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章 心冻结的瞬间

住家野狼2016-11-11 15:12:25Ctrl+D 收藏本站


    火车上站立,本是件让人闹心的事。

    可旁边伊人相伴,相行便舒爽不少。

    呼吸都顺畅了,我闻到的再也不是那满车厢里的汗臭味,而是那缕缕的清香。

    不是浓艳女子的浓装艳抹之香气,而是纯天然的悠然的体香。

    一路无话,彼此保持着神秘的美妙感觉,到了Y市。

    下车了,人群中一对男女牵着个箱子出了站台。

    “我帮你拿吧。”

    “不用了,谢谢你。”

    “没事,我来帮你吧。”

    “你刚才已经帮我很多了,真是麻烦你了。”

    “所以说我帮你提箱子吧。”

    “那多不好意思。”

    “没事。”

    “你会累的。”

    ……

    我和这个叫权泉的女孩儿,就这般两人提着一个箱子拉拉扯扯出了站台。

    我本身没带什么东西,几乎空身,所以提着个箱子,周围的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夫妻或者是情侣什么的。

    权泉本来长的就漂亮,和我在一起,引来了许多男人的觊觎。

    然而没有一个人胆敢造次,因为我睁着一双冷目,好似要杀人般的,注视着四方。

    “我该走了。”她婉言低头冲我说。

    “去哪?”我关心的问道。

    “去我姑姑家,她们暂时在这里收留我,以后我打算租房子。”

    “那他们怎么不来接你?”这是我感到很疑惑的,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走夜路,也太危险了吧。

    “他们,恩……”她有难言之隐。

    我也不便追问。

    我扯开话题,“那你去吧,路上小心,还要我陪你吗?”我试探的问道,毕竟我这样一再巴结她,常了自己也不像个好人了。

    “不用了,谢谢你,这条路我打车过去就行了。”她很礼貌的回绝。

    一拿出手机看一下,凌晨三点了,天也朦胧中有些亮光了。

    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Y市的司机还没那么有种,我心中这样想着,决定不再护送她了。

    “好的,那你走吧,把我的手机号留下吧,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帮忙。”说着我端起她的小手,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号码。

    136052070XX

    刚接触到她的手,她猛的回缩一下,见我并没有恶意,才顺从的任我所为了。

    “谢谢你,哥哥。今天真的很感谢你。”她一再重复着这句话,真是不善言辞的小姑娘。

    我一笑,没再说话。

    她也冲我一笑,真诚的笑容,我好久都没有看到了。

    她走了,我看着她到马路边,拦下一辆的士,我用手机记录下那辆车的车牌号,然后放心的离开了。

    故乡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感到异常的亲切,我所喜爱的夜晚,没有闲人杂人,只有偶尔飞舞的萤火虫和坏了的路灯。

    Y市一点也不繁华,和南京比起来简直一天一地,可是这里是生我的地方,落叶是要归根的。

    晚上的人容易想多。

    游子久别天涯,一回故乡便感慨万千。我的思想在凉夜中遨游。

    走到学校门口,大门已经关上了,里面好象一个监狱一样,黑咕隆咚的。

    我将手抽进口袋里,靠在大门上往里看。

    我学校的建设蛮奢侈的,一个校门健造的比一些大学都要气派,仅仅宽度就有三十多米,好象一处奇观。

    夜凉如水,夜凉入睡。

    ……

    “嘿!小兄弟,小兄弟!”一个浑厚的老人的声音传来。

    我挣开眼睛,望见一张苍白的脸,隐约感觉这张老脸如此的面熟。

    “张大爷?”我根本没经过大脑,便脱口而出。

    他是我以前晚上,逃课出去包夜的时候,经常贿赂的门管。

    “哎~原来是易强啊~怎么现在才回来学校啊~你都快被学校通缉了!”老人嘘唬着。

    我看看他,半天没说话。

    心里在想,这么大的校门,让一个花甲的老人来看守,早晚得出事吧。

    哎!只因为这守门的差使每月能拿两千块,还包吃包住,又因为这看门的老大爷据说是某位教育局长的老丈人。

    “大爷,我前段时间,有点事,现在回来了。”我清醒了九分,揉揉自己的脸。

    “哦,那赶快去上课吧!马上打预备了,你还没吃早餐吧,我这里有几个肉包子。”老人从手里把一个塑料袋子扎的小笼蒸包递给我。

    肉包子打狗。

    我这样想着,接到手里,心窝却一阵暖和,“谢谢张大爷。”

