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六章 黄雀在后

住家野狼2016-11-11 15:31:34Ctrl+D 收藏本站


    林河用力,将龙剑的绝招硬生生的给挡了回去。

    龙剑惊讶万分之余,感觉林河的气势比之刚才越加的狂妄了。

    林河站住吸气,黑暗的气息,缕缕传入他的体内,融合在细胞里。

    他吸收的手到擒来。黑夜,这神秘境界的代严,对他来说,如此的熟悉,力量源自于未知的黑气。

    他,天生就不是为了白道的光明而活的。

    “呀!!!喝啊!!喝啊!!!”林河咆哮着,将手中的冥龙剑紧紧攥着,竖直举向天空。

    天际,好象一个暗朗的浓黑色大穹隆,笼罩着人间。

    天空中明亮的星际,仿佛与林河手中的剑交相呼应。

    此刻,他手中的剑,左臂上的盘龙,尽皆咆哮着龙吟。

    当前境地中的林河,身上的血水染湿了衣服,几乎没有一块布料还尚存原来的颜色,天知道他到底流了多少鲜血。

    周身的黑色气团又是如此的诡异,放眼望去,宛若银月下暗红色的恶魔。

    林河冷眼看着龙剑,瞳孔中的火焰却有寒意。

    倪小雅刚才看见林河被龙剑一剑一削的伤及,本来已经被吓的滩在地上,神志不清。

    现在,她稍稍清醒了过来,发现林河夺回了些气势,不但没有宽慰和高兴,反而更加的悲伤了。

    她心疼他,望着他那萧条的身子,在为自己战斗,在为自己拼命,不知死活。

    这么多年以来,她第一次感觉到充满暖意的安全感,她不想失去他,不想。

    “林河,加油!~”倪小雅哭着喊出来,“打败他!打败他!~”倪小雅银铃般的嗓音,此刻回响在林河的耳畔。

    他已成魔,不知道能不能听见。

    林河首次率先攻击。

    他的步伐令龙间眼花缭乱,他的剑比龙剑的剑更加的绚丽,更加的毒辣,每一剑都是致命的气势。

    龙剑逐渐有些吃力,他亦没有想到林河有了兵器之后,竟然这么厉害,难道刚才是自己一直在欺负他的手无寸铁。

    龙剑不敢这么想,自己一代宗师级别的人物,竟然在欺负一个小毛孩,而现在对方有了兵器,立刻就把自己制住,岂非太过丢脸了。

    实则,林河的力量真的只因为一剑兵器便全部挥发出来了吗?

    若是普通的武器,根本当不住龙剑的剑,甚至会在一回合中便被龙剑的宝剑劈断,剩下的势头还可以将林河中伤。

    而这把剑,是真正的邪龙王剑,剑中所蕴涵的是无数众生的怨气而成,黑暗的气息是幽明鬼界的浩瀚,一把活剑,力量蕴涵在邪恶之中。

    林河的眼睛杀红了,一剑挑开了龙剑的皮肉。

    又一斩,龙剑的腰间被砍开了四寸。

    林河左边一个虚晃,龙剑守势,林河却突袭取他右边脖颈。

    如此致命的一击,龙剑不得不放开一切先去保命。

    林河没有收剑,一剑撩下,龙剑的肩膀被劈入了大半个剑身。

    黑暗的冥龙剑身没入龙剑的肩膀。

    龙剑虽然剧烈疼痛,被黑暗的火焰焦灼的生不如死,身体好象突然泄气的气球,却还是鼓足最后一口气,向后快速撤离。

    林河狠命向下压剑,势大力沉。

    带着崩塌的血肉,龙剑也算躲闪开,而整个右边臂膀全然麻痹,血肉模糊,怕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复原了。

    “嘿嘿~~嘿嘿!!!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林河望着龙剑狼狈的样子,好象变态杀人魔般狞笑,笑声穿透了黑暗的死寂。

    而此刻的龙剑,还为刚才单条赤手空拳的林河的事内疚着,他头脑中一片混乱,有什么绝招也都忘记了,有什么经验也全淡薄了,而且整个右臂已经浑然没了知觉。

    自己今天就要葬送在此。龙剑这般想着,却由仅存的一点意识,察觉到身旁,上空,一座高层建筑上,趴着一股熟悉的身影气息。

    是战友?龙剑的第一意识想到,当自己刚刚接到这个杀倪小雅的任务时,曾经有一个人要跟着自己一起来助战。

    当时龙剑表示反对,称一人之力量便可以解决掉倪小雅身边所有的保镖而完成任务。

    但是,现在他才发现,这个鬼魅的家伙终于还是来了,具体是谁,此刻已经由不得龙剑多思索了。

    因为林河的最后一剑已经来到了龙剑的身前,这一剑,对于龙剑来说,或许就是致命的最后一剑。

    两人战斗的场面,不仅仅是收入了倪小雅的眼底。

    身旁,一座二十层楼的高层建筑上,天台之上,一个影子一动不动的正在注视着下面的一切。

    他,身材很高,趴在天台边上,高空的大风刮着他的短发,身体匍匐在地面,显得更加的修长。

    他,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动过,静静的观察着两人的打斗,其人好象一堵冰雕一般。

    这便是,魑王阁,独矢。

    独矢双手中端着一把来副A347暴力猎枪,枪口指向下方。

    独矢的眼睛一睁一闭着,他却并不是在瞄准。

    那眼睛是天生就瞎了,还是因为后天的意外,至今,无人得知。

    他的长管黑亮的枪上,没有消音器,如果说这还尚且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在高达二十层楼的天台上,他的枪身上竟然没有瞄准镜。

    林河终于放下了这一剑,冥龙化作一道黑暗的长龙,咬向龙剑的天灵盖。

    同时,独矢的枪响了,一道金光,从他的枪口喷射而出,直指向林河的心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