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还那么害怕孤独吗?我是不是该尽早回去,毕竟需要我照顾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不能死。

    正当我的思绪在漫天纷飞的同时,卢楚风微笑着走进来,身着仍是那一件深蓝色的风衣。

    他笑着品味着刚才我们几人的话语,我到没有太在意,凌小雨却是眼光一扭转,心中叵测,对卢楚风这个人越来越疑问防备。

    卢楚风过来,我准备起身对他顶礼膜拜一番先。

    卢楚风伸手压下我的身子,我的肩膀上的大伤口还绑着绷带。

    有点疼,现在才感觉到,我没有表露出来,仍旧带着笑容面向各位观众。

    我把小白交给于欢笑,临递交给他时,我还不放心的说了句:“这狗,是公的。”

    于欢笑稍一诧异,接过小白。

    凌小雨强忍着情绪没笑出来。

    小白在他怀里不高兴的扑腾数下,咬的于欢笑嚎叫一声,跳到地上,蹲坐着,摇着尾巴,看着我。

    我不禁大笑,有经验的陆凡已然过来拉着痛苦的于欢笑出门去打狂犬疫苗了。

    我猜到卢楚风的来意,但还是开门见山的问道:“昨天的考核怎么样了?”

    他缓慢的坐到床边,帮我整了整被单的一角,继而抬起头,冲我微笑的道:“已经通过了。”

    我没有太大的反应,甚至毫无面部表情的回了一声,“哦~那就好。”

    “易强兄弟还是那么处世不惊啊!”卢楚风拍拍被单下我的大腿。

    “伤势怎么样了?”他接着问道,这个问题刚才有人问过的。

    我想都没想,也不管事实怎样就直截了当的回答道:“放心吧,没问题!”

    “那就好!”卢楚风连连点头。

    “第二项考核的题目出来了吗?”这个才是我真正关心的,他探首问他,急切的心情是为了那些等待我归来的人。

    “已经出来了。”卢楚风一脸的大义凛然。

    “哦,什么?”这个家伙真会卖关子,我焦急的不大爽。

    “第二关,禁忌之室!”卢楚风一字一息的强调给我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