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五章 冬至

住家野狼2016-11-11 15:24:44Ctrl+D 收藏本站


    幽雅的红色蝴蝶,徜徉在花丛中,飞舞,飘扬。

    清晨,惺忪的碧草醒来,遇见了蝴蝶。

    她,好美。

    碧草欣然,随风荡漾。

    短短的距离,他却触不到她,她也不知道他的存在。

    蝴蝶,红色翅膀下的,碧草,太多了。

    她,看不到特别的他。

    冬天了,蝴蝶落入花丛,从此不见了颜色。

    那红红的艳美,从此,何处寻芳。

    于是,碧草不在荡漾,只有清晨的露珠,证明自己的生命,仍然挣扎的等待。

    蝴蝶,你是否明白,你何时能再浮现。

    红色的湮灭,带走了的,不仅仅是颜色。

    ……

    今天是个好日子,因为晚上的天气很好,漫天的繁星,是朋友小聚,亲人相伴,边吃饭边赏月的优良时段。

    只是,这个时候,却有两个孤单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暗度良宵,寂寞的等待着什么。

    “老爷,要不您先回房间休息吧,小姐回来后,我再叫你。”老茶这样说着,躬腰给倪人王倒了一杯红茶。

    倪人王的手放在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指头在桌面上一颠一颠,有节奏的动着。

    等待让人心烦,倪人王闻着久违的茶香,却丝毫提不起兴趣。

    “不用了,你回房间休息吧!我在这里等她。”

    “老爷,这样对身体不好,您……”

    “算了,不过一次而已,明天我就要出国谈生意了,今天想见见她。”

    “要不我出去找小姐吧!”老茶道。

    “你又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怎么找?”倪人王没好气的道,之后又叹了口气。

    老茶也无言以对,只好灰溜溜的离开,想必即使他回了房间,今天晚上也不会睡好。

    “林河,你也去休息吧,二楼上有不少空房间,你随便挑一间。”倪人王说话有些无力,做父亲的,要为自己的女儿而操劳,到也真是不容易。

    “不用了,我也在这里等吧。”林河要陪倪人王,他下了主意,让一个老人在这看上去灯火辉煌,实则冷清的房间里独处,确实不是一件可以让自己安心做出的事。

    “好孩子,那去拿两床被单吧,晚饭我也没胃口了,你要是饿,就去冰箱里拿东西吃,在这里,以后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这儿,以后就是你和小雅的家了。”倪人王欣慰的说。

    “小雅?”林河不明所以。

    “呵呵!我的女儿叫倪小雅,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照顾好的她。更重要的是要保护好她。”倪人王吩咐林河。

    林河令人信服的点点头,道:“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问题的。”

    “你是很强,但也不可以轻敌,毕竟我们面对的不只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一个巨大的社团,据说魑王阁里藏龙卧虎,即使有了你,我还是担忧小雅这孩子的安全,平时里她要是闹着出去玩,尽量拦着她,能不能管教好她,就看你的本事了,孩子,你是个好孩子,别让我失望。”

    倪人王突然带种英雄迟暮的口气,让林河亦有些不舒服。

    “我一定会尽力的,倪叔。”林河承诺道,希望老人可以放心的离开。

    “呵呵!我相信你,也相信你终究有一天不会再叫我倪叔的,呵呵。”老人笑着,眯起了眼睛,逐渐闭上眼睛。

    而林河这边还在纳闷,不叫倪叔,那该叫什么,他再想问老者,倪人王已经沉睡了过去。

    屋子里开了暖气,但在这大冬天里,冷气息已经钻进了人的骨髓里,不是轻易可以御寒的。

    看见老人不禁打了个冷战,林河心里为之一颤,他起了身,坐了这么久了,脚有些麻木了。

    林河到房间四处简单看了看,他不敢耽搁太久,因为还要给倪人王拿被单来。

    人要是年纪大了,很容易便会生病,老骥伏枥,毕竟是老骥,不服老,不服衰,是不行的。

    得趁着年轻,干出一番事业来,不要等老了没力气了再来叹惋,那就真的晚了。

    到了晚上,夜里,你即使再点灯,也不会有白天的现实感。

    一切都不是能代替的,天下没有两片完全雷同的树叶,不想以后后悔,就珍惜眼前的一切吧。

    林河这样想着,将毛毯给老者披上,帮他守好被子,自己也倒在对面的一张沙发上。

    富豪的生活真是好,沙发很舒服。

    晚上,人的思维容易飞舞,林河却很快就睡着了,因为实在太舒服了。

    今天的很多事对他来说都是第一次,因为过去,没有印象,一切都在重来,那么等到那一天,过去回来的时候,自己又该怎样面对另外一个我?

