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章 冥龙归来

住家野狼2016-11-11 15:31:6Ctrl+D 收藏本站


    龙剑的气势在层层叠叠的上升,一股股冰冷的杀气向林河这边传来。

    “这下,大概死定了。”林河虽然天生不是个服输的性子,但此刻面对对方如此强大的力量,他亦有些胆寒。

    “小子,你太狂了,但是你没那个资本。”龙剑损林河道。

    林河哪怕因他的话而气愤,却又不敢主动出击。

    现在留给他的唯一一条可以活的路,而且成功率还不高,那就是逃跑。

    可是,刚才的战斗中,龙剑的速度根本不输自己,现在他竟然越加的强盛了,再想逃跑的话,多半在少时便会被抓住。

    但若继续硬拼的话,除非发生什么奇迹,否则绝对是死定了。

    林河余光望了一眼倪小雅,她在那焦虑着,对场中的一切毫无办法,心中的辛苦程度却丝毫不亚于林河。

    “就算我死,也得让她脱身。”林河这般想着。

    林河转脸望向倪小雅,发现她正在怔怔的望着自己,眼神里清澈的如碧然的水波浮动。

    林河刚刚要开口的嘴巴,突然又顿住了。

    “她不会自己一个人跑的,除非我和她一起走,而那样的话,两个人谁也跑不了。”林河这般想着,烦恼着。

    林河不和倪小雅废话,他看惯了电视里那拉拉扯扯的恶心画面,他了解倪小雅,或许她还对他没什么好印象,但是他就是觉得她不会走,而丢下自己。

    “哎!看来现在只有一条法子了。”林和叹气,如今,虽然他不愿意,可是所能面对的,也只有把龙剑打败,这样才能带着倪小雅全身而退。

    不知道有没有百分之十的希望,那林河也要拼一拼,毕竟没有其他的退路,背水一战,还不一定谁输谁赢呢!

    林河深呼吸,将气从身体的各个要害部位提了出来,而掌运到可以进行攻击的地方。

    林河将浑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手掌,脚上。

    而原本为了保全自己,所集中防御的气息,此刻已经全然消失。

    见林河孤注一掷,浑然是想和自己决一死战,龙剑望在眼里,心中好笑,他轻蔑的望着林河,道:“接招吧!”

    话语喊出,龙剑已经冲了过来。

    如果说刚刚龙剑的剑势好象飘雪飞剑般清冷刺骨,那么现在他的剑阵就好象无数座雪山崩塌般轰然砸向林河身躯。

    林河也是孤注一掷,将身体的全部力量挥发而出。

    可是,即使林河的力量骤然很强大,却没有发挥的引子。

    林河的力量只能借助手脚挥发出来,冲击龙剑。

    可是,现在龙剑的剑阵,好象万年冰峰坠落,林河根本没有接近他的机会。

    对于龙剑的长剑来说,林河的手脚实在是太短了。

    “雪崩闪!”龙剑吼着,自己发出的招势,向林河划来。

    那剑势,从林河身旁的各个部位穿击而来,无孔不入,无所不在。

    林河的攻势,此刻显得如此的微弱。

    和龙剑的绝招相碰的一瞬间,林河的力量竟然完全被吸收,继而反弹,夹杂着原来的势头,向林河浑身上下击打。

    那冰冷的剑锋,本来就锋利无比,是双拳两脚这血肉之躯难以匹敌的,而龙剑的剑,此刻竟然化作无数根冰锥,刺穿林河的肢体。

    林河焦急之中,也只好暂时的敝住身上的要害,但注定是要受不轻的伤了。

    绚烂的白色光闪过之后,周遭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只有林河,好象突然间化作了一个血人,浑身都浸染在鲜血中,身体尽皆在颤抖,疼的颤抖,本能的害怕的颤抖。

