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六章 QQ浪漫的迷之女孩

住家野狼2016-11-11 15:25:10Ctrl+D 收藏本站


    空旷的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别人,林河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了。

    不知道自己要保护的当事人什么时候可以回来,林河暗叹一口气,上了楼。

    在别人的房间里乱走动,翻箱捣柜,是很没有礼貌的。

    虽然倪人王已经说过,这里的一切就和林河的家一个道理,他还是有说不出来的拘束感。

    林河只是随便走走,刻意的并没有去动什么东西。

    这所别墅还真是庞大,宫殿般雄伟,内部构造让人有种身处天地间,不着边际的感觉。

    走了好久,林河都没有一个整体的构架印象,总认为自己是在玩迷宫游戏。

    这样一所别墅,仅仅是两个人住的话,未必也太奢侈了吧!

    林河这样想着,来到一所房间门口。

    房门是虚掩着的。

    林河迟疑了一下,推门进去。

    迎面而来的是一所蛋糕房子,虽然这只是他的感觉,但这所屋子里充满了无颜六色的装饰。

    枕头是粉红色的,写字台是蓝色,窗是蛋黄,梳妆台是鹅黄,电脑是浅银色,而鼠标上竟然还套着粉色米老鼠的儿童玩具套。

    根本就是一个童话世界。

    不知道这是谁的屋子。

    林河下意识的坐下在电脑桌前,他的手扶在键盘上,作势打着键盘。

    毕竟是别人的东西,他不好意思打开。

    于是,林河仅仅是在装模做样的摆弄着没有通电的电脑。

    时间长了,他也觉得腻了。

    这间别墅里不是没有好玩有趣的东西,只是人气太单薄了,林河甚至感觉周遭布满的是只有坟墓里才有的气息,死气。

    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吧,他这般安慰自己。

    只是那所谓的富家小姐迟迟不来,不知道在外边鬼混什么,林河不耐烦的想着,他的手接触到电脑的电源。

    “既然她总是不来,我自己一个人这么闷,玩玩陌生人的电脑,也未必就是不礼貌的事,这里不是我的家吗?又不会弄坏,玩一下,没有关系的。”林河这般宽慰自己。

    他按动了显示器的电源和主机电源。

    银灰色的显示器上,坐落着一个可爱的凯迪猫模型。林河想,能拥有这些玩具的人物,一定难以让自己招架。

    他可忍受不了这些童趣的东西,虽然林河也只有18岁而已,心志却早已经成人了。

    液精显示器在等待中出现了亮光。

    WINDOWSXP番茄花园

    ……

    桌面的图案终于浮现了,林河隐约中记得自己会玩几种游戏,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电脑正常启动后,弹出来的,首先是两个QQ对话框。

    QQ是自动启动的。

    出来一个昵称为“星海天琴”的QQ号码。

    自动登陆后,显示出来,内部其他的栏都是空的,只有一个好友栏里,藏着一个亮着的头像,头像的昵称是“流星。”

    两个差不多的名字嘛,是怎么回事,突然的自动打开。林河在心中碎碎念。

    “流星?好俗气的名字,而且中性话,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林河自言自语道,他找回了从前网虫的感觉。

    这个时候,突然又蹦出来一个对话框,是系统程序错误的提示:

    “您现在使用的QQ号码正在别处登陆,登陆失败,请重起计算机或联系管理员!”

    “流星”的QQ正在别处登陆,那么现在仅仅是自动登陆上了一个叫做“星海天琴”的家伙。

    一个电脑里竟然存着两个QQ,林河更不知道这间房间到底是谁的了。

    管他呢,船到桥头自然直,先玩会儿电脑吧!

    林河准备打开文件夹,看看里边都隐藏了什么好游戏,他怕窥视到别人的秘密,打开“我的电脑”前握鼠标的手仍然有些发抖。

    正当他下决心要双击的同时,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嘀嘀嘀嘀!”

    是一条QQ信息传过来了,是谁呢?

    不用问了,林河打开了聊天模式,果然是刚刚看见的,仅存在好友栏里的昵称为“流星”的号码。

    “你是星海天琴吗?”

    这样突然的一句问话,把林河问懵了。

    说不定来者是“星海天琴”的朋友呢,自己在这里做枪手,可不大好,林河想还是把电脑关了好,不然被别人抓住把柄,以后不好做人。

    正当他要关电脑时,“流星”又来了一条消息。

    “看来你是了,别担心,这QQ号码现在是你的了,此前从没有人用它聊天过,你不必有负罪感。(微笑的笑脸)”

    林河挠挠头,这是哪儿跟哪儿啊,这个叫流星的家伙好象现在在监视着自己一般,他感觉不大舒服。

    但是,林河还是礼貌的回了信息。

    “哦,你好,倪叔是你什么人啊?”他直截了当的问道。

    对方好一阵迟疑。

    “?”林河又打了个问好。

    “你这个人好不浪漫。(难过的脸)”流星突然发了这样一条消息。

    望见聊天窗口里那一张居丧的面容,林河竟然会不禁难过起来,他的同情心骤然而起。

    “浪漫?不记得自己有过,但是我很缓慢,头脑也迟钝。”林河回道。

    “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打字就很快,是个网虫吧?”流星问道。

    “或许以前是吧,不记得了。”林河有话直说。

    对方却不这样认为,“你这个人真有趣,好健忘啊~”