    老人笑着点点头。

    我转身步入校门。

    肉包子还是热的,吃在嘴里,咬半天咬不到肉。

    “呵呵!食堂里买的。”我断言。

    我首先去的不是教室,而是校长室。

    校长见了我,貌似很熟悉的冲我喜笑颜开,应该说是眼开,见钱眼开的那种神色让我看了觉得很搞笑。

    在帮会里做了不少事,又帮卢楚风除掉了心腹大患,得到的报酬是手中的一张小卡片,卡片里有十万块。

    我不想再靠帮会里的任何东西活下去,在我的生活中不希望在沾染黑社会的林林总总。

    “校长好。”

    “啊!您是……”校长同学马上发觉自己见到财神爷后由于慌乱说错了话,更改之,“你是易强同学啊!你好。”

    我没有立刻理会他,而是手里拿着银行卡,站立在校长的办公桌前,望着眼前的一张台历表发呆。

    十二月十一号了,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

    日子过的好快,不知不觉中生命在渐渐的消逝,突然感觉天气也冷了许多。

    冬天到了吗?

    我对于气节并没有多少清晰的概念,只知道到了一月份的时候那一定是冬天了。

    从暑假到现在,我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遇到一些可笑的人,做着一些可笑的事情,迷茫的前进,痛并快乐着。

    找不到答案只有闷着头去闯荡,闯到最后还是一无所知的笨蛋。

    我也,不过是,一个十足的白痴罢了。

    如果能够爱你,陪伴一生的话,宁愿做一个傻瓜又能怎样呢?可是我爱的人在哪里?我这样一个傻瓜还能找到你吗?

    冬天应该很凉的,我只穿了一件单衣,怪不得感觉很冷,可是我下火车的时候明明在路边看到了萤火虫的,是自己的眼睛花了,还是人类在蜕变,更加纯洁的生命要颠覆?

    “易强,易强同学?”校长怕我傻了,反复叫着我的大号。

    “唉~我在呢!”我回应道,心神回来了。

    “呵呵,好久没来学校了吧!这边我都帮你撑着呢,就说你去外地参加体育训练了。”校长眉目中含有期盼,那是对于金钱的饥渴。

    “哦,那可真是谢谢您老了。”说着我把手中的银行卡递交上去。

    校长的演技超强,摆出一副怎么可以收呢但却又怎么可以不给你面子呢,委屈中加一点愤怒却又无可奈何还有点欣喜的安慰的复杂的神情显现在这张稍稍有些苍老的脸上。

    我微笑的望着他,不再有以前的那种厌恶感了,这不过是人性的一般表现罢了,没什么,很正常的。

    校长闭上眼睛孕育了一会儿,道:“呵呵,易强同学。”

    “恩?”

    “你是学生干部吧?”校长一副有恩必报,收人钱财替人卖命的表情。

    “哦?好象是呢,大概叫文什么部的……”

    “文艺部部长!”

    “好象是这个,怎么了。”

    “呵呵,恭喜你。”校长张开双手和我握手,一张大手,柔滑且充满热量包住了我的手。

    只要不让我退学,我什么都能答应,我不想让家人为我伤心,我这样想着,问道:“有什么喜事?”

    “我们学校准备在今年圣诞,举行一个学生干部外出实践的活动,说是实践活动,实际上就是带你们出去旅游一番,也犒劳犒劳你们这些为学校工作了半年的先进学生嘛!”校长一脸的大度凛然象。

    “哦,可我没有为学校做什么啊?”

    “这个你就别问了,作为学生干部,本身就是学校的先进代表,我保你,谁还敢说闲话!?”校长质问的口气,明摆着是在告诉我,我的钱没有白花,他会罩着我的。

    我不再和他较真,欣然的点头答应。

    我们又一次合作愉快,我平静的离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