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四章 青春味道

住家野狼2016-11-11 15:28:45Ctrl+D 收藏本站


    那女子被两个大汉压在身下,喘息不已,好似被一堵墙压着,不得翻身。

    两头禽兽,张着獠牙利爪,将女子身上的衣服一片片的撕扯掉。

    观众们越来越兴奋,女子的哀号声也越来越强烈。

    林河看在眼里,只能在心中叹息,没有办法舍下倪小雅去相救。

    倪小雅想起身,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别动,这样的场景,你还是不看为妙。”林河奉劝她。

    倪小雅不动了,只是把头抬起来,仰望着林河的面孔。

    从林河的面孔中,倪小雅读不到任何的东西,然而却被这莫名的魅力吸引着,暂时失去了对身后事件的好奇。

    那女子的衣服终于被扒光,裸露在外的是一个比较匀称的身体,在这昏暗的灯光下,却异常的性感。

    一个大汉,首先向女子上体的两个诱人的乳峰进攻,女子奋力挣扎,完全无济于事。

    而另外一个人,赌她不是处女的汉子,便垂涎着将魔爪伸向了她的下体。

    女子大声的号叫,声嘶力竭,嗓子已经哑了,逐渐发不出来呻吟,只有痛苦的呜咽声声传来。

    ……

    大约十分钟光景过后。

    两个人轮番泄欲过后,地上并没有大家所期待的,那一滩血水。

    两个大汉已经穿好了衣服。

    “我靠,怎么可能,娘的你个婊子,不会是有什么身体缺陷吧,是变性人吧!”赌她是处女的大汉异常的愤怒,伸脚踹踹已经昏死过去的女子。

    “妈的别来这套,赶紧付帐!八万块!赖帐你他妈就是孙子!”赌她不是处女的大汉此刻亢奋着吼道,丑恶的嘴脸上布满了猥亵的笑容。

    “小逼,今天真背运……”痞子多守信,君子多无义。这个流氓虽然是个社会败类人渣,却在赌博上,还算得个愿赌服输的家伙。

    他从衣服里拿出钱夹,掏出所有,递交给赢了自己的人,道:“老子今天没带多少,只有四万,其他的,算老子欠你的!”

    “哈哈!你可不准赖帐,不然宰了你!”

    “娘的你以为爷爷是你!”

    ……

    一出好戏也该散场了,林河带着倪小雅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走出了这条卑劣的闹事区,林河才舒了口气,刚才的一幕,在他的脑海里扎了根,一直到现在,还令其心口堵的难受。

    倪小雅冰雪聪明,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过来扯出话题,想缓解一下林河的思绪,“哎,想不到几年没来了,这里已经荒唐到这种地步了呀!”倪小雅感叹道。

    “哦?你以前也来过这里吗?可别告诉我你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林河松开了对倪小雅的束缚。

    现在已经到了比较宽敞的马路,灯火通明,秩序井然,暂时不会有太担心危险了。

    “以前跟着陆云叔叔和纲鬼叔叔来这里玩,曾经见识了些稀奇的游戏,想不到……总之,以前可没现在这么疯狂的。”倪小雅感叹当初。

    “疯狂?是恶心吧,这里太黑暗了,很无耻龌龊的地方。”林河很不高兴,他看不惯新华街的一切。

    想起以前自己居住的地方,有个叫新华书店的东西,自己也常去那里站着看书不掏钱买,免费的书看时间长了,顶多也只是被那服务员驱赶出来,却没有今天这同名不同性质的新华街如此凶猛,无法无天。

    林河笑了,这个世界,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卑劣的世界,仍然是个迷。

    “笑什么,记得以前陆云叔叔不让我来的,可是纲鬼叔叔就比较疼我,带我来玩了。”倪小雅回忆。

    “他那不是疼你,那是他自己想来,就顺便把你也哄来了,做个垫背的。”林河参透豹堂堂主纲鬼的心思。

    “呵呵!你呀,纲鬼叔叔是爱玩,但是也是个好人呢,总是心直口快的,我有了危险,他会第一个冲上去帮忙,把坏蛋打走的。”倪小雅幸福的回想当初。

    “是吗?不过有暗杀堂堂主陆云在,你的一切危险不都化险为夷了。”林河更深的领会。

    “当先呀,五个叔叔都可疼我了,他们大都没有儿女,就把我当作亲生女儿般爱护。”倪小雅甜甜的微笑着,望着星空。

    两个人边聊边走着,已经来到了临近郊区的荒野,坐在草地上,倪小雅靠在林河的身边,好象只乖巧的小猫。

    “那你岂不是很幸福了,那还经常离家出走,果然,现在的美女啊,都太不淑女了。”林河同她一起望着星空,道出自己所想。

    闪烁着的繁星好象在像两人眨眼睛,月亮高悬,亮光下是大好的山河花草,都市的彩灯,以及寒冷的黑夜里,温馨的二人世界。

    天空中,弥漫着的,是青春的味道。

    风阵阵而习习,吹倒了草头,刮过二人的脸旁,倪小雅向林河凑近些。

    “哪有,你这样说女孩子,而且还是美女,也不怕断舌头,哼!”倪小雅嗔怪道。

    林河笑而不语。

    “恩……”倪小雅迟疑一会儿,继续说道:“是啊,本来是很幸福的大家庭,可惜老天太眷顾我爸爸了,让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后来叔叔们也都有了繁重的任务,我整天能到的人,也就只有管家和用人了。”倪小雅面色疲倦,看上去想起了伤心事,不免有些伤怀,女孩子家,心思万变,最容易不高兴了。

    林河眼看着她娇嫩的脸蛋有了忧愁之色,亦有些不忍心,安慰她道:“现在不是有人在你身边吗?而且保护着你,会比以前更安全。”

    “谁呀?”倪小雅转脸呵呵笑着装傻,弯月般的眉毛一挑,甚是撩人心魄。

    “当然是本少爷了!哈哈!”林河说着,拍拍自己的胸脯,好象个愣小子。

    “哈哈!傻瓜!”倪小雅望着林河的傻样子,不禁大笑,畅怀随心,刚才回忆的烦忧顿时烟消云散。

    两人又聊了许多,十七八岁,年纪轻轻,男欢女爱,却也心事重重。

    能有个贴心的知音,当真是不容易。

    话未说完,可是困意已经来了。

    “林河啊,我们回去吧。”倪小雅捂着小嘴,打个哈欠。

    “回……回哪啊?”林河挠头。

    “回家啊!我的看家狗,来嘛~”倪小雅说着,站起身,拉起林河的胳膊。

    “喂!谁是看家狗呀!哎呀!好,好,我起来就是了。”林河无奈的站起身。

    “还没吃夜宵呢,怎么就走了?”林河并不失望,只是心中疑问,肚子也饿了。

    “我想回家了,外面好冷,回家后我给你做夜宵,算赔罪好么,我做的不比餐馆差的。”倪小雅许诺道。

    “恩,那好吧。”林河不为难身边的人,欣然答应,而且,她也确实更想吃到倪小雅亲手做的美食。

    趁着微亮的夜色,林河也想早些带倪小雅回去,毕竟,两个人的家,才是最安全的避风港,虽然对他们来说,房子大了些。

    走在回去的路上,已经很晚了,路上没有了出租车,公车也早早停止运营了。

    两个人只好走着回去,路程大概有半个小时,有林河陪伴,倪小雅亦感觉不到疲惫,她背着手,不时蹦蹦跳跳,围着林河,谈天说地。

    却不知道,危机正在降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