    “我患了失忆症,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真的。”林河感觉对方不相信自己,只好加了句“真的。”

    “(傲慢的表情)失忆呀,那道是挺有趣的嘛。”流星回应。

    “一点也不有趣,却相当麻烦,好多事都没印象了。(居丧的表情)”

    “呀!那见了以前认识的人岂不是很麻烦,人家叫你你都没印象。呵呵!”流星开玩笑道。

    “我到是想遇见,或许能依靠别人找回一点记忆,却一直没机会。(抽烟的大兵表情)”

    “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怎么说”

    “很多人都想忘记过去的,有些事情,记得未必是好事。”

    “你还真哲学,流星。”

    “比如像我,好希望能患失忆症。”

    “可惜,我这不希望患的患了,你那希望患的没患。”林河叹惋。

    “总有一天,你的记忆回来了,你就未必这么说了。呵呵!”

    “傻笑。”

    “星海天琴。”

    “?”

    “你的名字为什么要叫星海天琴啊?”

    林河迟疑片刻,落下手指。

    “我告诉你后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片刻没有回音。

    林河又打了一句。

    “?”

    “别总是打问号,好矬!”

    “哦,那你同意我们的条件么?”

    “呵呵,好吧。你先回答,你为什么叫星海天琴?”

    “这个是别人设好的号吧,我第一次用,偶然的机会,也不知道其中含义。”

    “再具体些好吗?我想听。”流星追问道。

    “你是女孩子吗?”林河突然问道。

    “怎么了?你是色狼吗?”

    “不是,女孩子一般比较细致,对事情追根究底。”

    “呵呵!就算是吧。(偷笑的表情)”流星回应道。

    “怎么还就算是……”林河假装生气。

    “再这么斤斤计较,你也是女孩子了哦~”

    “我是男的。”林河强调。

    “我知道。”流星回复。

    “你怎么知道的?”林河疑问。

    “刚刚你说的啊~”

    “……”

    “好了,继续刚才的话题。”

    “好。”

    “说吧。”

    “刚刚说什么来着?”

    “你真是迟钝。”

    “本来也不聪明。”

    “说你为什么叫星海天琴啊?”

    “这又不是我取的,我怎么知道。”

    “谁取的?”

    “不知道。”

    “呵呵!”

    “笑什么?”

    “那你就不能即时解释一下,发挥下你的想象力?”流星逼问的口气道。

    “恩……”

    “说啊。”

    “大概是……晚上………夜空中满是繁星……好象星之海洋……我为你弹琴……这琴声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林河随意的胡编。

    流星半天没有回应。

    “你走了吗?”林河突然有点舍不得。

    “呵呵!”

    “你又笑了。”

    “我喜欢你。”

    “干吗这么说。”

    “被女孩子喜欢,竟然还用这口气回应,那我不喜欢你了,你高兴了吧。火冒三丈的表情)”

    “……”

    “哼!”

    “你觉得这解释还可以吧。”

    “凑合着看,你文采还可以。”

    “呵呵!”

    “别学我笑的方式!”

    “哦!”

    “那该我问你了。”林河委婉的道。

    “好吧,别问尖酸刻薄的问题啊!”

    “好。”

    “你问吧。”

    “你认识倪人王吗?”

    这次的迟疑时间非常长,长到林河等待中差点睡着,但他没有再催促。

    “没听说过。”对方最终做了回应。

    “那这里怎么有你的QQ号,我的好友栏里也只有你一个人?奇怪?(疑问的表情)”

    “我怎么知道。”

    “(无奈的翻白眼的表情)”

    “呵呵!你好傻。”流星取笑道。

    “是啊,那又怎么样。”

    “不能怎么样,傻瓜也要生存呀!”

    “你为什么叫流星?”

    “因为流星在星海里,你问题太多了,不许问了。”

    “哦,好。”

    “恩。”

    “我感觉你就像个迷。”

    “这样不是挺浪漫吗?迷之女孩儿~”

    “我不是个浪漫的人啊。”林河不礼貌的回应。

    “那我来训练你吧。”

    “要交学费吗?”林河问道。

    “学过关了,你请我吃饭。”

    “别太贵就行。”林河开玩笑。

    “麦当劳就可以了。”流星减轻林河的负担。

    “咯咯!那成交!(握手的手势)”林河真的笑了。

    “OK(V字手势)”

    “今天真是莫名其妙。”

    “生活就是这样的,我该走了。”

    “哦,那再见。”

    “呵呵!再见!”流星留下最后一句话,没了音信。

    ……

    林河的手指终于能休息一下了。

    他靠在沙发转椅的靠背上,一手点着下巴,回想刚刚的谈话,怎么想都可笑,而心里的温馨也是难以磨灭的。

    正如流星所说,或许这就是一个浪漫的迷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