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八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住家野狼2016-11-11 15:26:3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缕缕阳光洒下,落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房间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女孩儿依旧甜甜的睡着,细长的睫毛静静的翘着,身后的长发,乌黑亮丽。

    昨夜半掩着的窗帘,此刻被完全关闭了,不知道是哪一位体贴的人,害怕阳光照射进来,会刺着女孩儿眼睛,难以好睡。

    已经过了早晨七点,倪小雅昨天玩的太酣畅,今天也累坏了,到现在仍没有要醒的趋势。

    此刻,一个男孩正坐在她床边,椅子上,他翘着二郎腿,无奈的等着她起床,还好,他没有要抽烟的意识。

    当者正是林河,“这个死丫头,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林河在心里埋怨道,瞥了倪小雅一眼,“早知道不把窗帘给你拉上了,晒死你拉倒。”

    冬日的阳光再强烈,温暖人的还要靠真正的温情,没有亲情的滋养,倪小雅一直没曾真正开心过。

    此刻的她正在梦中,梦里的她正在和妈妈一同荡着秋千。

    那是好久都没有发生过的事了,记得妈妈生前也是这么和自己到公园里荡秋千的。

    而到后来,爸爸有了钱,自己的房子有了大院子,院子里有了秋千,却没有人再陪她荡了。

    妈妈死后,更没人来陪她,倪小雅一直都是孤单一个人,身边除了那些陌生的保镖,就是一些恶心的青蛙,学校里无数的男生垂涎他的美丽和家世,偶尔有了一两个同性朋友,爸爸也不让她常出去,说这样有危险,有危险……

    荡着秋千,妈妈的笑容,温暖的手拥抱着她。

    梦是美丽的,梦的底蕴却是悲伤的,倪小雅酒窝带着笑意,迷人的睫毛下却流下了两行泪珠。

    “怎么哭了?”林河暗道,“是做噩梦了吗?”林河微微有些担忧。

    他不禁出手,轻轻拭去了倪小雅脸上的泪水,丝丝的泪痕还在脸上挂着。

    倪小雅感觉自己的脸被谁的一张温柔的手抚摩了几下,甚是舒服。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望见的人却是意外的让自己吃惊。

    “你!是你!你都对了做了什么!?”她喧嚷着,突然坐起身,将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

    “你呀,就不能消停点,一个女孩子这么爱闹腾,我又没对你怎么样。”林河无所事事般悠然的道。

    “你这个坏蛋,变态!色魔!竟然乱闯女孩子的房间,你还是人吗你!!?”倪小雅又羞又怒。

    “嗨!我说倪大小姐,我是你的专用贴身保镖,当然要紧随着你了,我若是离你远了,危险到来时可不会等人,我怎么尽职保护你?”林河一滩手,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道。

    “你!你简直胡搅蛮缠!”倪小雅出言相讥。

    “胡搅蛮缠,那是女孩的专利好吧,我可没那个兴致,我是就事论事。”林河的二郎腿一直就没有拿下来过。

    倪小雅气不打一处来,一时间竟然慌乱的说不出话来,张口闭口却吐不出半个字,只有胸口的春色在岸然的起伏跌荡。

    看的林河不免垂涎欲滴,他也是二十不到的小伙子,这个时候正是情欲正盛的时刻。

    刹那间,他被倪小雅的姿色迷住了。

    倪小雅发现林河正在盯着自己看,望了一会儿,发现他正在注视自己的胸部,赶紧再把被子守严实些,叫骂道:“你不是人!禽兽!快出去!”

    “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我不能出去啊,我得保护你,走不得的。”林河好似一个无赖般道。

    但事实亦正如他所言。

    红莲社此刻面对的夙敌,是雄壮而卧虎藏龙的魑王阁,对于倪人王女儿的身份,对方怎会不知。

    若是拿了倪小雅做人质,或者直接把倪小雅杀了,让倪人王心灰意冷,魑王阁再大举进攻,尽皆是完美的好主意,对方什么时候采用,以什么方式采用,谁人能知?

    所以说,林河此刻要贴近倪小雅,自然有他的道理,只是这道理,就怕当事人倪小姐不太认可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