    刚才的那招雪崩闪,一齐刺向林河,虽然因为剑气分散,刺的不是特别深,却每一击都伤及到筋骨。

    若不是林河本身有着极强的身体素质,现在的他已经被粉碎成了血沫。

    龙剑见林河仍旧活着,并且还能站立,也不禁大吃一惊。

    要料想,他的剑,像雪崩闪这样的绝技,自来是见者死,无虚发的,今天竟然存活了一人。

    龙剑遗憾之余亦有些欣赏林河了,不再像刚刚那般看不起他。

    不过,欣赏归欣赏,龙剑刚刚已经许下要在一分钟内杀死林河,此刻他首先要遵守自己的诺言,才去想别的。

    冷剑客龙剑突然跳起,“我看你能坚持到多久不死。”龙剑冲过来,带着疯狂的剑势。

    剑锋劈山斩海,划月当阳,阴冷中蚕杂着柔和,柔和中透露着杀意,一次次向林河袭来。

    “嗨!”龙剑大喝一声,林河的左肩膀开了花。

    “嘿!”龙剑轻哼一下,剑头挑起了林河背后的一块肉皮。

    “呔!”龙剑叫喊一次,林河的胸口被穿了个窟窿。

    ……

    林河此刻几乎是在凭借意识把持着生存,他不知道身后的倪小雅怎样了,他所想的只是在多支持一会儿,就能为倪小雅争取一会儿。

    “她这般看着我,一次次的被伤害,是否也会伤心,痛苦呢?”林河最后闭上了眼睛,用意识去躲避龙剑的剑。

    四十一秒,四十二秒,四十三秒……

    林河已经血肉模糊,百受摧残的躯体内是一颗闪亮的灵魂,卓绝的灵魂在灼烧,燃烧,挥洒在皮肤各处,却不得显露。

    他,需要一个物器,一个可以挥发自身此刻完全愤怒的物器。

    紫荆香都,新界一区,一颗黑色的流星好似一道迅猛的闪电,划破天际。

    五十秒,五十一秒,五十二秒……

    林河身形旋转着,好象舞起了血红的旋律。

    “如果……我死了……有谁为我悲伤……有谁……是谁!!!???”林河的心在咆哮,呼喊,怒吼。

    人的意念再强大,也抵不过身体的本质,死亡的气息或许穿不透灵魂,却足以摧残你的肉体,让你不得超生。

    死,死,死。

    这个字在林河监守的意识中反复的出现,他,最痛苦的不是肉体,而是心灵。

    对于爱的未知,到死也不知道,谁能为自己流泪,谁在为爱自己去祈祷,没有人,又或许有人,但他却不记得……

    无数的没有答案的问题在摧残着他,龙剑的剑却丝毫没有减势。

    五十七秒,五十八秒,五十九秒……

    “去死吧!雪,光,一,闪!”龙剑朗声念叨出招势的名称,白色的剑,趁着月光,劈向林河的额头。

    林河闭着眼睛,隐约在脑海里查寻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是一道光,和普通的光芒不同,甚至比跟前龙剑的白色光芒更加的辉煌。

    那是一道黑色的光,阴暗中饱含着怨恨之气。

    林河感觉到了亲切熟悉和强大的暗黑之气。

    他左手的黑色盘龙纹身在疯狂的作痛,颤抖的痛,疼痛感超越了浑身的伤口。

    那是一把剑,一把黑色的长剑。

    “冥……冥……冥龙!!!!”林河突然喊出了魔剑的名字。

    同时,一道黑光在龙剑的头顶闪现,竟然抹去了他宝剑的白色光束。

    一道黑色的长龙俯首降落,落在林河的手中。

    林河睁开眼睛,手中的冥龙剑和左手的黑色炎龙同时绽放出辉煌的黑暗,却照亮了四周。

    林河体内的力量骤然增强,并且有了冥龙剑这把引气的武器出现,掌握在手中,势头更胜。

    林河来不及多想,一剑出世,和龙剑的白剑交合在一起。

    白色的光束,趁着月光,耀眼而光芒四射。

    黑暗的光束,趁着星空,飞扬跋扈,狂荡凛然。

    两对手相击,黑白两剑的打拼,彼此震的兹兹作响。

    林河的眼睛都红了,无限的憎恨在蔓延。

    他要把刚才的屈辱,一并讨回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