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三章 红莲

住家野狼2016-11-11 15:23:41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间宽大的房间,呈现长方形体积,四周是淡黄色的墙壁,上面的挂花还是今天刚刚换上去的,香气宜人。

    几株翠绿的水仙,是倪人王最喜欢的植物。

    水仙那顽强的生命力,美妙的姿态,尽皆让他陶醉,而最让他难以释怀的,是水仙花  那隐隐的毒性,可以轻松的在无形中将敌人致命。

    房间的中间摆放着一张长方形大木桌,红木桌上空无一物,除了某些懒人的大手。

    有将近十个人围着会议桌坐好,开会的同时,身边护卫的小弟们则站在其各个老大的身后,装着声势。

    倪人王自然是要坐首席的,这场例会便是他召开的。

    倪人王手中管理的红莲社,最近有些麻烦,那自然是谭浪手中的魑王阁闹的火。

    此刻,林河正站在倪人王的身后,他将两手背在身后,咬着嘴唇,静静的听场中人物们的讲话,不主动插嘴。

    围着会议桌。有一个熟人的面孔,让林河有些惊讶,那就是那天晚上在酒吧里他所遇到的人物,许逐。

    许逐冲林河一笑点头,表示亲切,林河亦欣然的回礼,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他,看来以后要一起共事了。

    倪人王身左边坐着刚刚受伤初愈的唐风。

    唐风左臂的肩膀口被扎住了,那是特制的衣服。

    他那一支胳膊永远没有了知觉,此刻已经被尘土掩埋。

    一代天骄刀王,以后便只有单手作战了,为此,林河很是过意不去,却不知道唐风怎么看。

    此刻的唐风,眉头微微皱起,脸色还有色苍白,狂放的他今天意外的不多说话。

    “会议开始前,我先宣布一件事情。”倪人王威严的道来。

    下边立刻一片肃静,静待下文。

    “昨天晚上,帮会里收了一名新兄弟,现在已经成为我社团的得力干将。”倪人王心悦诚然。

    下边一片哗然,都在猜测到底是谁能够得到倪叔的赞赏,要知道多少年来,倪叔从来不露口,能被他称赞的人简直少之又少。

    往日目中无人的倪叔,今天竟然夸口,大家到要见见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真本事。

    没有人主动发言,却在期待着。

    倪人王继续道:“林河,出现见见大家。”

    林河听到喊自己,刚刚飘忽的精神一凛,缓过神来,向在座的各位都施了一礼,笑容可拘。

    “哈哈!原来是个毛小子!有什么本事!”说话的是个大胡子叔叔,他边无忌讳的喊着边用手婆娑着自己的胡渣。

    林河虽然初来乍道,却不能忍受这样的讥讽,冷目向说话的人望去。

    四目相对,激荡起火花。

    “哈哈!啊哈!纲鬼!既然说了对方是毛小子,还这么较真的话,你岂不是也很掉价?”许逐调侃道。

    “小许,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可是一家人,而这个家伙可是外人!”被叫做纲鬼的大叔一改原来的凶狠,变的幼稚可爱了许多,对着许逐反驳。

    “混蛋!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以后不许再叫我小许!”许逐急噪道。

    “啊!这样啊~那我以后叫你逐逐吧!”纲鬼挠挠头,抬眼望天花板,无奈的道。

    “你……”许逐几乎要站起来身子,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坐下,说了句,“那还是叫我小许吧!”就不再理会纲鬼。

    纲鬼好象得了胜利般,也不再计较林河的事了。

    “这个家伙到也好哄~”林河隐隐想着,眼神挪开。

    唐风暗笑一声,依然不说话。

    “对于林河兄弟的实力问题,在以后的任务中,大家自然会见识到。”倪人王不想再听见反对的意见。

    大家也就转移话题,只不过这话题转移的很巧合。

    纲鬼身边一个尖嘴猴腮的人,望了唐风很久,此刻突然忍不住问道:“唐哥,你的胳膊是?”他语言很是恭敬,一脸正义的表情。

    唐风本来不想多说话,但此刻看来不言语是不行了,他不爽的张开嘴巴,敷衍道:“恩,出了点小意外。”

    林河脸上一麻.

    只是来者很不识抬举,唐风明摆着是在搪塞他,他却一再追问,“唐哥,具体是怎么回事。”