    睡梦里,一切都在延续。

    当你的意识在飘渺无来源的时候,当你的头脑乱了套,找不出头绪的时候,去做梦吧!

    梦境里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我,忘不了谁,还记得谁?都会在你的梦里浮现,永不消亡。

    林河脑海里,永远无法被磨灭的,那无限的罪恶,对爱的背叛和轻视,对善意的无视,邪恶的风劲吹他的身心,善良却谴责,带来的痛苦的根源,来自他的错,他无法坦然的面对的错,只有在梦里救渎,却被屡屡的加深,罪恶的残害还在凝聚,噬着他的血,在脑际里徘徊,狞笑。

    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中,林河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脸。

    “这个孩子,怎么有泪珠?”倪人王关切道。

    “是不是我们室内的温度太高了,他一直不适应,所以……”老茶给主人解释道。

    不过,倪人王显然不满意他的解答,“不对,是他心里有事。”

    倪人王将林河脸上挂着的泪水拭去,自己竟然也心中一酸。

    他由心的喜欢这孩子,他的一切似乎都关系到自己,关系到他的小雅。

    他,或许真正能让小雅高兴起来的,就是眼前的这个男孩子,倪人王总是这般预感,他的直觉从来没有错过,希望这次也一样。

    林河被一只手的温度打扰,醒来。

    林河挣开眼睛,望见的是倪人王的面孔,那慈祥的面容,好似能把冰山融化般。

    刚刚惊醒,林河仍然感觉自己胸口有一种奇异的刺痛,在梦里那奇怪的梦境,在梦境里那同样姓林的奇怪的女孩儿,在向自己哭喊的样子,还在他此刻的眼前逗留。

    林河整理了一下思绪,站起来,面对倪人王。

    “孩子,做噩梦了吧?”倪人王好象关心自己的亲生骨肉般,从心底发出的关怀怎能不让听者感伤。

    “谢谢倪叔,我没事了。”林河笑了。

    倪人王点点头,道:“我得走了,林河,这次我走,离的地方比较远,而且家里的用人我都用习惯了,所以我全带走你也应该不反对吧。”说着,倪人王瞳孔中露出一道普通人绝对难以察觉的狡黠。

    林河不住的点头,并没有特别注意什么。

    “我大概要走将近两个月,在这两个月里,帮会里的人可能要找你帮忙,到时候,尽量别拒绝,不过,要是和保护小雅的事有了冲突,无论有什么事务,要一概推辞,知道吗?我就这一个女儿,我不想她有任何的……”倪人王说着,眼眶中突然有些湿润。

    他赶紧将脸仰向天花板,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这窘像。

    林河点头,“倪叔,小姐就交给我吧,别人要想欺负她,先要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林河的气势让老者很是欣赏。

    “我相信你,别说这么多了,总之要好好的,等我回来,在我离开期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找那几个堂主,而如今,社团里有的人还不认可你,就找你的朋友大哥,许逐,知道吗?”

    原来倪人王那天晚上回来,特意只带了许逐和林河两个人坐专车是有原因的,真是精明的老人,每一个细节都已经提早有了准备。

    林河爽快的答应,只要条件不苛刻,给他的一切任务,他都有十足的把握完成。

    “真是遗憾,到最后,还是没有见到小雅,这个丫头,就会疯玩,也不知道她的病情……”老人说着,眼神里充满了挂念。

    林河偷偷注意了倪人王一眼,凭借他敏锐的洞察力,发现倪人王的眼角红红的,林河理当明白了,昨夜流泪的,或许原因不同,但绝对并非自己一人。

    老茶拎着行李,身后还有几个用人,陪在身边,看着林河跟倪人王的对话,也都叹气不已,这一对父女,从来没有真正享受过幸福。

    “我该走了,孩子。”

    林河还想再说什么道别的话,倪人王却出手制止了他,而将满载皱纹的大手深深的压了下林河的肩膀,继而不再转头的离去。

    大门关上,空旷的大厅房间内,仍旧灯火辉煌,林河却被孤单的气息侵略的喘不过气来。

    稍后,他听见轿车发动的声音,他有一种想要冲出去的冲动,但最后还是抑制住了,他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

    变强,很强,变的非常强,强到足以保护自己的身边的人,保护最珍贵的她们。

    如果做不到这些,其他都免谈。

    2006年,12月22日,今天,冬至了,春天彻底被剥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