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章 霸者之证

住家野狼2016-11-11 15:37:56Ctrl+D 收藏本站


    “到还是个挺富态的家伙。”我心中暗道,讽刺沙发上的一堆肥肉。

    透过群殴的人群,我望着他那肥头大耳朵的丑态,不顾面前小弟们的撕杀,竟然置身度外的大吃大喝,好不惬意。

    我瞥了他一眼,干脆拿起口袋里的烟抽了起来。

    两方的领导人物这般悠闲,谁能想象他们的手下此刻正在眼前奋力的撕杀。

    浓云的烟圈吞吐着,我打着哈欠,看场中风云起伏,司空见惯。

    人世就是要争斗,才有进步,就是有死伤,才有感动,杀吧,砍吧,死吧,只要我活着,因为我强大。

    人不狠,站不稳。

    场中的人数越来越少,不是躺下了,就是被伤到一边墙角处,无力反抗的或者不再存活的人的身体零落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或者毫无生息。

    直到最后一个小弟倒下,场中的局势还是势均力敌,两方的手下战了个平手。

    虽然他们人数比较多,但是我方的人马都是保镖,格斗技艺上还算娴熟了一酬。

    现在,死伤的大部分是对方的手下,而我方的人伤的比较多,死的少。

    地上躺着许多血,混合着原来的酒精,散发着让人发狂的气味。

    周墩子终于吃好了,他挺着大肚子闭上眼睛躺下在沙发上,呼呼了几口深气,很是享受。

    “还要不要来杯红酒?”我讽刺的问其道,掐灭了抽中的烟。

    “有上等的红酒最好。”他竟然还回复了我。

    “哼!可惜今天来的是一杯烈酒。”我话中有话。

    “烈酒,就要烈着喝,反正都是囊中货色,喝了也不过一泡尿撒了罢了。”他睁开眼睛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要收服你的这块原和区,你给个说法吧。”我直言不讳的道,并没有把他的朋友周秆子现在是我的手下的事抬出来。

    今天我很想速战速决,而且不想使用诡计,只想用强权了事。

    人,偶尔也要享受一下意气用事的快感。

    “你看可能吗?”肥油不屑的对我说。

    “可不可能,要看我手上的拳头。”说完,我径直向他走过去。

    周墩子也缓慢的站起来,准备迎接我的攻击。

    他手上没有兵器,我虽然看见地上纷乱的扔着刀具,也不屑去拾起。

    我没有使用什么虚招,闪电般抓住他的衣服领子。

    周墩子虽然人胖,很重,但是在我手中,我却可以勉强摆弄他于鼓掌之中。

    我把他举起来,重重的砸在地上。

    全场的还没有死绝的人,包括周墩子自己,都惊讶我的力量。

    “喝啊!~”我大叫一声,把他砸在地上。

    这个家伙一点格斗技巧都没有,我刚才抓他衣领的时候看他的动作,迟钝而且僵硬,就知道这个家伙不知道靠什么蛮力才当上老大的。

    “只是头会混吃混喝的猪罢了。”我又出言讥讽他。

    周墩子怒目望着我,又重新爬起来,“我最讨厌别人说我是猪。”他阴沉的看着我。

    “可惜你就是头猪,而且是头没用的猪。”我冷冷的回应,同时一脚又将他踢翻,真是不堪一击。

    他被我踹到墙角,我听见他的身体和墙壁撞击的大的声响,想必这一击他又痛苦不少。

    他又重新慢慢的爬起来,怒目望着我。

    “你打不过我的,认输吧,把原和一区交出来,你远远的滚蛋,我今天饶你不死。”我可怜他道。

    “你去死!”想不到这个家伙这么倔强,突然又冲过来,抱住我的腰狠掏我的腹部。

    我对他的执著表示无奈。

    我大喝一声,一甩身子,四两拨千斤,他被我甩出去老远,临飞前我还给他补了一脚。

    周墩子又摔在地上,刚刚吃了不少东西的他有些翻胃,倒地后不断的呻吟,脸也胀红了许多。

    我走过去,“你服不服?”

    “不……服……”

    我蹲下拽着他的衣服,对着他的胸口连砸了数拳。

    每一拳都好象打在沙袋上,非常爽快,要不是见他快要死了,我不会停下这种快感。

    望着他那奄奄一息的衰弱样子,我叹气,“你服不服?”

    “不……”

    我又对其送上一拳,“服不服?”

    “不服!”他怒吼道,突然将脸凑过来咬住我的胳膊。

    多亏我躲闪的快,但还是被他咬住了袖口。

    “放开。”我喝令道。

    他的眼睛中有血丝,怔怔的盯着我,嘴巴还是紧紧的咬着我的衣袖。

    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东西,那种默然的倔强似乎自己曾经也有过。

    “烦!”我道了一声,用力将他甩开。

    我看着两颗带血的门牙落下,他也又一次倒下了。

    妈的!我又不是诸葛亮七擒七纵孟获,干什么呀!?