    唐风眉头骤紧,心中一阵烦琐,本来失去了一只臂膀他到不在乎什么,但和林河的胜负未分出,却是他心头一大烦恼之事。

    “好了,小飞,别问了。”倪人王出语喝止他。

    “段飞从来就是这么没眼色。”说话的人呵呵笑着,一眼碧目显露,一看就知道是个智者。

    “陆云,你也别插话了,大家都静静,等老大把话讲完。”许逐说了句公道话。

    “呵呵,还是阿逐知我心意啊!”你倪人王摇头苦笑。

    林河站在一边,在周桌人无意间的调侃中,他认识了这些人。

    红莲社。

    龙堂堂主,许逐。

    虎堂堂主,唐风。

    豹堂堂主,纲鬼。

    暗杀堂堂主,陆云。

    先锋堂堂主,段飞。

    这五人,历来是倪人王的无敌手下,红莲社里的支柱,总称五虎将,人言面前,此五人到处,不立自威。

    也正因为此,此五人虽然偶尔有表面上的不和,其实内部团结如亲兄弟,一心只为帮会里的事操劳,每个人身上都有数不情的伤疤。

    所以今天林河的到来,轻易便得到了倪人王的赞许,有些人心中确实不爽。

    “在座各位,红莲社五堂会,建立都有二十年了吧?”倪人王仰头长叹一声,回忆过去,身边的小弟马上给其递上一支雪茄。

    雪茄点燃,倪人王悠然的吞吐起来。

    林河没有试过雪茄,此刻站在倪人王身边,被强烈的烟味熏的难受。

    下边人见倪人王突然提及此事,一时间不能理解原由,只有符合道:“是啊!跟着老大,也都有二十年了,记得我们从十几岁就出来混社会……”

    大家一你一句我一句的调侃起来。

    “纲鬼,当年你偷人家摩托车,还是我帮你抗的罪呢!”陆云突然提及往事。

    “你那叫抗什么罪!?我偷人家一辆车出去兜风会儿,人家要来找我茬,我本来都跑了,你却在晚上把那家人一家四口都毒死了,你这个家伙,歹毒哇。”纲鬼不满道。

    “我不毒死他们,你就要当少年犯了,等那家告了官,你就等着拘留吧!”陆云反抗。

    “呵呵,我还记得以前大家都小,整天在街边流浪,饿肚子,后来唐风哥去抢人家面包摊,被追打的事。”段飞叹息道。

    “那个时候啊,就你吃的最欢,二十四小时,没见你饱过,唐风见你可怜,才去抢劫!要我,才不可怜你。”许逐伸手指指帮会里年龄最小的头目,先锋堂段飞。

    “呵呵!”段飞挠挠头不好意思。

    “以前的事了,别提了,现在大家不是都过上好日子了吗?这都是倪老大的功劳啊!  收留了我们几个兄弟。”唐风道出最后真理,这场言语也该有个圆满的了结了。

    倪人王摆摆手,“红莲社刚刚成立的时候也只是个小社团,都是依靠大家的双手,血和手中的刀,才有了今天的业绩。”

    “是是!”大家附和。

    “该说正事了。”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一小时,倪人王看了看正前方的挂钟,将手中的雪茄掐灭。

    “红莲社内部五堂会成立了这么久,也该有点新面貌了,今天我准备新建一堂,从今以后红莲社就是六堂大社。”

    说完,倪人王吐出最后一口烟圈,望着在座的各位,眼神里看不清楚他的任何心理。

    会场沉静了一会儿,终于,暗杀堂堂主陆云答话了,“那……新建的分堂的堂主,人选是?”

    其实这个问题也是每个人真心想要知道的问题,做这个位子的人以后将会和自己平起平坐,自然关系重大,不可以妄自决定。

    “初步人选,是林河。”倪人王说着,出手拉住了林河的胳膊。

    这时,林河亦没有想到,刚刚到了帮会就可以做这么大的位子,似乎不合乎常例。

    倪人王说话的同时,眼神突然冷漠起来,他似乎也知道此言一出,必将引发下属的不满,所以适当的威压还是必要的。

    周坐一片哗然。

    就连曾经见识过林河实力的许逐和唐风亦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要知道在红莲社,这样一个大型的社团里,一个分堂的力量和权力,是无数人垂涎并不惜为之付出生命的,一旦得到了堂主的位置,那么,利益和名望几尽无限。

    这样一个重要的位子,眼看竟然要给一个毛孩子做,自然是难以让众人心服。

    “你多大了?”纲鬼质问道。

    “十八。”林河毫不隐讳,他隐约记得自己的年龄应该是在十八岁左右,便如实说了。

    “哈哈哈哈!”纲鬼大笑起来,“十八!!我要是有了儿子,也得十八了吧!”

    周围人一阵尴尬。

    “啪!”一声惊响,纲鬼的笑声嘎然而止。

    那是倪人王生气的拍桌子的声音。

    纲鬼低下头,不敢出声了,其他人亦一副做错事的孩子气样。

    “知道你们不服气,大家都是刀枪里钻过来的,谁个身上没有上十处伤疤?”倪人王道。

    众人点点头。

    “但我要给林河这个位子,自然会有个说法,既然他是新人,亦有对待新人堂主的办法,不会让你们吃亏,也不会让谁占便宜!”倪人王强调到最后一句话,众人尽皆是心提到嗓子眼。

    “林河。”倪人王喊道。

    林河凑上来,等待倪人王宣布下文。

    “现在有个任务,你能接受吗?完成后你就是红莲社新六堂的堂主。”倪人王没有转头看林河,而是斜眼睛瞥着他,问道。

    “……”林河迟疑片刻,机遇只有一次,抓不住,自己不要紧,但为了别人,应该始终想着前进。

    “没问题。”林河做出最后的回应。

    “呵呵!”倪人王笑道,“好极了,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好我的女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