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七章 主角死了

住家野狼2016-11-11 15:32:0Ctrl+D 收藏本站


    林河一剑劈下,超凡的直觉,让他感觉到身侧有东西在逼近自己。

    未知即危机。

    林河的剑,速度有所减少,他用余光去打量斜侧方。

    到底是谁?隐藏在自己所熟悉的黑暗里。

    听见一声惊天彻地的枪声,林河的浑身的寒毛都颤抖了一下,他赶忙侧身去应付躲闪。

    可是枪的速度,又怎是人力可以躲避。

    林河尽全力去揣测这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子弹,却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一道金色的闪电,刺中了心脏。

    子弹好象切割豆腐般,没入林河的胸口,从他的背后穿出来,爆炸出了宏伟的血花。

    林河感到胸口的巨痛,那疼痛如山崩地裂,一同带起了许许多多的回忆。

    可是,当回忆来临的同时,林河却更加濒临死亡了。

    林河没有机会再思考了,生命的动脉被切断,他倒下了,倒在了自己缔造的血泊里。

    “林河!!!~~~~”倪小雅冲来过去,趴在林河身上。

    而龙剑也半躺着,在血泊前,刚刚林河的夺命剑是那么逼近自己,现在自己却还活着,而林河已经死了。

    龙剑不禁想笑,但丝丝缕缕的痛楚此刻更加纠缠着他的心。

    谁又没有过悲痛的回忆,而此刻眼前敌人的死竟然勾起了龙剑的往事。

    世事无常,人生善变,哪里有永恒,哪里只会被虚伪和卑鄙残杀湮灭。

    他不敢多想,恐怕自己一再悲伤。

    龙剑勉强支撑着身子,站立起来,踉跄的走到林河身边。

    林河嘴巴半张着,舌苔上还有阴红的血溢出。

    倪小雅痛哭流嚏,埋头趴在林河身上,痛苦的神色扭曲,一改往日的秀色。

    龙剑将剑交与左手,举起来,准备将倪小雅解决,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冷血的龙剑,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

    这一剑当空划下,倪小雅丝毫不想闪躲,眼看冰冷的剑锋就要触及到她了。

    突然,一个宽大的物件,突然闪现,挡住了龙剑的剑身。

    来者是一把斩马刀,刀身长一尺,刀宽半米。

    持刀者,是红莲社先锋堂的堂主,段飞。

    段飞愤怒的望着龙剑,一用力,将龙剑的剑挑开。

    龙剑惊恐之余,一切还没有完,眼前又出现一堵钢筋墙壁般的身影。

    那是许逐愤怒的铁拳。

    大力神王,许逐。

    许逐见到林河被龙剑等人整的这么惨,而龙剑此刻竟然还要挥剑劈向娇弱的倪小雅。

    许逐本是个血性的汉子,心中浩滔如江水般的愤怒此刻毅然发出,他那一拳,如泰山迸塌,直压向龙剑的胸口。

    龙剑的剑被段飞震飞,此刻没了武器抵挡,完全承受了这一拳。

    只见当空,喷出了泉柱一般的血水,那是龙剑的一呛热血。

    龙剑被许逐一拳打出了众人的视线,想必是不活了。

    而当空楼顶的独矢,将这一切望在眼中,依旧不动声色,他迅速给手中的来副枪再上一颗子弹。对准许逐,准备射击。

    他的枪快,可是在没发出子弹之前,再好的枪也不过是一条普通的铁棍,再强的枪手也是枉然。

    段飞眼疾手快,重达上百斤的斩马刀,此刻在他的手中好象飞舞的精灵。

    段飞察觉身旁的一堵高层建筑之上,有一个身影正在虎视着这里。

    段飞将马刀挥舞了一个大回旋,借助着回旋的力道,上百斤的大型斩马刀竖直的飞向天空中独矢的方向。

    独矢看势头不妙,赶紧收了手。

    那马刀撞击在天台岩壁之上。好象一个定向爆破的炸弹,轰然将建筑的一角破了一个大窟窿。

    声势震天。

    接着,建筑大楼上亮起了几十扇窗户。

    “他妈的,叫不叫人睡觉!!”

    “死全家啊!这么晚,还这么吵!”

    ……

    立刻有几个三八泼皮出来训话。

    转眼间,独矢消失了,龙剑也消失了。

    虽然任务没有完成,可是,来自魑王阁的他们两人,合力解决掉了红莲社的一个得力新手,也算不妄此行。

    龙剑已经没有了声息,眼见是不活了,独矢抱着他,一路奔跑,希望在最快的速度赶回九龙一区。

    龙剑手中还拖着宝剑,神识已然灭了。

    “小雅,小雅,你没事吧?”许逐弯下身子,摸着倪小雅的肩膀。

    倪小雅根本不理会许逐,只是趴在逐渐冰冷的林河身上,眼泪好象断了线的珠子,和林河身上沾了血的衣服混在一起。

    “小雅,小雅,快起来,你先冷静一下,林河或许还有救,我们快把他送到医院里。”许逐劝慰着倪小雅,却暗自叹气。

    段飞识趣的将倪小雅抱了起来,小雅仍旧在哭,趴在段飞的肩膀上,挣扎着还要靠近林河。

    身后两辆车开过来,几人纷纷上了车,许逐背着林河,根本感觉不出他的一丝气息,许逐的心很凉,他将林河放在后座上。

    两辆黑色的轿车,驱车前往医院。

    林河的剑由倪小雅暂时拿着,为了不扰乱林河,她被安排坐上了另外一辆车,段飞陪在身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