    我将脚踏在他的脸上,“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认输吧,把原和区交给我,我会好好打理它的。”我说出最后通牒。

    他不说话,眼睛怔怔的望着地面。

    我突然心中一软,今天一天的烦躁竟然渐渐的在和周墩子的接触打斗中腐化了许多。

    “你,哎……”我摇头叹息。

    “你杀了我吧,我不会投降的,我已经投降过一次了。”周墩子话中有话,我虽然不能理解,却被他的意气所感染。

    “做我的手下吧,虽然你是胖了点,影响我帮派的形象。”我说笑般向他发出邀请,如果他再不识抬举,那我就真要动手灭他全门了。

    “我……”他的身体在颤抖,我发觉。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我不会亏待你的,将来和我一起打天下,你站起来,给我鞠个躬,将来大家就是好兄弟了。”我给他开出条件。

    他这样强盛的脾气的人,如果肯忍让给我鞠躬,那以后一定是不会反我,对我忠心耿耿了,我心中也是有所估计和打算的。

    我将踏在他脸上的脚拿开,给他思索的空间。

    周墩子先是被打的极度的反胃,而后剧烈的呕吐起来,脏秽的还没有消化的食物流淌了一地,还鲜血酒水混合在一起。

    房间里的空气变的酸霉浑浊起来,我皱起了眉头。

    周墩子终于缓慢的站了起来,咳嗽了两声,抬眼望向我。

    我耸立的站着,给他一种屹立不倒的擎天感觉。

    他望着我,愣神。

    周墩子肥胖的身体,身材却只有一米六左右,好象个树桩。

    我看着他那小丑般的模样,甚是可笑。

    可是他的眼神却是坚毅的眼神。

    他的眼神望着我,瞳孔中有朦胧的含义,我不能参透。

    “叫一声大哥,鞠个躬。这里所有的人以后就都是兄弟了。”我道。

    周墩子沉吟了片刻,眼神中的色彩有了些缓和。

    “我加入你,做你的手下,不是不可以。”

    他的这句话我听的很明确,加入可以,就是要条件。

    我心中有些不满,现在我是主宰者,只要我想,可以立即处死你,却还跟我谈条件。

    我虽然心中不痛快,还是给了他张口说话的权力,“那要怎么样?”我问道。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的好,我就跟你做手下,以后任劳任怨,绝没半句怨言。”

    这个胖子一看一脸的肥猪样,现在竟然还一本正经的和我讨价还价,我苦笑。

    “好,你说。”我也快人快语。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原和区,我希望你说实话,说之前先发誓。”他明显是在逼迫我的语气。

    我心中积压的怒火又上来了。

    可是,一想既然他要我说,我就但说无妨。

    最多他不愿意,我就把这里所有人全杀了,他要愿意的话,归顺了我,也省了我不少的事。

    倪小雅此刻也应该等急了吧,为了那个女孩儿,我稍微失去点尊严又能怎么样呢。

    “我易强发誓,以下说的话都是真话,我要原和一区,意图很明确,我要得天下,所以先要有个栖身之地,自古英雄都是从零开始的,今天就算是我创建霸业的日子,所有阻挠我的人都要死,所有在困难时候帮助我的人都是兄弟。”我话已至此,就看周墩子的态度了。

    “哈哈!”他那被我打的鼻青脸肿的嘴脸大笑起来。

    我看着他的受伤样子,自己很无奈,暗想自己刚刚下手确实也重了点,毕竟他只是个几乎一点功夫都不懂的普通胖子。

    但是,他一个普通的好吃懒做的肥油,又怎么能当上大哥的呢,这些我都无从而知,我也没时间多想。

    “好志向!可惜我周墩子没什么大本事,否则今天绝对不会跟你的,自己的天下要自己打,但是我承认我没那实力和魄力,所以就要依靠别人来完成自己的志愿,所以……”

    我期待着周墩子下面的话。

    “易强大哥,请受属下周墩子一拜!”他竟然干脆给我跪下了,我本来只是想让他鞠个躬的。

    看来我的回答很让他满意的说。

    我赶忙把他扶起来,自己也是眉开眼笑了。

    “呵呵,墩子,倔强的家伙,刚才打你的时候一声不吭的,我还以为你只会吃不会说话呐!”我调侃道。

    “老大的手太重了,我差点就没命了,想到以后要是再也吃不到山珍海味,还真是后怕,多亏老大手下留情。”周墩子也是满脸堆笑,他那肥硕的面容,一笑之下,皮肉折叠在一起,煞是小丑般的搞笑。

    “你那桌子上乱摆的还叫山珍海味?你没见过我家倪大小姐的手艺!”我道。

    周墩子一愣,天生好吃的他心中却暗自记下了我的话。

    “好了,大家以后就是兄弟了,你们也都站起来,互相认识一下。”我吩咐自己的手下和刚刚收容的周墩子的手下。

    周墩子的手下大眼瞪小眼。

    刚才房间里还是一股火药味,大家互相拼杀,各自为战,血染征袍,现在怎么又要言好了,那刚才的打杀都是白费了?

    众人莫名其妙。

    “还不快给强哥的兄弟道个安,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周墩子吩咐自己的手下。

    所有人才缓过神来,不过他们都伤的重,没有力气再站起身了,就坐着或者躺在地上,相互苦笑,表示见面的问好。

    有的人刚刚还是脸红脖子粗的生死对手,现在竟然成了战友,着实让人费解,不过这是新老大的命令,也只好遵守了。

    想不到这一战会以这种方式获胜。

    虽然不能算是很轻松,却也顺利的解决了原和区的归属问题,我可以光荣的回去复命了。

    我有了自己的地盘了。

    这即是霸王当世,初始的证明。

    在香港这个广大而满地是金子却又空气里都蕴涵着血腥味道的都市里,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栖息场所,算是个避风港吧。

    不知道倪小雅现在醒来没有,我也该赶快回去看看她了,毕竟我现在不在她身旁,多少个保镖也是对不过魑王阁那帮子怪物的,更况且我只在倪小雅身边留下了五个手下,太少了。

    正当我担心倪小雅的安危,准备回身归家的同时,我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我的心马上提到了嗓子眼,脑袋中一颤动,我临行前交代过,让手下们看好小姐,一旦她有什么危险就马上电话通知我的,难道她真有什么闪失?

    我不敢怠慢,慌张的颤抖着手拿起了手机,一看屏幕,果然是那五个保镖其中一人的号码。

评论列表: